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八十四章 冰尸十寒陣

  這大冷天,天上的風呼呼地刮著,別說是鳥,就是人都冷得受不了,虎皮貓大人這會兒都還哆哆嗦嗦地縮在我的懷里呢,聽到這鷹叫之聲,我們不由得都生起了好奇之心,抬頭望去,卻見一道翼展足有兩丈的白色巨影,從我們的頭頂滑翔而過。

  一開始我還有些看不清,不過瞇著眼睛過后,瞧見這扁毛畜生渾身雪白,唯有腹部和尾羽處有幾絲血紅色的雜毛,那鳥喙和爪子都是泛著琥珀的黃黑色,有著一種比刀尖還要鋒利的韌勁兒。

  “天山白鯤鵬!”這回輪到雜毛小道吸冷氣了。

  “北冥有魚,其名曰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莊子筆下的《逍遙游》中曾經對這種生物做過夸張描述,幾千里,這話兒說好聽點叫做浪漫主義,說得不好聽,那就叫做吹牛逼,不過這種巨型鳥類在近代來說,的確已經是極為稀少了,能夠見到這樣的神物,簡直就是一場天大的造化。

  然而沒有等我們驚嘆多久,便瞧見在這巨大的白鯤鵬身后,還跟著十來頭食腐禿鷲,這些禿頭殺手有的是灰褐色,有的是黑色,偶爾還漏著一點兒白,翼展兩米,圍著這頭白鯤鵬在不斷地廝殺,那食腐的鳥喙跟鐵鉤子一樣,十分恐怖。

  那白鯤鵬名氣極大,卻也有著與其體型相稱的實力,被這十多頭禿鷲纏殺,卻也不怯,逼得急了,那翅膀猛然一拍,立刻有一頭禿鷲中招,整個身子失去了力量支撐,朝著下方倏然墜落,竟然擦著我的鼻尖,落在了我的腳跟前。

  這扁毛畜生常年食用腐肉,一身油光滑亮的灰褐色羽毛里充斥這濃烈的尸臭,與此同時,我能夠感覺到這禿鷲尸身上面還有一種濃烈得化不開的煞氣。

  在我懷里叨叨念個不停的虎皮貓大人也被突然墜落的禿鷲嚇了一跳,從我的懷里掙扎出來,待瞧見這畜生已經被自己的重量砸得筋骨寸斷,爛肉一堆之后,憤憤不平地大聲叫道:“傻波伊,這是死給誰看呢?”

  那天山白鯤鵬似乎受了一些傷,不過它絲毫沒有停留,而是刮起一陣颶風,朝著山下撲騰而去,那些負責絞殺的禿鷲也跟著這正主飛去,唯獨落在隊伍最后的那一頭,猛然朝著我們這邊瞪了過來,那血紅色的鳥眸之中仿佛有著人一般的情感流露,充斥著惡毒、暴戾以及不屑一顧的輕蔑。

  天空中的這些扁毛畜生幾乎沒有多少停留,便消失在了我們的視線之外,雜毛小道也看到了那頭禿鷲眼眸流露出來的光芒,朝我呵呵一笑,說除了虎皮貓大人之外,我倒是看到了第二個成了精的鳥人。

  虎皮貓大人在旁邊不樂意了,說傻波伊,就那個只曉得賣弄爪牙的東西,也能跟大人我來比,滾球去!

  在這肥鳥兒的罵聲中,我用鬼劍將面前這頭禿鷲的身子從積雪中翻出來,別的沒看,只是去打量那宛如精鋼的鳥喙和爪子,但見上面沾染著許多金粉模樣的碎屑,而那金粉一被鬼劍撥上,原本死氣沉沉的粉末立刻蠕動起來,竟然化成了許多細微蟲子組成的形象來,然后準備著侵襲那鬼劍劍身。

  不過鬼劍吸收了那么多的孤魂野鬼,兇厲鬼煞是一打一打的算,哪里能夠有這么好對付,那劍身上立刻浮現出了許多的黑色氣息,是最濃郁的鬼氣,由無數冤屈枉死的鬼魂組成,那上面一張又一張蒼白麻木的臉孔露出了雪白的牙齒,將這些化身為粉末的蟲子給全數碾壓干凈。

  處理完這些,那些雪人都已經跑到山下快沒影了,我們也不敢久留,而是一邊踩著先前準備好的滑雪板,一邊商量事情。

  雜毛小道對剛才那些金色的細小蠱蟲十分有興趣,問我這個東西,是不是小佛爺留下來的?

  我點頭說是,邪靈教中說得上名號的養蠱人不多,而恐怕只有小佛爺這樣的家伙才能夠弄得出這樣的蟲子來。雜毛小道很是興奮,說那趕緊回去,下山之后,找到通訊手段聯絡大師兄,說我們已經確定了小佛爺就在這天山祖峰,讓他趕緊派人過來支援,真正到了這個時候,也不怕什么打草驚蛇了。

  我同意大師兄的說法,就目前的狀況而言,小佛爺必定會于那二十一日那天,在天山祖峰舉行祭天儀式,即便是大師兄調集的人馬能夠將其驚擾,那么破壞了他這次的計劃,也算是一種勝利了。

  對于那頭稀罕的天山白鯤鵬,雜毛小道猜想并不是野生的,而是天山神池宮中的靈物,要不然也不會存活到今天。

  上山容易下山難,這是對于尋常人所來說的,因為這雪峰陡峭,一個不小心就會直接栽進了深深的雪谷之中,再也拍不起來,有的時候還會遇到絕路,生命就會被嚴寒和饑餓所帶走,然而這種情況卻并不會發生在我們的身上,作為一個修行者,而且已經是已入化境的家伙,只要在高速的下滑狀態中保持好平衡,其實并不是很困難的事情。

  很快我們就追上了那幾個奔跑的雪人,李騰飛上去打招呼,問怎么走,一個大胸脯的母雪人一邊朝著他捶胸頓足,一邊指著旁邊的一個凹地處。

  我不解其意,問李騰飛,說它們是不是找到對頭了?

  李騰飛搖搖頭,也不說話,直接跳下來了滑雪板,朝著那邊的洼地跑了過去,我們跟著走過去,到了跟前一瞧,只見這兒居然有三具尸體,兩坐一臥,看著這鮮艷的登山服,以及還保持著面目不朽的模樣,冰雪包裹,應該是前來征服博格達峰的登山愛好者和專業運動員。

  博格達峰自上個世紀八十年代被日本京都隊征服之后,就一直有不少的登山運動員前來,而這項運動實在是一件刀口舔血的事情,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失去性命,即便是有過專業訓練和整齊裝備的人員都不行。

  我們走近一瞧,看這三個人還都是老外臉孔,有一個坐著的還是個美麗的大洋馬,雖然看不出年紀,但是透過那冰雪,卻是能夠感受到一股青春洋溢的勁兒來。他們本來應該有著更好的人生,不過卻不想葬身于此處。不過自己的命運自己把握,誰也怪不得誰,便如我,一直懷揣著老婆孩子熱炕頭的念頭,現如今卻擔起了沉重的責任。

  世事難料,誰也說不清這里面的彎彎繞繞。

  雜毛小道瞧見那冰尸女老外長得頗為靚麗,浮雕一般的立體臉孔比先前那兩個烏克蘭大洋馬還要勾人,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說這么水靈的妹子,留這里可惜了……

  這家伙有的時候精明無比,有的事情卻馬虎得很,話兒一說出口,這才想起旁邊還有一個洛飛雨在,頓時后悔不已,恨不得將自己的嘴給撕了,不過洛飛雨卻沒心思理會他這點兒小九九,而是蹲下身來打量,幾秒鐘之后,她臉上浮現出了冷笑,說冰尸十寒陣啊,沒想到居然還有人在這兒設下埋伏?

  這話兒一說完,洛飛雨就從懷中摸出了一張紙符來,直接貼在了雜毛小道剛才打量過的那位大洋馬額頭上去。

  也不曉得洛飛雨手上這張符箓是怎么來的,反正這一沾在了冰尸額頭,隨著一聲簡單凌厲的“赦”字,這東西居然就無火自燃起來,原本凍得僵硬的骨骼便發出了一聲噼里啪啦的脆響來,整個尸體里發出一種詭異的尖叫聲,并不是從人的口中發出,無端有陰風吹拂,好不寒冷。

  而就在這一頭冰尸熊熊燃燒的時候,旁邊兩具大胡子男尸也豁然而起,分別朝著洛飛雨和小妖撲來。

  這兩個家伙生前一看就是個色狼,專朝這美女下手,不過卻沒想到這兩個女孩兒并不柔弱,可都是披著美女皮囊的母暴龍,洛飛雨手指微微一動,那兇猛的冰尸猛男立刻身首分離,而小妖面前的這一個被我掐住了脖子,直接用惡魔巫手點燃了厲魄,身體還是原來的一大坨冰塊,但是卻已經是再無聲息了,氣得小妖哇哇大叫,反倒給我一腳。

  在費心的布置在絕對的手段面前,那都是一片又一片的浮云,不過這幾具尸體我們來的時候并沒有,而回來時卻被雪人發現了,實在是有些蹊蹺,洛飛雨挺直起身子來,胸前的一對大白兔顫了又顫,眼神卻變得無端兇厲起來,寒聲說道:“哪里來的小賊,給我站出來!”

  洛飛雨喊了兩聲,然而這冰峰之上,除了我們,哪里還有別的人,不過她似乎篤定了有人在此布置,臉色又嚴肅了幾分,然而沒有等她喊出第三句話,在我們左右周圍,突然有密密麻麻的手掌,從雪里面爬了出來。

  洛飛雨并沒有理會這些駭人的玩意,而是朝著遠處一塊大石頭說道:“小子,沒想到啊,你居然也混出來了!”

1條評論 to“終章 第八十四章 冰尸十寒陣”

  1. 回復 2015/06/13

    匿名

    小妖是朵朵的雙胞胎姐姐一般的人物,陸左像父親一樣照顧她們,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