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五十九章 天龍的真火

  楊操當年在我們前往青山界那邊的中央耶朗祭殿之時,就表現出了對耶郎文化狂熱的熱愛,我知道他這些年來除了出任務,平日里也是很喜歡研究這些東西的,可以說是局里面對夜郎(耶郎)文化頗有研究的專家、資深人士,聽他這般說起,我也陡然感覺出此間的不同來。

  身為耶郎王的轉世,我雖然并沒有覺醒,但是對于古耶郎遺跡的東西還是十分上心的,聽到楊操這般說,我便跟著他往著懸崖的反方向走了過去,旁邊自有士兵給我照出這一大片區域來,在這十幾道強光手電的照射下,我清晰地瞧見這偌大的懸崖平臺深處,竟然有著許許多多的遺跡——我看到了石砌而成的三米高臺,看到了遍地的刀劍與長戈,瞧見了生銹的軍甲,無數散亂的尸骨,戰車的殘骸以及其它銹得不成模樣的軍械……

  放目過去,到處都是一派讓人觸目驚醒的景象,而在這里面我還看到了許多不應該存在于這世間的東西。

  那足有一人高的骨頭棒子隨處可見,巨大的飛行鳥類骨骸、許多嵌在石頭上的焦黑甲片、一條仿佛鮨魚的巨大骨架以及許多仿佛矮騾子、或者河童水猴子一般的細小骨頭碎末子……

  越往里走,越能夠看到許許多多跟人類有著顯著區別的殘骸,有的我能夠琢磨出來,有的我見都沒有見過,而這行程則最后終止在了一副巨大而修長的骨架面前。站在這東西的頭顱前,盯著里面長明不滅的兩團琉璃般的古怪幽火,見識過邪靈總壇那頭幽冥骨龍的我、雜毛小道和魅魔不由得面面相覷。

  是的,在我們面前呈現出來的,正是一條巨大的真龍骸骨,而與先前我們瞧見那一頭不同的,是這一條足夠巨大,幾乎有其一倍多長……

  這樣的真龍從七寸處被斬斷,分散成了兩截,骨骼上面的巨大創口看著是那么的猙獰,見識過真龍之威的人,很難想象這一頭比洞庭湖黑龍強大無數倍的真龍,到底是被什么東西給斬斷的。

  魅魔癡迷地看著龍首顱骨里面的那兩團火,喃喃說道:“天啊,這難道是當世間最純潔的天龍真火么?這樣的火焰,可是比那什么三味真火還要珍貴的東西,它糅合了時間與空間的法則,如果能夠將其煉化,那么有朝一日,只要你能夠有足夠的實力,說不定還能夠到這條真龍生前所到達的世界……陸左,你要不要,不要我可收了?”

  雜毛小道仔細盯著這團如同琉璃一般的冷焰,點了點頭,說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魂火鑰匙啊,原來如此,不過為何我沒有在你們邪靈總壇的那條骨龍身上瞧見呢?

  魅魔撇著嘴,說那一條啊,不過就是個沒啥子道行的黃河真龍,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根本就沒有經受過時間和歲月的沉淀,所以只有一股子龍魂在,卻沒有這般純粹的天龍真火——陸左,你到底要不要?——魅魔再一次的逼問,讓我意識到她對這東西顯得那樣的急切。

  在場的所有人中,那二十來個戰士撇開不談,婁處長眼中閃著星星,但是卻沒有他說話的份量,至于楊操,他更在意的是耶郎古戰場的歷史,而我和雜毛小道是不分彼此的,所以想要怎么處置,其實還是由我們來一言而決。

  我看向了雜毛小道,而雜毛小道卻是看向了我,相視一笑,他聳了聳肩,說兄弟,雖然咱們共穿一條褲子,但是這個東西是你們老祖宗留下來的遺產,跟我沒啥子關系。

  我伸出手,撫摸著這條真龍的臉頰,龍骨溫潤如玉,隱隱中還有一點兒瑩白,跟別的骨架那種灰敗相比,還是有著很大的不同。摩挲著這骨架,我的腦海不由得飛向了幾千年前,這個地方,想必就是他當年最后一戰之地吧?

  當年的他,是不是就在這兒將那些來自深淵的魔鬼給趕了回去,并且將其永世鎮壓,不得回返呢?

  是的,應該是的,也只有他那般的曠世豪雄,方才能夠有這么一條真龍來與他助力,如此說來這條真龍,便是他的戰友咯?

  當年的他們,是何等的壯志豪情,力挽狂瀾,拯救了整個世界,然而千年之后,我則要站在先輩的尸骨之上,享受他們的英靈么?我捫心自問了一下,沉默良久,這才緩緩說道:“這個地方,是一個墓地,一個巨大的墓地,這里面所有躺著的人以及其他志士,他們都曾經為了一個超出自己理想的信念在戰斗,而正是因為他們,才換來了后世千百年來的安寧。我無法為他們做些什么,唯一能夠的,就是讓他們的靈魂,得以安寧吧……”

  黑暗中,雜毛小道的眼睛一亮,微微笑了,說小毒物……

  他這話兒還沒有說完,旁邊的魅魔便是一陣氣惱,說你當真是個圣人,這樣的東西,叫做天材地寶,唯有德者而能居之,你若是不要,我倒是不客氣了。魅魔身子往前,手中的白綾微微抖動,作勢要將那兩團如玉幽火給卷入懷中,然而小妖和朵朵卻擋在了她的面前,小妖這狐媚子對魅魔最是不喜,面無表情地說道:“陸左既然都已經說了,讓這些偉大的犧牲者安息,那么你就省點心吧,不然別怪我翻臉……”

  小妖說得直接,魅魔一陣氣悶,她老人家縱橫四海,哪里受得住這等閑氣,不過想起剛才我們展現出來的實力,心中陡然燃起的那團邪火也就熄了一點兒,回頭朝著雜毛小道抱怨道:“你看看,你們真是霸道,自己不要,還不許別人來撿,腦子有病呢!”

  雜毛小道聳了聳肩膀,指著這一片偌大的戰場,微笑著說道:“魅魔姐姐,這天龍真火雖好,但是你好歹也要考慮一下別人的情緒好不好?想必你也是知道的,小佛爺便是當年耶郎王朝里的權臣武陵王轉世,而我這兄弟則是王的十九世重生,十九哥重回到了當年自己臨死的戰場,觸景生情,難免會有些情緒;再說了,這里說起來也是人家的墳墓,這里的主人說不要動,那么大家便別動好了,你非要觸這個霉頭,這不是自找沒趣么?”

  雜毛小道的這一番言語讓魅魔整個人都定住了,回頭看了一下我,目光便顯得有些游離了。

  王弟轉世,便已經能夠統領邪靈教,帶著眾人對抗整個世界,而王的轉世,豈能是那么好欺辱的?這平日里大家沒有利益沖突,相安無事,然而一旦真正爆發出來,誰干死誰,這不是明擺著的么?

  這個世界實力至上,念及此處,魅魔沒有再多言語,情緒懨懨地說道:“好啦,好啦,觸景生情的十九哥,你想咋地就咋地吧,我也不干擾你了——說實話,捧著金飯碗討飯,你當真是我見過最天真爛漫的家伙呢。”

  說完這話,她朝著別的地方走去,揮揮手,大聲宣告道:“我去找一找,看看有沒有出口……”

  朵朵在旁邊嘻嘻笑,說漂亮姐姐,你可別一個人偷偷溜掉哦,說不準小肥肥在你肚子里面下了個啥崽兒來,到時候肚子疼了,你可別找不著我們……

  能說出這一番話兒來,這小鬼頭倒也是聰明之極,魅魔聽到這話語,渾身一震,回過頭來,臉色陰晴不定,一雙晶晶亮的眼睛盯著我好一會兒,這才恨恨地說了一句話:“算你們狠!”

  魅魔離開了,我則笑著拉起朵朵的手,說你啥時候變得這么聰明了啊?

  朵朵揚起頭來,看著我,微微笑著說道:“陸左哥哥,你心情還好吧?”我與朵朵最為親近,能夠從她的眼神中看到一絲擔憂,曉得先前洛十八的還魂事件嚇到了她,所以此刻才會顯得這般的模樣,于是也笑了,說沒有,我好得很呢,走,咱們趕緊去找一找出口,拖了這么久,也不知道小黑有沒有打贏架呢。

  朵朵使勁兒地捏了一下拳頭,說小黑一定會贏的,我相信它。

  此時此刻,倒也沒有時間在這里慢慢地追憶古情,探尋這偌大的古戰場,大伙兒開始四處找尋起出路來,盡量趕緊出去,以期與大部隊去會合。楊操找到我,說懸崖那邊有一些發現,不過那兒罡風激烈,連站立都有些困難,以他這修為,說不定就要給卷到下面去,求我陪著他一起過去,幫著照看一些。

  對于楊操的要求,我倒也沒有什么拒絕的理由,他既然喜愛,便讓他去看個夠,反正這么多人,也不會少他一個,說不定還能夠有什么發現呢。

  我們兩人前往崖邊過去,然而沒有多久,突然聽到后方一陣慌亂的叫聲,我回過頭,看到婁處長的身子騰空而起,而在他的對面,則出現了一個矮小的身影,沉重如山,一步一步地從黑暗中走了過來。

1條評論 to“終章 第五十九章 天龍的真火”

  1. 回復 2015/03/22

    你好

    說實話,后面的越看越丑,希望苗疆道事不要像這樣,別為了更新,而放棄自己的原則….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