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七十四章 悠悠的信任

  天山是世界七大山系之一,位于地球上最大的一塊陸地歐亞大陸腹地,是世界上最大的獨立緯向山系,同時也是世界上距離海洋最遠和全球干旱地區最大的山系。

  天山的山勢東西橫跨中國、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這四國,全長兩千五百公里,古名白山,又名折羅漫山、雪山,常年有雪,匈奴人認為這是離天最近的地方,所以將其稱為天山。事實上不僅匈奴人認為,蒙傳佛教、巴楚古巫以及部分道教都認為這天山,比另一條靠近中原的昆侖山脈更接近于天之頂峰——每一個宗教都有著時間和地域上的局限性,因為締造者的視線畢竟是有限的,咨詢也并不是很發達,遠不如現在,但凡是個小學生,都能夠說出世界第一高峰叫做珠穆朗瑪。

  我在此之前,曾經開始對這回事情的湊巧有些懷疑了,所以對于悠悠說出來的這話兒也并不如雜毛小道那般篤定無疑,然而龍哥告訴我,說耶朗上承巫咸遺跡,而巫咸則認為天山的確就是離天最近的山脈,只是后來因為共工怒撞不周山,將整個山脈都給撞塌了,才會是現在這番模樣。

  這話兒說得我一陣汗流浹背,下意識地問雜毛小道,說哇,天山山脈這么長,具體的到底在哪兒呢?

  這家伙深深吸了一口氣,這才平靜地說道:“博格達峰下面的雪海中。”

  因為出身的關系,我這些年來都沒有去過西北,自然也不曉得博格達峰到底在哪兒,不過雜毛小道這十年來的足跡卻卻是遍了天下,自然也行走過北疆,告訴我這博格達峰位于西北邊疆地區,是天山山脈東段的最著名高峰,海拔足有五千四百多米,古往今來,無數人想要征服它而不得,最后在1981年的時候才被日本京都隊登頂成功。

  博格達一詞就是出自蒙語,即“神靈”的意思,譽為“神山”、“祖峰”,一直被西域人們視為神靈之宅、紫氣之源而加以膜拜,騎者見之下馬,行者見之叩首,就連官員路過此地也要停車下拜。這里還是道教典籍中西王母的居所,元代道教大拿丘處機西行,在此建立道觀,加以紀念,到了清朝,這兒便是道教圣山,被加以崇拜。我原本不知,尤未覺得異常,而現在聽得雜毛小道娓娓道來,不由得大開眼界,如此說來,小佛爺的計劃就是要祈禱上天,那么說不定就會在天山祖峰之上呢。

  一口氣說完,雜毛小道還有些意猶未盡,繼續說道:“所謂三大圣地,這個東西是南宋時期才有的說法,有人說他們是神仙中人,天外飛仙,有人則說他們只是比現在修行道門更厲害的避世者而已,那東海蓬萊在魯東外海,萬毒窟在苗疆深處,而天山神池宮,你猜猜在哪兒?”雜毛小道說話不會無的放矢,所以我笑了,說不會就在那天山祖峰吧?

  雜毛小道卻沒有笑,而是一臉嚴肅地說道:“博格達峰的山谷之間有一個聞名天下的勝景,叫做天池,傳聞是西王母的瑤池,而據我師父曾說過,那兒便是天山神池宮賴以命名的地方……”

  雜毛小道話語里面的信息量實在是太大的,讓我一時之間有些接受不了,不知道這消息倘若是真的,小佛爺就是準備在博格達峰上祭天了。

  不過如果這是小佛爺的詭計,想要通過悠悠之口,引我們前往,去與那天山神池宮產生誤會,漁翁得利,那可就不美了。如此猶豫了好一會兒,我這才問雜毛小道,說大師兄知道了沒有?

  他搖頭,說剛才太興奮了,第一時間就想讓我知道這個消息,至于大師兄那兒,暫時還沒有通知到呢。

  我也顧不得半夜被驚擾的郁悶,趕忙披著衣服就爬起了來,然后與雜毛小道一起折回了悠悠的房間,與她進行再一次地確認。經過這幾天和雜毛小道、朵朵、小妖和虎皮毛大人的溝通和親近,悠悠比一開始那一言不發的狀態要好了許多,雖然很多時候還是小心翼翼的,但還是在不經意間告訴了我們很多的信息,比如小佛爺找到了他們寄居的一線天,并且收服穴居人的過程,比如傳授功法,開啟民智的事情……

  許許多多,這里面也包括了小佛爺對她進行催眠以及種蠱之事、邪靈峰頂從陰陽界回返時落在了雪峰之中的事情,以及小佛爺對所有不信任的人催眠的手段……

  雜毛小道剛才得到的消息是悠悠與他閑聊時無意透露出來的,現在看到我們大張旗鼓地趕過來,立刻就表露出了受驚小獸一般防備的眼神,幽幽地看著雜毛小道和我,一眼不發。

  在悠悠的房間待了十幾分鐘,幾次嘗試著進行盤問,然而并無收獲,我們便不再做努力,而是出了房間來,撥通了大師兄辦公室的電話。深夜值班的人員是趙興瑞,他在得知了消息之后,沉默了數秒鐘,然后跟旁人小聲說了幾句話,讓他去將剛剛睡去沒多久的大師兄給叫起來。

  沒多久,大師兄那沉穩的聲音便在電話那頭出現,當他聽到了雜毛小道的這個消息,以及我們之間的討論過后,又是沉默了好一會兒。

  在這死一樣的沉默過后,大師兄發表了自己的看法,說好,既然如此,我便通知蕭應忠做好準備事宜,這邊也做好安排,并且安排你們立刻前往烏魯木齊過去,能夠盡快趕往天山。

  當天夜里我們并沒有火急火燎地趕路,而是度過了平靜的一夜,然而在第二天的時候,狀況還是發生了,因為感受到被雜毛小道和我們利用了,悠悠開始發起了癔癥來,整個人像瘋魔一樣。大喊大叫,不斷地發狂起來。

  她連平日里最喜歡與之玩耍的朵朵和虎皮貓大人,都表現出了相當強的攻擊性來,就像被困住的小獸,雖然對于大家來說,悠悠這點兒并不算厲害的修為實在是不值一哂,但是卻讓我們感覺到頗為頭疼。

  傷不得,碰不得,連教訓都不敢,只有小心翼翼。

  虎皮貓大人試圖對這個鮮嫩可口的小蘿莉進行情緒上的安撫,然而在被拽掉了三根羽毛過后,憤憤地對雜毛小道表示,說這是你家的干女兒,大人我可是不管了。

  既然我們已經確定了小佛爺的藏身之處,那么時間就變得相當緊張了,誰也不曉得這個定時炸彈什么時候會爆炸,能夠早一天找到,那便是最好的,然而本來想讓悠悠過來領路的我們卻終究還是勉強不得這個小女孩兒,在進行了好幾次的勸慰過后,雜毛小道終于表示了放棄,說要不然先這樣吧,將悠悠給留在當地宗教局里面,等我們辦完事回來,再過來接她。

  我有點兒不認同這個說法,說句實在話,人總是會變的,悠悠雖然表面上是小蘿莉一枚,但她可是做了好長一段時間的邪靈教圣女,即便是小佛爺不在她身上使弄些什么手段,她這些日子以來所接觸過的事情,也遠遠不是我們所能夠想象得到的,雖然目前的各種情況都指向了小佛爺會在天山祖峰之上,但是倘若這僅僅只是一個煙霧彈,到時候哭都來不及,我們憑什么要無條件地去相信悠悠?

  難道就憑悠悠當年與我們的那一點兒交情么,要倘若如此,悠悠為何又沒有毫無顧忌地信任我們?

  聽到我這仿佛賭氣一般的話語,雜毛小道苦笑,說她先入為主,將小佛爺當成了自己族中傳說的王,而沒有認你,這個我曉得你心中肯定是有怨氣的,不過她還只是一個孩子,承受不了太多的東西,我們要給予她寬容,慢慢引導,才能夠讓她在未來的路上走得更遠,而不是一棒子將她給打死在這兒……

  這是我罕有地在原則問題上,與雜毛小道持相反意見,不過兄弟這么多年,我曉得雜毛小道對于悠悠所寄托的情感,如果我強硬堅持,反倒傷了情誼,于是撇開這個不談,而是說起了悠悠的安全問題。

  聽到我的話語,雜毛小道也疑慮了,要曉得悠悠可是邪靈教圣女,是了不得的人物,如果將她放在黔陽宗教局,說不定還給人家惹上禍事。

  不過這個時候,洪安國將這事兒接了過去,說沒事,只要將消息封鎖,應該問題不大,這個女孩兒現在又哭又鬧,你們根本就做不了什么事情,我那兒正好來了一個美女,哄小孩兒有一套,交給我便是了。得了洪安國的支持,我們終于放松了心,不再堅持,將悠悠拜托了黔陽宗教局,而我們,則乘飛機前往了西北邊疆。

  我們本以為落地之后,大師兄就會趕過來部署,然而沒想到從過來接機的蕭家大伯口中,卻得知一個天大的問題,那就是大師兄那兒有大麻煩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