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六十章 龍剌見王上

  婁處長的身子高高飛起,然后重重地摔落在了我的腳下,然后大股大股的鮮血從他的身下彌漫出來,將這周圍的好大一片地方浸染,我低下頭,正好與他蒼白的臉相對,瞧見他的眼睛中閃過了糅合著慌亂、恐懼和忿恨的復雜情緒,而在最后,消弭于無形。

  婁處長的眼神渙散了,接著身子僵直,一口氣都沒有吐出來,人便已然死去。

  從始至終,他都沒有說一句話,沒有為自己這一聲,作任何的注解。

  婁處長死后,摸在懷里的右手垂落,有一頂紅銅打造的精致小燈罩滾落了出來,我凝目一看,見到里面竟然有兩朵瑩藍火焰幽然閃爍,卻是我們之前已經商定好不要去碰觸的天龍真火,也就是雜毛小道口中的魂火鑰匙。瞧見這東西,我立刻明白過來,原來當我們所有人都在查探出路的時候,這個家伙竟然悄不作聲地前往了真龍骸骨的龍頭處,將那天龍真火給盜取了去。

  這事情做得實在是有些齷蹉,楊操和我的臉色立刻變得一陣嚴厲,然而當我們抬起頭來,看向那個下手懲罰婁處長的黑影時,那負責警戒的士兵瞧見這這邊的變故,將手中的槍支舉起,毫不猶豫地就朝著那殺人者開去——砰、砰、砰!

  爆豆一般的槍聲在這偌大的空間中響了起來,回音震耳欲聾。

  這些士兵個個都是百步穿楊的神槍手,雖然光線不強,但是卻這并不影響他們射擊的準確性,彈幕幾乎在一瞬間就將那個黑影子給淹沒了,然而讓他們驚訝的,卻是那個黑影子居然一動也不動,只是微微地將右手舉起來,接著那些子彈仿佛打到了空氣中一般,消弭于無形。

  不但如此,這槍聲還驚得我們頭頂上一陣奇異的聲音,抬頭看去,卻見有許許多多拳頭大的豬嘴蝙蝠朝著下方撲來,似乎要將這些鬧出巨大動靜的罪魁禍首給趕出去。

  而就在這一片混亂之中,我瞧見了那個矮小身影的面容,雖然與我記憶中的有著很大的差別,但是我卻一眼就認出了他來,驚喜地大聲喊道:“龍哥?”

  在一陣槍擊的硝煙過后,黑暗中走出來的那個矮小身影,卻正是鎮守耶郎西祭殿的侍衛長龍剌,此刻的他,與放出剛剛從冰寒泉眼里面鉆出來的冰尸有著很大的區別,一身帶帽黑袍包裹的他身后背著兩把并不算長的銅劍,頭上用黑布包裹一圈,很傳統的老苗子包法,一絲不茍的僵硬臉孔上面有些微須,不過卻并非當年的僵尸模樣,除了有些刻板,幾乎跟正常的人類沒有多少區別。

  此時此刻,應該就是千年前那個耶郎大王朝侍衛長的真實面容吧?

  還別說,平心而論還真的有點兒帥呢。

  雖然龍哥這小四的身高還真的是硬傷,但是他全身魁梧,站在我們的面前,卻有一股宛若山岳的氣勢。

  雜毛小道對我的經歷了如指掌,一聽到我這一聲“龍哥”喊出口,立刻揮舞著手,喝令那些士兵住手,不要開槍,是自己人。其實不用雜毛小道喝止,槍聲已經停了許多,他們倒不是看在我們的面子,而是頭頂上那成百上千的豬嘴蝙蝠蜿蜒而下,實在是嚇人得緊,任何東西,一旦密集到了一定的程度,便有著一種無形的威懾力,那些士兵下意識地聚集在一起,瞧著頭頂上不斷盤旋的蝙蝠,心中發麻。

  除非帶了噴火器,不然面對著這樣密密麻麻的蝙蝠,這些身經百戰的士兵誰也沒有辦法面對。

  任何事情,在生存面前都是浮云,這一點講得實在是一點兒榮譽感都沒有,但是當雜毛小道一聲吩咐之后,卻也沒有人再扣動扳機——這便是恐懼的力量。

  龍哥緩步走上了前來,瞧了一眼頭頂上如烏云壓頂的巨大蝙蝠群,此間空曠,而這些烏央烏央的蝙蝠差不多有幾萬、十幾萬那么多,一時間給人感覺仿佛整個世界都充斥著這些蝙蝠一般,他也不理會,而是徑直走到了我的面前來,推金山、倒玉柱,轟然跪下,徑直給我伏地而拜,口中朗聲說道:“侍衛龍剌,拜見王上!”

  龍哥喊得堅決,不過我卻受之不起,連忙上前將他給攙扶住,說龍哥、龍哥,哎喲,這可使不得,我現在根本都還沒有開始覺醒呢,也不是你的王,咱們平輩論交便是了……

  我的謙虛并沒有得到龍哥的響應,就連我扶起他的身子,也僵持在了一半,不得動彈,不過他還是緩緩地抬起頭來,平緩地說道:“三年之前,我初見到你,的確有些失望,不過現在的你已經有了真龍之氣,而且還有寓言中的終極符文……當然,這都還是小事,主要是你們剛才的談話,我已經聽到了,你還是沒有變,和千年之前一模一樣,這樣的王,才是我所要一直追隨的……”

  他說得平淡,但是我卻能夠感受到一股讓人澎湃的力量,先前那些穴居人的背叛,讓我的心頭傷口淋漓,然而龍哥的這一番話卻讓我滿心溫暖,眼淚水都要流了下來。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我抱著龍哥的身子,深深吸了一口氣,這才堅定地說道:“好,既然如此,我接受你的效忠……起來吧!”我將龍哥扶起來,他那僵硬的臉上勉強擠出了一絲笑容,說我在腐朽的軀殼里等待了千年,終于等到了即將到來的今天,從此以后,我將護翼在你的左右,重新成為你的侍衛!

  龍哥的承諾讓我心花怒放,這位哥哥什么級別,當初邪靈教四大外門鬼面袍哥會坐館大哥張大勇猛不猛,龍哥一只手就給滅了。雖然那也是因緣際會,但也代表了龍哥的實力,此時的我,面對龍哥并沒有太多的壓力,但是別人呢?

  總之,我感覺有一個天下十大高手級別的強大助力在身邊,走路都敢橫著來了。

  看到龍哥前來,朵朵也圍了過來,小心翼翼地問道:“龍叔叔,火娃呢,它在哪兒,我們想它了!”看到朵朵,龍哥波瀾不驚的臉上多了一絲笑容,輕聲說道:“它看家呢……”

  雖然火娃不在,但是龍哥的加入讓我信心倍增,不過當下要解決的問題,卻是頭頂上那烏央烏央的蝙蝠群,這些獸不獸、鳥不鳥的畜生已經開始朝著地面上的眾人開始攻擊了,在空中盤旋一大圈,然后倏然而下,朝著戰士們裸露在外面的肌膚咬來。

  不過好在這些蝙蝠并非吸血之屬,倒也沒有太多的攻擊性,但也使得那些戰士奮力地揮舞手中的槍支,驚恐不已。

  龍哥倒是一個貼心的部屬,他根本就不用等候我的命令,仰首看天,將手指放在唇間,猛然吹了一個嘹亮的唿哨,那些四處盤旋的蝙蝠仿佛觸電了一般,受驚地朝著頭頂的黑暗飛去。

  危機解除,雜毛小道提著雷罰上前過來打招呼,說嘿,龍哥,還記得我不?

  然而他這可算是熱臉貼上了冷屁股,面對著雜毛小道,龍哥僵直的臉上一點兒表情都沒有,還跟當初的僵尸一般模樣。雜毛小道自找沒趣,聳著肩過去查看婁處長的尸體。楊操過去查看戰士們的傷情,而我則問起了龍哥為何會出現在此處,沒有人的時候,龍哥告訴我,說這個地方,的確是當年王鎮壓深淵魔物的古戰場,這幾千年來他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從冰泉中蘇醒,過來這里巡視,這次過來,也是巧合。

  龍哥的話語不多,一字一句,說得也十分辛苦,我不曉得他為何會變成此刻這般的模樣,也不知道他為何能夠口說言語,不過我曉得很多時候,即使關系再親密,很多東西也是不該問的,于是便也不再糾結,而是問他能不能帶著我們,離開這兒?

  龍哥是地頭蛇,對于這兒自然是清楚明白,他點了點頭,說可以,沒問題。

  有了龍哥的指引,我們便決定離開此地,正要走離,雜毛小道將從婁處長尸體旁邊那兒撿到紅銅燈罩拿了過來,問我怎么處理?

  這天龍真火被婁處長動了手腳,此刻被拘縛在那紅銅燈罩里面,鬼知道婁處長是怎么有著這樣的一個東西,我有些發愣,不曉得該怎么做,于是把目光投向這兒真正的主人龍哥身上。他默然從雜毛小道手上接過了這看著極為精致的小東西,然后指頭一捏,那銅燈便碎了,里面的兩朵幽火立刻飄散出來,結果還沒等我們反應過來,他憑空拍出兩掌,竟然直接將這幽火印在了我的手掌之上。

  我感覺到一陣刺痛,眼前一黑,而低頭一看,卻見手掌上面的復雜紋路里面,又多了兩朵幽火圖案。

  龍哥頭也不回地朝著黑暗處走去,聲音卻在我的腦海里回蕩:“天龍真火,離體自散,熔合不易,好在你有真龍之氣壓制,倒也不錯,走吧,我們出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