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之終極一戰 第一章 深淵狂潮

  藏身于青伢子尸身之中的小佛爺雙手朝天而舉,身后一眾邪靈教眾瘋狂舞動著自己的四肢和身軀,仿佛群魔聚集,而在整個血肉祭臺的冰面之下,仿佛有一顆巨大的心臟在不斷跳動,嘣咚、嘣咚……

  嘣咚、嘣咚……

  嘣咚、嘣咚……

  嘣咚……

  整個世界在那一刻仿佛都要靜止了,唯有那藏匿于天池之下的地脈搏動在響。它敲打在這封凍住的天池冰面上,也敲打在我們的心中,在那一瞬間,我感覺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這是即便在死亡之地都沒有感受過的恐怖。

  我的心臟被那種莫名的情緒給緊緊抓住,仿佛下一秒就要碎開了一般。

  在這一刻,不光是我,我旁邊所有人的臉色都是一陣古怪的扭曲,而就在我的意識能夠控制住自己的軀體時,那血肉祭壇在一瞬間就仿佛活了過來,懸掛在上方的一顆充滿惡意的巨大眼球也睜開了。

  此眼一睜,一種蒼涼雄渾、撕天裂地的氣息便從那祭壇的前方邊緣處雷爆一般地噴涌而出,這氣息化作了勁風,強烈地讓我都立足不穩,差一點兒就要翻跟頭了。

  連擁有觀想山岳之法的我都站不住腳,旁人更是不堪,但見這擠擠一堂近四百口子人里面,能夠穩穩當當站下來的不足幾十人。

  此刻一直護翼身邊的龍哥感知到了這股氣息,在我耳邊輕輕一嘆,說慘了,時空之門被武陵王解開來了,當年王用了二十萬帶甲精銳驅趕回去的深淵狂潮,現在恐怕又要重臨人間了。

  龍哥沒有再次沖前去撞,籠罩著那占地頗廣的血肉祭壇的紅光,可是這個世界的惡意,是受到陰脈地煞污染的山神意志,幾乎貼近于天道,并非我們所能夠戰勝的,而就在他的言語未落之時,那些來自無數動物、人類的血肉開始重新構建,在小佛爺立足的祭祀高壇之前,構建出了一個兩丈高的巨大血門出來,無數的能量從這血肉祭壇中涌現而出,使得那血門之內,竟然波光流轉,宛若那夕陽下的湖面,有著說不出來的別樣美麗。

  身處于那巨大血門之后的小佛爺以及整個高臺都給遮住了,而看著那邪異的美麗,在血肉祭壇外圍的一眾修行者心中不由得多出了幾分畏懼來。

  很顯然,這血門之后,聯通的并非這個世界,而是另外一個世界所有的邪惡,我們不知道自己將要面對的是什么,唯一曉得的,就是此次前來,恐怕是九死一生了。

  我們并不怕死,但是總想著轟轟烈烈,卻不希望自己宛如炮灰一般,毫無用處,我和雜毛小道開始聯絡了積聚于此的三方人馬,無論是熊蠻子麾下的黑央族人,還是雪山未來主拉起來的草臺班子,又或者受宗教局大師兄委派而來的大隊援兵,讓所有人都集中精神,防御性地向后收縮,千萬不要與敵人硬碰硬,而是要伺機而動,盡量保存自己的有生力量,再考慮打擊敵人。

  時間并不容許我們有太多的溝通,匆忙之間,我聽到那仿佛脈搏一般的跳動急劇加速,在最后的高潮部分,仿佛重錘一般,直接敲打在了整個湖面上,離湖心血肉祭壇較遠的湖面冰層立刻出現了無數蜘蛛網一般的裂痕,而就在此時,血門之中,突然一陣異動。

  有一只毛茸茸的小手從虛空之中探了出來,在這邊撈了撈,然后在萬眾矚目的注視下,從那邊囫圇個兒地走了出來。

  這個小東西只有四十公分高,擁有著一張介于人類和猿猴之間的臉孔,渾身是毛,雙手過膝,青草綠,唯獨一雙眼睛紅得發亮——瞧見這東西,我和雜毛小道面面相覷,這東西,可不就是我人生中的第一個對手,矮騾子么?

  世間仿佛一個圓,沒想到居然又輪回到了這里來,這實在是讓人感嘆,而當第一個矮騾子從血門之中跳出,接下來的還是它的同類,成十上百,成百上千,成千上萬……從那血門后面的虛空之中,源源不斷的矮騾子開到了此處來。

  剛開始瞧見這矮騾子的時候,我心中還松了一口氣,然而瞧見這成千上萬的矮騾子從血門之中一批一批地沖出來,那輕松的心情便開始變得沉重了。蟻多咬死象,別的不說,來上幾萬頭矮騾子,只怕我們這兒就扛不住了,然而小佛爺費盡心思弄出這么大的場面來,對面就僅僅只有矮騾子那么簡單么?

  答案顯然是不可能的,然而我們已經無心再關注這些了,但見那些矮騾子已經密密麻麻地沖鋒而來,它們渾身都是濕漉漉的,什么也沒有,唯有那一雙尖銳的爪子,和一口雪白的牙齒。

  就是這樣的,一旦上了數量來,卻也是十分的驚人,我們身邊的好多人這一輩子經歷過的都只是江湖之間的廝殺,有的甚至手上都沒有見過血,哪里會有這般戰陣沙場的經驗,先前與那五十多個邪靈教苦修士和血肉傀儡的較量與現在比較起來,就變得那么的微不足道,仿佛小孩子過家家一般。

  矮騾子的集團沖鋒帶起了一股滔天的煞氣來,許多人一時之間接受不住,止不住地臉色發白,緩步后退,然而這個時候,卻也有人挺身而出,雜毛小道便是打頭第一個。

  血肉祭壇之外的天池冰面,還有我們先前做的許多布置,這里面便包括了雜毛小道的“十面埋伏”,它包括了神劍引雷術、火離七截陣以及許多茅山不為外人所知的秘術,是個絕對龐大的復合陣法,然而因為時間緊迫的關系,卻并沒有完成,達到生生不息的效果。不過即便如此,朝著我們這邊的路上卻也差不多布置完畢,但見那些矮騾子從血門之后蜂擁而出,他也是拋下了所有負面的情緒,冷靜地朝著旁邊喊道:“誰會走那天門步壇罡的禹步,且與我同行?”

  能夠前來此處的諸人,其實都不是膽怯之輩,先前畏懼,而一旦有人站了出來,立刻就是一陣雄心冒起,不斷地有人緊隨其后,大聲喊道:“我!”

  整齊劃一的百多個聲音響起,在雜毛小道的帶領下沖到了十面埋伏的陣中,接著被老蕭迅速分配了陣眼之位,雙腳一震,步罡踏斗,開始以步態禱神,遣神召靈,獲七星之神氣,驅邪迎真,催動起了法陣之位。

  根本沒用多久,這剛剛融入陣中的近百名修行者就遭遇到了洶涌而來的獸潮,不過這十面埋伏的復合法陣有著雜毛小道的主持,再加上那矮騾子并非什么厲害之物,卻在第一時間穩住了陣腳,或者風,或者雷,或者冉冉的離火,一齊催發,使得他們如同那江中湍流的石塊,將這些矮騾子給分流阻擋。

  法陣之中的諸人相互聯合,相互照應,卻也將法陣穩住,然而到底是并不完全的法陣,這里面有著大把的漏洞,使得他們被一部分的矮騾子纏住,而其余的大部隊卻是馬不停蹄,朝著我們這邊撲來。

  在此之前,所有的人都已經按照各自的群體結陣以待,而我則與龍哥、熊蠻子、洛飛雨、李騰飛、松日落長老、四娘子以及土狗小黑等人堅守于右側,身后還有數十位黑央族的同伴。

  即便是深淵狂潮,那又如何,不過是一戰而已。這般的心思打定,那些矮騾子便洶涌而出,通過漏洞,已經感到了我們的面前。

  這些矮騾子個個都不高,幾乎沒有超過半米的,然而一個個都像狼一般兇猛,以爪牙為武器,喉嚨里發出怪叫,成百上千地沖來,實在是兇猛。不過再兇猛的矮騾子也不過是矮騾子而已,在一眾頂級高手的護翼下,我手持黑氣滾滾的鬼劍,一步一步地前沖,頂在了最前面,那鍍過精金的刃口不斷地與攜帶著巨大沖勢東南的矮騾子親密接觸,或者頭,或者手,或者從中而斷,幾乎每一劍就能夠帶走一條性命。

  鬼劍上面的黑氣越來越盛,而我的惡魔巫手則變得更加的滾燙,或者陰寒,經過陰陽魚氣旋,繼而轉化為源源不絕的力量。

  殺戮變得可持續,而我們一群人則化作了一個血肉攪拌機,無數的矮騾子慘死于此。

  然而對手雖弱,但是卻源源不斷,我也不知道戰了多久,直感覺雙手發軟,卻見一道高大的黑影沖到面前,卻是一頭足有兩米多高的半人馬,這樣的怪物渾身散發著腥氣,一頭肉色長發披散在比矮騾子更加丑陋的腦袋上,十分恐怖。這時我才發覺到身邊的人已經少了許多,打量左右,好多人都在退散了,而這些半人馬獸已經占據了血門的大部分空間,朝著這邊攻來。

  我一劍擋開那家伙手中的帶泥長棍,順手將其頭顱削下,心中莫名感覺可能要撐不住了,然而就在此時,離我十米遠的一處冰面突然裂開,有一道濃郁的綠意從湖底蓬勃生長開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