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九十七章 地脈的加持

  邪靈教有兩大神器,惡鬼墓與封神榜,前者已然在藏邊古洞之中折損于洛飛雨之手,而后者卻一直都在小佛爺手中,流傳至今。

  當日邪靈總壇一役,山前小鎮成千上萬虔誠的信徒慘死于小佛爺的算計,那些忠誠的陰靈悉數歸于封神榜那面令旗之上,使得此旗擁有著讓人恐懼的神秘力量,此番一插入那作為陣眼的天山白鯤鵬之上,那整個小操場一般大的血肉祭壇立刻一陣翻滾,冰面之下,無數蠕蟲一般的肌肉規律收縮,雖然表面看上去根本瞧不出什么來,但是給我的感覺,卻好像是一臺頂級跑車,已經裝上了航天器級別的發動機。

  整個血肉祭壇有了核心,立刻發揮出了驚人的效果來,整體如同活過來一般,而在此之后,立刻有一道光,從黑壓壓的云層外面直射而入,徑直照在了封神榜之上。

  這是一道紅光,比鮮血還要瀲滟的色彩,而下一秒,這紅光立刻化作一陣光波,朝著四面八方輻射而去。我瞧見這艷麗的紅光齊著膝蓋射過,根本都沒有容我有反應的時間,心中詫異,還在刀叢之中抽出了時間,去摸了一下腳膝,卻沒有感覺到任何異常。

  這讓我有些奇怪,不曉得這唬人的一道光芒到底是所為何來,然而還沒有等我將嘴中這口濁氣給呼出來,便有一道凜冽的刀光朝著我的臉上招呼而來。

  這勁道、這力度、這方位,一刀斬來,簡直體現出了巔峰刀客的最強一擊,即便是身為敵人的我,也忍不住想要喝彩。

  然而當我翻身躲開這一斬的時候,扭頭看去,卻嚇了一大跳,實在是不能夠把剛才那個被我一把鬼劍逼得連連后撤的老家伙,和劈出剛才那驚艷一刀的刀手聯系到一起來。不過當此人再次劈出更加威猛的一刀時,面對著這氣勢如山的刀手,我果斷選擇了后撤。

  連續后退一截距離,我和雜毛小道又終于碰到了一起來,此刻的雜毛小道早已是渾身鮮血,仿佛從水里面撈出來的一般,不過估計也和我一樣,都是別人的多,自己的少。他朝著我大叫,說小毒物,不好,這血肉祭壇被天魔那狗日的啟動了,現在正在抽取博格達峰地脈山神的力量,給這些家伙作了加持,我們人少,根本就戰勝不了對方,先穩住陣線,免得兵荒馬亂里丟了小命。

  雜毛小道的判斷是正確的,剛才那一波紅光應該是由天魔所控制的,我們自己沒有什么感覺,然而圍攻我們的這些邪靈教高手卻個個都如同打了雞血,一雙眼睛莫名就瞪得如雞蛋大,牛鼻子里噴出一股股白色氣流,整體的實力上揚了好幾成,有的甚至發揮了雙倍的攻擊力。

  然而凡事有得必有失,除了一部分地脈力量的加持之外,這些邪靈教高手之所以變得這般厲害,其實也是在燃燒自己的生命,將自己最厲害的那一霎那,開放在今夜。

  雖然這些人過了今天,要么功力大減,要么壽命有虧,然而在此時此刻,群體而出,卻實在是我們所不能阻擋的,于是在審時度勢之后,我左右招呼一聲,開始朝著后方暫時撤離。

  我們這邊開始且戰且退,而熊蠻子作為一軍主帥,卻是最接近于血肉祭壇的我方人物,瞧見那主導封神榜的天魔近在咫尺,這區區幾十米之遙,他幾乎抬腿就到,當下也是顧不得返回來指揮人員,而是提著手上那一柄巨大斧頭,朝著陣中殺去。

  然而他根本就沒有走出多遠,立刻就有兩個身形與他一般無二的血肉傀儡攔在了他的面前,同樣的巍峨身材,同樣的滔天之勢,同樣的血板大斧,卻都是從那封神榜上跳下來的靈物,一左一右,將其鉗制住。然而熊蠻子乃當初耶朗王遺留下來的護殿大將,哪里會懼怕這個,當下也是將這兩個兇猛的血肉傀儡給蕩開,轟然沖鋒,卻結結實實地撞在了一道紅光滾滾、血肉滔滔的光幕之上。

  轟……

  這一撞,卻是熊蠻子與那整個血肉祭壇、與那整個博格達天山地脈相撞,即便是以此老的修為,也是如娘們兒一般飛跌而退。不過大將軍卻也來了蠻性,舉起大斧,朝著那光幕就是一砸,邦、邦、邦,一連三斧頭,將這光幕砸得一陣亂晃,然而卻依舊無果。

  大將軍還待砸出第四下,那兩個血肉傀儡和其余留下來拖住他的邪靈教高手卻已經蜂擁而至,一瞬間,就將他淹沒在了刀叢劍影之中。

  南征大將軍會死在這刀叢之中么?答案顯然是不可能,就在敵焰囂張的那一刻,四柄飛劍驟然而至,將那兩個宛如人型坦克的血肉傀儡給牽制住,而一個矮小的身影出現在了光幕邊緣,手中兩把生銹鐵劍詭異地舞動著,立刻就有大塊鮮血淋漓的肉塊脫體而出。

  快速救援熊蠻子的這位瀟灑狠厲的雙劍之士,自然就是一直被其鄙視的龍矮子,這位大內侍衛與他是幾千年的交情了,雖然彼此脾氣一直不和,但是真正交戰起來,卻是愿意為對方付出性命。

  熊蠻子身為大將,最擅長的就是戰陣沖殺,威猛無比,而近身搏擊之術,卻并不如那做大內侍衛的龍哥厲害,但見這個矮個子一雙生銹鐵劍詭異舞動,一長一短,鉤、掛、點、挑、剌、撩、劈,行如蛟龍出水,靜若靈貓捕鼠,運動之中,手分陰陽,身藏八卦,步踏九宮,內合其氣,外合其形,達到了劍與身合、身與氣合、氣與神合之大成之境,陡然之間,竟然帶著熊蠻子殺出重圍,朝著我們這邊退來。

  在那天山地脈邪惡力量的加持之下,所有的邪靈教高手渾身皆冒紅光,氣勢洶洶,而如先前那般的血肉傀儡又不斷地從封神榜上跳出來,一時間補足了先前損耗之人數,朝著我們步步緊逼而來,我們不敵,開始后撤。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從我們身后又傳來了咻咻的破空之聲,回過頭去,卻見先前那些藏頭露尾的穴居人居然已經滑下了雪壁,同樣的紅光瑩瑩,彎弓搭箭,朝著我們這邊射來。

  前有無數打了雞血的邪靈教高手洶涌而來,后路又有遠程能力超強的穴居人斷住,這前后夾擊,一時間隊伍也是有些心慌起來,有的黑央族人開始脫離隊伍,朝著聚集點這邊撤離,想要盡快逃離這些紅光惡魔的攻擊視線。

  在此之前,我們曾經在那血肉祭壇的外圍布下了五將鎖龍陣,而更外圍,雜毛小道的十面埋伏也已經建成大半,然而在人員稀少的情況下,我們根本就擋不住這些邪靈教的進攻,看著周圍不斷后退的黑央族人,我的心中在滴血,而一雙眼睛也變得赤紅,不再后退,而是攔在了隊伍的第一線。

  這是一場讓人絕望的拼殺,后方穴居人每一枝落下的符箭都會引發一陣狂暴的陰風和爆響,讓我的神經緊繃,而與我并肩而戰的雜毛小道則在對著旁邊的人狂吼:“堅持住,援軍一定會來的!”

  援軍回來么?這個問題我也曾經想過,然而這大雪封山,即便是能來,恐怕也只是蕭家大伯的那一點兒人馬,給此刻的邪靈教塞牙都不夠。

  我們還在拼殺著,那些邪靈教高手以保衛血肉祭壇為主,并不緊逼,祭臺上面的天魔已經開始了瘋狂的巫動,反而是穴居人步步緊逼,一雙碩大的眼睛里面充斥著邪惡和暴戾,讓人心驚。“不行!一定要將那些叛徒除掉!”熊蠻子一聲暴喝,拖著巨斧就準備沖鋒,而我卻是一把將其攔住,不讓他沖——僵尸沉睡千年至今,體內唯剩惡魄,倘若是被那符箭攜帶的罡風吹滅,再強悍的肉體也是白搭。

  大將軍不行,龍哥自然也不行,誰去解決哪些如跳蚤一般討厭的穴居人射手呢,我們都犯了愁,左右一打量,瞧見了抱著昏迷肥母雞的朵朵來。

  練就了神足通的朵朵如果能夠接近穴居人,以佛法度化,這是一個不錯的選擇,然而朵朵身為鬼妖,卻也是最容易受傷的人,不過瞧見旁人期待的目光,朵朵也曉得了情況的危機,主動地挺身而出,將懷中的虎皮貓大人遞到雜毛小道面前,說我去。

  雜毛小道曉得我最心疼朵朵,瞧了我一眼,果斷地沉聲說道:“還是我去,朵朵留在這兒吧!”

  雜毛小道對于朵朵的疼愛并不遜于我,他寧可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險,也不愿意讓朵朵受到半點兒傷害,所以這話兒一說出口,倒也不是故作姿態,而是快步疾奔,朝著遠處雪原的穴居人亡命沖鋒而去。

  然而就在雜毛小道開始這九死一生的狂奔之時,在遠處的遠處,突然有一聲蒼涼凄厲的獸吼響起,接著有一條寬闊的黑線浮現在穴居人的后方。

  幾秒鐘之后,那些黑線便化作了二十多個人影,而當先一個,卻正是當日那個騎著雪豹的少年。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