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四十九章 天坑的危機

  來者唇上兩撇滑稽可笑的山羊胡,賊眉鼠眼,表情陰寒,卻邪靈教十二魔星中數一數二的人物,掌管刑罰的地魔。

  當日在那鬼鎮之中,我曾經在小屋木柜中聽聞他勸許鳴反小佛爺,另立山頭,那個時候的小佛爺應該是靈體狀態,最是虛弱的時候,如果左使能夠成功,則大家都省事,然而小佛爺既然已經覺醒,又是罕有的算無遺策,哪里有能讓他們發揮的地方,所以當我們前往白山之時,便瞧見小佛爺組織人手使那大輪回術,轉世重修了。

  不過讓我奇怪的事情,是這地魔既然有心反了那小佛爺,為何又受得驅使,拋頭顱灑熱血地奔襲青城山,爾后又在此設伏,阻攔我們呢?

  要我是左使黃公望、地魔這一干人等,巴不得將小佛爺給賣了,借刀殺人,等小佛爺受了那人民專政,性命交代之后,一切塵埃落定,他們再出來接手邪靈教的遺產,豈不是最舒爽合適?

  然而由不得我們問那么許多,地魔大袖一揮,立刻有滾滾火焰沿著竹林,朝著我們這邊蔓延而來,那火勢仿佛像是被潑了汽油一般,見風就漲,火舌倏然之間便舔到了我們的眉間。

  身后眾人皆退,驚聲四起,不過卻也有士兵訓練有素,抬手便朝著火焰對面的地魔射擊,想要將那個身形如鬼魅的陰森老頭子給射死。

  在一陣槍擊聲中,火焰化作了一道屏障,阻隔了地魔與我們之間的視野,不過我卻能夠清晰地感覺得到,這些子彈全部都射到了空處,而那個地魔在看到了我們這么多人的時候,其實早就已經有心遁走。

  此乃常情,地魔并非在長坂坡上橫刀立馬的張翼德,既沒有那種氣吞萬里如虎的豪情膽氣,也沒有可鎮全場的超卓實力,既然這五行法陣都已經被雜毛小道一劍斬破,那么裝一下波伊,然后掉頭就跑,倒是最合適的選擇。

  那烈焰熊熊,不過卻并不能阻隔我們追擊的決心,雜毛小道劍出若驚鴻,三兩腳邊踏至火前,揮劍便是一斬,一道虹光陡然出現,他這一劍便斬落了無數煙云,竟然在那火場之中硬生生地劃出了一條陰氣森森的小路來。

  小路的盡頭,是一個狂奔遠走的背影。

  雜毛小道回過頭來,簡單地說了一句話:“追!”此音一落,人已遠走,而我也是毫不猶豫地緊隨其后,朝著對面一陣疾奔。

  地魔的身影一直都游離在了我們目力所能及的地方,他似乎在先前進攻青城山時落下了傷勢,這使得身形如鬼魅一般的他總是走走停停,顯得十分艱難。我們一路奔走,一逃一追,出了竹林,又沖出了好幾個山頭,雜毛小道凝望著地魔的背影,回頭跟我說道:“這個家伙感覺有一點古怪,你覺得呢?”

  我點頭,說對,他的臉色發青,好像中了毒,不過瞧現在的運動量來看,并非純粹的毒素,而是蠱毒……

  “給自己人下毒,以達到控制的目的啊……”雜毛小道曲手成劍指,不予置評,而是將雷罰飛起,朝著遠處的地魔射去。

  相隔好幾里路,這范圍已經遠遠超出了我對石中劍的控制范圍,然而雜毛小道卻并不妨礙,指揮著雷罰拖住地魔,而我們則在后面臨近,這手法令人驚嘆,不過地魔乃那邪教巨擎,倒也不是什么易與之輩,真的要拼起命來,說不得我們兩個也要栽陰溝里面,面對著這飛劍臨身,他雖然不會如楊知修一般單手拿劍,但是幾次反攻,卻也將雜毛小道的意念動搖。

  如此一來,雜毛小道便不敢再使飛劍上前糾纏,而是向我求助。

  平地飛奔,我和雜毛小道并不能做到快速接近,但是小妖和朵朵卻能夠倏然而至,于是我一拍槐木牌,將兩女呼喚出來,仔細交待一番之后,讓兩人前去將地魔纏住。

  小妖是好事之人,這些日子來也是閑得發慌,一聽到有事可做,還等不及我這邊嘮叨完畢,便騰空而起,朝著前方追去,至于朵朵,倒是有耐心聽完我的交待,然而我害怕小妖吃虧,趕忙打住了話頭,催促朵朵上前照顧周全。

  兩女如流星而逝,消失在了我的視線之中,那黑暗讓我看得一陣發慌,雖然曉得她們認真較量起來,倒是能夠擋得住地魔一陣,但是又止不住地擔心,于是越發地焦急起來,邁動腳步,急沖而往。

  如此在黑暗中狂奔了好一陣子,轉過了一個山口,我才瞧見小妖和朵朵懸空而立,而周圍左右,卻并沒有瞧見地魔的身影。

  快步上前,我終于跑到了她們的旁邊,大聲問沒事吧?

  小妖轉過身來,一臉惱恨,憤憤不平地說還以為這個地魔是什么英雄人物,沒想到竟然是個鉆老鼠洞的家伙。

  我沒有理會她十足的抱怨,湊上去一看,但見在這片山坡的對面,赫然出現了一個碩大的天坑。

  這天坑敞口足有兩百多平方米,呈不規則的圓形,口子處圓滑濕潤,有許多青苔攀附,而低頭往下看去,黑黝黝的一片,深不見底。我素來對那沒底的深坑心懷恐懼,瞧見這副模樣,便抬頭來問小妖,說地魔就這樣跳下去了?

  小妖說對,直接跳下去了,旁邊的朵朵接茬說道:“那個壞人飛身跳下去,一下子就沒了,好像給黑暗吞下去了一樣,到現在都還沒有回響出來呢……”

  這天坑黑黝黝,有呼呼的風朝著外面吹來,一股腥氣,小妖和朵朵最為敏感,也沒有趕沖入其中,而是守在旁邊等待。雜毛小道了解完情況之后,默然不語,而是手掐法訣,開始測算起來。

  我們這般狂奔疾走,將大部隊遠遠地甩脫到了后頭,不過也有能夠跟得上我們的,沒等多久,楊操、洪安國和李騰飛等二十多人就趕了過來,我在這里面沒有瞧見蒙處長,一問才曉得他留在后面收斂隊形,保證人員不會失蹤。他不來也好,免得大家彼此尷尬,瞧見腳下這黑黢黢的大窟窿,李騰飛凝目觀望了一會兒,這才回頭與我說道:“這個應該是涼山龍缸,聽說深不見底,可直達無盡地穴之中,不過現在看來,應該是被人作了布置……”

  天坑是一種有著巨大的容積,陡峭而圈閉的巖壁,形成的原因很多,因為黝黑深邃的緣故,顯得十分神秘,小妖和朵朵親眼看到地魔躍入其中,看來這兒應該是大有乾坤,說不定邪靈教撤離的人馬就躲在了這里呢。

  不過現在正是深夜時分,貿然而今,會有著巨大的危險,誰也不愿意攀繩而下,我們一番討論,爭執不下,而洪安國則提出了駭人聽聞的方法,那就是直接用火箭彈來往洞子里面轟,管它什么布置,一下就能夠看個分明。

  這方法自然是又粗暴又簡單,雖然有可能使得這一片驟然塌陷,但是在目前陷入僵局的時候,卻也不失為一種方法。

  在經過了一陣討論之后,我們叫來了一名攜帶火箭筒的士兵,用登山繩將他的腰間捆住,然后讓他朝著那深不見底的洞口轟擊。

  .此番前來圍剿邪靈教,難免會遇到一些很艱難的攻堅任務,所以隨行的特種部隊攜帶步兵級重武器的人并不在少數,除了火箭筒,甚至還有人帶了口徑偏小的迫擊炮,不過因為是朝下攻擊,倒也用不著這么麻煩。

  使用火箭筒的那士兵長得頗為高大,加上那登山皮靴,個頭足有近兩米,而他腰間繩子的另一端則由我拿著,防止那坑口塌陷,把他給落在里面去。

  在經過一番匆忙的準備活動之后,黑暗中火光一冒,巨大的炸響憑空而起,接著我感覺腳底下的土地莫名一震,一股沒來由的心慌倏然蔓延全身,我猛地爬起來,朝前看去,瞧見蹲在坑口射擊的那大個兒并沒有事,而原先我們害怕的坑口塌陷也沒有發生。情況有些反常,我不知道自己這倏然而來的慌張是為何事,只是探出了身子來,朝著那個士兵大聲喊起,讓他往回撤離。

  然而他并沒有照著我所說的去做,而是丟開了肩上的火箭筒,直愣愣地探頭,朝著天坑望去,仿佛發現了什么了不得的東西。

  他這舉動惹得好幾人好奇,我瞧見旁邊有兩個穿著黑色中山裝和一個穿著青色道袍的修行者也湊上前去,想要一探究竟。

  然而還沒有等到他們走到天坑旁邊,一道巨大的勁風已經從那天坑之下倏然升起,猛然拍在了剛才那個士兵站立的地方。

  轟——隆隆……

  這速度實在是太快了,我嚇得猛拉手上的繩子,然而感覺末端好輕好輕,收回來的時候,卻是一卷浸血的繩頭,抬頭去看,只見一頭巨物出現在了天坑口,黑暗中有十多對紅色光芒驟然亮起,像那射燈一般,照耀在我驚駭的臉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