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六十三章 東海蓬萊島

  金沙江發源于青海境內唐古拉山脈的格拉丹冬雪山北麓,是藏區與西川的界河,發現邪靈教蹤跡的金沙江谷底,附近有著豐富資源的原始森林和險惡溝壑,前往那兒的深處,只有一些山民打獵和采藥踩出來的小路,不能行車,莽莽林區只能憑著腳板底去丈量,十分難行。

  因為前指判定那兒應該就是邪靈教主力的逃竄方向,所以集合了包括天下十大高手之一的東彪禪師、傳功長老鄧震東帶隊的茅山、川黔滇三省十八派以及宗教局西南行動總隊精銳在內的大隊人馬,已于昨夜奔赴了金沙江谷底,隨行的還有大量的軍隊。

  然而就是這般的實力,卻依舊還是被邪靈教給伏擊了——前指判定得沒錯,金沙江谷底現身的邪靈教眾,的確是襲殺青城山的主力,因為他們在遭遇戰中與小佛爺撞上了,慘遭伏擊。

  大師兄這邊得到的消息,說就在幾個小時之前,龍巖天宮山的東彪禪師力戰而死,前往金沙江谷底剿滅邪靈教的大部隊被伏擊,而此刻小佛爺正帶著邪靈教大隊人馬,在茫茫的原始森林中與宗教局周旋對峙呢。

  這消息讓人震驚,那個東彪禪師跟我們一點兒也不熟,戰死便戰死了,我們其實心中是沒有太多壓力的,但是那被邪靈教糾纏的大部隊中,可是有著茅山的傳功長老,以及他帶領的茅山大隊人馬。

  青城茅山素來親近,此番青城被屠,雖然陶晉鴻因為怕邪靈教調虎離山,并沒有親自前來,不過卻還是派出了自己的繼承者,而且讓修為僅僅只在自己之下的傳功長老,帶著茅山新生一代的真傳子弟前來助戰,這里面的人手不但有雜毛小道的小姑蕭應顏,便是包子都出來了,倘若要是都栽在了那山林中,茅山這回只怕是要元氣大傷了。

  想到這兒,我終于明白了大師兄為何臉色大變。

  這個消息說得所有人的好心情立刻都變得無比陰霾,大師兄臉色數變,最后拍了拍我和雜毛小道的肩膀,說我先去聯系一些人,你們做好戰斗準備。說完這話,大師兄便匆匆而去,趙興瑞和七劍幾個人也都各司其職,忙碌起來,而我則跑到剛才那堆小山丘一般的腦仁兒旁邊,朝著肥蟲子大聲喊,說快點,一會我們又要去干架了。

  朵朵和小妖跟包子雖然相處不多,但小女孩的感情是無法用時間來很衡量的,那是非常要好的朋友,聽聞包子和小姑蕭應顏有危險,立刻就坐不住了,也顧不得照顧那小黑狗阿普陀,跑過來問我,說要不要現在就過去幫忙?

  我搖搖頭,說先別慌,等大師兄來安排這件事情。

  肥蟲子聽得我的吩咐,曉得再不趕緊吃,只怕這一堆東西就不屬于自己了,它也是個貪吃的家伙,小小的腦袋里面最樸素的想法,那就是只有吃進嘴巴里面的,才真正是自己的,于是停止了戲耍一般地進食,懸停在了空中,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接著那一大坨小山包般黑乎乎的東西,則化作了一條細線,進入了它那小小的嘴里面。

  孽阿索的腦仁兒有多大?簡單地打個比方,那便足有一個門戶齊全的四合院那般體積,這些都被肥蟲子給吸入了嘴里去,然而它自己卻僅僅只是肥大了好幾圈,跟個玉米棒子差不多。

  吃撐了的肥蟲子有些消化不良,難受地扭著身子,然后攀在了我的肩膀上,我看著它被撐得滾圓透明的肚皮,覺得此時的它,才真正有了一點兒物理攻擊的氣勢——至少可以當磚頭使了。

  我們并沒有等多久,突然聽到頭頂上有螺旋槳的聲音,抬頭一看,卻是五架涂著迷彩綠的直升飛機,外面掛著的可是真正的導彈,一副要奔赴戰場的氣勢。在此之前,大師兄已經指派人清理出來了一片可以懸停直升機的場地來,這會兒林齊鳴過來找到我們,說大師兄決定抽調這邊的高手,去支援金沙江谷底,讓我們第一批跟著過去。

  說句實話,西川雖然名門輩出,但是大半都在青城,峨眉、蜀山,或許也有些其它的修行道門,但是卻也衰弱許多,出類拔萃的英雄人物也并沒有幾個,使得在這一線的高手里面,除了我和雜毛小道之外,余者皆不足以撐場面,所以將我們帶過去增援,這是大師兄的底牌,而我們因為茅山眾人牽涉其中的緣故,也是恨不得長一雙翅膀飛過去,于是也沒有再啰嗦什么,大家帶著各自的小伙伴,便在林齊鳴的指引下上了飛機。

  至于魅魔,既然有大師兄安排,倒也不會讓人擔心。

  大師兄因為需要協調指揮,所以并不跟我們一起,不過林齊鳴也不是外人,大家上了飛機,人員到齊,立刻直接攀升云層,朝著金沙江谷底飛去。

  李騰飛也跟著我們一起同來,他大師伯,也就是老君閣的首席長老李昭旭正好也在那一邊,這使得他十分擔憂,那胖老頭倘若是被邪靈教殺害,他李騰飛可真就是老君閣的獨苗苗,光棍一個了。李騰飛抱著除魔沒有說話,臉色陰郁,跟旁邊的龍哥有得一拼,雜毛小道雖然擔心自己的小姑,卻也強作精神來勸他,說那個胖老頭子,一看就是有福之人,絕對不會有事兒的。

  李騰飛一聲苦笑,說別人說我師父滄海也是有福之人,可是他在前幾日,被左使黃公望斬斷四肢,跌落山崖而死了……

  這話兒說得大家都有些沉默了,我旁邊的林齊鳴臉色嚴肅,我剛知道他家貓兒給他生了一個大胖小子,這爹都還沒有當熱乎呢,就火急火燎地從魯東趕了過來,實在是有些郁悶,不過他在路途中突然對我們說起一個事兒,說他聽魯東道上的一個朋友說起了洛氏姐妹的消息,問我們要不要聽一下?

  這話兒讓我們立刻來了精神,當初洛飛雨重傷垂死,帶著右手斷了的妹妹洛小北騎龍而去,后來那條骨龍折了回來,與邪靈總壇共同湮滅,卻沒有人瞧見她們姐們倆,后來我和雜毛小道曾經特地前往魯東打探消息,也沒有得聞,卻不知道林齊鳴竟然曉得一二。

  林齊鳴這家伙也是看現場的氣氛有些僵硬,才故意拋出這個話題的,見我們兩個都頗為意動,他反而還賣起關子來,雜毛小道直接掐著他的胳膊,這才老老實實地交待。

  林齊鳴的那個朋友是個海客,所謂海客,其實也就是在海上面討生活的人,有時候做漁民,有時候做走私,黑白混雜,因為多少懂些術法,所以也算是道上的人。那人也是巧合,認識一個很神秘圈子的人,而那個人則據說還是東海蓬萊的代理人,接著好像是說有這么一對姐妹入了內里,一個大胸脯,一個斷手的乖巧妹子……

  林齊鳴聽到這特征,立刻想起了洛飛雨姐妹來,如果那個朋友說得沒錯的話,應該就是她們姐妹倆了。

  我有些疑惑,說東海蓬萊,這到底是一個什么地方?這個世界上難道還真的有這么一個仙島不成?

  林齊鳴聳了聳肩膀,說誰知道呢,反正都是神話傳說了,東海蓬萊比天山神池宮還要神秘,最近一次現世,還是幾百年前日朝對戰,他們幫著李舜臣欺負日本鬼子,后來就絕跡了,我那朋友也就是這么一說,到底怎么回事,也沒有人曉得。

  我和雜毛小道對視一眼,瞧見他的眼神閃爍,我嘿嘿笑,說嗯,有機會我們倒是可以去查查看的。

  雜毛小道沒說話,小妖在旁邊略帶醋意地說道:“某人似乎對那個古靈精怪的小北妹子,念念不忘啊……”

  我嘿然笑了,說論古靈精怪,這世間之人,哪里及得上你?

  小妖給了我一個后腦勺,不再理會我,而就在我還想說些什么的時候,駕駛艙通知我們,說已經到達了目的地,正在尋找地方降落,請大家抓好固定物,保持平穩。這話兒一說完,飛機突然一抖,似乎遇到了氣流,而我們透過舷窗朝下方看去,卻見有人在林間追逐,一看到這里,小妖和朵朵就忍不住了,哪里還等得住?

  兩人將艙門給暴力打開,小妖直接將二毛給使喚了出來,而我可放心不下她們,也直接跳上去,三人便朝著下方林海飛躍而下,龍哥如一道黑影,遠遠地跟著我們,至于后面的雜毛小道,他則跟李騰飛一起,也坐著血虎落了下來。

  二毛能夠踏空起霧,如此高空墜落,倒也承受得住,我們落在林間,瞧見有一個麻衣老者正在追著兩個穿著黑色中山裝的宗教局成員和四個戰士在砍殺,在他的身后,已經躺下了好幾具尸體。

  這個麻衣老者一臉污垢,應該是個苦修士,功力高強,然而二毛一躍而下,卻直接將他給踩在了腳下。

3條評論 to“終章 第六十三章 東海蓬萊島”

  1. 回復 2014/12/24

    東彪禪師

    雖然讓爺露了臉,比夢回子、重瞳子和酒陵大師好多了,但怎么戲份這么少就領盒飯了

  2. 回復 2015/05/07

    陸左

    打個邪靈教有那么麻煩么?一導彈過去不就團滅了?

  3. 回復 2015/05/13

    小妖

    笨蛋陸左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