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八十二章 具體的計劃

  虎皮貓大人的斷然出現讓我們十分驚訝,然而它口中說出來的話語也是相當勁爆,一聽到這話兒,我瞇著眼睛瞧過去,雖然隔得有些遠,但也看到在左側雪谷下那些追逐的人群之中,最前面的那個可不就是那洛飛雨么?

  此時的原邪靈右使穿著一身皮衣勁裝,外罩雪白貂絨,整個人宛如翩翩仙子一般,不斷在人群中飄飛而起,身形似電,而在她的身后,那些人卻是不依不饒地追逐著,十分煩人。

  能夠將洛飛雨追得狼狽而逃的自然都不是什么弱手,我瞧見緊跟著她的,卻正是當日在死亡谷底之下見過的洛飛雨小外公王新球,也就是前左使王新鑒的弟弟,不過這老人不但沒有對自家親戚優待許多,反而是更加地兇狠起來,他的身手在追兵中是數一數二的,纏得緊,而且洛飛雨還不怎么敢傷害于他,使得洛飛雨頻頻回身躲避,顯得十分艱難——原來洛飛雨之所以出現在這兒,并不是如我們所猜想的一樣,而是為了她這當苦修士的小外公而來。

  有了肥母雞一聲招呼,我們便也沒有再管這些體型碩大的雪人,而是直接從背上的背包中摸出了一塊滑雪板來,往腳下一扔,人跳在上面,將腳套住,直接就朝著前面一道裂縫式的雪谷滑了下去。

  救洛飛雨,雜毛小道自然是不甘人后,整個人直接飛起,又是踩在了雷罰之上,倏然而下,幾秒鐘之后,竟然出現在了雪谷底下,手中的長劍一抖,劃下了無數劍花,星芒點點。

  洛飛雨一直都有留手,那是因為她自小就跟小外公有著極深的淵源和交情,不過雜毛小道卻不管這么多,雷罰一出,無數帶著藍色光芒的電意就被他給逼發出來,雨點落下,將這洶涌而來的人群擋在了旁邊去。當我們趕到旁邊的時候,雜毛小道已經跟這些追兵直接交上了手,這些人雖然都是些名不見經傳的生面孔,但是說句實在話,整體素質實在是比當初小佛爺用來裝點佛爺堂門面的護堂十八羅漢還要來的厲害,光那洛飛雨的小外公王新球,便足以堪比十二魔星中人。

  邪靈教藏龍臥虎,而這些人才是小佛爺手中最精銳的我骨干,也算得上是殺手锏,卻不知道洛飛雨是怎么找到的他們,并且招得朝她亡命追殺而來的。

  一看交上了火,我們便也沒有太多的寒暄,上來就直接用上了最拿手的手藝,李騰飛的飛劍倏然而起,而我則直接將鬼劍撐大一倍多有余,朝著人群最密集的地方沖了過去。

  鬼劍此刻已經集齊了太多太多亡魂的力量,一旦激發而起,立刻有一股煞人的氣息蔓延開來,瞧見我的這般兇猛趨勢,雜毛小道先是一聲大叫,朝著旁邊躲開,而身邊的洛飛雨則是一聲大喊:“小心,別傷著了我家小外公。”

  她倒是有閑心關注自家小外公的安危,卻不料那小老頭兒的手段極為厲害,手中一對小錘子,輕輕一碰,竟然有磅礴的雷鳴聲響了起來,接著一道如電般的白光,朝著我的鬼劍打來。鬼劍那凜冽的黑氣被這白光照射,頓時就是一陣搖晃,仿佛立刻就要消失去了一般。這貨的手段讓我有些忌憚,也沒有再聽從洛飛雨的請求,而是毫不猶豫地掏出了震鏡,朝著最前面的這一伙人兜頭照去:“無量天尊!”

  本著速戰速決的想法,我直接就用了殺手锏,那藍色光芒在人妻鏡靈的催動下大肆盛開,王新球的動作一僵,直接就停了下來,而我卻是飛起一腳,將他給踢到了旁邊去。

  這一個隊伍的陣型之中,最重要的便是打頭的尖刀位置,我將其搬開之后,雜毛小道和李騰飛便能夠大肆施展起來,而那前邪靈右使洛飛雨除了對自家小外公比較上心之外,其余的邪靈教徒倒也并不關心,所以只是朝著旁邊的王新球撲去,而我們則在其余人陣中廝殺。

  兩隊人馬接觸并不算久,幾乎是一觸而退,彼此間都感受到了對方強勁的實力,不由得深吸一口氣。

  這些苦修士是邪靈教的精華部分,最精銳的一批,按理說是不會怯我們這些毛頭小子的,不過當我、雜毛小道和李騰飛三人并疊在一起之后,再加上意氣風發的皮鞭女王小妖,以及神出鬼沒的侍衛龍哥,卻也是吃了不少苦頭,有四個人便在這一場纏斗之中給我們傷及要害,直接跌倒在地,一命嗚呼了。

  不過這般生死關頭,“留一手”幾乎就是拿自己的命來開玩笑的節奏,所以我們都使出了憋奶的氣勢來,剛才還氣勢洶涌的追兵在一番沖殺之后,便也不再堅持,而是扭頭不顧,朝著后方快速奔跑過去。

  “小外公,別!”

  我一劍斬開了一個苦修士通過畢生虔誠的手段化身而成的殘魂,卻聽到洛飛雨一聲高呼,但見他小外公并沒有收到多少限制,而是身形一縱,人便直接人群的最前面跑了過去,而身后則留下了一個旋轉不定的古怪氣旋。我扭頭過來,還沒有問洛飛雨要幫忙些什么,那氣旋立刻又化作了另一個王新球,一模一樣的,渾身火紅,朝著她卷去。

  洛飛雨將手中的秀女劍微微一揚,劍尖之間立刻有一股氣流涌起,化作了一道小旋風,將這人輕飄飄地吹開,沾染到了旁邊一具尸體上面,結果頓時間一陣極度高溫的紅光從那兒激烈升了起來,將整個這一塊兒都變得火熱,紅芒滾滾冒出。

  “化身殉爆?”雜毛小道在旁邊看得真切,不由得出了一腦門的汗水,沒想到洛飛雨小外公竟然還會這失傳已久的邪道法門,要知道這東西看似輕飄飄不受力,然而卻是一種極為厲害的手段,但凡被這化身陰火點燃的人體,立刻會被焚盡全身,然后在最后神魂湮滅,化作一聲脆響,尖銳而刺激,讓人連聽到都會一陣頭大,仿佛雷鳴。

  在這個當口,大雪山之下,要真的如此,說不得還要引發出一場山呼海嘯的雪崩出來。

  明白了這一點,雜毛小道立刻緊張起來,鄭重其事地將雷罰舉高過頂,然后緩緩地一劍斬下。

  隨著雷罰的劍尖處有那虹光流動,雜毛小道招牌式的虛空斬被直接劈了出來,將那一具人體給囊括了其間,包括了周圍的一大塊地方,都直接陷入其中去。

  沒有了主體的支持,微微的陰火終于沒有了依托,消失于無影無形,而那些追逐洛飛雨而來的苦修士卻也趁機逃出了大半——這些家伙也并非朝著同一個方向逃竄,而是三兩成群,奔向了不同的地方,而洛飛雨的小外公更是厲害,甚至微微一搖晃,竟然化作了四五個人,每一個都是惟妙惟肖,讓人根本無法預料到他到底會朝著哪兒逃開。

  因為畏懼雪崩,所以大家的精力都給牽扯在剛才那化身殉爆的上面來,也來不及阻止對方的逃離,小妖截住了一隊,龍哥截住了一隊,至于其他的,逃之夭夭了,而一番搜查之后,發現留下來的所有人里并沒有王新球,只不過是幻影而已,至于這些人,都因為太過于奮力,根本就沒有打算從我們手底里活著出去,于是一場激斗之后,留下來了整整九具尸體。

  此戰說的平淡,但是內中兇險,自不必敘,料理完了場中人物,我們也不追去,蹲在地上查探,而雜毛小道則跑到了洛飛雨的面前,親熱地打招呼,說好久不見。

  這簡簡單單的一句話,蘊含著無盡的情感,在彼此的眼神交匯中又消弭于無尋,當問及其洛飛雨為何會出現于此時,她果然回答,說這回過來,是想要將自家的小外公救出來,擺脫這種行尸走肉的生活狀態,只可惜他雖然神志仍在,但是卻身不由己,根本就作不得自己身體的主了。雜毛小道倒是挺積極的,朝著我擠眉弄眼,說既然如此,那你為何還不來找我們?你可知道,你小外公身上被中了九宮生死蠱,世上能解的除了小佛爺,就只有我這兄弟了!

  事關自家小外公,洛飛雨也看向了我,我點了點頭,說嗯,魅魔身上也有這種蠱蟲,我幫她解過,有點麻煩,不過卻并不是多大的問題。

  洛飛雨點了點頭,終于說道:“好,既然是這樣,那么我就先和你們一起便是了。”

  雜毛小道關心起小佛爺的住處,問她是在哪兒找到的她小外公,曉不曉得小佛爺到底藏身于何處?洛飛雨并不說她是如何曉得小佛爺在這天山上的,只是告訴我們,她跟自家小外公有一種靈魂上的牽扯,所以才能找尋得到,至于小佛爺,聽說他已經完成了鬼仙祭煉,目前正在籌謀醞釀已久的計劃,只怕你們可要小心呢。

  “哦?具體是什么計劃,你可曉得么?”雜毛小道的眼睛亮了起來,急促地問道。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