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七十九章 大雪在封山

  雜毛小道不動聲色地將這個少年的身份給點破,對方一臉駭然,吃驚地問道:“怎么可能,你怎么會知道我的身份呢?”

  阿木詫異萬分,不過我們卻并不覺得驚訝,這一來福靈雪豹在天山祖峰傳聞久遠,能夠與它走到一起來的,想來應該就是這大雪山上面的土著,這一點從他的大號,也就是那個啰哩啰嗦的“雪峰未來主”可以得到再一次的確認,第二呢,這個少年以現在這般的年紀,竟然能夠突破我們的炁場感知,牽無聲息地出現在了這兒,即便不談修為,光是這身法以及收斂氣息的本事,都是一等一的厲害。

  而有這樣本事的,自然跟那神秘的天山神池宮是脫不得關系的。

  雜毛小道一口道出了阿木的身份,最驚訝的自然是那少年本人,然而旁邊的李騰飛也是詫異不已,他先前也曾提過,說自己前來邊疆也有數年之久了,那冒充天山神池宮的神棍數不勝數,卻沒有一個是真的,然而沒想到跟著我們頭一回進山,便能夠遇上一個,這個到底是怎么個情況,還真的讓人難以理解。

  雖說這世間總歸有湊巧之事,不過萬物其實還是有聯系的,每一個人都有著自己的圈子,力量到達一定程度,也會進入一個圈子,這個其實也很好理解,因為倘若我們沒本事,喪生于那雪豹之口,那么便是見到了,也傳聞不出去,而偏偏是我們鎮住了對方,而且一詐便得了結果,方才能夠會面。

  為了維護自己的神秘感,雜毛小道也不說透這些緣由,只是告訴阿木,說我曾經聽說過你的大名,所以才一下就認出了來。

  這少年雖然看著還算是有些沉穩,不過終究還是血氣方剛的年紀,聽到雜毛小道這般夸起自己的名氣,剛才被點破身份的慌張立刻收斂了,心中還多了幾分驕傲。他眼睛一轉,想起了雜毛小道剛才所說的話語,立刻一拍大腿,說對了,我想起來了,你說你是茅山宗的人,而十幾年前也曾經有一個茅山派的弟子進入過我們神池宮,一定是他告訴你的,對不對?

  這少年本來就只有十幾歲,十幾年前,恐怕他還是一個嬰孩兒,不過雜毛小道也不點破,說對,那個人是我的大師兄,他曾經告訴我,說曾經見過你一面,說你日后一定必成大器,名揚天下間。

  人們通常都會有一段青春期的歲月時光,這個時候的我們最需要的就是認同感,聽到雜毛小道這般厚顏無恥地夸耀,又有了大師兄那一條線索來做中人,那少年人頓時就失去了防備心,與我們開始融洽而友好的交談起來,而雜毛小道也趁機打聽起了附近關于邪靈教的事情來,一時間聊得十分熱乎。

  至于小妖和朵朵,這兩個小妮子閑得無聊,便跑到那福靈雪豹的身邊,與這只大貓兒親近。

  朵朵天生便能夠與這些動物溝通,所以那頭被小黑弄得頗為悲慘的雪豹面對起她,倒也是能收起了兇煞的氣息,伸出溫熱滑嫩的舌頭來,不斷地舔著朵朵和小妖的手掌心,表示親昵。

  聽到雜毛小道說起了邪靈教之事,又談及危害,那少年阿木卻也沒有再隱瞞什么,而是點頭說有,就在一個多月前,在西峰的一處山谷中突然落下一座山頭,雖然有過依托,不過還是弄出來了很大的動靜,而且還引發了幾次雪崩,那山峰后來又給掩蓋在了雪層下面。

  阿木曾經和自己的朋友想要去查探,結果被父母給阻攔了,不讓他前往,說哪兒有極端的黑暗和邪惡,不是他能夠理解和對付的。

  說到這兒,少年憤憤不平,有些埋怨地說道:“我可是雪峰的未來主,這整個天山祖峰在以后可都要歸屬于我的帳下,結果他們竟然會以這個為借口,阻止我前去查探,太過分了!”

  雜毛小道附和了兩聲之后,也不再賣關子,而是突然問起,說你是不是因為他們的阻攔,所以才私自下山來的?

  這少年沉浸在自己編織的英雄故事里,正待大吹特吹,結果卻給雜毛小道給直接堵在了嘴里,悻悻地笑道:“呵呵,你還真的是個半仙啊,啥事都是能掐會算么?”

  雜毛小道無暇與他說得太多,而是直接問起了那邪靈峰重歸人間之時,落下的方位大概在哪里?那少年轉過身來,朝著那邊指了過去,說道:“喏,從這里走,過血線,上高峰,翻過了這博格達主峰,到了后面的山谷時,那重巒疊嶂的雪層里面,說不定就能夠看到……”

  這兒實在是太寬闊了,連綿的群山和峽谷,再加上那白雪皚皚的覆蓋,真的很難發現。

  不過這有了一個方向,就遠遠要比我們盲目找尋要來得順利,我們不由得都感到好一陣興奮,而雜毛小道則不放棄對著少年阿木的爭取,直接將這里面的要害關系給他說明清楚,說一旦給小佛爺順利祭天,到時候如果他召出了大黑天,別說我們,便是他們天山神池宮都脫不得關系。

  雜毛小道所以希望少年阿木能夠返回神池宮,將這些事情都通通告訴宮中的主事者,希望那邊也能夠派出力量來,共同阻止此事。

  這要求讓阿木顯得十分為難,他倒不是覺得自己跑了出來,此刻又折轉回去而丟了面子,主要是因為天山神池宮避世多年,置身事外,向來都不會管人間之事,這個原則是每一個從天山神池宮里面出來的人都需要了解的,想要說動上面主事的人,實在是有些困難。

  不過雜毛小道抱著試一試的態度,還是當即從懷里掏出了那黃大仙尾毫筆,將朱砂墨汁研開,然后在制作符箓的黃符紙上面寫了一封言辭懇切的信,并將這個交到了阿木的手里面,請他務必趕回去一趟。

  這個少年在沉默了好一會兒之后,終于同意了雜毛小道的請求,一聲唿哨,那正在與朵朵和小妖親熱的福靈雪豹立刻將身子一挺,直接沖到了阿木身邊來。

  少年翻身上了那雪豹子的背脊,朝著我們拱手說道:“除魔衛道,此乃我們修行者的天職,我不曉得此行的任務是不是一定能夠完成,但是我可以保證,一定會用盡全力說服他們的……”

  我們朝著阿木拱手,與他依依離別,朵朵不舍地看著那遠去的雪豹,遺憾地說道:“哎,好可惜啊,小雪是個乖女孩,可比二毛好多了。”小妖在旁邊附和,說對啊,二毛長得又笨又丑,哪里像小雪,通體雪白,就像那童話故事里面走出來的獨角獸……

  小妖張開了豐富的聯想,光是想到自己能夠騎在它身上,縱橫馳騁,就都感覺好興奮啊,可惜它終究又走了……

  看到這少年的背影消失于林間,李騰飛甕聲甕氣地說道:“那么我們接下來要干嘛,還去不去第三個預定的地點?”

  雜毛小道的目光已經越過了雪山之巔,意念都飛向了那一邊的山谷里去,過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仰頭看著頭頂上那陰沉沉的天氣,與我商量,說小毒物,這天氣看著不是很好,不如我們今天先回去,將所有的裝備都準備妥當,明天我們就翻過大雪山,到山峰后邊的連綿雪谷去看一下;如果能夠找到邪靈峰,確定了位置,到時候再召集人手,將小佛爺給直接滅在這兒,你覺得如何?

  磨刀不誤砍柴工,我點了點頭,同意了他的安排。

  我們商定過后,便沒有繼續在此停留,而是折身往外走,離開這一帶的山谷,朝著遠處的天池以及我們的露營地走去。來時艱難,回去的時候也并不是很輕松,那風開始呼呼地刮了起來,貼著臉頰劃過,仿佛如那鋒利的刀子一般,因為身體都還算不錯,為了方便格斗,我們隨身的衣服并不是很厚,所以感覺得到徹骨的寒冷。

  不過這些都是小事,雜毛小道抬頭望天,臉色就變得有些不好了,跟我說瞧著這天氣,又是一大股寒流過去,說不定就要下雪了。

  如果真的是下了雪,只怕我們明天翻越雪山的計劃就有可能受到最嚴重的阻礙,都說人能勝天,但那一般都是自夸的說法,有的時候,天地之威,還真的不是人能夠阻擋的。

  懷揣著這樣的心情,我們返回了天池附近,朵朵突然指著那高山湖泊,對我說:“陸左哥哥,你說這片水會不會結冰啊,如果能的話,到時候我們一起過來滑冰吧?”

  小孩子的世界總是有著許多歡樂,是我們不能理解的,然而童言無忌,卻往往都能夠視線,當夜我們準備好了各種補給,準備上山,然而第二天一睜開眼睛來,立刻瞧見外面飄起了鵝毛大雪,一羽一羽,而雜毛小道則如同一道旋風地沖進了我的房間里來,大聲地說道:“結冰了,天池結冰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