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五十章 神秘的石縫

  在經過一陣轟隆巨響的震動之后,那深邃的天坑之口處最后出現的,是一頭長著十多對紅色眼睛的巨大怪物。

  我們看不到它的全貌,只是從它那猙獰的巨口和古怪的頭顱中,瞧出這樣的東西應該并不是人間之物。就在剛才的混亂之中,不但那個火箭手死去,那三個湊上去看熱鬧的修行者也幾乎是沒有一點反抗地化作了肉糜,然后被一條八九米長的柔軟舌頭卷起,小心翼翼地吃到了那恐怖的口器之中去。

  驟變突起,在這天坑附近的所有人都在拼命地朝著后方奔逃,而楊操、洪安國和李騰飛三人則朝著我和雜毛小道這邊靠攏而來,前兩人的臉上慘白無人色,而身手最為厲害的李騰飛也是不斷地深呼吸,仿佛少了一口氣,那心臟就會驟然而止一般。

  我們都想到了這僵局一打破,就會發生起變故來,然而沒有人想到那火箭彈打出去,竟然會惹出這般恐怖的家伙來,李騰飛抓著我的胳膊,大聲地說道:“陸左,我認識這東西,快跑啊……”

  我們的大部隊在這個山坡的下方,聽到了前面的變故,立即有人組織大伙兒朝著四周逃散而去,這么粗大的魔怪,我們也沒有硬拼的決心,不過聽到李騰飛這話語,我頓時就有了興致,問你認識這個家伙?它到底什么來歷?

  “孽阿索,又叫做毒焰魔王,它有三十三個鼻孔,每一個鼻孔都能夠噴出焚天蝕地的火焰來,當年我青城派的祖師曾經傾盡全力制伏過一頭,禁錮在某一個不為人知的地方,沒想到竟是這里!我知道了,一定是邪靈教在進攻青城金頂的時候,得到了它被封印的位置,然后把我們引到這兒來,借刀殺人。”李騰飛大聲地叫著,臉上充滿了恨意。

  原來如此,沒想到在這個不起眼的地方,竟然還會有這等兇物,難怪剛才小妖和朵朵并不敢入其間,應該是感應到了這兇獸的氣息。

  我抬頭望了過去,百米開外的天坑邊緣,那毒焰巨魔已然爬出了坑口來,它擁有著小山一般的體形,長得有點像松鼠,又或者蛤蟆一般的冷血生物,光線太過于模糊,然后又被奇異的氣息扭曲,所以終究看不清全貌。

  我有些疑惑,問李騰飛,說當年你的老祖宗把這東西給抓住了,為什么不直接弄死它呢,還要封印起來,這豈不是太麻煩了?

  李騰飛見我淡然自若,并沒有太多的慌張,情緒也平穩了一些,說這種兇獸,一般都是越界而來,從深淵里奮力爬出來的畜牲,只要還有一縷意識在,那么必然就會在深淵法則的影響下,在熔漿和火焰中重生,到時候卷土重來,不但更加厲害,而且還更加狡猾,所以唯有封印,將其放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才是最可行的一種方法。

  他這般說,我不由得想起了在那陰陽兩界接引樹下的小黑天,頓時霍然了解,眼看著那頭叫做孽阿索的巨大魔怪從天坑之中爬了出來,李騰飛使勁兒地拽我,試圖把我拉著離開,然而我卻笑了,回頭過來看了雜毛小道一眼,說老蕭,這是青城派祖師鎮壓過的魔頭,而你腳下也有一只相當驕傲的土狗,這斗狗啥的,你覺得誰能夠勝?

  雜毛小道若無其事地將那頭看著蔫不吧唧的小黑狗脖子揪起來,從它后腦上拔出了三根銀亮的定型針來,然后淡淡地笑著說道:“誰厲害誰孬種,這個要真刀實彈地干過了,才曉得呢!”

  他將第三根銀針拔出,然后將那小黑狗往著前方一扔,那一道黑光便開始像吹氣球一般,迅速地膨脹起來,倏然之間,就變成一頭與那毒焰巨魔體型一般的巨獸,兩者轟然相撞,立刻翻滾到了一起來。

  那小黑的沖勢十足,孽阿索猝不及防之下給撲了一個狗吃屎,直接撞到了一個小山包下面,將上面的樹林子碾壓成了一片,接著一道憤怒中帶著巨大威嚴的聲音在我的心頭響了起來:“阿普陀,竟然是你這個混蛋,你居然敢襲擊我!”我摸著耳朵,聽到這一聲巨大轟鳴,詫異非常,接著另一個巨大聲音響了起來:“孽阿索,你要是不想死,就給我乖乖滾回深淵去,要不然我讓你以后的每一天,都后悔來到這里!”

  “天啊,偉大的阿普陀魔王居然成為了凡人的走狗,你連尊嚴都沒有了,還拿什么東西,來號令群雄?”

  這兩個巨大魔怪一邊怒吼著,一邊奮力廝殺,它們的拼斗最為簡樸,那可是結結實實地對撞,惡狠狠地撕咬一片,讓人熱血沸騰,與此同時,這樣兩坨小山一般的家伙滾來滾去,這一片地區哪里受得住這等蹂躪,好幾個山頭都被它們給直接撞碎,巨大的石頭四處飛濺,砸死砸傷好些人,整個地區的平衡都出現了問題,一時間天搖地晃,山崩地裂,根本就沒有辦法待了。

  此次前來的大部隊已經在婁處長和一眾修行者的帶領下朝著回路撤離,而我和雜毛小道也沒有再在第一線堅持,也飛速朝著后方退去。

  兩頭魔怪的戰爭實在是太恐怖了,除非了有陶晉鴻那般化腐朽為神奇的超卓本事,最好還是不要介入的好,沒有誰能夠在頭頂上那亂石不斷跌落的戰場中面不改色,我們一陣狂奔,朝著后方撤離,心想著這一次前來,其實多少還是有被算計到了,沒想到邪靈教根本就沒有露幾回面,就完全已經將我們這些信心滿滿的大部隊弄得抱頭鼠竄了。

  在幕后策劃者所有一切的家伙,那個小佛爺,腦子為什么會這么厲害啊?

  黑夜中亡命奔逃,其實是一件十分危險的事情,所以不斷有人在路上來回巡視,防止有人脫離大部隊,走失出去,而且也害怕被邪靈教趁亂襲擊,到時候的結果就只有潰散了。

  我們離開得晚,足足追了一刻多鐘,才勉強趕上大部隊,有人過來與我們聯絡,在確認了身份之后,先前那個戴眼鏡的中山裝沖到了我們的面前來,一把抓住我的手,焦急地喊道:“首長,婁處長被吸到了山道下面的一個洞穴里面去了,你快去救救他吧!求求你了……”

  我腦子有點兒反應不過來,翻手抓住他,確認了他沒有攻擊意圖之后,這才問道:“到底怎么回事,講仔細一點!”

  那人一臉的泥土,鼻梁上的眼鏡也碎了一塊,一邊哭泣,一邊說道:“我們剛才在往回跑的時候,有人看到婁處長突然腳底一滑,就跌落到了山路下面去,喊了半天也沒有回應,然后組織了十人小隊下去察看,結果那些人也沒有回來,后來我親自帶著人下了去,結果發現在下面有一個狹長的裂口,那兒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一陣巨大強勁的回旋氣流,好多人給吸到里面去,然后就再也沒有出來了……”

  那人似乎是婁處長的親信,曉得我和婁處長剛才有些不對付,怕我不肯理會,幾乎是半跪在我的面前,死死拉著我的大腿。

  我皺著眉頭,讓他帶我過去查看,那人領著我來到了一處斜角向下的山路前,我看見山道兩旁有好多人都在這兒聚集,卻沒有人再奔逃了,而是都瞪著一雙眼睛看我。

  我站在山路上,瞇著眼睛望下瞧去,但見黑乎乎的一團,樹枝搖曳,不過還是能夠看見在叢林掩映的下面,有一道狹長的石縫,在下面的山澗里。

  我回頭數了一數,瞧見周圍這里大概還不到一百人,其余的要么走散了,要么就是死了,也有一部分留在了回路上,跟出發前的盛況根本就比不了,在短暫的沉默過后,我問了一句話,說到底有多少人被吸到里面去了?

  “二十五個!”那個人毫不猶豫地回答,而我的眉頭卻直接皺了起來,沉聲質問道:“為了救一個人,就損失了二十四個兄弟?”

  那人沒有理會我的質問,而是梗著脖子,固執地說道:“不拋棄,不放棄,這是我們隊伍的原則!”

  別人說這話,我倒是能夠肅然起敬,然而現在聽來卻是那么的諷刺,我冷聲笑了一下,沒有再理會他,而是用視線在周圍巡視一圈,下意識地問洪安國,說楊操呢,他不是跟著你的么?

  洪安國一臉懊惱地說道:“他剛才也去了下面……”

  我無語了,環視了一下周圍,又擔憂地朝著不斷傳來巨響的后方看了一眼,問雜毛小道:“老蕭,阿普陀能勝么?”雜毛小道笑了笑,說不曉得,不過輸不了。我表示明了,然后拿出了懷中的證件,朝著面前這一幫子人嚴肅說道:“婁處長現在生死未卜,我現在以此行最高職務的名義,命令所有人以洪安國為首,暫時撤離這里,在路邊的通訊營地集合,至于下面失蹤的人,則由我來接手,任何人如果有意見,現在提出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