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八十八章 血肉的祭壇

  天山白鯤鵬翼展兩丈,體型巨大,看上去十分的醒目,這樣的神獸最應該翱翔于天空之上,然而此時的它,卻是伏臥在了天池冰凍的湖心之上。

  天池坐落于博格達峰下的山谷中,占地面積十分寬廣,我們當初上山的時候,并不認為這兒會結冰,然而回來的時候才發現,整個天池已經全部封凍,那天山白鯤鵬并不是唯一一個封堵在了冰面上的生物,在它的旁邊落著幾只紅眼禿鷲,而在旁邊不遠處,則有二十幾個身高超過三米的雪人或臥或站,分布周圍。

  瞧見同族于此處停留,了無生機,我們身后的那兩頭母雪人也暫時停止了對于李騰飛的關注,而是邁著毛茸茸的大腳丫子跑,朝著天池湖心那兒跑去。

  我看到了累累的死尸,除了那只巨大的天山白鯤鵬之外,還有二十多只身高一丈的雪人死在周圍,而在此之外,還有好多生命折戟于此,這其中便包括有三十多個人,全部都被凍得僵直,生機全無,堆成了一大塊兒,旁邊還有無數獸類的尸體,雖然摸上去感覺到陰寒冰冷,然而卻能夠感受到在不久之前的時候,他們都還是活蹦亂跳的,卻不知道為何,全部都慘死于此。

  鮮血凝結浸染,那些冰雕一般的尸體相互交疊,竟然在湖心處形成了一個仿佛是血肉祭壇的高臺。

  瞧到這一副場面,我頓時就感覺到渾身冰涼,走近些瞧,卻見這些死去的人們都是先前滯留在天池旁邊聚集地處的工作人員,我甚至看到了一個張大嘴巴怒吼的頭顱,這掉落的人腦袋被鍍上了一層冰,然而我卻能夠清楚地瞧見這頭顱本屬于那個在我們上山之前,不斷警告、勸導我們的那個旅店老板。

  這老頭兒當初警告說我們這一去說不定就回不來了,沒有想到我們最終還是回來了,而他自己,卻活不到了這一刻。

  無數新添尸體構建而成的肉體祭臺被風雪掩蓋,差不多有凸出湖面一米多的高度,我矗立在這之前,感覺到渾身的血液都變得僵直冰冷了。

  在我們攀登險峰的這段時間里,是誰將那些身居于雪峰之上的雪人給拐帶下山來,趁著湖心未結凍之前將其殺害,壘砌于此?

  又是誰將那些無辜的人們悉數屠戮,或留全尸,或斬頭、挖去雙眼和耳朵,擺成奇怪的模樣?

  誰能夠在那短暫的時間里,將那頭被視為神物的天山白鯤鵬殺死,擺陣一般地放置在這結凍天池的湖心處?

  答案不言而喻,所有的一切都是那個叫做小佛爺的男人在幕后主導,而這個邪靈教的掌教元帥,他現在到底在哪兒呢?

  我失心瘋一般地在每一具尸體面前做停留,仔細打量他或者她的臉孔,直到最后,看見這里面沒有雜毛小道,方才莫名地長舒一口氣,那兩頭母雪人在瞧見了同伴的尸身之后,已經開始嗷嗷地嚎叫起來,它們悲慟地哭著,雙拳開始像大猩猩一般發狂地猛捶胸脯,兩個垂落的胸膛不斷發顫,隨著這悲涼的哭聲在山谷中回響。

  李騰飛仿佛收到了極大的刺激,將除魔朝著一頭被冰塑過的尸身射去,大聲喊道:“出來啊,膽小鬼,你他媽的有本事就出來!”

  無堅不摧的除魔飛劍斬不斷那冰雕雪筑,整個血肉祭臺中的每一件物品都仿佛有著一種古怪的魔力,看似散亂,實則凝成了一體,若想將其毀滅,需用大力量全數鏟除,單個對抗,卻只是火花四濺,毫無辦法。我們在這兒大致地觀察了一陣,發現布置這一切的人員并不算多,或者說極少,從那有跡可循、還沒有被冰雪掩蓋的腳印來看,那些人仿佛都是自愿而來,引項自刎的一般。

  當然,這實在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然而越是這般,我越能夠確信,小佛爺其實已經掌握了一種遠比青蟲惑更加厲害的蠱惑之術,要不然也不會在這么斷的時間內,將這個肉體祭壇給布置完成。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小佛爺露完了這一手之后,再次遁入黑暗之中,讓我們無從尋起,只有返回了離湖邊不遠的聚集地去尋找線索,果然不出我的意料,整個營地并沒有亂成一團,雖然里面早是人員一空,但是卻顯得相當的整齊和從容,那些死在天池湖心的人仿佛失去奔赴一場盛宴。

  他們走之前,還將這里收拾得整整齊齊。

  在這個無人的聚集點,我和李騰飛相視而望,彼此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一絲恐懼。

  李騰飛害怕的是這些人悄無聲息地死去,下一個的,會不會就是自己;而我則有些擔憂起了因為雪崩而與我分道揚鑣的雜毛小道、洛飛雨、小妖和虎皮貓大人等幾位伙伴的安全,按理說他們并沒有如我一般鉆山洞子,倘若要是下來,肯定會比我更早到達這天池旁邊,然而我卻并沒有瞧見他們的蹤跡,去了他們的房間,也跟離開的時候一模一樣,這讓我的心中亂成了一團,忐忑不已。

  與雜毛小道和其余伙伴在一起,即便是天塌下來了,我也能夠面不改色,安然面對,然而他們不在我的身邊之時,我卻感到了一陣說不出來的心虛,空落落的,慌得厲害。

  我滿腦子都在想著一個可能,那就是雜毛小道他們在雪崩之后,沒有找到我,便下山來,恰好捧到了在此布置血肉祭壇的小佛爺。

  兩者相遇,仿佛泰坦尼克遇到了冰山,誰會吃虧,我不難猜想到。

  這猜測讓我渾身不自在,也顧不得許多,直接盤腿坐在了先前看雪的那個木樓梯上,開始陷入了最深層次的冥想。然而這一次,我并沒有感應到小妖的存在,反而是感覺小腹之中的肥蟲子在蠕動,仿佛隨時都有可能醒過來一般。

  肥蟲子這一次吃了不好的好東西,我原以為它可能要睡個一年半載,方才會醒轉過來,沒想到才過去不到大半個月,它便已經開始有醒轉的跡象。

  倘若是醒了過來,這個時候的它,到底有了幾轉?

  沒有過多久,暮色開始布滿了整個山谷,白天和黑夜幾乎不需過渡,那傍晚仿佛就只有一霎那的時間,夜色四起,天池所處的整個山谷間宛如鬼蜮,除了呼呼的風聲,便只有遠處那兩頭母雪人的悲鳴。室外的溫度極冷,零下好幾十度,然而我和李騰飛卻并沒有躲在屋子里,而是四處的搜查,盡可能地尋找生還者,想著能夠找到一兩個漏網之魚,將這一切的真相告訴我們。

  結果讓人失望,整個聚集地空空蕩蕩,連一只老鼠都沒有,所有的生命都被引誘到了遠處的湖面之上,燃燒了自己的靈魂。

  漫長的等待讓我的心情變得十分差,這樣見鬼的天氣里,即便是雜毛小道沒有遇上小佛爺帶領的邪靈教,此刻恐怕也是遭遇著嚴酷環境的挑戰,而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那一場突如其來的雪崩。

  自責和后悔吞噬了我的心靈,我的全身上下一片冰冷,整個人的靈魂仿佛脫離了自己的軀殼一般,高高地審視自己。就在我自暴自棄地不再動彈的時候,李騰飛從遠處摸了過來,將手附在我的耳邊,低聲說道:“陸左,我查到有一隊人馬從山外趕了過來,不曉得是不是對頭的,你要不要隨我過去看看?”

  人一旦靜得太久,就十分渴望變化,李騰飛這般一說起來,我首先趕到的并不是害怕和驚慌,而是一點兒小興奮,手往旁邊摸了一下,終于摸到了鬼劍,豁然站起來,點頭說道:“走,去看看!”

  因為沒有在博格達峰雪線之上,所以朵朵很自然地就出現在了我的旁邊,在李騰飛的帶領下,我、朵朵和龍哥朝著山谷那邊緩步摸了過去。

  李騰飛一邊走,一邊跟我輕聲說道:“我剛才去了西邊,感覺到有一股銳利兇悍的氣息在山的那一邊,所以稍微地等待了一會兒,結果看到好幾個黑影子潛伏過來,看著是尖兵前鋒的模樣。我這邊身單影只,只怕比不過那些家伙,所以便回來求援了……”

  我點頭,說騰飛你做得對,如果你再悄無聲息地消失不見了,只怕我也就要瘋了。

  西邊山口到天池這邊有一條可供車輛通行的道路,不過因為先前下了大雪的緣故,使得這邊積雪深深,車輛根本就經不得,所以我們也沒有走多遠,而是在道路旁邊的杉林中潛伏著,等著那些人的到來。

  我們藏身地是一道山梁,距離路邊只有一步之遙,我小心地探出頭去,瞧見黑夜中有長長的一支隊伍,四五十人,正朝著這邊急速行軍而來,看著矯健的腳步,和在黑夜中還健步如飛的姿態,想來都是些修行者。我和李騰飛瞇著眼睛瞧著,突然感覺到身邊有著一股危險的氣息降臨,心中一跳,將手中的武器拿在手里。

  下一秒,一道黑影從我旁邊的林子處猝然而出,手微微一揚,一道響鞭在空中炸響,然后朝著我的脖子處卷來。

  啪!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