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第一百章 末日來臨時

  青伢子!

  這人竟然是被我親手殺死,并且在邪靈總壇又見過尸體的青伢子,當時的他完全就是一具死尸了,卻沒想到此刻的舉手投足之間,竟然能將望月真人直接斬于手下——今天是愚人節么?

  還沒有等我反應過來,但見青伢子那瘦弱的身子微微一動,竟然直接沖到了望月真人跌落的泥漿之上,將腿高高抬起,然后使勁兒一踩。

  這腳直接將望月真人臨時橫過來抵擋的拂塵踩著,重重落在了他的胸口。

  “唔……”一代符箓高手,梟雄一般的人物就此死去,連一聲遺言都無法說出,與之對應的是那整個胸腔骨頭碎裂的聲音。望月真人既死,旁邊幾位便也抵擋不住兇殘暴戾的青伢子,三下兩下,又有兩人栽倒在地,卻正是先前被雜毛小道報出名號的楊華、蘭靜敏伉儷。青伢子出手甚快,幾乎是在同一時間結果的金頂雙俠,幾乎不染一點兒的鮮血,下一刻,那手又呈攬雀尾之勢,與那陜北大俠硬拼一記,一道沉悶如鼓的聲音爆起,而那羅小濤則被轟得飛身而起,朝著后方跌落而去。

  當這人的身子跌落下來的時候,氣息全無,七竅流血,早已是魂歸地府。

  舉手投足之間,連殺四人,而且還是這天下間頂有名的高手,這樣的實力簡直是令人發指,早就已經超出了我的想象之中,我渾身冰涼,實在沒想到這個當年被我活活咬死的同鄉老弟,卻能夠有這般決勝天下的力量。

  我們在右翼,而這場激烈詭異的戰斗則在左翼發生的,中間還隔著百十號人,這里面有黑央族的修行者、有天山神池宮的少主衛隊,還有許許多多齊赴盛會的大隊援兵,不過在這兵荒馬亂的當口,那震驚全場的戰斗卻令所有人都為之側目。青伢子暴起的一瞬間,熊蠻子和龍哥便已經注意到了他,而當那個陜北大俠身子騰空而起的時候,他們兩人的口中相繼一聲暴喝,大聲喊了起來:“武陵王!”

  “偽王!”

  龍哥的聲音沙啞低沉,而大熊哥的聲音卻仿佛暴雷,轟隆一震,那交纏在一起的敵我雙方被這一嚇,竟然分出了一條通道來,這時我才瞧見青伢子一身黑衣,脖子上面包纏著層層發黃的紗布,整個人的感覺死氣沉沉,卻又仿佛沉寂中的活火山一般,無比的危險。我的心狂震,難道這青伢子,就是我們找尋了無數個日夜的邪靈教掌教元帥,小佛爺么?

  我的腦子有些卡殼,而接下來立刻想起了當日在邪靈總壇時王永發曾經跟我們說過的一件事情,小佛爺對青伢子的尸體相當重視,甚至不惜打通關系,從六扇門的手里奪出來,即便是總壇毀滅,也不忘帶上這具重要尸體……

  這所有的一切,想必就是為了當做這轉世鼎爐,重新附身其上吧?

  小佛爺和青伢子前后師從于洛十八棄徒許映智,雖然我不曉得那智近乎妖的角色為何放著好好的大活人不用,而非要用青伢子這般死去許久的尸體來作鼎爐,但是卻也是曉得,經過了大輪回術的小佛爺、也就是青伢子絕對不是一個好惹的角色,不過我還是毅然地朝著那邊沖了上去。然而比我更快的是熊蠻子和龍哥,這兩人宛如一道閃電,一腳踏出,整個世界仿佛都變小了一般,一眨眼的功夫,熊蠻子那柄巨斧便已經落在了青伢子的頭上去。

  這一斧勢大力沉,仿佛能夠劈開這天地一般,然而就在我預計青伢子會閃開的時候,他的嘴角卻是微微一抽,直接單手伸出,穩穩抓住了那鋒利的斧刃處,不得寸進。

  不動如山,觀想亦如山,這般的氣勢,卻是修煉那《鎮壓山巒十二法門》所來的,我心中不由得多了幾絲憂愁,作為許映智的徒弟,無論是青伢子,還是小佛爺,估計都能夠了解到一些十二法門的東西。

  不過也僅僅只是一停頓,青伢子便沒有與力拔山兮氣蓋世的熊蠻子僵持,而是抽身退開,接著在他剛才站立的地方,兩道反復的快劍已經將這兒的空間刺得破碎。

  熊蠻子和龍哥的加入,使得青伢子的屠殺并沒有能夠完成,而個體的武勇是挽回不了整體頹勢的,在此之前,那五十來個沖出來的邪靈高手也終于潰不成軍,被這洶涌而來的各路援軍給碾壓粉碎,除了五六個絕頂厲害的高手在旁邊護翼周全,這一波的有生力量基本上也已經被我們給清除。似乎感知到了什么,剛才還席卷一切、大殺四方的青伢子頭也不回,朝著那血肉構建的祭壇退去。

  看著這千年的老伙伴近在咫尺,熊蠻子不愿讓他在自己的眼皮下成功溜走,猛然一跺腳,青伢子的身子突然一滑,朝著旁邊滾落而去。

  僅僅在失去平衡的一瞬間,本來一直作為我的護衛而游離不遠的龍哥卻也是拍馬趕到,那一對生繡鐵劍在一瞬間幾乎變得火熱滾燙,紅光瑩瑩,竟然差一點兒就將青伢子的頭蓋骨給掀開來。

  然而寄身青伢子尸身的小佛爺兩世重修,帶著前生的所有記憶和人格,不慌不忙,微微一偏便避開了龍哥勢若游龍的劍招,腳下一頓,整個人便在以洛飛雨小外公王新球等人的掩護下,退入了那紅色的光幕之中去。

  那兒的戰斗僅僅只是在一隅糾纏,我們這邊的大部隊在將邪靈教沖出陣外近五十多人的高手給擊得潰散,卻也是直接沖入天湖結冰的湖面,朝著湖心處的血肉祭壇圍去,然而所有人都止步于那紅色的幕墻之外,那根本恍若無物的紅光在這一瞬間,竟然比那鋼板還要厲害,死勁兒撞擊上去,仿佛一堵墻一般紋絲不動,反而是一股宛如山巒沉穩的氣勁反饋回來,不少人在這一下也受了內傷。

  熊蠻子依著這千年淬煉的強悍身子一陣猛撞,也只能是徒勞,其余人等這零碎的撞擊卻也只是如同撓癢一般,而那青伢子卻已經閃身退回,走到了費盡心機鑄就而成的血肉祭壇之上。

  他將手高高舉起,那翻滾不休的封神榜立刻俯首稱臣,旁邊的天魔也是退到了祭壇邊緣,與其余五十多剩余邪靈高手一起,朝著這王者跪拜:“吾王萬歲萬歲萬萬歲!”

  青伢子揮手,示意所有人都起來,然后目光朝著我們這邊望了過來,那蒼白的臉上充滿了諷刺的笑容,淡淡說道:“阿哥,我說過吧,我還是會回來的,將你所珍惜的這個世界,通通打碎,讓所有的罪惡都隨著它一起毀滅掉……”

  他是對著我說的,那笑容里帶著幾絲瘋狂,而龍哥立刻擋在了我的面前來,雙劍搭成了十字,半跪而立,恨然說道:“武陵王,枉費王對你這般信任,在只身赴死的時候,卻將這拯救天下的重任都交于你我之手,沒想到你竟然在王死不久,便背棄了自己的諾言,投身入輪回之中——你對得起王的信任么?還不束手就擒,放棄所有無謂的抵抗?”

  龍哥說得慷慨激昂,然而青伢子卻是灑然一笑,說龍剌,你不愧是王兄座下的一頭忠狗啊,一點兒腦子都沒有。

  他說完,一步跨前,踩在了那頭騰然欲飛的天山白鯤鵬頭上,環顧我身邊的這幾百號同伴,又看向了我旁邊的雜毛小道、雪瑞、李騰飛等人,這才一字一句地說道:“當初我們自以為奉獻便能夠拯救世界,然而當王兄與那深淵狂潮同歸于盡的時候,自己的繼承人卻被那些方士修者背后偷襲,直接砍掉了腦袋,偌大的耶朗大聯盟分崩離析,分成了無數的部落和族群,這千百年來,無數次被他們的后裔欺辱,甚至滅絕,這樣的世界,救了它又有什么用處,還不如毀了他呢。”

  武陵王覺醒了,龍哥和熊蠻子也是千年意識,彼此都了解對方,而我卻是直到此刻,也還是懵懵懂懂,不知過往,卻也站了出來,朝著他大聲喊道:“武陵王,回頭是岸,千年匆匆已過,所有的一切都如同過眼云煙,消失不見了。不要再糾結于仇恨,而將這怒火傾瀉到那些無辜的人身上,現在的人不需要一個上帝來決定自己的命運,讓他們過著自己喜歡的生活吧?”

  聽到我的請求,青伢子的臉上浮現出了一絲古怪的微笑來,說你雖然還是沒有蘇醒過來,不過跟我那個爛好人的王兄還真的是一個尿性呢,你以為自己付出了一切就是最好的,卻不曾想,往往是這些人,就是背后捅刀子的家伙啊。

  酒逢知己千杯少,話不投機半句多,雖然這是分離了無數個年頭之后的重新聚首,然而無論是我,還是熊蠻子、龍哥和武陵王,卻都沒有太多的言語來表達自己的情緒,短暫的寧靜之后,青伢子的雙手摸到了封神榜之上,輕輕嘆了一聲:“千年的難潮,天道輪回,這一次便由我來開啟吧,起!”

  末日來臨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