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六十九章 三十六峒會

  遵義黑蠱王和他的女弟子妖蛾與我認識其實并不算久,彼此間的相交倒也只能算是淺薄,當日他們因為我被謠傳“苗疆蠱王”的名號而打上門來,后來被金蠶蠱的實力折服了,返回老家之前告訴我,說有一隊號稱“耶郎遺民”的家伙奉著一個自命為王的號令,前來收編所有的蠱苗族人,領頭的一個少女,叫做悠悠。

  這個悠悠,便是我們當日在青山界一線天時遇到的苗女悠悠,也是后來被小佛爺立為邪靈教的圣女悠悠。

  看得出來,武陵王雖然對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恨意連綿,但是心中還是想著族人后裔,或者說準備借助這些人的力量,來助自己成事。不過這也只是他簡單的愿望而已,因為在黑蠱王、妖蛾以及蠻牛阿壯噶這些人的眼中看來,所謂耶朗大聯盟的王朝盛景,仿佛空中閣樓,那種榮光跟他們是半毛錢關系都沒有,也不足以讓他們去奮斗、去拼搏。

  人的一生其實是很短暫的,匆匆不過百年,沒有人有著小佛爺這般跨度千年的經歷,曾經的輝煌,和所有的快意恩仇,對于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們來說,并不比一日三餐來得重要。

  妖蛾告訴我,說上次跟我們提起的那個小女孩又來了,她說她召集了苗疆三十六峒大部分的后人,在黔東南鎮寧的青龍洞聚集,到時候能夠來參加的,便可以在新世界的耶郎王朝中獲得尊貴的地位,而如果不來的,將會被視作叛徒和仇寇,秋后算賬。

  她問我怎么辦,我笑了,說人家既然都已經發帖子過來了,那就去唄,左右也能混一頓飯吃不是?

  與妖蛾約定好了日期,我立刻轉告了雜毛小道,這個時候茅山一眾人等都已經返回了句容,大師兄也班師回朝,就我和雜毛小道兩人在莽莽群山之間打轉,鬼影子也沒有看到一個,早就是悶出了鳥蛋兒來,聽到此言,頓時嘿嘿大笑,說峰回路轉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沒想到這小佛爺還在這兒留著一手呢,走、走、走,我們干死他去。

  當初我托大師兄轉告身在茅山的雜毛小道,說有悠悠的消息,而還沒有來得及跟他說起,我便被洛十八在祖屋中的布置弄得走了一回陰,差一點兒就流落幽府,回返不來了,都來不及談及這個,沒想到事情到底還是來了。

  鎮寧就在湘黔交界,離我的老家晉平其實并不算遠,因為時間緊迫,所以也來不及收拾什么,我們兩人直接帶著一眾小伙伴和貼身護衛龍哥一起,乘坐軍用飛機趕往荔波機場,然后在轉道凱里,在那里等了一天,與遵義黑蠱王、妖蛾、蠻牛阿壯噶、夏美娘以及瘸腳拐老黑等人一起匯合,碰了面后,才曉得來人越好了就在明日黃昏的時候在青龍洞會面,具體的事情倒也曉得不多。

  所謂苗家三十六峒,這個說法其實比較泛泛,古人說話喜用復數,但是并不一定做得準,當年耶朗大聯盟遺留下來的后裔分分合合,地域變換不定,早就擴散到了各處,也而且并不一定都是苗族,侗族、土家、布依、彝族、壯族等等各民族都有,千年變換,早就已經分崩離析,各自封閉了。

  大家彼此接觸都只是一個又一個的小圈子,所以到底會來多少人,他們都不曉得。

  我和雜毛小道此次前來,所為的并非只是那悠悠,最終還是小佛爺的消息,我們一定要在他完全消化了三位鬼仙之前找到他,要不然憑著這家伙的修為和心計,只怕到時候天下之大,能夠治住他的也沒有幾個了。

  大家在一家小飯館子里面商量了一下午,我連家都沒有回,也沒有通知家里面的任何人,直接包車前往了鎮寧縣城。

  來之前的時候,我們就已經找到楊操,要了兩副人皮面具,所以倒也不會將自己的身份暴露,不過這人皮面具帶多了,我們也有了一些感受,那就是無論是制作得再精妙,卻總隱藏不住人平日里的一些氣質和習慣,一旦被熟悉的人撞到,其實也是沒有啥子用的。

  不過此時的我們倒也不會擔心什么危險,左右只是做一個遮擋而已,到時候見機行事,也沒有什么好掩藏的,畢竟現在的我們,已經不是當年那兩個東跑西顛兒的小角色了。同行一車,妖蛾、蠻牛他們對我身邊這個一直不言語的冷面龍哥好奇不已,然而無論是如何搭訕,龍哥都沒有理會他們一句,這使得幾人心中都頗為受傷。

  不過這些人的直覺卻是很強,曉得這個穿著古怪黑斗篷的男子身體里,有著如山如海的力量,所以即便不搭理自己,也只是表達了敬畏,不敢挑釁。

  龍哥,再加上雜毛小道、還處于恢復期的小黑狗阿普陀、一頭會說話的肥鳥兒、嫵媚嬌俏的小妖和乖巧可人的西瓜頭朵朵,這里每一個人都是他們以前只能仰望的存在,所以在趾高氣揚的王的使者,還是我之間,他們最終還是選擇了我。

  此言不談,當夜我們在鎮寧縣城找了個旅館住了一晚,第二天在早市上吃牛腩粉的時候,就瞧見了上回去我老家找我茬子的好幾個人。

  已經吃到第四碗的蠻牛抹著嘴邊的油站了起來,想要迎上去,卻被夏美娘給一把拉住了,他有些不解,問怎么了?

  黑蠱王在旁邊嘿然笑道:“這些家伙悶不做聲地跑了過來,一看就知道是有心投靠那個神秘的王,他們見過陸左的,保不齊就會認出來,陸左現在跟那個王不對付,要是萬一走漏了風聲,那豈不是很不好?”

  蠻牛若有所思,而我看到那些人,心中也有些想法,感覺這一次過來,應該是能夠有所收獲的。

  為了避免打草驚蛇,如此簡單等候了一天,到了下午的時候我們方才前往青龍洞,下了中巴車,陡然間感覺路上的陌生人多了起來。這所謂的陌生人,就是區別于當地居民的外來人,鎮寧距離晉平并不算遠,都在同一個自治州里面,所以生活習俗也差不多,所以我能夠很敏感地感覺得到這里面的區別。

  青龍洞位于鎮寧城東的中和山上,這里山勢挺拔,峭壁懸崖,巨巖、洞穴和為一體,道、儒、佛三種宗教的寺廟群生就山腰,是當地不錯的風景名勝之地,而我們要去的是在旁邊的一片林間小亭里面。

  傍晚登山,天氣陰陰沉沉,有云低垂而落,仿佛是要下暴雨一般,十二月,天氣已經轉寒了,風呼呼地刮著,讓人忍不住將衣服緊了緊,為了隱匿的關系,虎皮貓大人居高而上,小妖和朵朵都藏身于槐木牌中,至于雜毛小道那條土狗,也懶洋洋地在后面跟著,冷得縮起了腦袋來。

  這樣的天氣,實在是并不適合集會,也不適合旅游,所以當上了山的時候,路上的行人基本上都是來參加邪靈教召集的這次三十六峒集會。

  我一開始還有些擔心龍哥的裝束太特立獨行了,容易被人議論,沒想到前來的人里面,好多都穿著這種黑麻色的大麾,將身子給緊緊裹著,連臉都沒有怎么露出來,我有些驚訝,問黑蠱王,他告訴我,說這個東西是古耶朗的祭祀袍,很多養蠱人都會穿上這個,以表示鄭重。

  聽到他這么說,搞得我都想弄一件來穿了。

  上山不久,我們終于到了那個亭子,到的時候那兒已經聚集了不下于一百多號人物了,這些人里面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一部分人作祭祀袍裝扮,一部分人作傳統苗族裝扮,而還有一些人則與我們一般。

  前兩者且不談,光論后面的這一些,除了看到寥寥幾個身上的衣服打扮不錯之外,其余的一看都不是有錢人,這間接也印證了養蠱人三結局之一,那就是貧。

  窮則思變,變則通,通則達,但凡是窮得沒有辦法的,其實都是想有些變化,不過那些心思不軌、想要弄點外水花花的人,大都被宗教局給打擊了,留下來的都不是想出頭的,這一回的邀請,被當做了一次機會,所以來的人實在不少。

  在場中我沒有見到悠悠,也沒有看到邪靈教的任何人,不過亭子里面卻出現了一個讓我十分驚訝的家伙,那就是本地的地頭蛇老歪,旁邊還有一個三十多歲的精明漢子,瞧他們的模樣十分相像,應該是他的兒子郭娃喜。

  當年我們找了他許久都不曾得聞,卻不料他竟然出現在了這里。

  冬天黑得早,陸續又來了一百多號人,眼看天地昏暗一片,來人都有些不耐煩了,老歪給這里的人解釋,說馬上到,馬上到,這話兒只是推脫,在場的都是人精兒,便有人準備離開了,然而就在這時,突然三聲炮響,我們往臺階下面一看,卻見一個穿著白衣服的女孩子在一眾人等的簇擁下,緩步而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