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九十八章 各路的援兵

  這騎著雪豹的少年便是天山神池宮的人物,大號名曰“雪峰未來主”,小名阿木,從這行間字里的意思來看,說不得就是那宮里頭的重要人物。

  與他一同出現的還有二十來個披著白色大氅的同伴,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一水的雪豹配置,跟傳說中那土豪云集的天山神池宮身份十分匹配,這些人一出現就朝著那些穴居人沖鋒,根本就沒有半點言語,表現出了精銳的果敢。

  翻身下雪壁的穴居人差不離也有四十多人,先前正在一步一步地前進,朝著我們這邊緊逼,而這后路被襲,倒也是有些慌亂,立刻分出一部分人手,朝著這些天山土著射去。

  符箭在陰脈地煞中凝煉多年,最是厲害,所以它們倒也沒有太多的心慌,然而這去勢沉猛的符箭射出,抵達這些騎著雪豹的神池宮人之時,冷夜里突然有一人哼了一聲:“在我天山腳下還敢撒野,看來你們這些丑八怪是活膩味了!”

  說話的是少年阿木,而出手的則是他旁邊一個光頭老者,在旁人都戴著厚厚雪絨帽子的時候,他卻是一個光溜溜的大光頭,光滑錚亮,在這雪夜里顯得格外的耀眼。此人的雙腿緊緊夾著身下不斷起伏的雪豹,而自己的雙手則開始從懷里往外掏東西,當第一道藍光從他的手中閃耀而出的時候,我瞧見他雙手之上都是鏡子,跟我的震鏡幾乎一般的銅鏡,而那藍色光華迎擊上了威力驚人的符箭之后,空間一陣扭曲,竟然消弭不見,爾后從那雪壁之上遙遙傳來了一聲又一聲響雷的聲音。

  斗轉星移,這宛若震鏡所發出的光華竟然有這等奇效,果然不愧是出產了無數精巧法器的天山神池宮,傳說中的三大修行圣地之一。

  連續幾十枝符箭被那藍光準確地帶走,原本逞著兇威的穴居人立刻就傻了眼,它們能夠拿得出手的就是那符箭,近身作戰,這穴居人還沒有矮騾子來的無畏而兇猛,然而正是怕什么來什么,就在這短暫的時間內,那些雪豹已經沖過了長長的路程,阿木一騎當先,直接就撞入了那群穴居人布成的戰陣之中,胯下小雪大嘴一張,立刻將一個丑陋的穴居人腦袋咬下來,三下兩下,便給直接生生嚼到了嗓子眼里去。

  戰斗在一瞬間就爆發了,天生神池宮的來人各執奇兵,而那領頭的阿木手上則是一把鋒寒如雪的快刀,挽起來雪亮,依托著那雪豹仿佛飛一般的速度,都不用怎么使力,稍微一帶,那人頭便直接飛了起來。

  阿木一人便滅了兩個穴居人,而他旁邊的那二十幾人也是如同猛虎一般殺入穴居人的群體里面,每一次的手臂飛舞,便能夠有一個頭顱,或者別的零件灑落而下。

  眼看著天山神池宮的援兵即將就要將穴居人給淹沒的時候,突然之間又有一聲劇烈的響聲出現,我瞧見在戰場的中心處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蘑菇云,沖擊波將雪粉一直吹到了我們這兒來,拍打在臉上如同石子一般生疼,卻是穴居人不堪其擾,憤然使出了同歸于盡的法子來。

  瞧見那些瀟灑沖殺而來的雪豹小隊給沖擊波吹得像布娃娃一般吹起,腳步一直沒有停下的雜毛小道猛然頓住身子,縱身一跳,接住了一個朝他跌飛而來的小子。

  這場巨大的爆炸中穴居人幾乎在瞬間就損失殆盡,然而天山神池宮的人除了身處正中的,卻也沒有幾個人直接倒下,而是在那胯下雪豹的快速奔跑下走得遠遠,回過頭來,卻見剛才戰斗的地方出現了一個十幾米寬的深坑,二十來個同伴瞬間就毀了五個,其余的也幾乎個個帶傷。

  瞧見一出場就出現了傷亡,這些人的臉上開始露出了慎重之色,有人同樣帶了弓箭,返身搭弓,將幾個位于邊緣地帶的穴居人給射死,箭穿入喉,一擊斃命。

  阿木騎著那頭叫做小雪的巨大雪豹沖到了雜毛小道面前,也不下來,而是居高臨下地抱拳說道:“蕭道長,幸不辱命!”

  天山神池宮的人馬一出場就解了我們的燃眉之急,而且也出現了嚴重的傷亡,他們表現出來的態度著實讓人敬佩,雜毛小道將雷罰挽于身后,做了一個道輯,一聲無量天尊,然后說少宮主,請問你這次前來,誰是主事者?

  天山神池宮的一隊人馬聚集于雜毛小道面前,加上阿木,總共十四人,瞧著他們這眾星捧月的架勢,便曉得阿木是此行的主導者,然而我們與他交過手,身手比李騰飛強,但是也強不了多少,實在不能算得上那頂級的高手,便是他旁邊那大光頭,頂多也就是十二魔星中掛尾的級別,這一群人雖強,卻也強不了多少,所以雜毛小道才會有此一問,想知道這里面到底有什么意外。

  果然,那阿木的臉色一紅,低下頭去,小聲說道:“這里小弟說話能算數。”雜毛小道故作驚訝,說啊,不會吧,這些就是神池宮的人馬么?

  阿木的神色顯得有些黯淡,嘆了一口氣,說對不住,當初我承諾過你們,卻說不動我父母以及宮中的諸位大人,差一點還被軟禁了,今天早上才跑出來——跟著我的這些人,除了我的衛隊之外,其他的都是與我志同道合的朋友……

  他的解釋讓我們曉得了事情的緣由,不由得也一聲長嘆,按理說這天山神池宮既然號稱三大修行圣地之一,那么底蘊自然要比那茅山、青城還要深厚許多,遠遠不是這般景象,只可氣那些自謂高人一等的宮中之人多年來已經習慣了縮頭烏龜的日子,就算是別人在自家門前撒潑打滾,磨刀霍霍,也裝作不知情,那目光還遠不如一個少年子來的清朗。

  不過我們跟天山神池宮基本上沒有什么交情,人家不搭理我們,也是無可厚非,阿木帶著這一票人馬前來,也分擔了我們許多壓力,這個還是需要感激的,當下雜毛小道便將神池宮援兵引過來與我們一起匯合,相互介紹了身份姓名。

  隨著穴居人被神池宮的人剿滅,戰斗雖然還在持續,但是卻已經變得零星,那些邪靈教的高手并沒有窮追猛打的趨勢,而是在將我們趕到了天池湖邊的時候,卻也回轉了去,扼守住著冰上的范圍。

  我睜大著眼,在一眾人等之中巡視,卻沒有發現一個人是那小佛爺的身份,心中詫異,想著都到了這個關口,他都還沒有露面,到底是想做什么呢?

  大家恢復了僵持,隔湖而對,血肉祭壇上面跳著抖糠一般巫步的天魔也停歇下來,長長舒了一口氣,然后這才遙遙地朝著我們這邊望來。他瞧見天山神池宮的人出現,倒也有了一些好興致,高聲喊道:“既然不能打,那么就降了吧?陸左、蕭克明,無論是你們,還是天山神池宮的小子,只要你們肯投降,未來的新世界,也會有你們的一份……”

  阿木嗤聲冷笑,而我則回應道:“天魔,難道你就是傳說已久的掌教元帥小佛爺?”

  天魔搖頭,說自然不是,不過……他還想說些什么,卻被我揮手打斷了,大聲喊道:“既然如此,你瞎忽悠個屁啊,天魔,你當真以為我治不了你們了對吧?艸你媽,一個老外不遠萬里地跑到中國來搞破壞,你真的是吃屎吃多了!”

  我這惡意的挑釁并沒有激怒天魔,只不過讓他失去了招降我們的興致,擺了擺手,笑著說道:“既然如此,那么我們就看看到底是誰能夠笑到最后吧。”

  天魔手一揮,駐守冰面上的那些邪靈教高手立刻涌出來四十多人,而與此同時,那封神榜上跳下來的血肉傀儡已經聚集了二十多個,這些家伙全部堆成一排,喉嚨里像猛犬一般嘶吼著,待這半人半鬼的老魔頭一聲令下,立刻如狼似虎、不畏生死地沖擊而來。

  與此同時,封神榜迎著凜冽寒風,源源不斷地有那血肉傀儡生成,刷的一下,就有陰靈注入其中,接著朝著我們這邊撲來。

  對方的部隊不但有山脈加持,而且還有這源源不斷地血肉傀儡加入戰場,實在是強大的厲害,隨著對方越過大陣,朝著湖邊這兒沖來的時候,我們立刻面臨了極大的壓力,節節后退,開始朝著聚集區那兒撤離。

  激烈的戰斗中,我的鬼劍不知道揮出了多少次,一開始還總能見血,到了后面,要么就是被邪靈高手擋住了,要么就是被那血肉傀儡的爛肉卡主了,頓時感覺身單影只,四面八方都是敵人,雜毛小道在我旁邊照應著,與我苦笑,說小毒物,英雄不好當啊,恐怕哥兩個就要掛在這里了。

  他這喪氣話還沒有講完,突然我聽到聚集地那邊傳來了一陣沸沸揚揚的喧鬧之聲,這情況十分奇怪,因為那兒除了傷員和幾個照應的黑央族人,幾乎沒有什么人啊,怎么會這么熱鬧。

  然而還沒有等我想明白,便瞧見從那些屋子犄角旮旯的黑暗中沖出了好多人來,和尚、道士、在家的居士以及穿著軍裝和中山裝的公門眾人,林林總總好幾百號人,就這般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