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六十二章 戰后風波起

  在虎皮貓大人的帶領下,我們終于和停留在路邊通訊營地的大部隊匯合了,從山林中鉆出來的時候,看到外面足足有接近千人的部隊,倒是將我給嚇了一大跳。

  迎上來的洪安國告訴我,說這是從附近抽調過來的駐軍,負責警戒任務的,先前受傷的士兵已經轉移到了地方醫院,因為擔心我們,所以他們一直都沒有離開,而是在這里等待。許是救命恩人的緣故,虎皮貓大人獲得了眾人的感激,人人都用崇敬的目光瞧著這頭高高在上的肥鳥兒,而虎皮貓大人則跟我們講解起了當時的戰況來。

  小佛爺謀算千里,算無遺策,既然準備在這里消耗宗教局的實力,那么除了地魔的天坑、魅魔的石穴之外,還做了其他的人手布置,不過這些都只是邪靈教的一些游兵散勇,領頭的也只是兩個小鴻廬的廬主,本來如果配合著毒焰魔王孽阿索,和藏在石穴中的三足金蟾以及一眾魔鬼蜘蛛,說不得便能夠將整整一隊給留下。

  然而事情總有意外,當孽阿索被小黑纏住,石穴則被我和雜毛小道打爆,那些人雖然依舊強大,但卻也并不是不可戰勝,在被肥母雞使計陷陣之后,再糾集隊伍中的一眾好手,特別是李騰飛這般的強人,以及各式槍彈重火,卻也將敵人給粉碎殆盡。

  就某種意義上來說,虎皮貓大人是天才型的指揮官,經過它的一番調兵遣將,的確做到了化腐朽為神奇的作用,將眾人帶向了勝利的彼岸。

  這是一次大捷,特別是在我們安然回返之后,顯得更是錦上添花,唯有的缺憾就是此次行動的指揮官殞命于那洞底地穴之中——婁處長那個帶著眼眶眼鏡的屬下對于我們的解釋并不相信,不過卻也不敢得罪于我,于是急匆匆地跑了出去,找那些被雜毛小道催眠過的戰士核實情況去了。

  雜毛小道辦事向來妥帖,我倒也沒有太多擔心的地方,位于路邊附近的通訊營地人群擠擠,而遠處也有周圍的鄉民過來看熱鬧,被遠遠地隔離開來,我雖然是這兒級別最高的人物,但是卻也沒有什么心思讓眾人陪著寒暄,于是留下楊操在這兒露臉,給參與行動的修行者,以及隨軍而來的部隊干部講解進入地穴之后的戰況,然后跟著李騰飛一起走出了指揮帳篷來。

  眺望遠方,我瞧見雜毛小道家的那頭小黑狗恢復了原型,傷痕累累地躺在一處角落,用舌頭舔著爪子。

  在它的旁邊,雜毛小道指導著朵朵和小妖在照顧它,至于虎皮貓大人,則誘拐了肥蟲子,說孽阿索留下了一些好東西,讓肥蟲子過去吃大餐呢,太陽初升,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魅魔安靜地待在帳篷里,而李騰飛則碰了碰我,下巴朝著我旁邊的龍哥微微一抬,低聲說道:“陸左,這位是誰,怎么感覺比那頭毒焰魔王還要恐怖的樣子?”

  龍哥到底有沒有毒焰魔王孽阿索厲害,這個還有待考證,不過他穿著一身不知道從哪兒找來的、如同西方傳教士的黑色大麾,卻是十分的受人矚目。

  牢牢跟在我身邊不言不語的龍哥在旁人看來有著一種很沉默的威懾力,我也不會將自己的底細透露出來,只說龍哥是一個以前認識的朋友,在地底碰巧撞見了,倘若不是他,說不得我們就出不來了——他耳朵不太好,也不愿意說話,不過人還是蠻好的……李騰飛仔細打量了龍哥一番,恭敬地說道:“龍哥好!”

  他得了我交代,曉得龍哥脾氣古怪,也不指望這位頂級高手會理會自己,結果龍哥那千年堅冰一般的臉卻動了動,目光落在了他背上的除魔,點了點頭,然后說了一句話:“劍不錯。”

  這簡單的一句話兒,頓時讓李騰飛感覺幸福滿滿——打見到這一個超級高手開始,就沒有見過他對誰假以辭色過。

  雖然婁處長死于耶郎古戰場,但是這兒自有著一套運轉機構,我們回來不久,大軍就開始封山,然后打掃戰場、搜查殘余、追尋線索以及跟當地政府溝通協調,各種工作有條不紊地進行著,倒也不用我們來操心,我去看了一下此戰的得力功臣小黑,這頭在毒焰魔王口中身為一方霸主的魔怪此刻也就是一條國產土狗的模樣,渾身的傷痕,但是并沒有觸及要害,在朵朵和小妖兩個小美女的服侍下,舒服得汪汪直叫。

  至于肥蟲子則就要幸福得多,肥母雞說留給它的好東西,卻是一坨如同小山包的腦仁兒,這東西是從那頭毒焰魔王的腦殼里面剝離下來的,也是那家伙最有精華的部分,至于其它部分,則都進了小黑的口中。

  一番惡戰,小黑受傷也重,需要進補,而這腦仁兒里面蘊含著毒焰魔王畢生凝聚的毒囊與魔火,這可是精華所在,虎皮貓大人與那頭蠢呼呼的土狗爭搶了好久,方才留下來的。

  事實到底如何,我們都不曉得了,反正肥蟲子在那坨小山包里面快活地進食時,那肥母雞就仿佛祥林嫂一般,將這話兒翻來覆去地講著,好讓這小家伙記住它虎皮貓大人的恩情,雖然有了朵朵這小媳婦兒,但它可是從來都沒有忘記自己的小伙伴兒的……

  戰后總是愉快的,經過盤點,雖然最終還是沒有抓到地魔,但是此戰總共殲滅了三十多個邪靈教徒,這里面還包括兩個鴻廬廬主,雖然只是跟蘇北老怪刀疤龍一般的地位,但卻已經是了不得的成就了。

  這兩個廬主的死法也頗有些慘,一個被還沒有變小的阿普陀直接一屁股坐死,而另外一個,則被那迫擊炮轟個正著,死無全尸,要不是身上還有些辨識的東西,差一點兒就認不出他來。

  因為有消息說西昌那邊會派人過來接手,所以我們也沒有太多的管理,然而到了早上快九點多的時候,來了一列長長的車隊,車隊前頭第一輛車下來的,卻是黑手雙城陳志程。瞧見大師兄過來了,我們都有些驚訝,他好端端的東南總局不待,怎么跑到西邊來了,難不成是……

  我和雜毛小道連忙迎上前去,與大師兄見過面,瞧見他身后的一票人馬,助理趙興瑞,董秘書、尹悅、林齊鳴等一票七劍都在場,不由得有些摸不著頭腦。

  大師兄也不跟我們打啞謎,直接告訴我們,說他現在被抽調到緊急預案工作小組來,專門負責處理和協調打擊邪靈教的專項工作,今天剛剛從帝都受令,并且直飛過來的。

  雜毛小道嘻嘻笑,說升官了?好事啊!

  大師兄一臉愁容,說好個屁,這就是一個燙手的熱山芋,誰也不肯接,結果上面的大佬說這邪靈教總壇能攻下來,我出的功勞最大,就讓我來牽頭,把這事兒處理了,如果得當,那還好說,如果不行,直接把我給脫禿嚕皮了。

  他雖然一臉憤憤不平,忐忑難安,不過我們都曉得如果這件事情由大師兄來做官方協調人,其實無論是對我們,還是對于大師兄,都是一次不錯的機會,于是也都嘻嘻恭喜著。大師兄寒暄幾句,便立刻進入了正題,拉著我們進了指揮帳篷,詢問昨日戰況。

  昨日大捷,自然免不得重新說起,大師兄不住點頭,直到說起魅魔之時,他突然抬起頭來問道:“她人在哪兒?”

  我們指著旁邊不遠處的帳篷,說就在那兒,她自跟著我們出來之后,便一直將自己鎖在里面不露面,不過不要緊,小妖一直都看著她呢。

  林齊鳴嘿嘿笑,說是老對手了,沒想到今天居然又見了面,她終究還是個被囚的命運啊。

  我有些發愣,說你們以前交過手?

  這話兒一說出來,七劍都笑了,大師兄沒有說話,而尹悅則咬著牙說道:“你以為這騷娘們是誰給送進了白城子啊,可不就是我們么?”沒想到大師兄、七劍當年還跟魅魔有著這么一段恩怨,我不知深淺,不過還是出聲提醒道:“大師兄,我可是答應了她,說這次追尋小佛爺的行動,我會帶著她一起,她也承諾會幫助我們對抗小佛爺和邪靈教,所以……”

  大師兄點點頭,說她既然能夠棄暗投明,那么我們倒也不會太過于為難她,具體的合作,一會兒我再找她談一談吧……

  尹悅在一旁不滿地說道:“棄暗投明?哼哼,狗改得了吃屎,母豬該得了上樹么?”

  這女孩兒似乎對魅魔很有成見,不過大師兄也只是裝作不知,這個時候趙興瑞則拿著一個大部頭的衛星電話過來給大師兄,結果他接過來聽了一陣,原本微笑的臉立刻變得一陣鐵青,待他掛完電話,看到我們一圈疑惑的眼神,一字一句地說道:“張落塵帶領的部隊在峽谷被邪靈教伏擊,大敗,死傷者無數……”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