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五十三章 穴居人叛變

  “跑?我們需要跑么?”雜毛小道胸中也是來了幾許傲氣,將雷罰拋飛,朝著魅魔冷聲笑了。

  我左道二人,自出道以來,經歷過大戰小戰不計其數,好多次都是瀕臨絕境,死里逃生,便如傘兵,天生便是被人包圍的,而此刻這等戰況,對于別人來說那是閉目等死,而就我們而言,也屬尋常——關門打狗,我們倒是要看一下,到底誰是人,誰是狗!

  胸中傲氣十足,然而手上的本事也足夠,雜毛小道的雷罰遁入黑暗,而就在魅魔準備多說兩句嘲諷之言的時候,在黑暗中搭箭彎弓的那一個穴居人給一劍穿透胸膛,手中的那根在深淵中沉浸百年的符箭立刻失去了準頭,直接朝著上方射去,那符箭一與巖石碰撞,立刻產生了巨大的爆炸,無數巖石砸落下來,將這個家伙給直接壓在了石堆下面,接著光亮驟起,讓我瞧見在他的旁邊,還有十幾個與他差不多模樣的族人。

  看來此處的伏兵遠遠比我們想象中的還要多,雜毛小道一擊得手,當下也是將雷罰一帶,化作一道凌厲劍光,朝著這些穴居人的身上斬去。

  然而這些家伙卻并非表面上看起來的那般柔弱無力,但見一個頭發稀疏的老家伙從腰間解下一包東西,朝著雜毛小道的雷罰拋來。雜毛小道最是機警,他瞧見這穴居人無論是時機的把握還是力道的控制,都屬上乘,曉得是個不好對付的角色,當下也不敢硬撞,而是將雷罰回轉,卻見那袋子破開,里面濺落出許多黑色的液體來,一落在地上,立刻有滾滾的黑煙升起,化作了一個又一個栩栩如生的骷髏頭。

  “深淵怨漿!”

  雜毛小道也是識貨之人,瞧見那袋子冒出來的東西,曉得雷罰倘若是被這東西給沾染上,只怕就要報廢了,當下也不敢冒險,將雷罰召喚回來,然后換了對手,朝著水潭遠處的魅魔射去。

  擒賊先擒王,雜毛小道騰身而起,朝著水潭那邊跳了過去,大聲喊道:“小毒物,這些都是你的菜,讓你來清理門戶吧,至于我,就專門干死那個老娘們兒!”

  他朝著水潭那邊沖去,而周圍除了幾只魔鬼蜘蛛外,其余的也都朝著我這邊猛撲而來,遠處的穴居人大部隊,除了少數幾個射手,其余的也都沿著深潭朝著這邊撲來。

  與此同時,我們頭頂上面的那層絲網之上,不斷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不斷有磨盤大的魔鬼蜘蛛攀著絲線襲來。

  場面一時混亂無比,而我的壓力也在陡增。

  事情越是如此亂,我的心里面卻越是開始理智起來,戰斗的本能也開始發揮,我首先考慮最有威脅性的,那便是在遠處不斷放冷箭的穴居人射手,那些家伙的箭技遠遠超出了當初我們在青山界時瞧見的水準,而那經過千百年地火淬煉過的符箭就仿佛一支支迫擊炮彈一般,不但擁有強大的物理攻擊,而且還對神魂具有一定的沖擊效果,如果放任它們的進攻,那可真的是一個大麻煩。

  這些麻煩,我交給了最受信任的肥蟲子,這個小東西此刻已經悄無聲息地從黑暗中潛了過去,相信不用多久,這爆菊天使一定能夠斬獲戰果。

  而接下來我所要面對的,就是面前的這些魔鬼蜘蛛了。

  在鬼劍、石中劍和惡魔巫手交替而出的防御戰線之中,我已經算計好了許多事情,然后從懷中掏出了兩包白色的粉末來。在東官城郊養蝎場一年多的蟄伏,并非代表著我止步不前,而在經過不斷的磨練與總結過后,對于蠱毒的理解和制作,天下間能夠與我并肩者不出十指,對于一個修行者來說,這些蜘蛛實在是有些皮實又難以撼動,然而對于一個養蠱人來說,它們其實還是有著許多弱點的——比如此時我手中的這火騾蠱。

  所謂火騾蠱,其實也就是火娃的簡化版,大體也就是勾動對手體內陰火,將其身體里面的磷質萃取而出,然后焚燒,達到消滅對手的手段。

  具體方法不容詳解,此蠱因為某些特殊性,并不適合與人的交手對戰,但是對于清理蟲群,卻是十分的給力,至于這些紛紛前來的魔鬼蜘蛛,大雖大些,但是卻也沒有什么可以讓人恐懼的。探媾式,這是一種下蠱的特殊手法,很快我的面前就燃起了熊熊的烈火,而這些烈火幾乎是在一瞬間就兇猛起來,朝著四周擴散,而我則腳踏鬼步,三腳兩腳,繞出了重圍,出現在了角落處。

  這些火焰是由內而外激發而出的,但凡被那火騾蠱給沾染到,即使是跳入了那黑黝黝的水潭中,也澆滅不得半點,反而是給那水中增添了許多光亮。

  一時間火煙四起,熱意連綿,而那些手持長矛沖到我面前不遠處的那些穴居人也被這炙熱的火舌嚇得止步不前,而是不斷地揮舞著手中的武器,大聲地呼嘯著,行那威脅之勢。

  他們說得是古苗語,我勉強能夠聽得懂幾個音節,然而整句下來,我卻根本就如聞天書。

  不過并不是所有的穴居人都只能說蠱苗語,他們在經過小佛爺這么久的招安過后,也有一些能夠說漢話的人,比如剛才一袋餿水破掉雜毛小道雷罰飛劍的那個老家伙,他便憤怒地朝著我的鼻梁指道:“叛徒!”

  這個字眼兒我倒是一下子就聽懂了,當下也顧不得身后那跳來跳去的火焰,而是將鬼劍橫立于胸前,一臉嚴肅地說道:“叛徒?哈哈,一群子民對自己的王宣稱對方是叛徒,你們的眼睛到底是怎么長的?”

  我心中癢癢,想著拋出王的身份,不知道這些人會否倒戈相向,納頭便拜,然而讓我失望的是那個老家伙臉上露出了憤然的表情,大聲罵道:“千年的輪回,已經將你的靈魂給玷污了,你早已經不再是我們尊敬的王,而是一個整日與仇人飲酒做了的仇寇,武陵王已經代表所有耶郎遺民的意志,將你的王權給剝奪了,現在的你,不過就是個叛徒而已!”

  我有些吃驚,沒想到這個看著如同怪物一般的地穴人,居然什么都知道,他似乎就是這一伙人的頭兒,面對著我的話語,想起千年以來的祖訓以及威嚴,心中多少也有些慌了,只是用那憤怒來掩蓋這,根本就不容旁人來理解,直接大聲下令,將我給殺死。

  這個年紀頗長的穴居人能懂人言,然而其余人等卻都不知,聽得命令,立刻分散兩邊,朝著我憤怒地大聲吼叫著,等待著后方射手的進攻。

  然而預想之中的那些符箭并沒有如期而至,那個老家伙扭頭看去,卻駭然發現自己留在原地的四個弓手已然倒了兩個,而另外兩個則不斷地揮舞著手中的藤弓,朝著四周揮舞,口中還哇哇地叫喚,仿佛碰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這變故讓那個一雙眼睛鵝蛋大的老家伙有些猝不及防,而我這邊則已經完全度過了屠殺族人的心里陰影,將鬼劍一抖,寒聲說道:“你們既然拋棄了自己的尊嚴與驕傲,投入了那個叛徒的懷抱里,那么就由我來終止你們這骯臟的一生吧!”

  我將鬼劍立于身前,劍刃輕輕碰了一下額頭,向這些曾經為了崇高目的而獻身,但是最終墮落的族人致敬。

  戰斗在一瞬間爆發,這些已經被黑暗污染了意志的耶郎遺族化身為最恐怖的惡魔,大聲的呼嘯著,朝我這邊疾沖而來,他們仿佛打了雞血一般,個個都是悍不畏死,舍命沖鋒,手中那古舊的長槍上面,滴滴答答,浸泡著先前讓雜毛小道畏懼的深淵怨漿,然而手持鬼劍的我,哪里會有半分恐懼,手中的鬼劍化作了黑白無常索命的鐵鎖,一個兩個,不多時那鮮血噴濺,無數大眼無毛的頭顱便四處飛揚開來。

  穴居人最讓人恐懼的,恐怕也就只有符箭一道,至于其他的,在我的面前倒也尋常,雖然那個老穴居人還玩得有一手弄鬼的絕技,然而當它將一大股連綿黑霧朝著我猛吹而來的時候,卻被我那惡魔巫手隨意一抓,直接破掉。

  這黑霧里面有一頭已然化形了的惡鬼,從霧中探出一只毛茸茸的爪子來,結果被我使勁兒一捏,直接帶著一聲哀嚎,化作無形。

  這一雙吸收了太多黑暗生物怨恨的手掌有一種異于尋常的能量聚集,我瞇著眼睛,打量四周,一番酣戰過后,眾人皆伏臥其間,而唯獨那老家伙還活著,然而我的悍勇已經將他的膽子嚇破,一步一步地后退,不敢置信地呢喃說道:“不可能,不可能,你怎么會有神之雙手?”

  我沒有再理會他,箭步跨前,準備將這個老家伙干掉,然而它那丑陋的臉上突然露出了瘋狂的笑容,從懷中拿出一個東西,朝著黑暗中奮力一擲,結果一震地動山搖,整個山體都在顫抖起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