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九十一章 魚血染鬼劍,雙姝競芳華

  從熊蠻子面前躍出的這些魚兒模樣頗為古怪,背鰭邊緣是黑色,尾鰭有明顯的黑紅色條紋相間,呈垂直狀,胸部白色,尾鰭末端不達臀鰭的起點,體側具有八條橫帶紋,尾柄背緣有一黑斑,這是天池秘穴之中的八卦福壽魚,生長周期極其緩慢,十幾年才有一兩斤的那種,十分珍貴,也稀少,平日里的價格能夠賣上幾百塊一斤,就這樣還沒有得賣,然而此刻這些珍貴的魚種卻成千上萬地出現,朝著十幾米遠的血肉祭壇上面蹦跳而去,讓人震驚。

  就在這些罕見的八卦福壽魚拼盡生命地堆疊而去的時候,山谷無端就吹來了一陣惡風。

  呼……呼……

  這風寒冷,而且陰森,我只覺得身子一重,低頭一看,卻見衣服上面竟然出現了一片白花花的冰霜,整個身子仿佛都重了幾分,頭也暈,再看一眼旁邊的人,除了龍哥、熊蠻子等幾個修為絕頂之輩,其余人都是臉色鐵青,修為稍微低一些的倉央等人甚至直接就一個跟斗,摔倒在地。

  瞧見此景,最早反應過來的卻是雪瑞,她這幾年雖說都泡在了蟲池之中,但是神魂卻一直徘徊游走于陰陽兩界,經歷離奇,見識自然也不差,當下騰身一躍,跳上了那只冰凍住的天山白鯤鵬身上,大聲喊道:“大家小心了,這是來自極寒之地的無盡罡風,也是洗滌陰靈的陰風起源,如果不能穩住心神,就會被吹得魂飛魄散而去!”

  這話說完,雪瑞口中念了一句咒訣,渾身頓時青光洋溢,將自己給籠罩其間,那些呼呼的寒風遇上,分開兩邊劃過。

  得了雪瑞提醒,場中一眾修行者都鼓起了自己的勁力,抵御這股狂風,不過還是有一些人抵受不住,分批撤回了湖邊去——朵朵原先所受陰風,竟然是這般味道,我心中不由得生出了許多疼意來。

  天池一夜結冰,緣由便在此處,我也顧不得許多,閃身攔在了這條魚線之前,鬼劍掄成了風車,將這些慷慨赴死的八卦福壽魚給攔住,想著不管如何,都要破壞小佛爺構建血肉祭壇的計劃。

  然而還沒有等我阻攔多久,我腳下的冰層突然猛地一震,耳邊傳來了一聲冰層裂開的“喀嚓”聲。

  當下我的心中一動,騰身而起,半空中,低頭看去的時候,卻是一條百十來斤的大魚從我腳下破冰而出,那嘴巴張得跟比那臉盆還大,朝我的腳咬來。

  我見過比這更加厲害的怪物何止千百,自然不會為這樣的大魚嚇倒,左手微微一動,石中劍驟然而出,宛若疾電,直接將這條齊人高的大魚捅了個對穿,勁氣在腦袋里炸開,半個魚頭都成稀爛。

  然而當我落下來的時候,那大魚撞出來的缺口處又出現了如先前一般的魚潮,根本就無法阻擋。

  那些從湖中躍出來的八卦福壽魚根本無法阻攔,隨著冰裂之聲從四面八方地響起,依舊還留在冰面之上的我們這幾個人終于再分不出多的人手,來阻攔這一切,眼睜睜地看著這些八卦福壽魚圍繞著祭壇,構建出了一個又一個古怪的血肉符陣來。

  當是時,我的鬼劍不曉得斬殺了多少魚兒,那些滑不溜手的福壽魚嘴邊還有兩縷肉須,隱隱間仿佛那真龍一般,而斬殺之后,一股又一股的鮮血浸染其上,莫名就增添出許多怨氣來。

  正在我們疲于阻攔的時候,旁邊掄著巨斧的南征大將軍突然將那巨大的斧子往冰面上重重一砸。

  轟!

  這力道甚強,離他不遠的我感覺冰面一陣巨震,整個人都不由自主地跳了起來。

  不過讓人奇怪的事情是這些連大魚都撞得破的冰面被大熊哥這么一砸,竟然并沒有裂開,而只是剛剛沒入斧刃,不曉得是熊蠻子控制了力道,還是那些福壽魚在這血肉祭壇的指引下,有天然的加成。

  我瞧見大熊哥拖著那桿沒入雪面之下的斧子開始走動,腳步穩健,錯落有致,心中不由覺得驚奇,而旁邊的龍哥卻是瞧出了端倪,身后那兩把從來沒有拔出來過的生銹鐵劍也錚然一聲響,落在了手上,繼而往冰面上一插,從另外一個方向開始疾速地走動起來。

  這兩人行動詭異,我都看愣了,手上的鬼劍也停了下來,身子被那些蹦蹦跳跳的福壽魚拍打,火辣辣的疼。

  瞧見我們都沒有主意,那熊蠻子朝著我、李騰飛、雪瑞和四娘子招呼,說快將這些魚引到我們刻的冰線之外去,他武陵王要整出這血肉祭天的場景,我們就給他來一個“五將鎖龍”。

  熊蠻子是當年耶朗大聯盟獨當一面的南征大將軍,除了是個修為超卓的戰陣武將,本身對于運籌帷幄的計謀和戰陣交鋒的排兵布陣之法,也是了然于心,韜略在胸,而且旁邊的龍哥也表示了支持,所以他這邊一吩咐,我們立刻都照著開始做了起來。

  不過阻攔這些八卦福壽魚的赴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引導卻也是困難之極,暴力驅趕只是下乘之策,所以我們也沒有什么好的方法。

  所幸在我們之間還有一位青蟲惑的擁有者,雪瑞沉寂數年,此刻終于發威了,這個終于能夠以白河苗蠱蚩麗妹之名出山行走的女孩子雙手一翻,立刻有兩道青光憑空出現。

  那青光仿佛是她手上的兩段長長舞袖,翩翩起舞間,青光籠罩,那些奮力朝著血肉祭壇堆集而去的八卦福壽魚竟然轉變了方向,順從了雪瑞的指引,堆在了熊蠻子和龍哥劃出來的冰面之上,一層又一層,那寒風吹過,立刻失去了生命,洗刷幾道,就化作了栩栩如生的冰雕。

  我在遠處看著那個宛若雪國精靈的女孩子,心中不由得生出許多感嘆——此時的雪瑞已經二十歲了,個子也高挑了,人也嬌艷了,眉目之間,隱隱間已經有了蚩麗妹那美艷天下的風范和氣度,遠不是當年那個病榻之上的瘦弱小女孩兒了。

  她在這青光游繞之間,隱約間好似那天上青帝之女,謫落人間,讓人看了幾多歡喜。

  布那五將鎖龍陣,出力的并非雪瑞一人,用那高深佛法度化完了星星點點的怨念,朵朵也終于抽出身來,她自然不會讓雪瑞專美于前,雙手一招,那些飛翔起來的魚兒紛紛砸落而下,隱約見浮現出一只大手,將其歸攏,堆疊在那冰線之外。

  她這一手倒不是魅惑,而是控水,身懷癸水之力的朵朵對于水的理解比在場所有的人都要透徹,體積大的那還另說,但是這些沾水的小魚兒,卻并不能逃脫她的操控,一時之間,紛紛落網。

  雪瑞和朵朵,這一大一小兩個美妞兒包攬了陣法的構建,別人也插不上手,我和李騰飛等人不想與那呼呼的寒風較勁兒,也朝著湖邊退開,招呼那些聞訊趕來的黑央族人警戒,不得貿然闖入,免得生出許多事端來。

  趁著熊蠻子和龍哥不斷修正那五將鎖龍陣的當口,我低頭看了一下手中鬼劍,但見上面凝結著厚厚一層魚血,上面似乎有細碎不定的冤魂環繞,連鬼劍自身都難以消化。

  我心中擔憂,卻聽到天空之中無端響起了一聲炸雷,嚇了一大跳,下意識地朝著朵朵那兒看去,但見她身上金光閃耀,卻并不懼這陽雷之威。

  隨著這聲莫名而起的炸雷動靜漸漸朝著遠山退去,充斥在天池之上的那股罡風終于開始減緩,而冰層之下的魚汛也越來越少,所有的一切仿佛都結束了一般,在松日落長老的指引下,岸邊的人群分出了十人兩隊,朝著湖心那邊靠近,李騰飛、四娘子和央倉都在其間,反而是我,因為在緊緊盯著那鬼劍之上的殘血,反倒是沒了動靜。

  過了好一會兒,我被湖心那邊的歡呼吵醒了,舉目望過去,瞧見雪瑞和朵朵被眾人圍在中間,接受所有人的歡呼和祝愿。

  這兩個女孩都跟我有著莫大的關系,我笑了笑,也想走上前去祝賀,然而剛剛邁出兩步,那鬼劍突然一陣顫抖,無形的空中仿佛落下來一道重錘,砸在我的頭上,我如遭雷轟,耳邊傳來一陣巨響,循聲望去,卻見眼前一陣白光迷茫,東邊的聚集地那邊竟然憑空裂出了一條巨縫來,而那些房子也如多米諾骨牌一般坍塌倒地,黑紅色的火焰從那兒噴了出來,仿佛世界末日。

  我心中大驚,湖邊這兒只有三十幾人,那么聚集地應該還有十幾人在駐留,這地縫一裂,那些人豈不是要死于非命?

  我朝著旁邊招呼一聲,那些人仿佛沒有看見聚集地景象一般,莫名其妙地看著我,時間緊迫,我也來不及叫人,飛身朝著天池岸邊不遠的聚集地狂奔而去,剛剛走到旁邊,卻見那幾十米寬的地縫里面探出一只巨手,朝著我凌空抓來。

  我二話不說,舉劍就劈,而在這個時候,耳邊突然一陣炸響:“嘿,小毒物,你要干嘛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