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七十八章 騎豹的少年

  空谷幽深,那密密麻麻的云松遮天,使得這邊的氣氛變得無比低沉,而就在那小黑狗模樣的阿普陀正殘忍地撕咬著那一頭傻狍子的時候,一股包含敵意的濃烈氣息在林子的某處角落飛速襲來。

  我們都能夠感受到這氣息的敵意,于是不動聲色地將手中防身的東西抽了出來,然后警戒地看著四周。

  我、雜毛小道、小妖、朵朵、小黑、李騰飛還有龍哥,這樣的組合進可攻退可守,天下之大也可去得,倒也不會擔心太多的東西,只是不曉得這個潛藏在叢林深處的氣息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敢帶著這么強烈的敵意而來,讓人實在是有些捉摸不透。

  不過該來的終究還是回來,在等了幾息之后,林間突然刮起一陣妖風,林木簌簌搖晃,落葉紛紛,一道雪光從不可捉摸處飛出,倏然而起,朝著已經將大半個狍子都給吃進了肚子里面去的小黑撲去。

  這東西速度極快,比那光都似乎快上一線,讓人根本就把握不住,不過它若是對上了我或者兩個朵朵,倒還另說,這一出場就找上了看似土狗一只的小黑,我反倒是不擔心了。

  阿普陀縱橫靈界的時候,別說是我,便是洛十八,估計都還沒有出生呢,那玩意這樣沖來,豈不是直接就撞到了鐵板上了?

  果然,那疾光在下一秒鐘的時候就停住了,本來在安安穩穩進食的小黑身子倏然而動,竟然比那道白光還要快上一線,接著直接伸出了那小短腿,將這東西按倒在地上去。這一定,我們就瞧出來了,這個從林中躥出來的白光,竟然是一頭纖細健碩的雪豹子。

  不過這雪豹跟我們尋常所見到的又有著很大的不同,只見它渾身的肌肉勻稱結實,兩肋之下有著古怪的隆起,仿佛里面藏著一雙肉翅一般,而在它的鼻尖旁,則有如章魚觸角一般的軟肉。

  這軟肉總共八根,分立兩旁,再加上那宛如藍寶石一般瑩亮的雙眼,將這大貓兒的臉襯托得無比威嚴,仿佛是那國之重臣一般。

  看到這兒,旁邊的雜毛小道不由得對李騰飛脫口而出:“天山福靈豹!乖乖,還以為是你在吹牛呢……”

  這所謂天山福靈豹,還是路上李騰飛為了給我們解悶而特地說起的幾件奇事之一,說這天山之上,有一種神獸,蒙語叫做格答穆烏,翻譯過來就是福氣靈獸的意思,據說那肋生雙翼的雪白豹子是山神的手下,巡狩天池,來維持這西王母的威嚴,它從來不傷人,又是一身雪白的純潔模樣,所以備受山民尊崇。

  不過這個也只是傳說,最后目擊此物的人都已經在十幾年前就逝世了,所以它也便成了永恒的傳說,沒想到忽然之間,卻又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果然不愧是被人神化了的獸類,此物即便是被那魔王阿普陀給踩住,卻也是悶哼一聲,猛然一下,竟然還把小黑給甩開了,整個身子直立起來,怒意勃發,看起來差不多有兩個人那么高。

  發狂的福靈豹在甩開了小黑之后,猛然一躍,左邊的爪子探出,竟然想要放過來,將空中的小黑給按倒在地。

  這畜生的爪子是全身上下難見的黑色,上面有著金屬一般的光澤,尖端鋒利,可以想象得到它平日里來捕捉獵物,基本上那爪子一劃而過,對方便是化作了漫天血雨。不過它很快便發現了面前這頭土狗遠遠比它曾經的對手,要厲害千百倍,雖然雜毛小道并沒有將小黑腦袋上面隱藏的三根銀針給取下來,但是它卻也不弱,身子在空中自由扭動,直接就反過來將那雪豹給再次按倒。

  兩者在林間的泥地上面不斷地翻滾掙扎著,將這一片地界那高聳的云杉樹撞斷了不知多少棵,山谷里一時間鳥飛獸散,熱鬧不休。這一方就只是一個小小的土狗兒,另外一方的雪豹,就身體而言幾乎有前者的十倍大小,這樣的體積對比之下,本來應該是沒有太多懸念的,只可惜小黑那小小的身軀之下,藏著的可是一頭深淵的魔王。

  所以在不一會兒的功夫里,那頭天山福靈豹大半個身子都給小黑給按在了落葉累積的泥土之下,無論是怎么動彈,都擺脫不得身上的束縛。

  小黑就是個吃貨,魔性未改,在將這個傳說中的神獸給再次制服之后,沒有等待,而是直接將流著口水的小嘴就朝著福靈豹的脖頸間探去,想要一口咬下,飽飲熱血。

  然而就在此時,我卻下意識地大聲阻止道:“等一等!”

  “住手,不要……”

  與我一起喊出的是另外一個陌生的聲音,循聲望去,我瞧見了在旁邊一顆巨樹之上,滑下了一個只有一米六的少年郎,一身裘皮衣甲,身上還背著一張古樸的巨弓,十分古樸的打扮。小黑是跟著雜毛小道混的,跟我并沒有太多的交集,所以我的吩咐它根本也不會搭理,不過雜毛小道適時地伸出了雷罰,擋在了他的嘴中,淡淡地說道:“小黑子,等一等,聽聽人家是怎么說的。”

  這個少年的修為看不出來,但是身手卻是十分的利落,竟然能夠悄無聲息地出現于此,而那頭雪豹看到了他,一身哀鳴,眼睛里竟然一陣閃動,忽然流出了眼淚來。

  少年盯著我們,低聲說道:“你們到底是什么人,怎么會出現在這里呢?”

  雜毛小道用雷罰將小黑的攻擊逼開,兩者對視了一會兒,小黑似乎不愿意放棄這到嘴的美味,不過雜毛小道的眼神卻是十分的堅定,所以它最后還是妥協了,嗚咽一聲,郁悶地跑回了剛才那頭狍子旁邊去,結果發現這狍子都變成了肉泥,更是委屈。

  小黑一放開那頭福靈豹,那白色的畜生就猛然從泥土中躥了起來,不過它倒也是學了乖,沒有敢再惹我們,而是跑回了那少年的旁邊,用鼻頭的那幾根軟毛觸動他,表示親昵。

  雜毛小道無暇顧及小黑的情緒,而是轉過身來,朝著這個少年說道:“先不說我們是什么人,孩子,你沒事放出這畜生出來傷人,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幸好我們還算是有些本事,要是一不小心,豈不是要鬧出人命來了?要是如此,那這件事情由誰來負責呢?”

  那少年聽到雜毛小道一上來便毫不客氣地指責,也不由得一陣火,憤憤不平地說你還好意思說,要不是你的那頭小黑犬將我家小雪的朋友小山娃吃了,它會這么憤怒么?

  這話兒說得我們一陣詫異——剛才那頭傻狍子居然還有名字,還叫什么小山娃?

  這事情也太搞笑了吧?

  不過雜毛小道關心的卻不是這個,他不懷好意地朝著那福靈雪豹的胯下看去,說哎喲,它還是一個女孩兒?也是奇了怪,曉得了這件事情,大家開始對那頭兇惡無比的福靈雪豹變得寬容起來,而且它渾身雪白,一絲雜毛都沒有,也的確是惹人喜愛,旁邊的朵朵和小妖那兩雙眼眸子都變得晶晶亮起來,恨不得直接跑過去,將這雪豹騎在身下。

  話說到了這兒,其實誤會基本上就已經解除而來,那福靈雪豹之所以燃起這熊熊殺意,也是因為小黑吃了人家的小伙伴,反倒是我們這兒有錯。

  不過我們即便是有錯,但是以這般的實力,那少年卻也找不得我們的岔,而小黑在雜毛小道的呵斥下又放過了那小雪,這筆賬其實也算是兩清了。關于這一點,那少年也表示了認可,畢竟就現在的情形而言,雙方的實力并不對等,所以他的態度也強盛不起來。

  雙方言和,雖然還是有些防范,但是彼此也親近了一些,我們開始自我介紹,說是打南方來的修行者,前來博格達,主要是想要登頂,領略這雪山之美。

  這話兒并不是真的,不過在沒有清楚對方來路的時候,卻也可以用來搪塞。

  介紹完自己,雜毛小道和那少年聊了幾句之后,很自然地問及了他的來歷。這個家伙的口才是街邊擺攤的時候練出來的,最擅長的就是忽悠人,然而那少年戒備心很強,這邊剛剛一問出來,他便條件反射一般地搖頭,說不能講。

  他這么一說話,雜毛小道的臉上也就露出了從容的笑容,說你不用說,其實它就已經暴露出了你的真實身份來了。

  少年看到雜毛小道指著旁邊的福靈雪豹,詫異地說道:“怎么可能,你認識小雪么?”

  雜毛小道又搖了搖頭,說對了,忘記問你的名字了。那個少年嘴一咧,露出了兩顆虎牙,很鄭重地說道:“我叫做雪峰未來主,你們可以叫我的小名阿木。”雜毛小道點頭,然后伸出手來,也煞有介事地再次鄭重自我介紹:“你好,阿木,我是茅山宗下一屆掌教真人,蕭克明,很期待與你們天山神池宮的人合作!”

1條評論 to“終章 第七十八章 騎豹的少年”

  1. 回復 2018/05/29

    匿名

    阿木應該是大師兄的私生子。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