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八十章 登山風景在

  我們沖出了旅館來,看著屋檐外面那雪花大片大片,如鵝毛一般地飄落,天空陰霾,讓人感覺到無比的壓抑,而外面的整個世界,都是白茫茫的一片了。

  天池的附近有一片聚集區,不過這個時節的人也已經不多了,看到這紛飛大雪都是十分頭疼的,有人試圖給車上面套上防滑橡膠,準備離去,而我們則坐在了旅館的木樓梯上面,看著這大雪一點一點地落下。下雪天其實并不算冷,不過在山谷之中,那呼呼的穿堂風從身邊呼嘯而過,刮在臉上有一種宛如刀割的疼痛,而眺望遠方,那天湖一夜之間,靠岸的地方就已經開始結凍了,有幾個人在岸邊走來走去,玩得不亦樂乎,頗為有趣。

  這天有些冷,尋常人在室外根本就受不了,不過對于我們來說卻也算不得什么,但雪路難行,總是要等雪小一些才能夠進發,要不然路上必定會有很多狀況發生的。

  人定勝天,這句話是壯志豪情,然而世間險惡,稍有不慎,說不得我們就有可能凍死、餓死在山上而沒人曉得呢。

  這大雪飄飛,一直到了中午方才小了一些,外面白茫茫的一片,小妖和朵朵下去玩雪,堆砌一個大大的雪人,看那臉的模樣,分明就是滑稽版的我,愁眉苦臉的樣子,讓人頭疼,而院子里的大雪開始變厚了,一腳下去,直沒腳踝。

  這樣的天氣實在是應該窩在鍋爐提供的暖氣房里面,好好呆著就是了,然而既然有了小佛爺的消息,我們也不愿意再等待,于是開始收拾行李,朝著峰上出發。跟李騰飛還有些熟絡的那旅店老板攔了我們幾回,鄭重警告我們不要上山,不然這一去,說不定就回返不得了。他這是真心實意地為我們好,但是我們心中自有計較,所以也沒有多說,一步一步地朝著遠處走去。

  走了好遠,那個一臉絡腮胡子的店老板還朝著我們大聲喊道:“你們這是找死啊,對自己不負責就算了,那兩個水靈靈的女孩子,特別是朵朵,你們這是犯罪!”

  朵朵頗有人緣,那個店老板一見到她就喜歡上了,每回都是笑瞇瞇的,像個慈祥的老爺爺。

  不過我們并沒有解釋太多,在離開了人們的視線之后,便將二毛和血虎都給使喚了出來,由這哥倆兒馱著我們,朝著山上進發。

  血虎是雜毛小道用緬甸得來的一塊蘊含著遠古猛獸精華的血玉鑄就而成,一開始也就能出場幾分鐘,爆發而已,并不算厲害,不過跟著我們南征北戰這么多年,好處得了不少,而后陶晉鴻似乎有對它施展了一些手段,所以才能夠這般長時間出現,也可以當做代步工具,而二毛則是小妖自魯東的東夷迷幻殺戮陣中截獲,這東西原本也是極厲害的東西,不過離開了陣心本源,雖然也有些手段穩固,卻終究還是比以往弱了一些。

  照著以前的習慣,雜毛小道悲催地和李騰飛擠著血虎,那尾巴上面還吊著昏昏沉沉的小黑,而我則帶著小妖和朵朵騎在二毛身上,十分得意。這二毛的體型要比血虎大很多,所以空間也大,在風雪中不斷起伏,倒也自在。

  它們都是靈體具現化,自身的重量如果不用力量來加持的話,幾乎是輕若無物,所以倒也沒有被這積雪給影響許多。

  至于龍哥,他則是腳不沾地,遠遠在后面跟輟著,也不干擾我們。

  不愧是曾經王的護衛,龍哥對于距離的把握十分到位,不遠不近,既不會讓我感受到壓力,也不會讓我脫離他的視線之外,而面對著這厚厚的積雪,他也是絲毫壓力都沒有,整個人就仿佛在地上飛一般,連腳印都沒有留下來。

  李騰飛跟雜毛小道一起擠著,略有些委屈,不過他又沒有龍哥那般踏雪無痕的本事,只有眼巴巴地瞧著。

  不過沒一會兒他的心里面又開始自我滿足了起來,要知道雜毛小道雖然是我最親的兄弟,可是龍哥卻從來沒有搭理過他一次,反倒是自己,龍哥可是跟他李騰飛說過一句完完整整的話呢。

  這般奔行,山路開始慢慢地陡峭起來,兩邊的樹林也被我們拋到后身后去,回頭一看,只見山下一片白茫茫的,銀霜素裹,說不上妖嬈,反倒是感覺出了幾分蒼雄的涼意來。上了山之后,雜毛小道的臉色就變得嚴肅起來,一會兒仰頭看天,一會兒用手指掐算,然后給我們指路。

  雜毛小道學過虎皮貓大人傳授的半部《金篆玉函》,對于命運之線的推導其實也是有了一定的境界,所以在沒有虎皮貓大人的情況下,對于方向感的把握,還是由他來弄會比較好。

  駕獸而行,呼嘯如風,如果沒有那刺骨陰冷的話,實在是很不錯的事情,十分恣意,不過騎至半程,終究還是出了事,一開始是血虎,不知道怎么回事,腳一歪,整個身子就跌進了雪層里面去,將雜毛小道和劉騰飛給摔在了地上,而二毛也是驟然一停,負責駕馭它的小妖朝著我高聲喊道:“不行,二毛凝不了形了,這雪峰上面好像有大陣限制……”

  這話還沒有說完,二毛的身子就趴了下來,屁股高高撅起,我們也順著它的曲線朝著下方滑落,跳到了雪地中,在幾息的時間過后,二毛的身影一陣扭曲,消弭于無形之中。

  就在我感覺到略微詫異的時候,雜毛小道拍著身上的雪花走了過來,憤憤不平地說道:“這天山神池宮好大的威風,竟然將這整座山峰都給我不下了驅靈圣安陣……”

  驅靈圣安陣是安宅陣法的一種,主要用于驅除靈物,防止外物窺探,布置起來并不困難,別說是雜毛小道,便是我這半瓶水晃蕩的主也能夠弄得出來,不過那些都只是面積很小的宅院,而人家這里可是一陣片山脈,那可就不是輕易能夠整出來的了,除了需要強大的動力系統,而且還有極為縝密和系統的陣法手段才行。

  這種通天的智慧并不是現在的修行者所能夠掌握,唯有在很久以前的盛法年代,方才能夠輕易做成此事。

  天山神池宮,可是一個有著十足歷史和底蘊的地方,要不然怎么可能被稱作圣地呢?

  想到這里,我們也只有自認倒霉了,不止是血虎和二毛,朵朵也顯得有些不舒服了,感覺身上套上了一副枷鎖一般,堅持了好一會兒,便在我的強制之下鉆進了讓槐木牌中,還好小妖倒是沒有什么影響,一雙大長腿不斷地蹦啊蹦,顯得十分精神。沒有了幫忙趕路的坐騎,我們就只有靠著一雙腳桿子走路了,仰望著遙遙無盡的峰頂,沒有人曉得還需要走多遠,方才能夠到山峰的那頭去查探到邪靈教的蹤跡。

  那積雪松軟,路難行,一腳一個大印子,不過好在我們都是些修行者,而且身上的手段不差,雖然做不到龍哥那般輕松,卻也沒有為這腳下的積雪作太多的困擾。這般行路,不知不覺就過了好久,前方有一個大陡坡,斜角足有七十多度,如果沒有攀巖的器具,那可就是絕境了。

  不過這東西卻難不倒我們,小妖足尖一點,人便朝著那崖口跳了上去,接著一根專業的登上尼龍繩掉下來,我們這些有一個算一個,都給她拉了上去。

  小妖別看這是個嬌柔嫵媚的小娘子,兩臂之間的力量卻是極大的,像我這么一個成年人,她隨便一拉,人便根本停不下來,刺溜一下就上去了。

  翻身了那一道崖口,我們終于算是到了半山腰,舉目往遠處眺望,一片白茫茫的山景,讓人看著一陣心胸廣闊。我們爬了好久,先前還沒感覺,這會兒倒是有一些累了,李騰飛提議說歇一會兒,大家都同意了,松松手腳,感覺一陣疲倦感上了來。我和雜毛小道低聲商量了一下,說先前預料出錯了,要是按照這個進度,只怕我們根本就登不了頂,更不用說翻過這道高峰,到后面的雪谷中去。

  雜毛小道點頭,說這兒的天氣環境實在是太惡劣的,行動受制,很難有所作為。

  我們在這兒說這話,突然旁邊的李騰飛低聲喊道:“哎,蕭道長,陸左,你們快看看那兒是什么東西,好怪啊?”

  出山之后,李騰飛見過的世面也多了,能夠讓他感覺到奇怪的事情實在不多,所以聽到他這一聲喊,我們都來了好奇,扭頭朝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見前方一個雪丘上面,好像有什么東西在一動,因為那東西一身雪白,跟附近的環境十分相似,所以一時之間也難以瞧清楚。

  不過當我們的目光都聚集過去的時候,突然那雪丘出現了好幾個身影,身似人型,手一揚,好幾塊雪球便以極高的速度,朝著我們這邊甩了過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