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三章 開經玄蘊咒

  我站起身來,徑直走到了老尚的房間里,坐在了梳妝臺前的凳子上。

  這個梳妝臺是宋會計自己買的,質量并不是很好,上面擺放著一些化妝品,單品價值都不超過兩百塊,林林落落,不一而足。臺子上最吸引人的物件,莫過于這一面銅鏡。我沒有開燈,門半開,從客廳里面有光線傳過來,并不明亮,但是也能夠視物了。

  這黃澄澄的鏡面,印照著我的臉。

  這張模糊的臉冷漠麻木,面無表情,然后就是扭曲,莫名的古怪。

  小時候的物理學過,之所以會出現這哈哈鏡的效果,是因為鏡面不平,有曲度,光線折射所致。我伸出手,然后用力地去抹那鏡面,想要把那鏡面弄平整一些。然后當我的手一沾到那個鏡面,手便像觸電一樣,麻酥酥的,接著一股陰冷之氣從鏡子中騰起,蔓延到了我的胳膊處。這種陰森冰涼的感覺,從我的尾椎骨一直蔓延到了頭頂。

  我全身所有的寒毛都豎了起來,手指上殷紅殷紅的。

  我看見鏡子里面的人在笑,在冷笑,那笑容無比的怪異,嘴角似乎要要咧到了耳朵邊上去。人雖然在笑,但是眼睛卻是一片的冰冷,像冰鎮的礦泉水,臉上肌肉在有規律地抽搐。這是我么?眼睛、眉毛、鼻子,嘴巴……五官都是如此的熟悉,然而拼湊在一起,卻是無比的詭異和陌生。

  鏡子里面的我,是一個陌生的人,讓我驚恐,使勁地捏了捏自己的臉,這肌肉止不住地跳動,像是不屬于我了一般。這時,金黃色的鏡面一陣模糊,就像平靜的湖水中投入了一顆石子,有波紋出現,波光蕩漾著,一陣又一陣,先急后緩,漸漸停歇。

  一直到最后,這鏡子上面,出現了一個女人。

  這是一個長得極為精致的女人,穿著旗袍,看不出是清朝還是民國,她便像是也坐在鏡子面前一般,用白色的象牙梳著如瀑的黑色長發。她的頭發是如此的長,接近腰身,以至于從頭頂往下梳,需要弄好久。她仔細地梳著頭發,然后挽成一個婦人的發髻,取了一張紅紙,潤濕嘴唇,然后印上去,咧嘴一笑,甜甜的,又有著莫名的怪異。

  她心情不錯,薄薄的嘴唇不斷閉合,像是在哼小曲。

  接著畫眉,那是一種黑色的枝條,畫得很細心,眼睛睜得大大的。

  這眼睛就在和我對望,此時此刻。她是在看鏡子,但是鏡子的這一頭,是我。

  這是一件何等詭異的事情,這是一個何等神秘的場景。

  但是,更加詭異的事情出現了——一個男人出現在了這個女人的身后面。這是一個老式臥室的背景,通常是在農村或者寫實的歷史題材電視劇中能夠看到的,那個男人穿著黑色的褂子,腦袋后面有一根又黑又粗又長的辮子,一臉的猙獰,而手上,握著一把尖刀,雪亮的那種。女人從鏡子中看到了身后的男人,猛地回頭,兩人爭吵,情緒越來越激動,突然那男人高高揚起手中的尖刀。

  噗……尖刀透胸而過,鮮血四濺。

  一切的爭端都結束了,那個女人無力地趴在鏡子前的桌子上,口中狂涌出鮮血來,一口接一口,跟濟南趵突泉一樣,全部都噴到了鏡子中。她的臉色蒼白,鴉色頭發一瞬間如瀑散落下來,襯托得更加明顯。再加上嘴中冒血,這可是經典的女鬼形象……那個男人在發癲似地狂笑著,臉上的肌肉在抽搐,眉目間有著讓人心顫的東西。

  是瘋狂,也是殺氣。

  這女人身上,穿著的是一身鮮紅色的旗袍,紅得耀眼,指甲尖尖。

  看著這鏡子里的一幕,我猛然驚醒,這是怎么回事?這不是鏡子么,為什么會出現這么多古怪的情景來,就像這是一幅窗戶,對面的,是另外一個世界?

  這是我坐下來,第一次想起這個問題。

  我居然會一直都沒有思索起這個簡單的事情,好就像剛才的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一樣。這無疑是讓人奇怪的,而正當我思考這問題的時候,銅鏡中的畫面又模糊了,波紋重現,一圈又一圈,無止盡。接著,讓人恐怖的事情出現了——那光滑的鏡面開始變得柔軟,仿佛水,或者一層薄膜,這鏡面被捅開了,伸出了一只素雅潔凈的手,這手小巧柔軟,只是指甲很長,像慈禧老佛爺的那種,

  又紅又尖,就像五把尖銳的匕首。

  我猛然站起,想往后面退去,然而這只手卻猛然一長,緊緊地抓住了我的右手,使勁往里面拽。這力道出奇的大,我往回拉,但是居然僵持不得,感覺這手有著莫名的魔力,將我的心神都往鏡子里面吸,來不及思考,來不及蓄力……什么都來不及,只有咬牙堅持著。那鏡子繼續在動,漸漸浮出了那個女人的頭顱。

  黑色的長發如絲如瀑,將她的臉孔遮蓋。

  她緩緩抬起頭來,露出一張冰冷的、麻木的、蒼白的臉孔來,眼睛呈黑色,仿佛里面是深淵。她突然笑了,咯咯咯,露出沾著血的白色牙齒。然后,一聲巨大的厲嘯,轟然撞擊了我的心靈。

  ********

  啊——

  我猛然站起來,發現朵朵和肥蟲子都在我旁邊,電視上的節目正進入了廣告時間,一個過氣明星,正在介紹不銹鋼安全門。看著他張合的嘴巴,我心中仍然沉浸在剛剛的驚悸中,伸手往后背一摸,全是小米汗。我這才發現,我根本沒有跑到老尚的房間里面,而是在沙發上睡著了。

  朵朵一臉緊張地看著我,快哭了,喊陸左、陸左……

  肥蟲子圍著我飛,繞圈圈,怎么看都覺得這小東西的黑豆眼里,裝滿了幸災樂禍。

  是夢么?我疑惑地想著。

  這時客廳懸掛的電子鐘“鐺鐺鐺”地響了起來,我抬頭一看,正好是12點。

  我拉著朵朵的小手,這個可愛小保姆一臉的害怕,指著尚技術員的房門,說有鬼、有鬼……我對她無語,本身就是個小鬼,還怕鬼?

  話說,她還老喜歡看恐怖片。

  我本來還心有余悸,然而卻被朵朵的可愛模樣給逗笑了,拉著她的手,又從背包里面取出我曾經畫過的符,走到老尚的房間門口。這里下午的時候進來,便沒有關過,我在站在門口,看著梳妝臺上的銅鏡,一開始倒沒怎么覺得,經歷了那一場夢魘,越發覺得不對勁了——這場景,簡直是一模一樣的。

  我把燈打開,然后走到梳妝臺前坐下,看著銅鏡里面,面目扭曲的自己。

  我叫朵朵返回槐木牌,借著她的“鬼眼”來看著鏡子。

  只見這鏡子上附著一絲陰冷粘稠之氣,這氣息不是在表面,而是在鏡子中的世界里。我知道了,這鏡子里面,有鏡靈。什么是鏡靈?這東西其實我在前面已經提過了,就是給黃老牙布“清盆靈陣”的時候。這東西,全世界都遍布著傳說。它是靈,但是它不屬于魂,而屬于異變的惡魄。魄與魂不一樣,這個前面也有講,因為沒有保留太多的人性,大部分都是惡,是本能。

  如果我夢見的事情,是這鏡靈來歷的話,那么這女人的惡魄,一定是怨毒至深。

  這么看來,我那兩位房客的失蹤,定然是與這銅鏡有關了。

  我拿出了自制的回度往生咒符,點燃,然后在冉冉燃起的青煙之中,唱起了超度的往生咒,兩管齊下,咒符燃到一半,這銅鏡果然開始顫抖起來,不停地發抖,那滿是銅綠的鏡框邊,居然開始轉成了紅色。黃亮澄澄的鏡面開始扭曲起來,黑霧迷朧,不斷地變幻著,勾勒出一張女人的臉孔,是鬼臉,空氣中有嗡嗡地響聲,像是女人絕望的尖叫。

  夜間十二點,是鏡靈的靈力最強盛的時候,全世界通用。

  (這里提一點,一直有流言,說半夜十二點去照鏡子,很容易發現鏡子中的鬼——你或者會看到自己的臉容僵硬可怕,或許會看到自己背后有人,或許會看到里面有鬼臉。這個傳言其實是有根據的,鏡子里面的世界是一個獨立奇妙的地方,很容易吸引游離的孤魂野鬼,雖然不絕對,但是會常有。故而勸告大家,珍惜生命,萬勿嘗試。)

  這尖叫聲的音頻震動十分厲害,直達我的心里,饒是我這經歷過這么多事情的人,在那一瞬間都恐懼。

  我立刻結“內獅子印”,一陣“金剛薩埵降魔咒”念罷,大喝了一聲“洽”……這恐懼才像潮水一樣退去,我發現我突然拿不穩這銅鏡,下面的木架開始發抖,然后“咔咔咔”幾聲,紅黑色的木架全部都破裂,露出了木色的斷茬來。

  銅鏡跌在了地上,在地上滾著,黑霧籠罩著。

  我一腳把它給踩住,踏北斗七星步,按著破書上禁咒一章大喝道“云篆太虛,浩劫之初,乍遐乍邇,或沉或浮;五方徘徊,一丈之馀,天真皇人,按筆乃書……”

  這是“開經玄蘊咒”,十二法門中最實用的禁咒,專門用來收伏有靈之物。

  我朗朗上口地念著赦令,感覺音波在空中的震蕩與回聲,每一個音符都在發生反應,進行指數的疊加,當我念完“沉痾能自痊,塵勞溺可扶,幽冥將有賴,由是昇仙都!”的最后一個“都”字時,整個房間都為之一震,銅鏡終于停止了跳動。我附下身去,拾起來,把這一個圓形放在面前,將心神沉浸進去。

  兩股熟悉的氣息涌現在我的心頭。

5條評論 to“第十卷 第三章 開經玄蘊咒”

  1. 回復 2013/12/14

    家傳殘卷

    這頁是最恐怖的一頁了

  2. 回復 2014/05/15

    鬼娃娃

    驚悚

  3. 回復 2014/10/26

    玄悟

    施主,不要逗我好嗎,鏡子照人以正衣冠,代表正氣,是辟邪之物,沒事哪個鬼會去那里面,老壽星上吊啊,日本恐怖片看多了好吧

  4. 回復 2014/11/18

    朵朵姐姐

    還讓不讓人愉快的照鏡子了。。對于我們女人來說,鏡子時刻在包里。。無語了

  5. 回復 2014/12/06

    用舌頭舔了舔舌尖

    用舌頭舔了舔舌尖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