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八十五章 我的一生無悔

  在這雪中尸體紛紛而起的時候,洛飛雨的眼睛最是尖銳,一眼就瞅準了在這兒搗鬼的人物,卻是躲在了前方不遠處的那大石之后。

  被洛飛雨點出了名字之后,那人竟然也沒有再故作神秘,而是直接翻身而起,躍然跳上了石塊之上。

  我瞇眼瞧去,卻見到這人竟然是與我們有過一些交情的王永發。

  這孩子是地翻天的小兒子,當初瞧見他這五道杠、國字臉的模樣,簡直就是紅小鬼、先鋒隊的扮相,十分的早熟,也極有天資,不過在地翻天被抓捕之后,他們湘西鳳凰王家便有些破落了,自己也入了邪靈教的后背培訓基地,而與我們多少還有一些交集。

  說句實話,我還是蠻欣賞這個少年的,于是在他露面了之后,不待洛飛雨說話,直接揚聲喊道:“嘿,阿發,你還記得我么?”

  王永發躍然石上,一雙眼睛宛如剛才最后離開的那只禿鷲一般,鋒利如刀,冰冷如鐵,即便在這樣的雪峰之上,也能夠讓人感受到絲絲寒意,見我越眾而出,他冷然說道:“怎么不記得?我是應該叫你陸左呢,還是張建?”

  我摸了摸臉,呵呵笑,說陸左吧,張建呢只不過是一個化名而已,好久不見了,你過得還不錯吧?

  瞧見我一副無所謂的表情,王永發的臉色就變得更加陰冷了,慘笑道:“呵呵,當初把我騙得一愣一愣的,現在卻好像跟我很熟的樣子,真讓人感覺詫異啊?你這個騙子,殺父之仇、不共戴天,今天我既然奉命前來,就是要留下你的性命,讓這天下的人看看,我鳳凰王家,總還是有那鐵骨錚錚的漢子的!”

  雜毛小道看著這毛都沒有幾根的少年把話兒說得這般悲壯蒼涼,不由得也笑了,說阿發,你誤會了,你老爹其實并沒有死,現在正關在白城子里面呢,只要你能夠戴罪立功,說不定還能夠父子相見——我跟地翻天是多年的朋友了,不會害他,也不會害你的。

  雜毛小道自謂長輩,所以對王永發十分隨意,然而這個少年卻并不理會,而是寒聲說道:“關在白城子?呵呵,好大的謊言啊,他真的活著么,那你們來看看這是什么?”

  王永發在自己的胸前結了一個驅尸手印,接著他的身邊立刻一道黑影晃出來,護翼左右,我瞇著眼睛看過去,卻見這竟然是一個死氣雄厚的黑臉僵尸,個兒不高,模樣還挺熟。我這邊沒有什么印象,然而雜毛小道的臉色卻是猛然一變,失聲喊道:“地翻天?”他的這一聲喊卻是將我嚇了一跳,瞇著眼睛看過去,卻見這頭一身尸油裹覆的黑臉僵尸,可不就是玩了一輩子僵尸的地翻天么?

  地翻天本名王三天,玩了一輩子僵尸,精通鬼道真解,卻不料臨到了頭,自己卻被煉成了僵尸,果真是世事難料,一飲一啄啊。

  瞧見已成僵尸的地翻天,震撼之余,熊孩子王永發恨聲說道:“我本以為自己的父親就算是被殺死了,也能夠魂歸地府,遁入那六道輪回之中,轉世投胎,得享安寧,沒想到你們竟然這么兇惡,竟然想要以其之道還施彼身,讓我父親神魂永遠不得安寧。所幸掌教元帥從你們的手中將它給我奪了回來,而現在,我將用父親的力量,讓你們在黃泉路上,一路好走吧!”

  這孩子的眼睛很小,幾乎瞇成了一條細縫,然而此刻卻瞪得碩大,里面有濃濃的怒火翻滾而出,周邊的雪層里已經爬出了上百頭的冰凍僵尸,將我們團團圍住,那濃郁的死氣和寒氣在空中凝聚,一股讓人直欲作嘔的尸臭在我的鼻尖徘徊不定,而在下一秒,王永發再也不容我們辯駁,而是手一揮,他的僵尸大軍便奮不顧身地朝著我們這兒撲來。

  鳳凰王家,煉尸大族,不過窮盡王家歷年積累,卻不過地窖中那十二頭黑僵,而此刻這少年王永發的麾下,卻擁有上百頭的冰尸,雪層之下還陸陸續續地爬將出來,怕還有同樣的數量呢,這是他這一輩子最輝煌的時刻,隱隱之間,感覺仿佛如同那指揮千軍萬馬的大將軍一般,有著一股子蕩氣回腸的豪氣,充斥胸膛。

  這樣的冰尸足可對付一支軍隊,不過在我們面前卻并不是一個層次的對手,幾乎還輪不到我們出手,我的護衛龍哥便從一個不起眼的角落竄了出來,輕輕拍出了一掌,直接印在了沖在最前面的那頭僵尸腦門上。

  龍哥被冰鎮在西祭殿的千年冰泉眼口處,一出來便也是一頭冰尸,不過他的級別可比面前這些披著一身冰棱子的僵尸要高了許多,倘若龍哥是一個全身披甲的斯巴達斗士,而這些充其量也就是些蹣跚學步的小孩童。

  結果并沒有懸念,龍哥掌下的那頭冰尸,從額頭到腳桿子,悉數裂開,化作了十幾塊黑氣騰騰的碎塊,那尸塊仿佛石頭一般,又臭又硬,讓人根本看不出來,在一秒鐘之前,它們還屬于一頭讓尋常人等畏之如虎的強大僵尸。

  一擊得手,龍哥并沒有停頓,他的出手宛如那積年的廚子在切蘿卜,啪啪啪,一掌一個,兩掌一雙,剎那間,那些朝著我們兇猛襲來的僵尸竟然變成了龍哥自留地里面的莊稼,而龍哥就好像喜獲豐收的老農,一個一個地將這些僵尸人頭給摘下來,直接當做了球來踢。

  這些冰尸其實都是布得有陣法的,先是四門兜底,相互穿插,而后又作六丁六甲排列,一半拉成線,一半如同四門兜底陣一般,即化北斗七星陣,再之后環繞一圈,按八卦陣布陣,留八個出口,變成方形,八門金鎖,又逐漸如同一體,互相交穿,九子連環,十面埋伏……

  如此種種,倘若是尋常人等,早就深陷其中,不得回返,便是李騰飛看在眼里,也不由得倒吸幾口涼氣,但是這些花花架子在龍哥看來,卻實在是有點兒阿三哥騎摩托擺閱兵方陣一般,十分的不靠譜了,好像是對他能力的挑釁一般。

  為了彰顯實力,也是為了達到震撼對手的目的,我們都抱著胳膊不動手,也不相幫,唯有李騰飛和幾位雪人大姐看得一陣眼花繚亂,口中不斷驚呼出聲響。

  擠擠數百冰尸,這樣的陣容在沒多一會兒,直接給龍哥拆得稀里嘩啦,潰不成軍,瞧見這兇猛的龍哥,王永發那倔強的臉上不由得多出了幾分決絕之色,剩余的那些僵尸雖然沒有意志,但是對于這位老祖宗終究還有一股天然的畏懼,最終被龍哥那勃然而發的氣勢,停止了瘋狂的攻擊。

  將這些根本沒有腦子、也沒有生物畏懼感的冰棱僵尸都給鎮住了之后,龍哥臉上依舊是冷冷的,并沒有半點兒得色,而是緩緩隱入了我的身后,洛飛雨在旁邊吃驚地看著散發出濃郁死氣的龍哥,嘴都長成了“O”字型。

  一切塵埃落定,雜毛小道這才跨步前出,朝著王永發解釋道:“大侄子,我不管你信不信,我都想告訴你,我跟你父親是過命的交情,雖然他走錯了路,但是我絕對沒有害他的意思,他現在變成了僵尸,絕對是小佛爺動的手腳——我們都不會煉尸,唯有小佛爺,才能夠煉出現在這般的實力來。苦海無涯,回頭是岸,你是我的后輩,如果你能夠放下,我保你新生!”

  “放下你的心中的仇恨吧,這些事情,還輪不到你來摻和!”洛飛雨作為前邪靈右使,也出聲勸導道。

  雜毛小道說得言辭懇切,說明他對于這個在邪靈總壇與我們相處好幾天的后輩還是十分關心的,然而王永發卻并不領情,拉著旁邊那頭曾經是自己父親的僵尸,臉上露出了堅毅之色,決然說道:“我來之前,掌教元帥說你們這一行是最難纏的,我當初還不以為然,現在看來,你們光一個人就能夠將我給滅了,說明我真的是井底之蛙而已。不過,你們以為我就只是這一點兒手段么?”

  他的臉上突然露出了詭異的微笑,好像是被鬼附了身一般,嘴角不自然地抽搐,我的心中莫名感覺到一寒,而旁邊的小妖則突然出聲喊道:“不好,他在這雪層下面弄了陰雷!”

  所謂陰雷,其實也就是從死靈之中提煉出極為不穩定的物質,然后制作成易爆品,跟道家的掌心雷其實是一個道理,這玩意并不能傷害到我們,但若是在這雪山之上,那后果可就……我們的心立刻一陣急顫,全部朝著不遠處的大石頭撲去,這下也顧不得什么故人之子的交情了,只求那陰雷不被引爆。

  所有的人里面,小妖到達最早,倏然而至,抬手就朝著王永發的心窩子捶去,這一炮捶去勢兇猛,然而地翻天卻擋在了他身前,小妖那拳頭擊在了那僵尸的胸膛,發出一聲沉悶的嗡聲。

  而就在這個時候,王永發狂吼道:“多日臥薪嘗膽,今朝都隨我歸,我的一生輝煌,無悔啊……”

  這話還沒有說完,我們的腳底突然傳來了劇烈的震動。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