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六十四章 悲慟的噩耗

  二毛是那東夷迷幻殺戮陣中的鎮靈貔貅,雖然不在陣中,功力大減,然而有陶晉鴻送的那一副符箓,卻也并非尋常陣靈可比,如此猛地一撲之下,那人便給直接踩入泥中。

  這密林之中到處都是參天的巨樹,地面也盡是落葉和腐質層泥土,倒也不是什么堅硬的地面,那個麻衣老者被踩入泥里,卻也能夠反抗,身子似泥鰍一般扭動,三下兩下,竟然擠出了二毛的爪子之下。不過他的修為再不錯,卻逃不過憤怒的小妖之手,剛剛在撲滿落葉的地上一陣翻滾,結果那腰間一緊,竟然是被那九尾化神鞭給卷了起來,使勁兒一摔,七葷八素地躺在了地上。

  麻衣老者一陣失神,剛剛喘息過來,結果就被一只秀足給踩在了腦袋上,一聲清脆而凜冽的聲音響了起來:“包子在哪兒?”

  那個麻衣老者被問得莫名其妙,不過固有的驕傲和尊嚴哪里能夠容得了一個女孩兒踩在自己的頭上,他憤怒地一聲叫喊,奮力掙扎,竟然又站了起來,手中的那一把鋒利短刀,便朝著小妖的腰間捅去。小妖瞧見從這個瘋狂家伙的口中也問不出什么東西,卻是惱怒得很,直接將他給往樹上一扔,接著指間一點兒青木乙罡飛去,立刻有大片綠色藤蔓將他給捆在了樹干之上,動彈不得。

  我們這邊猛然一出現,便將那兇人給制服,原先被追著猛跑的那些人則停住了腳步,一臉疑慮地朝著這邊看來,有一個微胖的中山裝小心翼翼地靠近過來,拱手問道:“宗教局夏鑫,多謝救命之恩,敢問幾位是?”

  我摸出了并沒有怎么用過的工作證,直接亮給他們看,那個中山裝看到了,直接雙腿并攏,戰得筆直,朝著我敬禮說道:“首長好!”

  緊急時刻,我也沒有擺譜,直接問他,說現在的情況到底怎么樣了?

  見著情形,逃走的那幾個人都圍了上來,七嘴八舌地說起了昨夜的情況——他們是在我們離開四個小時之后開始出發的,大部隊一起進了山,起初連著端了兩伙游兵散勇,為首的都是有名有姓的人物,一時間氣勢如虹,不由得深入了林中。

  然而沒想到在進入了下半夜后,邪靈教襲擊的強度便越來越大,大部隊不得不收縮防線,而且連兩翼的哨兵都開始有意地往中間回防,不過就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候,邪靈教以上百頭燃火魔牛沖陣,試圖肢解大部隊,雖然被一眾高手給出手破解了,但邪靈教的大批高手卻前突而來,激戰之中,東彪禪師帶領著一眾高手斃敵無數,酣戰良久,然而大隊伍最終還是被沖散了。

  而就在這關鍵時刻,東彪禪師被邪靈教的幾個大和尚誘出陣外,接著被一個帶著青銅面具的神秘男子斬殺,接著邪靈教再次沖陣,大部隊頓時就炸了窩,信心丟失,開始潰散,四處逃奔,他們也隨著人流開始往外跑,漫山遍野地奔逃,結果越跑身邊的人越少,周圍的敵人卻是越多,他們跑了好久,都以為自己要死在這兒了……

  他們也是驚魂落魄,言語之間頗多惶恐,我心中有些不耐,直接問道:“你們知不知道,茅山宗的人在哪兒?”

  這個小胖子夏鑫沒有了言語,他這一早晨都在跑路了,哪里曉得這些?倒是旁邊一個戰士插嘴說道:“剛才遇到一個弟兄,說茅山宗的道長們好像留在了中軍阻擊邪教的大部隊,后來在那個叫做雒長老的道長帶領下突圍了,朝著江那邊走去了……”

  這話兒聽得我一陣振奮,連忙拉著他的胳膊,說那個兄弟在哪里?

  戰士指著不遠處伏臥在地的一具尸體,神情黯然地說道:“他剛才為了掩護我們,回身跟這個老家伙拼命,結果給刺死了。”

  我的心情也有些難受,回頭狠狠地瞪了那個老家伙一眼,問清了江邊的方向,然后抽出鬼劍來,將那個麻衣老者的手腳筋給全數挑斷,讓他們幾個先別逃了,我們的增援部隊就在附近,留在這里看好這個老家伙便是,他若是使弄什么詭計,直接給一刀弄死便好。

  我們前來的直升機有一架就在附近繩降,倒也無需考慮他們的安全,安置完畢,便翻身上了二毛背上,又瞧了一眼在遠處如影子追隨的龍哥,揮揮手,朝著江邊的方向奔去。

  沒走出百米,我便遇到了騎著血虎的雜毛小道,他和李騰飛一起并坐,也是剛剛料理了一波邪靈追兵,問我情況如何,我把剛才得到的消息告訴了他,他點了點頭,雙腳一夾,血虎一聲虎嘯,也跟在了我們身后。

  這一頭陣靈貔貅,一頭石靈血虎,一前一后、一左一右地在山林中飛奔,間隔百米,但凡碰到邪靈教徒,三把飛劍便能取起項上人頭,便是有那厲害的角色,一劍取不下,小妖和朵朵的一番攻擊,再加上座下畜生的虎撲撕咬,一番狂轟重炮之下,勢若破竹,竟然沒有遇到一個可以稱得上是對手的敵人。

  我們在林中飛速推進,中途還碰到了尹悅和布魚道人,那小狐貍精告訴我們,說大師兄已經找到了最大的一股部隊,目前已經接手了指揮權,正在著手反攻事宜,但是沒有發現茅山的人。

  有大師兄在這一帶指揮,我們便沒有再在那些小雜魚身上花心思,而是告訴了布魚道人一聲,接下來就朝著江邊的方向狂奔而去。

  騎在二毛身上,不停地在樹梢之上飛躍而過,兩邊的風聲呼呼刮起,我握著鬼劍的手緊了又緊,而石中劍則一直嗡嗡地伴隨在我的百米之內,一旦發現情況,立即一道青光射去,取人首級,如此沒有多久,突然聽到磅礴的江水聲,竟然是到了那金沙江邊。

  此處河床陡峻、流急坎陡、江勢驚險,是一處險要之地,站在一處江岸崖頂往下眺望,果然看到有兩方人馬在拼殺,不斷有人被斬殺,直接跌落進了河水離去。場面有些混亂,不過我還是看到了有身穿道袍的人,而瞧遠處的雜毛小道,卻見他臉上一陣歡喜,大聲一吼道:“茅山蕭克明在此,邪靈宵小,可敢來與我一戰?”

  這聲怒吼宛若雷鳴,在河流兩畔的峽谷間來回震動,嗡嗡作響,那些正在拼得你死我活的人不由得都紛紛仰頭看來,而雜毛小道則直接一縱身,帶著血虎撲了下去。

  我曉得雜毛小道這一身吶喊并非是為了揚威,而只是想讓那些廝殺的邪靈教徒分一點兒神,免得有太多的犧牲而已。雜毛小道躍下山崖,而我們也緊急跟上,卻見江邊戰場上有十幾個邪靈教徒,正圍著兩個青衣道士和五個中山裝一陣進攻,雜毛小道已經跳下了血虎,跟這十多個邪靈教徒戰作一團。

  我看到不遠處的地上已經倒下了好幾個人,而雜毛小道也顯得殺氣騰騰,上來便是一道虛空斬,兩個應該是苦修士的邪靈教徒給瞬間腰斬,分作四截,胸腔里面的臟器和下面的一堆腸子露出來,人卻還活著,哇哇大叫,場面顯得十分血腥。

  雜毛小道發了狂,我也不好慢騰騰的,朵朵出手護住了那幾個傷痕累累的同伴,小妖直接連踢帶打,撂倒好幾個,掛在我身上的肥蟲子雖然撐得要命,但也不甘示弱,也朝著一個最兇悍的家伙咬去,至于我,鬼劍一揮,沖鋒陷陣,哪里的抵抗最強,便往哪兒沖去。

  我們這一番爆發,十幾個修為高深的邪靈教徒根本就不夠我們分,沒多久便全部都掛了,一個活口都沒有留。

  殺完人,雜毛小道一身血氣地折回來,朝著一個滿臉鮮血的英俊道人問道:“云起,鄧長老呢?”

  那個英俊道人赫然就是當初我們在茅山認識的二代弟子中佼佼者李云起,這個長得跟黃曉明有幾分相似的英俊道人此刻卻是狼狽之極,瞧見雜毛小道走過來,不由得悲從中來,大聲哭泣道:“蕭師兄,鄧長老死了,被小佛爺的那頭金蠶蠱給活活吞噬了腦袋,華森也死了,剛才被擊落了江中……嗚嗚!”

  他也是茅山二代弟子中有名有號的人物,不過說起這些事情來,卻像個孩子一般,嚎啕大哭。

  聽聞傳功長老鄧震東死去,雜毛小道如遭雷轟,一把抓住李云起的手,說你說的可是真的?

  李云起一邊哭一邊點頭,說是的,鄧長老為了讓我們突圍,返身跟邪靈教追擊的大部隊硬拼,結果中了邪靈左使兩掌,正想與其同歸于盡的時候,被那頭大蟲子給咬死了。

  雜毛小道連忙焦急地問道:“那我小姑呢,包子呢?”

  李云起朝著江水上游指去,說我跟她們走散了,她倆好像逃到了那兒,不過剛才邪靈教的左使也追過去了,不知道她們逃脫得了不呢?

2條評論 to“終章 第六十四章 悲慟的噩耗”

  1. 回復 2014/12/24

    李云起

    記得我不是在三十一卷的時候死了嗎

  2. 回復 2016/03/11

    石中劍

    我咋沒上過場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