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七十一章 悔不過當初

  大局將定,大勢已成,雜毛小道也再沒有隱藏身份的心思,慢步而上,揚聲說道:“湯家公子喜夸詡,好似蜉蝣撼大樹,地魔,毀滅一個舊世界,創造一個新世界,這樣的話語連你自己都不敢相信,拿什么來哄騙別人?魅魔已降,金沙江畔,大部分邪靈教徒都舉起了雙手,沒想到你居然還在這個地方哄騙純良,其心可誅啊!”

  雜毛小道的出現讓地魔和一眾扮作王使的邪靈教眾大為意外,要知道他們選擇的這些三十六峒可是一個極小的圈子,對官方也是有著很重的戒心,要不然也不會寧可貧困,也不愿意吃那六扇門的一碗飯。

  我看雜毛小道既然已經出了場,便也沒有再隱藏身份的必要,用眼色吩咐別人暫且按捺住,而我也將臉上的面具撕下,越眾而出,淡淡地說道:“地魔,我苗家三十六峒,聯盟潰散、佛道貶低、朝堂鎮壓,景教白蓮教輪番清洗……千年以來已經是飽受磨難,再也經不起這么折騰了。身為其中一脈,我只想告訴你,陰謀家滾開,滾你媽的蛋,想要在我的地盤上撒野,也要問問我的意見才行!”

  肥蟲子雖然因為吃得太多而再次陷入沉眠,不過此時的我也并非只有一招殺手锏,有龍哥在,即便是在加上一個天魔,我也是不怯的。

  我雖然自2007年的時候獲得了外婆龍老蘭的本命金蠶蠱傳承,但是這些年來一直都在南方一帶活動,在苗疆的名氣倒也不顯,只不過當初在大敦子鎮后山的一場混戰,卻也使得不少人認出了我,瞧見我站了出來,有人便大聲地喊了起來:“看,看,那就是清水江流的苗疆蠱王,別看他年紀不過三十,卻也是一等一的人物呢,他來了,這場戲可就有得好看了!”

  在場的人跟地魔一伙,大都沒有什么交情,看熱鬧不嫌事大,反正都是閑著蛋疼,所以倒也不會感覺頭疼,而這里有好些人雖然吃過我的苦頭,但是我當時也算是仗義,不但沒有留下大伙兒的手啊腳啊的,反而請他們搓了一頓,覺得真人不錯。

  為了表示自己不是弱者,他們在回去之后,自然又是將我好一通吹,來凸現自己并非不強,而是那個苗疆蠱王實在太過于厲害,神一般的人物。

  有著這些人在此推波助瀾地喧鬧著,氣氛倒也不冷,不過悠悠和地魔看到我們的出場之后,卻是略微有一些慌亂,雜毛小道并不理會其他人,而是直勾勾地看著小亭之中的那個白衣女孩兒。

  當初為了與我攀比,雜毛小道也認了一個干女兒,便是這悠悠,目的雖然不純,不過關心也都是一樣的,只可惜后來悠悠選擇回歸了族人,兩人才遺憾離別,后來他數次前往青山界找尋無果,卻沒想到居然在邪靈峰上的大殿再次見面。

  身陷敵營,任務在身,雜毛小道也不好表達什么情緒,現在見面了,不由得有些緊張,患得患失地朝著那個白衣女孩輕輕喊道:“悠悠,你還記得我么?”

  此刻的悠悠已是邪靈教圣女,也不知道被小佛爺吃了什么藥,看見一臉激動的雜毛小道,只是冷臉說道:“你,不過就是異端邪魔而已,地魔伯伯,給我殺了他吧!”

  悠悠的一聲令下,卻是將雜毛小道滿腔的婉轉柔情都給堵在了心頭,旁邊的地魔也曉得我和雜毛小道的露面會使他們的計劃功虧一簣,于是振臂高呼,呼喚手下前來圍堵于我們。這些跟隨悠悠和地魔前來的,除了幾個鎮場的苦修士,其余的都是地魔內務堂的精銳,嫡系手下,這頭領一聲招呼,立刻亮出了家伙,悍不畏死地沖鋒而來。

  而與此同時,地魔則回身而去,一把拉住悠悠的手,縱身朝著林中飛去。

  地魔不愧是最滑頭的十二魔星,見勢不妙,連接觸都不愿意,直接指揮著手下沖來做炮灰,而自己則帶著悠悠逃離,根本就顧不得先前在這三十六峒面前豎下的顏面。不過他的算盤打得實在是有些太響了,我哪能讓他如意,且不管這些洶涌而來的邪靈高手,腰間的石中劍化作一道綠光,與雜毛小道的雷罰并肩而去,攔在了地魔的面前。

  地魔到底是位老牌強者,而且實力也沒有過多損耗,尋常人瞧見這飛劍襲來,早已是手忙腳亂,而他卻是輕描淡寫地一抬手,兩柄飛劍便擦著他的身子飛過,傷不得他自己分毫。

  我沒有管那些朝著我沖來的邪靈高手,是因為身邊有一個恐怖的護衛,對面有一個嘴唇邊長著大痦子的老者眼看著就要將手中劍刺入我胸口,心中得意,但見一道黑影閃過,直接用手抓住了這鋒利劍刃,勁氣一吐,根本就再也近不得一分。

  到了地魔這般的境界,與其爭斗,凡事都充滿了變數,我們雖然信心滿滿,但卻也是小心翼翼,不敢托大,直接飛身而起,攔在了地魔的前路,至于其他隨員,卻也并不放在我們眼中,自有小妖、朵朵、小黑和龍哥來對付,而遵義黑蠱王、妖蛾、蠻牛、夏美娘以及瘸腳拐老黑等人也呼朋喚友,上前相幫。

  場面在一瞬間就變得混亂,前來參加集會的這二百多號人里面,除去中立打醬油的,也有很多得到許諾,有心投靠的地魔黨羽,瞧見事態瞬間變化,也上前來戰,一時間各方勢力涌動上前,亂糟糟的打成了一片。

  場面雖亂,但是除了實在不開眼的雜魚上前而來,我和雜毛小道都沒有太多的動作,而是將氣機鎖定在了地魔身上,我掂量著鬼劍,冷笑道:“地魔,要么降,要么死,你自己選一條路吧!”

  地魔也笑了,說老子縱橫四海的時候,連你們兩個的老爹都還在吃奶呢,當真以為我地魔好欺負么?說話這么大的口氣,也不怕閃了舌頭!

  他將悠悠給放了下來,從懷里掏出一雙穿山甲硝制的黑色利爪,看著這暮色四合的夜景,深深吸了一口山里的潮氣,長嘆道:“好多年沒有亮劍了,江湖小輩,恐怕都忘記我的惡名了!”

  此言一罷,地魔身子蹲下,猛然一拍泥土,方圓半里都傳來一陣震動,宛若地震一般,而后地魔虛抓一記,口中喃喃念道:“山勢北走,地脈有靈,吾乃御田真君臨世,驅爾化魔,蕩盡妖魄,真走洛名,疾疾如律令!”隨著咒決而出,他居然直接從泥土中抓出了幾條凝練成型的靈氣,然后從腰間的一個小葫蘆里面撒出許多丹砂,覆于其上,轉瞬之間,竟然出現了一龍一虎一少年這三位靈物。

  所謂“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仙則神,無論是大山或者小丘,自有華氣,也有附于其上的靈體意識,得道了,便是山神,若不得到,也不過是些孤魂野鬼,這個東西當日我們在西南之時便曾有見過,卻不料這地魔以“地”為名,卻是有驅使著山神的能耐。

  地魔一招露出,頗為得意,驅使著這三頭靈物朝我們撲來,而他自己則雙臂一震,跟在后面狂沖。

  這山神與此間景物不同,但是說起來這里也算是它們的地盤,便如二毛在那東夷迷幻殺戮陣中一般,如魚得水,速度迅猛,一下子就沖到了我的面前,領頭的是一條頭上長角的長蛇,說是龍,但較之真龍又差得太遠,此物速度如箭,讓人眼花繚亂,不過我倒也不慌,鬼劍一挑,想要將其撥開,卻不料這來勢甚猛,火花一閃,竟然直入我的胸前。

  我當時的反應也快,伸手將其握住,惡魔巫手一點,頓時就感覺自己握住了一條活蹦亂跳的鯉魚,滑不溜手。

  若是以往,我說不得就要被這滑溜溜的東西掙脫,然而此刻卻也淡定了,感覺手上一燙,那真龍印記與天龍真火同時就點燃了起來,這真李逵遇見了假李鬼,實在是沒有什么好說的,一束熱力蔓延,我手上這條讓人頭疼的小龍立刻化作了一團烈焰,將整個空間點燃而起。

  而另外一邊,雜毛小道已然將頭化作吊睛白額猛虎的山神化身給一劍劈作了兩半,偌大靈體被雷罰之上混合著虹光和雷意的力量給直接瓦解,化作了星星點點,唯獨剩下那個少年,剛才還在猶豫到底應該對誰下手,轉眼之間,同伴便已經被秒殺了,那躊躇滿志的信心立刻跌下云層,連連后退起來。

  看到自己最為得意的看家手段一下子就被瓦解了,地魔的面沉如水,寒聲說道:“真的是沒有想到啊,你們這兩個家伙,現在竟然已經這么強大的了,早知道如此,當初我就應該勸諫小佛爺,先集中力量,將還沒有成長起來的你們給全力截殺掉……”

5條評論 to“終章 第七十一章 悔不過當初”

  1. 回復 2014/05/15

    abc

    又要等更新嗎?哎…

  2. 回復 2014/05/15

    abc

    郁悶。又是個沒結尾的小說。

  3. 回復 2014/05/16

    ……

    靠,沒了?能不能一次性更新完?干

  4. 回復 2014/05/16

    剛哥哥

    頭香啊’

  5. 回復 2014/11/20

    祭沫

    小妖?朵朵? 她們不是沒來嗎!艸! 。。。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