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九十四章 七個綠葫蘆

  我們見到央侖的時候她還沒有死,全身都是淋漓的鮮血,一張還算端正的臉上也給弄花了,十幾道細碎的傷痕在臉頰蔓延。

  四娘子與央侖的關系還算不錯,她抱著這個黑美人兒,幾乎是飛奔著朝我們這邊跑來,大聲地哭泣道:“救救她,救救可憐的倉央。”如果肥蟲子沒有沉睡,這個時候本來應該是我登場的,然而沒有了本命金蠶蠱在,我也沒有太好的治療辦法,倒是雪瑞跟蚩麗妹學了許多救人的手段,隨身的包裹中也有應急的藥材,所以立刻將央侖接了過來,平放在房間的地板上,開始施救。

  青蟲惑圍繞著已成血人兒的央侖不斷飛舞,而雪瑞手中的藥粉也極有規律地灑下,與此同時,她的右手并不停歇,一邊在朵朵的幫助下清潔傷口,一邊綁上了止血紗布。

  熊蠻子與龍哥也各自朝著這個黑妞兒的身上注入了一股氣息,這兩者雖為僵尸,然而物極必反,自身體內卻也有著一股濃郁不散的生氣,卻也能夠激發央侖的求生潛力,如此雙管齊下,央侖又吐了一口血,終于醒轉過來。

  恢復神志的央侖告訴了我們一個壞消息,以他信長老為首的求援小組在出山的路上碰到了埋伏,從他信長老以下,除了她且戰且退,躲在冰層下面逃過一劫之外,其余人等皆戰死當場,無一幸免。

  這消息聽得在場的大部分人呆若木雞,要知道出山求援的一眾人等,雖然并沒有頂級的高手壓陣,但里面各個都是黑央族中最厲害的勇士,而且還有他信長老這般獨當一面的高手在,竟然就這般被截殺了,實在是讓人難以接受。雜毛小道皺著眉頭,問看清楚攔住你們的人是誰了么?

  央侖點頭,說瞧清楚了,是一群衣衫襤褸的老頭子,領頭的是個矮胖老頭,眉毛胡子都連在一起了,看上去好像慈眉善目,不過下起手來卻著實狠辣,而且身形能夠一分為二、二分為四,他信長老就是在跟他的交手中,被鬼靈侵入體內,腦殼爆裂而死的。

  這黑美人一指認,旁邊表情輕松的洛飛雨驟然嚴肅起來,紅潤挺翹的嘴唇抿了抿,然后下意識地看了一眼我和雜毛小道。

  我們都明白了,對黑央族求援小組下手的,十有八九就是洛飛雨的小外公,苦修者中的領銜高手王新球,這事兒還真的是有些難辦了,經過邪靈總壇之亂和青城-金沙江之殤后,小佛爺手上能夠用的棋子少之又少,左使受戮,右使叛變,十二魔星中的人物,除了秦魔那種聽調不聽宣的悠閑人物之外,幾乎都全部都戰死了,那些各地分廬的廬主又因為心有異志,或者本事低微,所以基本上都安排給了佛爺堂的秋水先生,負責在全國各地故布迷陣,牽扯注意力,所以反倒是洛飛雨小外公這些郁郁不得志的苦修士,成了他麾下主力。

  這些苦修士按理說應該都是反對小佛爺執政的人,當初王新球在山腹的地道中還大肆痛罵過這掌教元帥,然而此刻卻甘為走狗,慷慨赴死,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蹊蹺,要不然有幾個人會愿意給他賣命呢?

  不過事已至此,我們倒也不會將這事兒點破,只是有些發愁了,我們此刻即便是在山中悶死,也不會有援軍來襲了。

  央侖身上的傷頗為嚴重,雪瑞幫著處理完畢之后,四娘子幫著把她帶回了聚集地按安放,我們則聚在了一起來,派人出山求援的路途已經被人封住了,除非是讓我和雜毛小道、或者龍哥大熊哥這般的高手離開,否則其余人還真的有些不夠看,但我們又離開不了,免得被調虎離山,陷入敵人的算計之中。

  通知外界的方法并非只有口口相傳,這聚集地原本也有線路電話的,而我們身上還有幾部衛星電話,信號并非尋常手機能比,但是自從這大雪封山之后,所有的通訊手段都失了效,不曉得是小佛爺的布置,還是別的什么原因。

  在沉默了好一會兒之后,雜毛小道告訴我,他嘗試用意念來連接一下自家的師父陶晉鴻,看看能不能夠成功。

  此前說過,各門各派都有著一套自己的聯絡方法,世界的距離是那么的遙遠,然而通過一張肥皂泡泡的虹膜,其實也可以很近。這些法子是不傳之秘,我也沒有問起,送雜毛小道返回了房間。大家各自忙碌,而虎皮貓大人卻不肯休息,而是讓朵朵抱著它,朝著那天池中間的血肉祭壇走去,也想瞧一瞧這里面的蹊蹺。

  首先它看的是雜毛小道布置的“十面埋伏”,這法陣耗時長久,總共也才完成了三分之一,僅僅是靠著聚集地這邊的一部分完成了,巡視著自家徒弟的作品,虎皮貓大人挑剔得很,不斷地說出種種毛病,沒多久,讓雜毛小道和我們頗為自豪的這符陣在它的口中就變成了紙糊的玩意兒,一捅就破;等到了熊蠻子和龍哥布下的五將鎖龍陣,它方才收斂起喋喋不休的態度,整個兒似乎嚴肅了許多。

  最后到達了血肉祭壇之前,經過這些天不斷地演繹和補充,整個血肉祭壇足有一個籃球小操場那么巨大,最中間的高臺足有三米,由不同的動物尸體組成,整體充斥著一種古怪而有韻律的猙獰美感。

  丑的極致就是美,這是一種讓人震撼的恐怖,身處其中,那濃郁血腥和魚腥交纏在一起的味道被冰封鎖,余味則被呼呼的寒風吹散,將整個猙獰的世界都冰封在了晶瑩的雪國之中。

  這是一場混亂而盛大的浮世繪,記載著里面包括人類在內的每一種生物臨死前的那一霎那,無論是瘋狂還是恐懼,恐懼還是解脫,都清晰地印在了這里。

  這也是一場人間地獄,不同種族、不同類別的生物在這里失去了生命,它們有的在臨死的最后一刻幡然醒悟過來,有的至死,也還是被迷惑住,根本就不得解脫……

  看到這跟道家符陣完全不一樣的法陣風格,虎皮貓大人勃然變色,慘然說道:“天啊,這東西可是失傳已久的血祭手法,這樣手段形成的怨氣,可以撕裂空間,只要時辰達到,便能夠將最兇惡、最殘忍的兇獸、兇靈給召喚出來,到時候人間又是一場災難啊……”

  虎皮貓大人的性格向來就是目無一切,裝波伊到了極點,這世間幾乎就沒有能夠入得它老人家眼的,然而一旦它表示出了比較明確的擔憂,說明對手真的很難對付。

  這肥母雞的眼力自然要比雜毛小道厲害許多,它幾乎是一眼就瞧出了這里面的蹊蹺來——天山祖峰乃道教圣山,傳說中西王母的王庭所在,遠非西南涼山那樣的小山頭所能夠比擬的,雖然這里面的山神意志并不能夠化身出來,然而只要是它將力量借予了小佛爺,那么陣法我們就是不能夠破壞的。

  不過動不得這些冰雕,虎皮貓大人卻并非沒有一點兒辦法,它首先布了一個精簡版的驅靈陣,這法陣主要是摒棄那陣中散發出來的山神意志,不讓那些藏在山中的各種動物前來赴死,構建起這血肉祭壇,而后又用尾羽幫我們測量出了陰風刮來的地方,判定在西南方向,有一個來自靈界的風口,不知道是什么法器,反正就是這玩意,讓這天池能夠結冰,成就此番模樣來。

  虎皮貓大人的歸本溯源,簡直就是釜底抽薪之策,如果能夠將那個風口端掉,然后在在血肉祭壇旁邊用火攻,將湖心冰消溶解,只怕小佛爺所有的計劃都要泡成一鍋粥了。

  這計劃讓所有人的血液都沸騰起來,我們這幾天束手無策,而虎皮貓大人一出現,就將事情弄得條理分明,果然不愧是及時雨,當下也顧不得在房中盤坐休養的雜毛小道,我帶著連一口氣都沒有歇的虎皮貓大人朝著西南方向的山口跑去,同行的還有抱著它的朵朵和龍哥,以及十幾個身手不錯的黑央族人。

  走了沒多遠,窩在朵朵懷中的虎皮貓大人指著遠方的一處冰川之上說道:“就是那兒,你們看,插在山壁上的那一串葫蘆,想來應該就是這一陣又一陣陰風的罪魁禍首了!”

  此時天色已晚,好在我的視力還算不錯,瞧見在前面一道陡峭直立的山梁子上,的確掛著這么一串碧綠色的葫蘆,一共有七個,個個都如同拳頭那般大笑,朝口不同,看著仿佛不似人間之物,李騰飛也跟在我們旁邊,瞧見了,不由得發笑,說尼瑪,這是葫蘆娃的節奏么?我原本沒想到,不過聽到了也笑出聲來,可惜沒有穿山甲,也沒有老爺爺。

  那山壁幾乎豎直,而且又接滿了冰,離得遠,飛劍不能達,朵朵自告奮勇,虎皮貓大人卻攔住了她,說媳婦,這葫蘆吹的是陰風,你可扛不住,還是我來吧。

  大人從朵朵懷中掙脫出來,奮力一飛,朝著山壁那兒的葫蘆飛去。

  然而飛到半空中,黑暗中突然射出了一陣箭雨,將虎皮貓大人籠罩其間,接著這肥母雞一聲不吭,直接就墜落下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