終章 第四十八章 武侯五行陣

  雜毛小道符文之術師承李道子,而法陣則是師從于虎皮貓大人,這兩位都是當年頂尖之人物,故而使得他對于類似之地最為敏感,雖然我們都沒有感受到那法陣的氣息,但是他卻能夠篤定地指出來,而就在前隊還在猶豫的時候,前方突然一陣山崩地裂,落石紛紛,一片混亂與混沌,煙塵四起,也立即有慘叫聲傳了過來。

  寂靜的山林中驟然響起了這般的動靜來,不用想便知道是我們的先頭部隊中了伏擊,誤入了法陣之中去。

  此時此刻也并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感覺到一條條鮮活的性命消失于林子之中,雜毛小道立刻吩咐旁人不得妄動,小心朝中集合,全身戒備,告誡完畢后,便朝著前方的竹林子狂奔而走。

  我幾乎沒有半點兒猶豫,抽出鬼劍緊隨其后。

  搜索隊伍大體呈現出一個扇面的陣型,但彼此之間的相隔并不算遠,我們很快就趕到了前方,瞧見前鋒大部隊在陡然遭到攻擊之后,立刻抱團收縮起來,倒也沒有太多的驚慌,不過剛才驟然之間,有那聳立其間的石柱和巖壁垮落,倒是砸死了二十來個士兵,而且還有一些人在慌不擇路的情況下,與大部隊離散了。

  當我們兩人前來匯合的時候,陡然而起的法陣之威也已經進入了尾聲,隊伍中有人施展神通,吹出了一陣狂風,將前方黑色的霧氣吹散一些,便能夠瞧見夾雜在竹林之間的巨大石柱。

  這些石柱大都有幾人合圍那般粗,林立而起,高的足有十來米,低的也有四五米,根基不實,上方搖搖欲墜,隨時都有可能跌落下來。此時的婁處長已經收攏了左右,瞧見我們沖上前來,不由得沖著我們,氣急敗壞地說道:“你們怎么上前來了,中軍處的實力沒有太多的修行者,過于薄弱,如果無人壓陣,稍一沖擊就會大亂的,這樣的責任,誰負得起……”

  聽他這般的以勢壓人,我不由得想起了楊操來時曾經跟我說過的一件事情,說這婁處長在趙承風當位之時,曾被人譽為袖手雙城手下的第一干將,據說還有望在換屆的時候成為西南局的業務副局長,不過在后來的洗牌行動中卻再無希望,心中難免會有些氣忿,我原本直以為他并不會因此而影響工作,沒想到這人的腦袋一旦被沖昏了,便總是能夠干出一些蠢事情來。

  婁處長這一進山而來,便一意孤行,因為怕我們搶奪功勞,接過指揮權,便將我們安排到了打醬油的中軍,而且根本不理會雜毛小道的建議,一頭闖入陣中來,即便是到了現在的這個時候,他居然還想要責問起我們的責任來,果真是一葉障目,昏了頭。

  然而心中雖然氣氛,但是大敵當前,最忌內訌,雜毛小道卻也不想多惹事端,而是嚴肅地問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現在的情況如何?”

  婁處長沒有言語,而旁邊一個戴著眼鏡的男子則說道:“前方的山路塌陷,我們的向導和幾個同志陷入其中,而這里好像被人布置了武侯落石陣,將前路給堵住了,剛才有戰士觸動了機關,結果又給砸死了一些……”

  我吸了一口氣,有一股濃郁的血腥之氣從前面飄散而來,隱約間還有痛苦的呻吟之聲,顯然是還有人沒有死透,正在呼救求援呢,可是這兒的眾人都被這突然的變故給嚇倒了,一時間只知道收攏對型,卻也沒有實施救援。

  想到這些剛剛死去的生命也許只要再小心一些,就能夠逃脫此刻的命運,又看到被眾人簇擁在中間,圍得嚴嚴實實的婁處長,我的臉色就變得一陣鐵青,然而雜毛小道卻沒有提及追究責任的話頭,而是足尖輕點,帶著他那條小黑狗朝著前方的一片混亂沖去。

  雜毛小道此去,所為的將那些被壓倒在石柱之下未死的戰士,生命有時候很堅強,有時候卻脆弱得命懸一線,來不得太多時間等待,然而他默不作聲地前沖,卻將眾人嚇了一跳,就害怕他又引發什么機關,給集中在此的前鋒部隊致命打擊。

  眼看著雜毛小道消失在前方竹林,此行的指揮官婁處長一臉不忿,朝著我抱怨道:“兩位修為雖強,但也是答應過我們的,萬萬不可私自胡來,要是萬一出現了什么問題,這責任該誰來承擔呢?”

  面對著這大爺的指責,我的嘴角一陣獰笑,將鬼劍前指,對著這個紅光滿面的中年人,一字一句地說道:“婁超,收起你那滿肚子的齷齪心思吧,如果你是想著把個人的利益和情緒來凌駕到這二百來號人的性命之上,我可是有先斬后奏之權,別以為我對你客客氣氣,就不敢弄死你?笑話,你知道我這把劍下,斬殺過多少宵小么?”

  所謂為人,有時候需要妥協圓滑,然而有的時候卻一定要果敢直接,婁處長這態度已經是昭然若揭,如果我繼續容忍下去,只怕一會兒我們真的就要給他賣了。

  我這邊既然直接挑明了,他如果還敢不顧眾人的利益,肆意妄為的話,那么我便真的將他給斬殺了,給這些無端枉死的士兵們送行吧。

  我的話語一出,眾人一陣嗡動,而婁處長則是憋得一臉通紅,顯然是氣憤至極,然而當他的目光瞧向了鬼劍之上鋒利的精金刃口時,滿腔的熱血卻又是驟然而涼——所謂樹的影子人的名聲,我這些年來的名頭在宗教局高層,其實也是如雷貫耳的,婁處長曉得我們左道是怎樣的狠人,就連他以前的老上司趙承風都被那個青衣道士人腦袋打成了狗腦袋,服服帖帖,而我一旦表達出這樣的態度來,他拿什么勇氣來面對我們的怒火?

  陰謀是什么?那是背地里偷偷弄的小伎倆,一旦實力懸殊過巨,他根本就沒有跟我們一起玩耍的資格!

  這般糾結下來,他結結巴巴,嘴里面卻蹦不出半句狠話。

  我和婁處長當面對峙一小會兒,而就在這時,前方飄來了雜毛小道的喊話:“小毒物,過來一下,我一個人力氣有點兒不夠。”

  得到雜毛小道的呼叫,我不再理會這些人,而是沖入了前面的煙塵中,走出幾十米,瞧見雜毛小道正在石堆中扒拉,而在下面埋了一個滿臉是血的士兵,卻是還有呼吸。士兵身上搭著一根巨大的石柱,還好沒有砸個正著,所以他除了雙腳,倒也還留下了一條性命。

  我過去與雜毛小道合力將那石柱給抬開,然后將他從石堆中挖了出來,當我們完成了這一切之后,婁處長等人這才帶著大部隊,小心翼翼地摸了過來。

  有人幫手將這名士兵給接了下去,而雜毛小道則一刻不曾停歇,又從邊緣找到兩名昏死過去的士兵,帶了回來。

  那婁處長被我警告之后,似乎收斂了許多,湊上前來,找到雜毛小道問如何破解這攔路的陣法?

  布置法陣是需要精力、時間和材料的,邪靈教在轉移的過程中是不會盲目地布置起這么大規模的法陣,除非他們就在這附近休養。如果將這些人給端了,那可是滔天的功勞,這道理人人都懂,婁處長是個聰明角色,自然不會因為剛才與我的交惡,就徒然放棄,瞧見事情既然到了這個地步,也只有放下身段來,才能行事。

  雜毛小道和我的目的只是邪靈教,而憑著我們兩人,是絕對不行的,所以這邊婁處長一服軟,大家便仿佛忘記了先前的不快,開始研究起如何突破這法陣來。

  法陣的類型分很多種,不過就目前看來,這處法陣的布置簡陋,應屬五行陣的范疇。

  所謂五行,那便是金、木、水、火、土五種不同量變的存在狀態,通過衍化與發展,結合各種機關要術,達到殺傷敵人的手段。此為行伍之術,戰場之術,既簡單又粗暴,雜毛小道并不陌生,步踏星罡,雷罰劍尖挑動符文,開始作法。

  一劍在手,那紙符上下紛飛,立刻引發了周遭的炁場滾動,交疊相加,無數嗚咽聲起,周圍的竹林簌簌而動,仿佛有萬千鬼魂在搖動吶喊,而壘砌起來的那些石柱也都在不斷搖動,許多直接跌落下來,將整個空間都變得一陣顫抖。突然之間,從前方黑暗中吹來一股疾風,到了面前的時候,那風便如有實質一般的凝聚,好似刀刃,然而這些卻都被雜毛小道一劍擊潰,消弭于無形。

  風勢稍頓,又有呼嘯之聲飛來,卻是那青竹給人斜斜削斷,留其尖口橫飛而來。

  這來勢頗疾,不過我手提鬼劍,在前方護翼住,來者皆斬,倒也沒有傷亡,而后又是一陣泥彈拋射、鋒利飛鏢,如此種種,皆被我與雜毛小道頂前抵住,而就在前方有那火光涌動而起之時,雜毛小道朝著前方連踏了好幾步,雷罰高舉,斜斜一斬,將前方的一片黑暗斬破,露出了一張熟悉的臉孔來,陰惻惻地寒聲說道:“沒想到來的竟然是你們兩個,好好好,既然來了,那就把命留下來吧!”

8條評論 to“終章 第四十八章 武侯五行陣”

  1. 回復 2014/05/08

    1667878386

    沒了?

  2. 回復 2014/05/09

    匿名

    這書你還這嗎

  3. 回復 2014/05/11

    哥哥

    更新撒 小弟

  4. 回復 2014/05/11

    讀者

    更新太慢了吧

  5. 回復 2014/05/12

    匿名

    求更新

  6. 回復 2014/05/12

    小妖

    怎么還不更新啊!難道就這樣沒了嗎?

  7. 回復 2014/05/12

    愛上洛飛雨

    親還更新不?

  8. 回復 2014/05/13

    匿名

    更新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