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五十八章 耶朗古戰場

  四處都無出口,我這邊正在一籌莫展呢,聽得雜毛小道在那邊一聲招呼,我便帶著小妖和朵朵走了過去,瞧見這家伙正在蹲在剛才三足金蟾待著的地方瞧呢。

  這兒原本是靠近岸邊的水潭底,不過因為剛才那三足金蟾在此大肆吸水,結果將這一片的淤泥都給吸得露了出來,而后朵朵用那藥師佛慈悲棍將三足金蟾超度,化作了漫天星光,那些吸入里面的水竟然也蒸發不見,使得靠前面的這一片地方居然就這么露了出來。

  旁邊的肥蟲子在那一坨黑乎乎的精華中拱來拱去,而雜毛小道則撅著屁股,正奮力地刨著爛泥呢。

  三足金蟾被超度之后,那潭水就變回正常,倒也不用擔心被腐蝕。

  按理說這樣的巖洞中除非是有許多飛來飛去的蝙蝠,一般來說是很少有淤泥存在,畢竟流水不腐,而且巖石很難化成淤泥,不過這兒臭乎乎的淤泥卻足足有兩指深,我皺著眉頭問他,說你不會想著走水道吧?

  其實類似的水道我們也并不是沒有走過,不過那個時候有天吳珠在,什么也不用擔心,而現在天吳珠在洞庭湖里就已經給那個綠臉大祭司給繳去了,我們雖然能夠水中呼吸,但是別人卻根本走不得這條路,更何況根本不知道這兒的水路通向那兒,如果沒有出口,那豈不是要被活活憋死在那地下水脈之中?

  雜毛小道搖搖頭,說非也,你看看這是什么東西?

  他扒開一大塊淤泥,我走過去,低頭一看,卻見上面竟然有著一堆古怪而熟悉的符文,而且還有好多線條簡潔的圖案,有山有水,有圖有字。

  這些東西看著是那么的眼熟,我立刻想到了曾經去過的五處耶朗祭殿,在那兒我也曾經見過許多同樣的圖案,接著我想起來了,這些都是古耶郎的符文,也是上承自古巫咸遺族的文字——難道說,這兒也是一處耶朗遺跡?我心中起疑,于是沒有再理會旁人,而是專心地扒開這些淤泥,仔細地查看著上面的符文。

  我并不懂這些符文,但是潛意識中卻感覺到是那么的熟悉,楊操也擠了過來,湊在旁邊看了一陣,告訴我,說這個地方,也許是一個門。

  門?對了,我感覺的確講的是這么一個意思呢。

  說到這兒,我們大伙兒都興奮起來,全力地扒開那些淤泥,將這一整塊區域都給清理出來,果然看到是一個直徑三米的圓形符陣,在符陣的正中,則有一個面目模糊的男子正在祈禱,而旁邊則有無數的小人跳躍,各種各樣的符文匯聚在一起來,讓站在上面的我們在視覺上,感覺受到了強烈的沖擊。

  我們都很興奮,趴在地上左看右看,雜毛小道抬頭問魅魔,說你們之前有沒有發現這么一個地方啊?

  魅魔搖頭,說這里是臨時找到的,用來安置這頭三足金蟾還有其余的魔鬼蜘蛛,我則是前兩天剛剛過來的,哪里曉得這些?我有些疑惑,想到先前下到這洞子里面來,腳下還踩到許多骷髏,看著應該也并不久遠呢。我們這邊正在協商著,旁邊的小妖提醒我們,說你們可得注意了,那潭水又要漫上來了,小心把你們都給淹了。

  我和雜毛小道對視一眼,然后回頭看了去,果然,水潭那兒的水已經開始往上漲了,慢慢地浸到了我們這邊兒來,估計再用不了幾分鐘,我們的腳下應該就要被淹沒了。

  我心中有點兒緊張,此番大伙兒能否出去,關鍵的所在估計就在這個神秘的耶郎圓陣上面,到底要怎么樣,才能夠將它激發出來呢?

  雜毛小道建議我將雙手按在那浮雕上面,然后激發力量,看能不能獲得認同,我照著做了,然而一動也不動,樣子簡直就是蠢極了,而后我們輪番使用了各種方法,都沒有效果,一時間不由得一籌莫展,旁邊的戰士看得焦急,問他隨身攜帶得有炸藥,要不要來一點兒。想起剛才那火箭彈,我的心里面就不認同,這時朵朵突然說道:“陸左哥哥,你以前芝麻開門的時候,總是用血,這回要不然也試一試?”

  一語驚醒夢中人,我倒是忘記了這一茬,抓起朵朵可愛的臉頰就親了一口,然后拿著鬼劍來劃手指。

  我的鮮血雖然沒有什么血脈遺傳,但是里面卻蘊含著王的氣息,這是靈魂的印記,方才使得那耶郎祭殿能夠開啟,而此刻滴落這圓陣之上,瞧見本來被腐蝕得不成模樣的石板浮雕突然一陣紅芒閃耀,那些字符都仿佛活過來了一般,如蚯蚓一般蠕動著,在巖洞其他地方搜索的人都圍了上來,而我們也下意識地退了兩步,仔細地瞧著這塊符陣不停地流動運轉。

  這紅芒微微,并不刺眼,也沒有什么熱力,但卻透出一股子溫暖的氣息來,讓我十分熟悉,雜毛小道在旁邊目不轉睛地看著,過了幾秒鐘,他咽了一下口水,這才贊嘆道:“前人的智慧啊,真的不可小覷呢……”

  時間看起來很長,然而有時候卻十分短暫,所有人都沉浸在這種詭異的美麗之中,然而突然一下,那淤泥地下的浮雕石板突然“咔”的一聲響,消失不見,接著在原本來的地方,突兀地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深坑出來,同時還傳來了巨大的吸力。先前那三足金蟾的吸力與之相比,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旁邊圍觀的許多人在猝不及防之下,全數都被一股柔和的光芒托著,朝著黑洞下方沉落。

  即便是我,有那鎮壓山巒的觀想之法,也止不住一步一步地朝著洞口滑落。

  這股吸力也十分奇怪,但凡是死尸或者沒有生命的物質,一動也不會動,而其余人等,則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仿佛多米諾骨牌一般,沒入其間。

  我是最后一個跌落里間的,在那一瞬間之時,我瞧見一道金光射入了我的胸口,低頭一看,瞧見那頭三足金蟾留下來的毒囊精華,已經被這肥蟲子給全數吞得完畢,正驚嘆這貨驚人的胃口,我的身子也倏然向下滑落而去。

  我本以為跌落深坑是一個很讓人恐懼的事情,卻沒想到那股溫和的氣息托著,仿佛落在了棉花堆里面一般。

  黑暗僅僅只在一瞬間,而下一秒我的雙腳便已經著地了,還沒來得及打量,迎面便吹來了一股磅礴的風,差一點兒就將我給直接吹得跌倒在地。不過我在晃悠了幾下身子之后,終于還是站穩了腳跟,四處打量而去,發現剛才墜落在這兒的同伴大都分布在我的周圍,或坐或站或躺,不過看模樣都沒有什么事,至于我所處的這個地方,卻是一處巨大的平臺邊緣,再往前面直走幾十步,就是黝黑的黑暗深淵了。

  我站在懸崖旁邊,左手邊的百米開外有一條大河,足有三十多米寬,洶涌磅礴,幾乎是從黑暗中陡然涌現而出,然后朝著下方飛流而下,形成了巨大的瀑布,以及震耳欲聾的水流聲。

  正是有著這水流的飛濺和霧氣四散,使得這處空間的氣息有些濕漉漉的,讓人感覺心底里都有些發霉,不過周遭又有氣流回旋,使得黑暗處一片干燥。旁邊有人走來,我回過頭去,卻見雜毛小道和小妖、朵朵、魅魔,朵朵一下子就撲入了我的懷里,說陸左哥哥,你沒事吧?

  我自然是沒有啥子問題的,這個空間一片黑暗,不過聽這水流聲,感覺十分空曠,有士兵已經開始將身上的強光手電打開了來,黑暗中頓時有了一些光,他們好奇地四處查看,感覺仿佛到了一個新天地一般。

  這個地方遠比上面的那個洞穴要來得空曠,潮濕但清新的風讓人的心情也變得舒暢,我瞧見那些戰士畫滿迷彩的臉上都露出了笑容,然而我的心情卻莫名變得有些沉重。

  因為在這兒,我聞到了死亡的味道。

  在身邊眾人的陪伴下,我們朝著邊緣處走去,沒有邁出幾步,便來到邊緣,只見下方是一個巨大的深淵,巨大的水流聲在這兒來回震蕩,無盡的黑暗和蒼涼,以及深不見底的深淵讓人感覺到一陣絕望,而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楊操的一聲大喊,在這空間里來回震蕩。我們回過頭去,瞧見楊操朝著我們這邊使勁兒揮手,說陸左,你一定要過來看一看。

  我緩步走了過去,瞧見楊操手中拿著一件類似于石劍的東西迎了上來,我接過來看,這是一把銅劍,一邊被腐蝕了小半,而另外一邊則被石漿包裹著,我有些不解,問哪兒來的?

  楊操告訴我,說這里遍地都是,陸左你知道么,這些年來我一直都在研究古耶郎的歷史,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訴你,這銅劍的款式就是古耶郎的,是古耶郎最精銳的士兵配備的,而你往那邊瞧,戰車、軍械、人和馬的骨骼化石——陸左,這是一個古戰場,你知道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