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五十五章 魅魔的妥協

  三足金蟾的上岸,使得這并不算寬敞的洞穴里立刻被擠得讓人根本沒有什么周轉的空間,而那個家伙雖然體型龐大,但卻是個心細如發的畜牲,微微一吸氣,便曉得我們藏在了哪里。

  正在我和雜毛小道躲在石縫中商議的時候,頭頂上突然出現兩個燈籠大的碧綠光華來,直接照在了我們身上,再接著,那家伙居然直接用腦袋朝著我們這石縫砸下。

  這東西光一個頭顱部分,便足有一座小土樓那么龐大,在碩大眼睛光芒地映襯下,皮膚間分泌出來的黏液四處飚射,一旦落在巖石上,立刻就是一陣黑煙冒出,刺鼻的硫磺味縈繞在鼻子里。

  擁有金蠶蠱的我雖然號稱“萬毒不侵”,然而此毒非彼毒,生物性毒素對于我來說早已不再話下,然而這等具有強烈酸性的化學性毒素倘若拋灑到上身,毀容斷肢這且不說,接下來的那重量碾壓,便足以將我們滾成肉糜。想到那般慘烈的結果,我的心中就是一陣焦慮,雜毛小道眉頭一皺,沖著我大聲喊道:“我們兩個分開走,我引開這癩蛤蟆,而你,趕緊兒把魅魔那老娘們兒給搞定,不然大家又要黃泉會面了!”

  我和雜毛小道此刻并不懼怕對手,但是卻也沒有強大到對強大敵人一擊必殺的高深境界,雜毛小道一個躍身而出,朝著水潭邊跑去,他身上有瑩瑩光輝透體而出,這是勁氣外放,那些灑落下來的滑膩漿液根本就近不得他的身周半米,便被悉數彈開去。

  雜毛小道出現之后,升騰于半空,然后回手便是一劍,他這一劍是凝集了自己半生鋒芒,立刻有一道虹光游弋的劍氣朝著那撞到石縫中的癩蛤蟆頭上劃過。

  劍氣凌然而出,劃過黑暗,斬落到了那癩蛤蟆腦袋的左邊眉框處。

  虹光中孕育著一種超越時間和空間的能量,落在實物處的時候一張一縮,然后立刻將附著的所有東西消弭于無形。他這一劍光寒,斬得漂亮,竟然將那三足金蟾的左眼給斬去一小半。這眼球的一般兒都沒了,那可是一件相當可怕的事情,頓時間就有漿汁爆裂出來,左眼如西瓜般破碎,而那三足金蟾則是一陣狂吼,騰身躍起,朝著雙足漂在水面上的雜毛小道憤然躍去。

  這動靜巨大,我的腦海里充斥著那頭畜生“呱呱”的憤怒叫聲,耳膜都要給震破,不過這巨大如山的三足金蟾被雜毛小道給引走,一堆狼藉的空地處現出了一個孤單的倩影,卻正是魅魔在此。

  面對著雜毛小道用生命給我創造出來的大好機會,我豈有不把握的道理,感知到肥蟲子早已潛伏完畢,就等著陰人了,我再也耽擱,直接拔劍而起,朝著魅魔沖去。

  因為魅魔那神秘莫測的空手走移,我倒也不敢用石中飛劍向她進攻,不過這鬼劍在手,洶涌而來,一時間竟然也鼓弄出了那千軍萬馬的氣勢來,魅魔瞧見我這番沖鋒,倒也不敢硬拼,飄身朝著上方飛去,卻不料上面還有一個小妖在那兒候著呢,三足金蟾剛才上岸而來,卻是將那些惡靈給直接擠散,倒是給了小妖一點兒空間,瞧見魅魔這邊慌忙躲閃,她直接就伸出一腳,朝著這老女人踢來。

  上下夾攻,魅魔倒也不慌不忙,她將手中那白綾一抖,卷住一處垂落而來的鐘乳石,然后朝著小妖平平劈出一掌。

  小妖腿勢用老,正與這一掌即將交接,然而對方傳來一股詭異的吸力,周圍的空間也開始散發出古怪的熱量,她對于此事最是敏感,一個翻身避開,冷聲哼道:“好你個老女人,竟然敢謀算小娘?”魅魔見小妖冰不上當,笑盈盈地接茬道:“小妹妹,這天下之道,不過是陰陽和合,我看你媚骨天生,若能修得我法,必將成就大道,不如你拜入我的門下,作我的關門弟子吧?”

  小妖在空中一回旋,憑空中有一只手伸出,抓住她的胳膊,此乃頂級的惡靈顯形,不過小妖卻并不畏懼,九尾縛妖索一抖,那東西便給抽得一陣潰散,而口中則不慌不忙地說道:“老巫婆,你先活下來再說吧!”

  魅魔還待再勸,卻不想身下一陣狂風卷起,低頭一看,卻是一把又粗又長的大劍襲來,她下意識地一個翻身而起,避開此劍,卻不料一道金光從黑暗中如箭射出,直攻菊門。

  魅魔心中大駭,這本命金蠶蠱的厲害,她也是從小佛爺那個腦袋大的東西身上領教過了,此番又有一個前來,雖然只有那嬰兒拳頭大,但卻也不是她所能夠扛住的,當下臉色一白,右手的白綾在空中不斷變換,像個人猿泰山一般飛來飛去,躲避那金光追擊。

  我在下方看著這娘們蕩來蕩去,簡直就是蜘蛛俠附身,靈活無比,一邊隨手斬殺那近身而來的魔鬼蜘蛛,一邊大聲喊道:“魅魔,你別跑啊,我知道你身上被小佛爺下了蠱毒,現在是要給你解蠱呢,別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魅魔聽得我這攻心之言,那魅魔又急又惱,說老娘自己的事情,要你多管什么閑事,你當真以為老娘沒有法子,治你這東西對吧?

  魅魔出自小佛爺帳下,那根巨大金蠶蠱她也是看過的,以小佛爺算無遺策的手段,自然也準備了許多應對之法,稍微一穩定之后,手往胸口那深壑一摸,掏出許多黃色粉末來,朝著追附而來的金光撒去。我雖然離得遠,但是也能夠聞到一股強烈的騷氣以及雄黃氣味,肥蟲子果然不敢再上前去,而是嗡地一聲,潛回了黑暗當中。

  瞧見魅魔一擊得手地那得意模樣,我也是有些怒火中燒,大聲喊道:“臭娘們,當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你活得太久了是吧?”

  此言方罷,我也是顧忌不得太多的事情,劍指微動,一直被我藏在某處鐘乳石陰影處的石中劍破石而出,沖著魅魔的后背射去。這石中劍本就是地脈之中采出,藏匿的功夫最為了得,驟然間就到達了魅魔身后。這女人倒也是個狠角色,一感覺不對,立刻回身一兜,手中的白綾化作了十幾段不斷旋轉的圓圈,在那石中劍即將透體而過的時候,終于將其轉移至另外一邊去。

  這一手十分漂亮,魅魔也是感覺到暢意非常,不過這一口氣還沒有喘勻,結果雙腳卻給緊緊一握,整個人直接從空中砸落下來。

  出手的自然是我,趁著石中劍吸引住了魅魔的心神,我一個箭步飛騰,直接將媚魔給拉到了巖地上面來,為了不至于功虧一簣,我也顧忌不得太多的形象,直接用那小擒拿手將給摔得五葷六素的魅魔一下子拿住,因為曉得魅魔是那床第之間纏綿爭斗的高手,騰挪制人的柔道最是擅長,我也不得不使出觀想之法,化身為一座山巒,身子沉重,死死壓住了魅魔。

  高手之間的較量,有的時候能夠打上三天三夜,有的時候卻只是短暫一瞬間,我這心法山巒都能夠鎮壓得住,區區一個魅魔,卻也并不能翻出什么天去,何況雙手被制,給我死死壓住,哪里還有掙扎的余地?

  如此說來,倒也只有一副嘴皮子和滑舌可以用了,于是魅魔好是一陣痛罵,說我是個色狼淫棍。

  這話兒從這個閱盡天下男人的女人口中說出,著實有些無奈,不過我卻也是絲毫不為所動,直接將魅魔的雙腳張開,一聲大喊道:“肥蟲子,康忙北鼻!”

  說到防治蟲蠱,無論是實蠱還是靈蠱,魅魔自然都有著一套法門所在,即便是肥蟲子這般的頂級蠱蟲,都不一定能夠破開她的防備,不過被我這般控制,她再也保持不得“蠅蟲不加身”的境界,一道金光襲來,雙腿一蹬,銷魂地高叫了一聲,鼻音濃重,顯然肥蟲子已經進入了她的體內。

  肥蟲肆虐,我感覺魅魔的身體一陣過電般的抖動,口中的呻吟聲一陣高過一陣,汗出如漿,而我則直接壓在了她的身上,聞到一股成熟婦人身上濃重的氣息,這是香水味混合雌性荷爾蒙的味道,讓人腦袋有些發暈。

  不過這般的情形讓我覺得十分尷尬,特別是還當著小妖,而就在我坐立難安的時候,頭頂上的小妖跳了下來,沒有好氣地說道:“她扛不住了,你還壓著她干嘛?”

  這話兒說得我面紅色赤,連忙爬了起來,低頭一看,卻見剛才如同火爐的魅魔此刻渾身脫水,整個人臉色蒼白,虛脫了一般,而那紅唇輕啟,竟然吐出了一堆跟翔一般熏臭的東西來,油乎乎的,仔細一看,里面還有大量的蟲子在翻滾。

  這東西我不認識,十二法門里面也沒有記載,不過當她吐完這些之后,整個人似乎輕松許多,抬起頭來,半張臉上都是又黃又黑的污漬,讓人生不出半點兒美好的感覺,接著她妥協了:“把那東西從我身體里弄出來,我可以考慮和談!”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