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八十三章 終極的方案

  洛飛雨曾經是邪靈教高層,金字塔尖最厲害的人物,而她的外公王新鑒曾經是掌管邪靈教的一代梟雄,所以她如果能夠透露些什么,必將是爆炸性的大消息。

  我們都忍不住屏息看向了她,而洛飛雨則在沉默了一陣,這才輕輕地說道:“我不太清楚,小佛爺心急縝密,除了他自己,沒有人能夠了解他的全盤計劃,不過想來我們信仰和供奉的大黑天,一定會被他召喚出來的,而再一次的深淵狂潮,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不過我心里面還在懷疑他另有計劃,而他所有的目的都是圍繞著這么一個終極方案來做的,至于是什么,我也不曉得了。”

  洛飛雨說起這些的時候,一雙星眸平靜地看著我們,那眸子里沒有一點兒雜質,顯示出了無比的真誠。

  我曉得她對于曾經與之并肩作戰過的我們,還是有著幾分的好感,所以也不會避諱太多,而聽到了洛飛雨的講述,我們的心情不由得都變得晦暗起來。無論是已經明確的前兩種,還是那深不可測的“終極方案”,都不是我們現在所能夠破解的。

  我們身后的力量不可謂不強大,但是如果都像大師兄一樣,陷入了小佛爺制造的外力牽扯之中而無暇他顧的話,恐怕就要陷入孤軍奮戰之中了,唯有在此之前將其找出來,并且消滅之,方才能夠有所勝算。

  這個時候大人已經從空中落了下來,它那一身的脂肪和厚羽毛也擋不住這雪峰之上的寒冷,瑟瑟發抖,看著十分可憐的模樣,給雜毛小道抱著,它還是不愿意,扭頭找自家小媳婦,結果沒看到,又聽我們解釋,說朵朵不習慣這里的法陣布置,先躲入了槐木牌中,它便顯得十分失望,長嘆一聲,說天山神池宮的這些土豪,弄這些華而不實的東西干啥呢,搞得大人我現在連個暖心窩子的人都沒有。

  雜毛小道氣得將肥母雞丟給了我,然后又問起了洛飛雨離開邪靈總壇之后的事情,說我跟陸左還去魯東特地打聽過你們,不過沒有找到人,聽人講你和你妹妹小北去了東邊的東海蓬萊島,不曉得是不是真的?

  洛飛雨點頭,說這個不假,不過你是怎么曉得這件事情的呢?

  雜毛小道二話不說,直接就把林齊鳴給賣了,說起了此事的始末,洛飛雨也沒有否認,告訴我們,說之所以前往蓬萊島,是因為聽人說那兒是最后的生命秘境,能夠治好小北手上的傷病,所以才去了那兒,這過程實在是曲折離奇,也虧得是上天眷顧,使得她們有驚無險地進入了,倒也沒有耽誤事情。

  她說起這話兒的時候,我不由得興奮地插嘴說道:“你的意思,是說小北的手臂還有救咯?”

  洛飛雨的目光有意無意地掃量了一下我旁邊的小妖,嘴角浮現出一絲清冷的笑容,說救得好如何,救不好那有如何,跟你好像關系不大吧?

  洛小北曾經對我表達了十分微妙的情愫,不顧對于這個性格怪異的女孩子,我并沒有太多的情感牽扯在里面,這一來心里總共就這么大,它已經被填得滿滿的了,就再難擠進別的人來,二呢我終歸還是不喜歡小北這種類型的女孩子,感覺太過怪異,捉摸不透,也難以掌握。

  我雖然也談過不少女朋友,但本身并不是那種喜歡駕馭不同女性的花叢老手,所以對小北也表現不出太多的喜愛來,不過對于邪靈總壇一戰中為我做出許多犧牲的小北,我心中終究還是懷揣著一種樸素的關心。

  不過洛飛雨似乎并不喜歡自家妹子與我牽扯到一起來,于是我只有悻悻地笑了笑,說也對,不過我終究還是希望她能夠過得好的。

  洛飛雨并不是一個刺頭,她也曉得我當初為了她們姐妹倆舍生忘死,受過多少傷,所以只是稍微的表達出了一點兒不滿,然后就沒有再提了,只是平靜地說起了小北的近況:“她還不錯,右手經過了蓬萊獨產的雪蓮玉藕重塑,只要在那兒休養幾年之后,便應該跟正常人沒有什么區別了。”

  洛飛雨只說起自己妹子的手無恙,至于東海蓬萊島的具體事情,口風卻是緊得很,一點兒都沒有透露,而在此之前,小妖早就不喜歡這兒的氣氛,借口說要上去照看那些野人,就離開了,而我瞧見雜毛小道和洛飛雨久別重逢,似乎還有一些體己的悄悄話要談,所以也就拉著李騰飛,朝著上面走去。

  走到一半路程,我下意識地扭了一下頭,瞧見兩人并沒有如我預料的一般戀奸情熱地抱在一塊兒互啃,而是一本正經地著說話,洛飛雨好像還朝著龍哥指了一下,而雜毛小道則在跟她解釋為何我們身邊會多出這么一個神秘高手。

  唉,希望這個家伙不要有異性沒人性,將我們底褲的顏色都說給別人聽。

  在小妖的幫助下,我們重新反悔了崖頂,看到這些雪人都圍在一塊兒,小心翼翼地打量著我們。

  這些雪人一雙眼睛里面滿是憂愁之色,看著頗通人性。李騰飛心情不錯,他似乎還會兩句雪人語,阿巴阿巴地試圖跟它們溝通起來,這時小妖走過來,拉了拉我的衣袖,指著雪谷下面的那兩人,說哎,你看他們兩個,雜毛叔叔是不是喜歡大咪咪啊?

  我摸了摸鼻子,一陣汗顏,這“大咪咪”本來只是我和雜毛小道之間開玩笑的話語,卻被小妖和朵朵聽了去,總感覺有一點兒交壞小朋友的感覺——雖然以小妖目前的模樣,卻已是花季少女。

  見我默然不語,小妖一臉的忿忿不平,說他真是的,都已經有四娘子姐姐了,還胡亂招惹那女人。我好笑,說你可別胡說,四娘子跟你雜毛叔叔只是共同修煉山間花陰基而已,那門功法看著火熱,但卻并沒有太多的肢體接觸,就好像是現代舞的舞伴一樣,彼此之間也沒有更深的情感。

  小妖看著我給雜毛小道辯解,冷冷地哼了一聲,說別說了,你們男人都沒有一個好東西。

  我更郁悶了,說別啊,什么叫做你們男人啊,跟我有半毛錢關系啊?

  小妖一把掐住我的腰,說你也不是個好東西,之前有個黃菲,辦好事的時候都給朵朵曉得了,一點影響都不注意,后面又有一個雪瑞,東邊的道上有個日本妞,邪靈教的洛小北和王珊情跟你糾纏不休,無塵那老頭子跟我說你就是到了我老家都沒有閑著,還跟星魔那破鞋勾搭上了,這些我都不說了,最可氣的是,二春她這么胖,好幾百斤了你都不放過,真的是畜生啊……

  雖然這幾年來為了朵朵和小妖這兩孩子我一直素著,委屈不已,但小妖這一掐,卻將我的魂都掐飛了。

  不過聽到她誣陷我對女徒弟王二春有意思,這可真的就是在侮辱我了,大聲地喊道:“呸,你小腦瓜子里面想著啥呢,天地良心,我要真的跟雜毛小道那家伙一樣是個花花公子,右手也不至于這么有力啊?“

  小妖是個極有情商的女孩子,我的葷段子讓她立刻臉頰一紅,啐了我一口,這才輕輕說道:“陸左哥哥,你還記得答應我的事情吧?”

  這狐媚子的臉色轉變太快了,讓我實在是難以接受,愣了幾秒鐘,她便狠狠地等了我一眼,扭身跟那些雪人說話去了。

  雜毛小道和洛飛雨并沒有在雪谷下面待多久,過了一會兒,兩人上來了,這那臉色正常,也不曉得這兩人到底說了些什么。不過我們這邊倒是頗有收獲,李騰飛精通通靈術,與這些安靜下來的雪人溝通之后,告訴我們,說它們之所以會襲擊人類,是因為這些雪人的部落之前被一伙人類給偷襲了,好多同族都給抓走了,它們這次出來,是尋找那些被綁住的同族的。

  綁走同族?我們都有些詫異,問李騰飛,這消息到底屬不屬實,別出了烏龍哦?

  李騰飛說哪能有錯,我以前待在青城上學藝的時候,漫山遍野的猴子跟我都熟得跟一家人似的,這些雪人的智商可比猴子高,不會錯的,不過……陸左,你到底給它們吃了什么藥,我怎么感覺它們瞧我的眼神怪怪的呢?

  李騰飛這般一提醒,我這才發現這些高大的雪人除了領頭的那個矮子之外,其余的那厚厚絨毛掩蓋下的軀體,都凸顯出了明顯的女性特征來,再打量這些母雪人瞧向李騰飛那含情脈脈的眼神,頓時苦笑,也不敢言語,顧左右而其他。

  擄走雪人的那些家伙,也許就是小佛爺的人馬,我們不知道他要干嘛,但是只要找到那些雪人,就能夠找到邪靈教。

  對于同族,雪人有著自己的追蹤和辨認方法,于是我們將所有的雪人都放了,在李騰飛的溝通下,我們跟在后來。

  不過讓我們有些詫異的事情是,這些雪人并沒有朝著山上走,而是下山,正在我們猶豫不決的時候,突然頭頂響起了一聲嘹亮的鷹叫。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