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十二章 鄉間野事

  理想和現實,愛情與妥協,這是一個永恒的主題,也是一個持久的戰場,贏者雙贏,輸者兩敗俱傷。

  我一直很喜歡切-格瓦拉的那句話“讓我們忠于理想,讓我們面對現實”,離開黃菲并不意味著我要放棄。對于很多人,包括我來說,黃菲的美麗是眩目的,她是女神,是男人的終極夢想,既然她已經心屬于我,而且我們都已經是最正常的男女朋友了,我為毛要放棄?

  然而現實在于,我給不了她安全感,并且會時不時給她帶來這樣或者那樣的麻煩,甚至于生命危險。

  所以,我必須離開,處理好所有的事情,讓自己變得強大起來,然后如同《大話西游》紫霞仙子所期望的那樣,腳踏著七彩祥云,來到她面前,娶她——這便是我最純粹的想法。

  我在家中老老實實呆了近兩個月,搞得連我老娘都嫌棄我了,說這么一個大小伙子,青春年華,天天待在家里,不做正事,這算是要鬧哪樣妖蛾子?其實她并不知曉,這兩個月對于我來說,有多么重要的意義。這是一段如饑似渴的吸收過程,一直沒有閑暇下來的我,終于享受到了退休生活的待遇,陪伴我的除了金蠶蠱、朵朵和小妖朵朵之外,還有我那臺今天看起來屬于老古董的筆記本電腦。

  《鎮壓山巒十二法門》中有一個很實用的章節,名為符箓。

  這一章是除了育蠱之外,內容最多的一節,而且圖文并茂,我之前多有周折,一無材料,二無心情,便沒有時間來研究。然而在耶朗祭殿之中,聽聞雜毛小道他三叔說起符箓的各種好處,強大時居然能夠瞬發咒術,心中癢癢,心想著我十二法門中也有這么一節,既然空有寶山,為何不挖掘一番,研究一二?

  我買來了湘西鳳凰產的朱砂和煙墨,江西的狼毫毛筆,市里面某靈祭用品店獨產的黃符紙、絹絲以及我自制的熏烤竹片,然后在后院的雜物間中設壇,神龕之上祭南方赤帝和黑殺大將(祭壇可設各信仰神祗,如青帝、赤帝、白帝、黑帝以及朱雀玄武大將,或者土地、山神和城隍,不等;我傳承這一脈,敬南方赤帝以及黑殺大將,赤帝乃神農,黑殺大將眾說紛紜,十二法門中認為其為與黃帝戰于冀野的九黎祖裔,蚩尤。)

  點香燃燭,擺放三盤時鮮果子,茶、米酒各三盞,沐浴、更衣、凈面凈手,漱口。

  準備好畫符的一干用具,雙手合十,祝愿禱告一番之后,將所有的雜念祛空,聚精會神地提起手中狼毫筆,開始畫符。整個過程,誠心誠意,心無旁騖,將心沉浸入“炁”的場域里,去想象信奉的神靈那高傲的存在,以及無所不在的力量,將臨摹自破書掃描圖上近乎千遍的赦令符文,一邊描寫,一邊吹氣,不握筆的左手還需要結著法印(日君訣、月君訣、天綱訣……)。

  從開頭到結尾,需要一蹴而就,一揮而成。在這一個過程中,任何一丁點兒走神跑馬,或者停頓、猶豫,都會前功盡棄,覆水難收,畫出一堆毫無用處的垃圾紙符。

  在追求這個絕對心靈平靜的過程,其實也是一種修煉,也是一種“道”。

  畫符是如此之難,以至于直到我五月中旬,被我母親掃地出門,兩個月的時間里,我都只畫出了五張成品符,就是那種有著我能夠感受出來神妙的符箓。這五張符箓分別是“回度往生咒符”兩張,“凈心神咒符”三張,作用分別是用來超度亡魂和平心靜氣。

  不過讓人蛋疼的是,前者隨口念幾句咒就能夠解決,后者……效果比一管鎮定劑藥差上百倍。

  我拿著這五張孤單的黃色符箓,看著一房間幾千張的廢紙,心里有一種罵娘的沖動。

  投資和產出,差距如此懸殊。

  看來我裝神弄鬼、法力圓滿的道路,還是漫漫其修遠兮,上下求索而不得。

  何況,除了以黃紙承載符文外,還有桃木、有竹片、木片,絲帛,有舌尖書符、憑空虛畫之符……各種講究,究其深奧,窮盡一生心血都難以研究透澈。這玩意,需要用時間和生命來耗,沒有任何捷徑可以走。更何況,我是一個沒有師傅的倒霉孩子——無比怨念中!我想到了《白毛女》的中某些唱腔:“人家的閨女有花戴,我家錢少不能買……”

  各家際遇,互有不同。

  除了畫符,我主要的心思都花在了培育朵朵身上。

  雖然依然是個小笨蛋,但是經過時間的累積,勤奮的朵朵終于能夠對著月光星斗,吐故納新,食月光之精華,吞星華之氣韻,穩固身型。即使我不再“每日用柳條枝葉沾無根水拍打靈體,念十分鐘的凈心咒,結內縛印,念佛家的蓮花生大士六道金剛咒”……這些繁瑣的工作,她也能夠平穩度日。

  什么是進步,這便是進步。

  此刻的朵朵莫說水果刀,便是拿起菜刀斧頭,都是輕輕松松,反掌觀螺。我每次都會與她一同跌坐修練,她修《鬼道真解》,而我則修《鎮壓山巒十二法門》。

  法門中的禁咒、祀神、固體三章之中,都有練氣的法子。我這里說的練氣,并非火車上那個叫做秦雯的女孩子所說的“煉氣、筑基、結丹、元嬰、化神”這般子虛烏有的神通,而是感應,讓自身,與始終存在、卻難以發覺的“炁”的場域,去契合、去交疊,共相輝映的修行方法。從科學上來說,這或許是靈魂在粒子、量子狀態下波的和諧共振吧。

  人有人路,貓有貓道,遑論是用聲音的音波共鳴、與頭頂某處空間神祗的心神溝通,又或者讓這氣感在體內的刺激、錘煉組織細胞的強度,都是一種實用的法門。我三者循序,剛開始覺得枯燥無聊,然而真正進入到了某種“玄之又玄,不可言妙”的門中時,卻又感覺到無比的歡暢。

  這種感覺怎么講,怎么形容?

  就好像你平時是在一個鴿子籠,七八平米僅僅能擺下一張床的房間里,一覺醒來,嘩!從臥室走到廚房,跑了十幾分鐘——如此寬敞;有比如,你是個每日只有一個饅頭一頓稀粥的災民流浪漢,突然把你放到國宴中,任吃——如此滿足……好吧,請恕我平凡的文字不足以表達這種感覺,此后忽略。

  那段時間我過得很愉快,很充實,唯一頭疼的是兩個人,一個是小妖朵朵,一個是我媽。

  小妖朵朵這個狐貍媚子,打出世就不是一個閑得住的家伙,一天到晚惹事生非,嚷嚷著要吃人肉,可是到現在為止,除了在洞子里啃過我一口外,一直都沒有沾過葷腥,所以一直抱怨,說哪天要跟肥蟲子一起去混,吃個人肉先。她也挑,除了想吃我的肉外,就只肯吃小姑娘的肉,說干凈。所以每次輪到她出現,我就頭疼,要么誘惑我,要么把我煩得直想罵娘。終于有一天,她答應我不惹事、不鬧事,也不吃人肉,就是和肥蟲子一起去混,透透氣,我便批準了。

  回來的時候,肥蟲子得意洋洋,酒飽飯足,她一臉慘白。

  問她怎么回事,也不說。我問不出來,也就不問了,估計也就是肥蟲子的伙食實在不能夠讓常人、乃至于鬼魂所接受,嚇著了她。結果第二天,我們那個小鎮就有N多好事者傳言,看到鬼了,言之鑿鑿,一時間人心惶惶。后來經我隔壁的那個老漢宣傳介紹,撞邪的人家紛紛登上我家的門,求我做法解脫。我臉色鐵青,但還是應了。

  從此我再也沒有讓這小狐貍媚子出過門。

  意外的是,我的名氣居然通過鄉野閑漢之口,傳了出去,聲名遠播——這無疑讓人很蛋疼,不多時就陸續有人找到我家門口來,求醫問藥的、求佛拜神的、求看香的、求解夢的、求姻緣的、求子嗣的……我一開始有些不喜,然而總想著鄉里鄉親的,黑著臉拒絕也不是什么好事,便依著十二法門的方子,拿著做個練手,一邊學習,一邊嘗試。

  鄉野之地,雖然大部分是自己嚇自己,但總是有一些蹊蹺之事,我也出手,幫忙破解之。這中間有一些東西其實也可以說道說道,這里先不談,以后有機會,再補錄完整。

  說完小妖朵朵,又說我母親。往年子我在外漂泊,她既是思念,又嘮叨,恨不得把我拴在家里面,而真當我宅在了家里,她反而又有意見了。特別是黃菲沒有再來找我之后,她總是嘮叨,說年輕人怎么能夠總呆在家里,發了霉?還是要趁年輕,多出去闖一闖,才好。后來陸續來找我看香的人漸多,她意見更大。

  在她的想法里,搞神婆這些門道,終究是上不得臺面的。

  我不勝其煩,五月初的時候,之前盤下我那個快餐店的老鄉、生屯的蘭曉東打電話給我,說他準備在洪山新盤一家餐館,那盤口有點大,他一個人搞不下來,想找我合伙接手,問我有沒有意向。我果斷答應之,然后快速收拾行囊,準備南下。走的時候,最悲傷的可能就是肥蟲子啦。它不肯走,不肯離開這個食物豐富的小鎮子,鄉間的生活讓它肥了一大圈,哪里舍得離開,于是它躲在我家的灶房角落,讓我一陣好找。

  在它簡單的意識里,離開,意味著挨餓的旅程又要開始了。

  可是,人總是要生活的,對不對?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