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九十三章 天道的懲罰

  雜毛小道原本的臉色是鐵青的,這一口鮮血噴出之后,反倒是變得紅潤了,瞧見他搖搖欲墜的模樣,我伸手去扶,這家伙卻擋開了我的手,用胳膊抹了一下嘴角的鮮血,反而笑了起來。

  我看著他失心瘋的樣子,回過頭來問洛飛雨,說你們在山上發生了什么見不得人的快活美事,他怎么一下子就變傻了?

  洛飛雨正在為雜毛小道突然多出一個四娘子這般風騷入骨的紅顏知己而悶悶不樂呢,一聽到我這調侃的話語,頓時就不樂意了,哼了一聲,賞了我一對衛生眼,說誰跟他發生了啊,狗都嫌的家伙。洛飛雨說完,別過身子,朝著旁邊走開,而我回過來照顧姥姥不疼、爺爺不愛的雜毛小道,卻聽到他一聲長嘆,說小毒物,這回我可算是感受到了小佛爺的手段,真的不是一般人物,所能夠比擬啊!

  他這般一說,龍哥、熊蠻子和黑央族的幾個頭面人物都圍了過來,我疑問道:“怎么,你有什么發現?”

  見大家聚攏,雜毛小道也不理會,而是問我道:“你還記得我們當初在西南逃亡的時候,曾經在涼山遇到過一個山神么?”

  見他說起往事,我點了點頭,說嗯,涼山蠱王宋花星,此老百年過后,神識凝為山神,而后又被黑潮迷惑神志,作奸犯科,要不是我們當日擒獲,將其點醒,說不得還要為禍一方呢。

  那一段亡命天涯的歲月是我最難以忘懷的記憶,所以雜毛小道一提起,我便想了起來,瞧見這家伙一臉嚴肅地突然提及此事,我的心中立刻有了計較,猜測道:“難道,你懷疑這小佛爺還跟本地山神有所勾結?”

  見我一點就破,雜毛小道沉重地點頭,說對,當日宋花星曾言千年輪回,光暗交替,宛如那潮汐漲落,每到一個時間節點,就會有深淵黑暗侵蝕那陰脈地煞,奪這山脈之神志,為禍人間……

  雜毛小道的意思我懂了,天道無常,說起來玄之又玄,但是其實說白了,那就是為了防止人口膨脹,以及對這大自然,也就是大道產生的破壞,所以每隔一個時間點,就會降下一次大劫,清洗人間,這個就跟我們隔一段時間就會給小狗刷毛一樣,無外乎就是把身上的虱子給刷下來而已。整個山脈凝成的神志開始變得邪惡,而小佛爺則利用了這循環,借助了這樣的力量來維續冰凍天池上面的血肉祭壇。

  也正因為如此,所以我們才會對那些冰凍在湖面上的任何東西都手足無措,根本起不到破壞的效果。

  雜毛小道表達出了他的意思,而龍哥也同意了他的說法:“我在地下待著這么多年,其實也有跟類似的生命意志打過交道,每隔一段時間,它們都會變得特別邪惡,而隨著人類對自然開采的泛濫越甚,它們就會越加暴躁,這些年來許許多多的天災,說到底,都是大自然、是天道對于人類的懲罰——我感覺,人類已經差不多觸碰到了天道的底線了……”

  談到這些問題,我們不由得都沉默了,這是一個太廣泛的問題了,人類在追求美好生活的同時,的確也犧牲了太多太多的自然環境,而如何在這里面取得平衡,并不是短視的當權者所能夠考慮的。

  萬萬沒想到,自然的報復會來得這么的快。

  我們是修行者,大部分時間都在打熬身體,修身行氣,至于這種國計民生的問題,那是這個國家、社會和全世界的權貴、政客、當權者所需要解決的,而我們則需要保證那些無辜者暫時不會被波及到。在沉默了一會兒之后,雜毛小道與熊蠻子探討了五將鎖龍陣的意義,這其實是由五個修行高強的人物分別在五個基準點上定住身形作法,然后阻止血肉祭壇之上的人物進行越界溝通的陣法,如果要實施,則需要五個人。

  這是千年之前的預案,大祭司、南征大將、御前侍衛、武陵王和王妃,東南西北中,正好五個,然而王妃身受火焚,尸丹已入我的腹中,武陵王反叛,這鐵五角就少了兩個,不過如果加上我和雜毛小道,倒也還能夠維續。

  當下龍哥對我,熊蠻子對雜毛小道,手把手地交予了這陣法的奧妙,說完之后,我有些擔憂,說即便如此,還是少一個人,我們這兒的所有人中,最厲害的洛飛雨、其余的松日落、他信長老和四娘子、李騰飛等人,誰來頂上?

  關于這個人選,雜毛小道自然屬意洛飛雨,一想到能跟這妞兒并肩作戰他就有些小激動,不過這事情的話語權并不在他這兒,甚至連我都插不上話,熊蠻子在考慮了好一會兒之后,看了龍哥一眼,然后悠悠地說道:“等一等吧,我相信大祭司她一定會趕過來的……”

  把所有的希望寄托于一個人的身上,這并不是我們所能夠接受的,然而熊蠻子和龍哥卻對大祭司有著極度的信任,這是幾千年留下來的情感,在勸過幾次無效之后,雜毛小道放棄了,轉而謀求在天池外圍做起了動作來。

  他除了是一個厲害的修行者,還是當世間頂尖的符師和布陣師,自己也有著一套理念在里面,于是跟熊蠻子從黑央族的修行者里面借了一些有基礎的人,在外圍又作起了布置來。

  如此忙忙碌碌,又是一夜過去,次日白天一整天無恙,而到了晚上的時候,又從林子里跑出了好多動物來,一連三天,盤羊、雪豹、猞猁、天山鹿、天山羚羊、野兔、黃羊……甚至還有六頭雄壯的野駱駝,這些渾身凍得僵直的野物也不知道是從哪兒冒出來的,撒開了腳丫子就往著這兒奔。

  在雜毛小道說起了山神之后,我們也終于曉得了,這些動物之所以如此瘋狂,想必也是蒙受了那被腐蝕的陰脈地煞居住者的召喚。

  不過我們卻無力阻止,原本看著荒涼的雪原之中,一到了夜間,就仿佛變成了動物園了一樣,就連那雪白的老鼠、錦雞都能夠湊趣而來,實在是防不勝防。

  這幾天的時間里,我每天都在和龍哥學習那五將鎖龍陣的排演與咒訣,然后抽空了還與雜毛小道在外圍布陣——這家伙所布置的陣法也是有講究的,叫做“十面埋伏”,是茅山后院大陣威力最大的一種,無數陣法集合,上能引動天雷,下能勾動地火,就連那神劍引雷術,也才是其中的手段之一,端的是恢弘強大,然而唯獨有一點,費時費力,即便是雜毛小道此番前來預備帶了許多的材料,但是就光在那冰凍的天池之上畫符,就是一個浩大的工程。

  我們不知道自己還有多少時間,也不知道小佛爺到底什么時候會來,在第四天的時候,所有的話事人聚集一塊兒,最后商量由他信長老帶著央侖等十位黑央族修行者先行下山去報信,找尋援軍,而由我們堅守此處,等待著最終一戰的來臨。

  在這段時間里,綠臉的大祭司沒有出現,小妖沒有出現,虎皮貓大人也沒有飛回,當天在雪峰之上對我們信誓旦旦的阿木,不但沒有帶著天山神池宮的人馬趕來支援,就連他自己,都人影無蹤。

  又下了一場大雪,雖然聚集點的給養都足夠,然而看著那每天不斷的各種動物過來將自己的血肉祭祀,每一個人的心中都是沉甸甸的。

  我每天都有在回憶,近五年的經歷在我的腦海里不斷浮現,歷歷在目,所謂大黑天,當初的矮騾子就曾經嘗試著召喚過,不過它們是進行著極度精準的計算,而現在的小佛爺手筆可就要大上許多,無論是概率,還是召喚出來的東西,想必都是矮騾子這種半桶水所不能比擬的。而能夠與這樣的對手交鋒,其實對于一個修行者來說,也是一段不悔的經歷。

  所謂強者之心,恐怕也是無比強烈的渴求著那些巔峰的對手,毫無畏懼,自強不息。

  在黑央族求援小組離開的當天傍晚,虎皮貓大人拖著疲倦的身子返回了天池,在它身后跟著的是四頭紅眼睛的巨大禿鷲,在經過一段緊張而激烈的追逐,這肥母雞終于將那幾頭愚蠢的扁毛畜生引誘下來,然后四把飛劍,將這些巨大的追兵斬殺。

  虎皮貓大人落地,我們走上前去一看,卻見它身上的羽毛足足都少了一半,模樣十分凄慘,朵朵心疼得不行,抱著這傷痕累累的肥母雞,眼淚水就嘩啦啦地流了下來。

  我們慌忙上前檢查,發現大人雖然看著模樣凄慘,但是倒也沒有傷到筋骨,一顆懸在半空中的心也才落了地,問起小妖的時候,得知兩人也是在當天分離了,那小狐媚子似乎聽到了什么召喚,竟然跳入了一個冰窟里面,而虎皮貓大人這幾天則被邪靈教控制的各類扁毛畜生追殺,其中辛苦,自不必言。

  還沒有等我們過多盤問,守在山口處的黑央族人傳來消息,說去報信的人回來了,我們詫異,這剛剛走沒多久,怎么就回來了呢?

  那人告訴我們,回來的只有央侖一個,渾身血淋淋的,看著好像是不行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