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五十二章 四面有楚歌

  幾次莫名其妙的失控讓我心中驟然跳動,下意識地朝著水潭和小妖之間的地方瞇眼看了過去。

  我看到了一條無形的狹長舌頭,將小妖的手腕纏繞。

  這舌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怪異,上面滿是倒刺,扎在了小妖如藕玉臂之后,幾乎是一瞬間的功夫,使得小妖神情恍惚,似乎已經失去了反抗能力。這根無形無色的舌頭,應該就是蒙處長、楊操以及朵朵消失無蹤的罪魁禍首吧?

  我心念一動,一直在水潭邊游弋的石中劍倏然而出,朝著那兒射去。

  石中劍并非以銳利著稱,此物便如麒麟胎,里面其實是蘊含著遠古兇獸的魂魄意志,故而能夠發揮出神兵利器的恐怖作用,而當年黃晨曲君以某種怪異的傳承方式交予我手的時候,也將這里面的意志,同樣賦予了我。

  那是一個威嚴而沉默的意志,但是卻擁有讓人驚悸的力量。

  刷!

  那無形無色的舌頭被這股意志給侵入,立刻從中間斷開,伴隨著強大的力量朝著水潭之中退縮而去,隱約中還有一聲怒吼,而小妖則朝著反方向跌落。我箭步上前,一把將這小妮子的嬌軀摟住,盯著她的眼睛問道:“沒事吧?”

  小妖那水晶一般純凈的眼睛里面一陣迷糊,瞳孔渙散,而下一秒立刻凝聚起開,一把推開我,冷聲哼道:“我道是什么古怪玩意,原來不過是頭三足癩蛤蟆而已!”

  “癩蛤蟆?”我望著翻滾不休的偌大水潭,心中還有些后怕,卻不曉得小妖到底在說些什么,而小妖則冷冷說道:“三足金蟾,這東西一直都是道家傳說中的有福之物,據說還能夠口吐金錢,然而真實的它,卻不過是一頭整天在奈河底下淤泥里打滾兒的臭蛤蟆而已,每天就靠著吃些水鬼亡魂度日……”

  我心中明了,如此說來,這東西應該是邪靈教在鬼鎮待了小半年時間里收服的魔物。

  每一個有著靈界背景的,即便是如同奈河冥猿那般的小家伙,在那樣復雜的環境中,都有著一套弱肉強食體系下練就出來的本事,自然都是不可小覷之物,而小妖雖然說得不屑,但是臉上的表情卻變得十分嚴肅起來,我曉得這頭三足金蟾應該是十分不好對付,回頭瞧了雜毛小道一眼,說怎么辦?

  雜毛小道嘿然而笑,說這東西雖然厲害,不過卻也是一個好東西,今天碰到咱們,也算是它栽了,且瞧我的手段吧。

  此言方罷,他箭步前沖,口中念念有詞,而將雷罰直接浸入了水潭里面。

  在幾個呼吸之后,那雷罰突然之間就開始抖動起來,原本呈現暗金帶藍色的劍脊之上有著藍紫色的電芒開始出現,繼而仿佛那打漁的電棍,那游離不定的電芒朝著水下蔓延而去。我有些汗顏,沒想到雜毛小道居然已經找到了持續輸出桃木劍上雷意的方法,這般一電下去,那三足金蟾可不得小便失禁啊?

  果然,這雷罰之上蘊積的可是九天之上的雷意,這般至陽至剛之物,并非那在奈河深處混跡的魔怪所能夠硬抗的,很快那潭水便是一陣翻涌,一大股滔天的水浪朝著岸上射來。

  偷雞不成蝕把米,雜毛小道可不會干這種事情,果斷收斂了雷意,身子朝著旁邊一滾,避開了那三足金蟾的反擊,而我們也是同樣朝著旁邊躲閃,瞧見不遠處的水潭深處,浮現出了兩盞碧綠色的大燈籠來。

  這兩盞大燈籠自然是那三足金蟾的眼睛,然而還沒有等我們瞧見全貌,便聽到一聲“呱、呱”的蛙聲響起,一道強勁的吸力從它的嘴中出現。

  先前隔著那么遠,都能夠將我們吸得直欲飛起,而此刻面對著面,這恐怖的氣息讓我們站立不住,止不住地朝著潭水中移去。不過我們也并非常人,當下也是將雙腳灌注勁力,氣沉丹田,穩穩地扎在了巖石上,而我甚至還騰出手來,一把抓住了倏然間有些站立不穩的小妖。

  在這咧咧的風中,我終于瞧見了伏擊我們的家伙,那是一道站立在山丘一般巨大腦袋的倩影,正冷冷地瞧著我們。

  “魅魔!”我的口中冷聲說著,心情卻是無比地平靜:“沒想到你居然還沒有死?”

  正所謂“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此一時彼一時,當年我們碰到魅魔,打都還沒開始打,就只有跑路的份,然而此時此刻,這樣的高手已經并不讓我們擔憂了,反而是她腳下的那頭三足金蟾,倒是有些讓人頭疼。這巖洞頂上有些微光,不知道是蜘蛛絲的光澤,還是別的東西,魅魔稍微往前移動了一點兒,露出了她嬌嫩美艷的面容來,她抱著胳膊,微微笑著說道:“還真的是讓人驚奇,本以為在這兒釣不到什么大魚,卻沒想到你們竟然也闖了進來……”

  我的目光在魅魔全身上下游弋,總感覺有一些不對勁兒,小妖瞧見我眼睛發直,伸手擰了一下我的耳朵,然而就這一下,我突然喊道:“不對,你的手怎么好了?”

  魅魔當初在南海會所的時候曾經被我斬斷左臂,后來在邪靈總壇她也沒有恢復,然而此時她雙手抱胸,露出一對嫩藕般的胳膊來。見我這般驚訝,魅魔得意地揮舞了三兩下左手,說小佛爺的手段通天徹地,豈是你們這些凡人所能夠理解的?

  旁邊的雜毛小道嗤之以鼻,說嘿,你們這么聽他的話,為何暗地里還偷偷反他,還準備把他拉下馬來?

  這話兒說得魅魔一陣緊張,下意識地喊道:“誰說的,我對小佛爺可是忠心耿耿,日月可鑒!”

  廢話不多說,我抄起鬼劍,指向了魅魔,寒聲說道:“朵朵在哪兒?交出她來,我可以饒你不死!”面對著我的威脅,魅魔的臉色好了一些,媚聲說道:“你說那個萌萌的小鬼妖啊,哎呀,真不巧,姐姐也很是喜歡呢,一會兒將你們給了解了,我便把她的神識抹滅了去,以后說不得又多了一樣保命的手段……”

  聽她說起對付朵朵的手段,小妖立刻受不了了,大聲喊道:“老巫婆,你以為就憑著這一頭癩蛤蟆,就能夠說出這樣的大話來么?”

  小妖一刻也不想停留,騰空而起,朝著魅魔沖去,然而那老娘們臉上卻洋溢著古怪的笑容,哈哈笑道:“既然敢在這兒埋伏你們,你以為我就只有這等手段么?”她從身后拔出一方紅黑色的小令旗,使勁兒一揮舞,立刻有無數兇靈從水中噴涌而出,露出無數可怖的臉孔來,將小妖纏繞住,于此同時,我們頭頂上的絲網也瞬間破開,又有幾十頭人面魔鬼蜘蛛紛紛從上面出現,縱身撲下。

  早已埋伏許久,魅魔一經發動,立刻是雷霆萬鈞,山崩地裂。

  那娘們腳下山丘一般的巨大蛤蟆口中吸力一直都在,幾乎沒有停歇,在這樣的情況下,移動就變得十分地困難,然而面對著那么一群魔鬼蜘蛛,我們卻也不敢原地不動地站在那兒,當下也只有各施本事,騰挪移動,避開這第一波攻擊。

  在確定那三足金蟾來自奈河之后,這些巨型魔鬼蜘蛛的來歷也不用多想,雜毛小道步踏斗罡,雷罰快若疾電,而我則觀想山巒,穩扎穩打,那鬼劍游繞,總能夠切出一些零碎出來。

  如此一番混戰之下,我們終于在這數十頭魔鬼蜘蛛的圍攻中穩住陣腳,而空中的小妖也超脫了那恐怖的吸力,將那些翻騰不休的惡靈給逼得節節后退。

  勝利似乎就在眼前,伸手可及。

  然而正當我伸出左手,將那惡魔巫手卡在了一頭魔鬼蜘蛛不斷張合的口器上時,突然見我感覺到一股讓人心悸的力量,從遠處的黑暗中驟然而至。

  我顧不得許多,直接縱身一躍,避開了那一處讓人驚恐的攻擊。

  身形剛剛穩住,我便聽到一陣巨大的轟鳴之聲,腳下的巖石開始晃動,而頭頂上的那些鐘乳石也有些直接砸落下來,旁邊的雜毛小道一聲大叫,說不好,后路被斷了。

  我下意識地扭頭過去,瞧見我們前來的甬道處已經垮塌下來,就連挨著甬道口的那一片區域,也都給亂石封得死死。這種混沌中帶著黑暗屬性的力量,很熟悉啊,我朝著黑暗的盡頭看去,瞧見一個渾身瘦弱、皮包骨頭的小人兒,正毫無畏懼地朝著這邊搭箭彎弓呢。

  穴居人!符箭!

  我一聲大叫,又一道箭光驟然而至,幾乎是擦著雜毛小道的身邊射過,在竄起了三頭魔鬼蜘蛛的身子之后,重重砸在了那甬道處。

  轟——隆隆……

  又是一陣巨震,我感覺到那狹長的甬道已經完全坍塌,而我們回去的希望也就此斷絕。這時魅魔的聲音再次悠然而至,嘻嘻說道:“小佛爺的族人可都是地底天生的行家,這一回關門打狗,小家伙們,看你們往哪兒跑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