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六十七章 登峰造極時

  我因為沖到跟前兒,所以瞧得最是分明,那兇名遍天下的邪靈左使在陡然之間,被雜毛小道一道預判準確的寒芒劈中,從胸膛到脖子處,整個兒都消泯于無形,而黃公望的頭顱則因為體內壓力的緣故,旋轉一百八十度,高高跳了起來,正好與我對面而見。

  漫天的血雨之中,我瞧見了他的那一張臉上滿是詫異,想來至死都難以相信自己居然就這么被斬殺了。

  此等高手已至化境,神魂無比強大,但凡有一點兒機會,必會逃遁千里,兵解鬼仙,為了防止他如同情魔一般殺之不盡,朵朵騰空而起,將其頭顱捧在手上,那藥師佛慈悲棍直接點在腦門頂兒上。我瞧見了一縷黑氣透頂而出,卻被慈悲棍上面集聚的佛光定住,隱隱之間還有佛音渺渺,將其完全籠罩。

  那黑氣僅僅堅持了不到五秒鐘,便化作一聲尖厲的慘嘯,直接灰飛煙滅。瞧見邪靈左使的殘魄被朵朵超度,我轉過頭來,瞧見雜毛小道一身淋漓大汗,正緩步走過來,于是朝他打了一拳,說你丫的,剛才差一點兒就把老子的命都給捎帶上了……

  雜毛小道有些力竭,并沒有避開我的拳頭,而是凝視著已經栽倒在地的黃公望,沉默了幾秒鐘,他這才輕輕嘆道:“唉,這個人曾經是傲臨天下的人物,便是我,如果不用那神劍引雷術來偷襲,也是戰不過他的,說不得還要給他反殺了。只可惜這樣的豪雄,就因為心無斗志,這么不榮譽地死在了這里,實在是讓人心情沉重啊……”

  一代邪道巨擎隕落,雜毛小道噓唏不已,而我卻哈哈一笑,說你別再這里悲憫天人了,黃公望之死,其實早就在他對小佛爺心生反意之時就已經注定了,跟你有雞毛關系?我不再理會他,而是將肥蟲子給揪出來,讓它附在黃公望的無頭尸身之上,將里間的九宮生死蠱給吞噬干凈,免得又去禍害了旁人。

  再次驗過正身之后,那些紅衣喇嘛過來收拾黃公望的尸首,我一問小喇嘛江白,才曉得他就是接到了宗教局的求援,這才東進而來的,本來還打算前去西昌會合,卻不料在這兒遭遇了,直接就打將起來。

  他們此行最厲害的高手是寶窟法王,剛才只身前去追擊小佛爺了,而其余人在與邪靈教以及黃公望的交手中,折損了小半,倘若我們不前來,他們說不得就堅持不住了。

  紅衣喇嘛們損失慘重,但是卻也比不過茅山,雜毛小道迎上去問,才曉得茅山此次前來支援的大部隊足有三十六人,結果金沙江谷底伏擊,一戰便已損小半,傳功長老阻攔住了邪靈教大部隊,而小姑蕭應顏與執禮長老雒洋帶人分作兩邊逃離,雒洋那隊不知情況,而小姑這一隊,包括剛才看到的李云起,能活下來的的也就這么七八個人,而且還個個待上。

  此戰損失慘重,連我認識的幾個茅山精英,譬如龐華森、程莉也皆戰死于此,不過現在卻也不是傷心悲慟的時候,因為雖然將邪靈左使給斬殺于金沙江邊,但是戰斗依舊還在繼續,茫茫的原始森林中還有著一場又一場的廝殺與爭斗,這些都是我們所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李騰飛的實力已經足夠,但是機動性卻還是有些問題,我們便留著他在這兒,與小喇嘛江白、小姑蕭應顏等一眾人等收攏部隊,為了保證小姑、包子她們的安全,我甚至將小妖和朵朵都留在了這里,而自己則是騎著二毛,與坐著血虎的雜毛小道并肩而立,龍哥則孤身在遠處追隨,大家一起,折身朝著山嶺那邊的林中進發。

  比戰象還要龐大的貔貅巨獸,渾身紅光游弋的血色猛虎,這樣兩頭兇獸闖入林間,一時間百鳥飛騰,蚊蟲不近,我和雜毛小道一時間便有了俯仰天下的恣意快感,開始朝著殺聲傳來的方向猛撲而去。

  此戰兇危,卻也暢快,一連截殺了三撥邪靈教眾,瞧見那些被救者震驚和仰慕的目光,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陣暢意,朝著幾十米開外的雜毛小道大聲喊道:“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老蕭,拿這些邪靈教惡徒的鮮血來下酒,怕不得要醉了啊!”

  我們這邊勢如破竹,然而雜毛小道卻瞧出有些不尋常來,回應我道:“小毒物,你仔細看,這些邪靈教的組織結構好像有些亂了,他們沒有再進行圍殺,而是在撤退了!”

  聽得雜毛小道的提醒,我仔細觀察,的確,那些邪靈教眾沒有如一開始表現出來的那般攻擊性,而是開始有序地朝著某一個方向撤離,想來是想要結束戰斗了。

  對了,應該是大師兄的及時支援,以及邪靈教的靈魂人物小佛爺被藏區高僧寶窟法王給纏住,使得他們的銳意不再了。

  我們再次朝著林間深入,卻發現果然如此,偌大一片區域,竟然寥寥無人,正在我們一籌莫展的時候,頭頂上一道黑影飛過,卻是虎皮貓大人趕了過來,朝著我們高聲喊道:“隨我來,大人帶你們去砍死那些家伙!”

  虎皮貓大人前世屈陽,本是邪靈教右護法,排名第三的人物,不過他對現在的邪靈教卻沒有太多的認同感,反而是覺得現在的邪靈教早已沒有了當年的風范,腐化變質,墮落成了自己所痛恨的那一幫階級,于是倒也沒有太多的香火之強,哪里的敵人多,便指引著我們朝哪兒沖殺。

  戰場沖陣,最重要的就是團隊力量的配合,然而如此時此刻一般的盤腸大戰,卻需要一往無前的兇猛,這正是我和雜毛小道所具備的特質,特別是我,但凡遇到反復糾纏、僵持不下的場景,便揮舞著手中那黑氣繚然的鬼劍,一劍斬去,十成便有八成難以扛住。

  還剩下一兩個厲害的硬骨頭,我便側身讓過,雜毛小道那一道虛空斬過來,便直接將僵局給打開了。

  到了龍哥過來收尾,早就連一點兒殘羹冷炙都沒有了。

  偌大的一片區域,江畔幾十里方圓的原始森林中,到處都留下了我和雜毛小道的身影,此戰必定會為人稱頌,因為在那一刻,騎在兇獸身上的左道二人便是敵人的噩夢,正道者的救星,所過之處,鮮血橫流,哀鴻遍野。

  如此反復沖殺,我們終于與大師兄等人匯合,大師兄這邊在收攏部隊,身邊竟然已經聚集了兩百多人,連茅山的執禮長老雒洋也在他的身邊,我還看到了朱睿、老君閣的李昭旭,以及一眾江湖助拳之人。

  其實總體而言,宗教局前來金沙江谷地的部隊遠比邪靈教強大,只不過因為坐鎮期間的天下十大高手之一的東彪禪師身死,信心頓失,故而被一沖而散,如今大師兄再將其凝聚,卻也多少挽回了一些損失。大師兄瞧見我們,連忙問起情況,當得知小姑蕭應顏并無生命危險,而雜毛小道誅殺了邪靈左使之后,略顯得沉重的臉上立刻笑容大盛,一邊讓人將消息傳誦出去,給顯得十分疲憊的隊伍打氣,一邊拍著雜毛小道的肩膀,說不錯,干得好,你比老子霸道。

  若論修為與實力,坦白說雜毛小道應該有不及邪靈左使黃公望之處,畢竟此人酣戰許久,多少也有些強弩之末,論手段,那強人的一劍竟然能使江水斷流,此乃天地之威了,他之所以死,那是因為心不專一,唯有逃志,而后又被看似毫不起眼的朵朵和小妖牽制,心神大動,方才給了雜毛小道一次機會,拼盡全力,一舉擊殺。

  此中曲折頗多,然而為了振奮士氣,將東彪禪師慘死小佛爺之手一事掩蓋,雜毛小道卻也是含笑不語,謙虛幾句,便不再言。

  密林之中拼斗仍在,人和人用武器、用拳腳、用爪牙在這里面拚得你死我活,十分慘烈,不過這都是些雜魚,此番如果能夠抓得住小佛爺,將其誅殺,那么所有的一切都會結束,虎皮貓大人飛翔于天際,眼高目闊,很快便指引了我們追擊的方向,依舊是我和雜毛小道先行,而大師兄則抽調了一個由各派宗師組成的高手隊,隨后而至。

  我們一路奔走,還越過了金沙江,到了對面一處山林里,不知不覺前方竟有一處巨大的山崖,我瞧見了一個枯瘦的身影在崖邊聳立,趕上前去,卻見此人正是藏邊日喀則白居寺中修習那枯木禪功的寶窟法王。

  我們走道了近前,瞧見法王一身鮮血,不過氣息雄渾,倒也不似受了重傷的模樣。

  這老喇嘛當年對雜毛小道有授予虹光之恩,所以老蕭倒也不干托大,直接從血虎身上躍下來,上前見禮,并著急地問起了小佛爺的境況來,那身形枯瘦的老喇嘛指著萬丈高壑,輕輕一嘆,遺憾地說道:“唉,跑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