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之終極一戰 第二章 絕招使盡

  一抹綠光從那裂開的冰面上蕩漾而出,幾乎在一瞬間,就將小半個籃球場的周邊都給染上了這顏色。

  這那麻木的拼斗之中,突然瞧見這么一道綠意盎然的光芒,實在是讓人驚訝,而當我抬頭看去的時候,卻瞧見兩道掛了冰棱子的身影從水下躍起,落在了漂浮在湖面上的冰塊之上。

  在瑩瑩的光芒照耀下,我瞧見這一人是先前雪崩之后與我們分散的小妖,而另外一人,則是我們在洞庭湖深處的東祭殿下碰見的綠臉女人,也就是負責五大祭殿鎮守之一的耶朗大祭司。

  我先前從龍哥那邊得到了消息,曉得這大祭司并沒有按照王的指示化身為僵尸,而是利用了那東祭殿中的陣法力量,培植出了那摩訶曼珠沙華,也就是彼岸花,然后將自己的身體融入其中,形成了介于僵尸與妖物之間的獨有狀態,故而臉色發綠,但是身體卻充滿生機,而朵朵與她則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甚至有可能是她的“女兒”,此番看見兩人聯袂出現,也算是證實了這個猜測。

  這兩人一出現在那冰面之上,幾乎沒有跟我們打半句招呼,一雙手便開始在空中煞有介事地揮動起來,而她們指間流出的青木乙罡則宛如實質一般滑落在了冰面上,又流淌到了冰冷的湖水里。

  青木乙罡能夠刺激草木瘋長,平日里用來困人身形,最是適合不過,然而到了這危急時刻,小妖卻也是沒有半點兒留手,一出來就直接捏碎了手中的藍寶石。

  這石頭是當日我在南洋緬甸的時候,虎皮貓大人從許映智收藏的寶窟中翻出來、并送給小妖的禮物,充斥著濃郁的森林綠意,用來做增幅器,最是適合小妖不過,而小妖也十分愛惜,然而現在為了達到最好的攻擊效果,她卻是一上來,便將其涅破,里面一股磅礴的綠意直接灌注到了這女孩子的身體里,接著她與綠臉大祭司手拉著手,一起將意志灌注到了腳下的冰層來。

  一股恐怖而充滿生機的氣息在厚厚冰層之下開始迅速蔓延開來,這種力量的強大讓那些原本瘋狂的深淵來客感到了不安,無論是矮騾子,還是那種蠻橫而又兇猛的半人馬,以及許許多多形容不出來的魔物都盯上了她們。

  一陣短暫的停歇之后,那些感受到極大生命威脅的魔物開始分出了很大一部分朝著小妖和綠臉大祭司沖來。

  我看到了奈河冥猿,看到了有著三個腦袋的小人,以及渾身是刺、宛如海膽一般的巨大肉球,還有許許多多認識的、不認識的魔物,在小妖她們出現的一瞬間,就將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了那兒。

  集體沖鋒的魔物有著宛若狂風巨浪的兇猛氣勢,然而小妖和綠臉大祭司之所以讓它們恐懼,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當藍寶石破碎之后的綠意將小妖充斥完畢之后,終于到了臨界點,這個女孩兒瞬間就變得晶瑩透亮,全身散發出宛如太陽的光芒,碧綠光線以自己為中心,朝著四面八方蔓延開去,而所過之處,立刻有粗大而帶刺的巨型藤蔓從冰面下茁壯冒出,甚至還有恐怖的森林之氣從雪原那兒傳遞而來,在我的視線里面,成千上萬的魔物都給那帶刺的粗大藤蔓給絆倒在地,接著那些不知道從哪兒鉆出來的植物直接寄居在這些魔物身上,從它們的身上攝取養分,然后開始進一步的生長。

  這樣的恐怖手段我并不是第一次見到,當日小妖在洞庭湖龍島蘇醒的時候也曾經玩過這么一手,美其名曰“森林之怒”,場面更加恢弘,然而那兒是森林,這里卻是那土地被凍得堅實的雪山,連天池的湖面都接了冰。

  這樣殘酷的環境按理說是不可能使出這一招的,然而小妖卻偏偏使出來了,而且還十分成功,在一瞬間就阻止了那些來至深淵對面的魔物軍團,盡管這是以藍寶石的碎裂為代價,以及是和綠臉大祭司聯手而為,但是卻也足以證明了小妖的實力,已經到了力挽狂瀾的境地。

  在無數翻飛的藤蔓扭曲中,小妖和綠臉大祭司已經沖到了我們這邊來,瞧見我,這小狐媚子氣哼哼地說道:“你這個死家伙,你把我妹妹帶到哪兒去了,知不知道小娘找你找得好辛苦?”

  我一臉無辜,說我也不想啊,當時情況危急,所以也沒有來得及跟你打招呼,后來我們也找了你好久——朵朵沒事,在那兒呢……

  我指著位于后方的朵朵,此刻的她依舊盤坐在半空之中,懷里抱著昏迷的虎皮貓大人,整個人被那藥師佛慈悲棍投射而來的佛光籠罩,而后又被那些和尚尼姑將所有的念力聚集——能夠承托這些禪修大拿意念的人并不多,而心思純凈的朵朵卻正是其中一個,在積聚了眾人的意念之后,此刻的朵朵儼然有了佛前羅漢的威勢。小妖瞧見朵朵無恙,心思稍微放松了一點,又看到了昏死的虎皮貓大人,問那肥母雞咋回事了?

  在我跟小妖解釋虎皮貓大人的事情時,龍哥和熊蠻子則迎來了千年之前的故友,這兩個男人彼此間并不和睦,然而面對著綠臉大祭司卻都是十分的狗腿,又是問安,又是寒暄,只可惜綠臉大祭司根本沒有講話,仿佛啞巴一般。

  我不知道她是真的不能說話,而是感覺到無話可說,不過此時卻已經不是攀談的時機,小妖剛才的傾力出手,也僅僅只是能夠阻擋得了對方一時,當那青木乙罡消耗殆盡,那血門之中的深淵來客卻并未停息,我看見無數模樣古怪的魔物從那兒直奔而來,這些千奇百怪的魔物要么渾身鮮血淋漓,要么就是腐臭異常,要么身上還過著濃濃熔漿,仿佛不是來自于同一個地方,雖然大體有一個沖擊的方向,然而彼此之間卻也并不和睦,有的甚至還沒有走出幾步就打了起來,更有一些魔物餓得不行,直接趴在了敵人的尸體上面大口啃食起來,那場面實在讓人難以面對。

  雖然略有些小沖突,但這深淵狂潮最優先的攻擊對象卻是依舊還是我們這邊,小妖和綠臉大祭司剛才的那一招“森林之怒”,將大部分的矮騾子和半人馬獸給埋葬,此刻出現在正面戰場的主力是那些奈河冥猿。

  這些靈界的恐怖分子有著最為暴躁的脾氣,一旦攻擊不暢,立刻引爆自身,剛烈無比,這使得雜毛小道主持的十面埋伏也危機四起,根本就扛不住這樣不要命的攻擊了。

  在死傷了近半數的人之后,雜毛小道終于一聲巨喝道:“諸位且退,我給你們斷后!”

  雷罰被雜毛小道高高舉起,當殘破的法陣加持消失之后,整個魔物大軍正呈現出箭矢的形狀,朝著他這兒沖來,不過好在之前的森林之怒將大部分的獸群給阻攔住,留下了大量的尸體,使得這坦蕩天池冰面上添了許多障礙,才不至于一下子就沖到跟前來。

  大戰在前,旁邊這么多的傷員,這些人倒也沒有太多的黏糊,立刻分出一部分人帶著傷員后撤,而還有十幾個修為高深的戰友則圍在了雜毛小道的身后。

  “三清祖師在上,三茅師祖返世,神符命汝,常川聽從……”

  都是危急關頭,誰也不知道下一秒自己還能不能生存于世,于是雜毛小道也直接將自己最強的手段運用出來,那雷罰朝天一指,立刻有一股雷意從劍身蔓延開來,通過咒文以及意志勾動九天之上的雷云。幾秒鐘之后,一陣密布的雷電垂落下來,密密麻麻,無端恐怖,整個天空都變了顏色,這些宛如嬰兒臂粗一般的藍色雷電乃人間至陽至剛之物,轟擊在這些魔物身上,最是兇猛,一時間哀鴻遍野。

  這道雷幕掩護了陣前眾人的撤退,這些承受了巨大壓力的修行者退入我們這邊兒來的時候,腳步踉蹌,連雜毛小道的雙腿都有些發軟,要不是洛飛雨上前扶著,只怕他都要跪倒在地了。

  敵人便是這般兇猛,然而讓人絕望的事情是這深淵狂潮源源不斷,根本就沒有終止的那一刻,光由我們這些人來阻攔,那絕對是無濟于事的,唯有突前而入,越過那光幕,穿過偌大的血肉祭壇法陣,走到高臺之前的血門之前,將其摧毀,方才得以真正解脫——然而我們失蹤還是突破不了那山神意志的紅光化身。

  在一陣又一陣的亂雷過后,湖面上留下一個個漆黑的深坑,以及無數被劈成了漆黑一片的尸體,然而這些并不能夠阻攔深淵狂潮的洶涌,當眾人退回來的時候,人群之中突然走出了十個人來。

  這十人里面,每一個人都年紀都是一大把了,垂暮老朽,然而在這衰老的軀體下,卻是那熊熊不滅的強者之心。

  我看到了無塵道長,也看到了無缺真人,還包括雜毛小道先前曾經提過的閣皂山清炫真人,昆侖小童姥等人,至于其他的,我也不認識,不過他們卻是一步踏前,各踩方位,緊緊結成了一個漏勺一般的防御陣。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