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之終極一戰 第四章 金蠶逞兇

  光頭美女,毫無疑問,來的便是那小黑天,此女與我們并不陌生,無論是在緬北山洞,還是陰陽界接應之樹林里,都有交過手,然而每一回,我們都比之前更強,所以她來了我們也沒有太多的恐懼。

  我起初還怕那血門之后會冒出成百上千的小黑天來,然而沒有,一身樹葉包裹的小黑天與魔羅、阿普陀、毒焰魔王孽阿索一般,都是有著尊號的魔物,故而有且只有這么一個,她一出來之后,環顧一圈,視線最終落在了蚩麗妹的身上。

  同性相斥,也相忌恨,或許是出于這樣的原因,使得小黑天既沒有找到我,或者是無塵道長這樣的老對手,而是直接縱身一躍,朝著蚩麗妹這兒飛奔而來。

  在她的身后,是一排排兩米多高、穿著灰色骨盔的士兵,說是士兵,是因為跟先前那些胡亂撕咬的獸類相比,這些后來者不但擁有著類似于人一般的模樣,而且還有著軍人一般的紀律,成對而出,或持著長戈,或刀盾,以及壓陣的巨斧,每一百人隊之后,還有一個騎著巨大魔馬的將軍,一身烏黑漆亮的鎧甲,仿佛那中世紀的重騎兵一般。

  小黑天不管身后的這一大群魔兵魔將,與蚩麗妹戰成了一團。這兩人一個擁有著邪異非人的妖艷,一個有著謫仙出塵的美麗,均是絕代天驕,此刻貼身交手,卻也是姹紫嫣紅,宛若勝景。

  我熟悉小黑天的戰斗方式,她沒有武器,因為她全身上下的每一個地方都能夠化作武器,雖然在外觀上她看上去是一個絕世美女,然而在本質上她與人類相隔甚遠,我曾經看見過她將人給活活生吃了去,估計在她的觀念里,人類不過就是一種食物而已,就如同我們看待雞鴨或者一頭肥豬一般,無比的冷酷。然而作為她的對手,蚩麗妹卻是一直都浸泡在那蟲池之中,給人予一種極端神秘的形象,此刻重修返世,卻并不比小黑天那宛若鋼鐵的身體差多少。

  兩人拳拳到肉地一陣搏擊,打得那叫一個激烈,雜毛小道不知不覺就看得流出了鼻血來。

  除了擁有著堪比小黑天一般強悍的肉體力量,與此同時,蚩麗妹還是一位有著百年經驗的頂級蠱師,上個世紀的前葉,那一個孤單弱女子便已經自南而來,踏破了從滇南到西川,再至湘黔交界的清水江流,打遍三十六峒,雖然惜敗于洛十八之手,但這戰績卻足以令人敬畏,而經過這百年來的沉淀,對于蠱毒的理解和運用,她已經擁有著舉世之間莫能出于其右的水準,在打斗之余,還不停地使用那獨家手法,釋放蠱毒。

  或紅、或黃,或粉、或綠,藥粉顏色各異,而毒性千差萬別,小黑天的身上時而烈火炎炎,時而冰霜一片,時而僵硬如死灰,時而又爬蟲滿滿,然而這些都不能夠阻攔她的半點爆發力量,使得兩人的戰斗一直都持續下來。

  蚩麗妹和小黑天都是頂級高手,不過從交手上面來看,小黑天仿佛不是蚩麗妹對手,我的心中稍安,注意力也不得不從那場賞心悅目的戰斗中回轉過來。

  這不是一場單打獨斗的大戲,而是戰爭——所謂戰爭,就是無時不刻地在流淌著鮮血,無論是敵方的,還是我方的,每一秒都有這生命在流逝,先前的矮騾子、奈河冥猿和半人馬獸仿佛都只是開胃小菜,或者不在編制的民兵,當來自深淵的正規部隊出動的時候,所有人的壓力頓時就感到了無比的巨大,首當其沖的是無塵道長十老組成的無漏金勺陣,這些老家伙拼盡了老命,也止不住地后退,刀斷旗破,一時間十分狼藉,而旁邊的其余人等差不多也戰損了上百人,受傷者更甚,除了一些在后面協調指揮的人員,幾乎沒有人不受傷。

  我也受傷了,左肋被一個騎著仿佛矮暴龍般兇獸的魔將用一根兩米長的骨質標槍拍中,即便是躲開了那傾力一刺,但是這橫來一拍,卻也將我打得氣都換不過來。

  在此之前,我的鬼劍已經將二十多個身披骨鎧的魔兵喉嚨抹開,那藍色的血漿將腳下的雪地澆得黑煙冒起,滾滾如潮。

  那一頭魔將在傷了我之后,也并沒有好日子過,護翼在我身邊的龍哥帶著一種雪恥的情緒騰空跳起,長劍指龍,短劍指將,在經過短暫而復雜的一陣拼殺之后,當他落下來的時候,伴隨在一起的,是兩個碩大的頭顱。

  戰斗到了這一刻,就變得十分的混亂起來,我們再也不能夠堅守住陣線,堅壁被破,大量的魔兵魔將從間隙沖出,滲透到了我們的后方,一時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纏戰不休,而隨著敵人的人數變得越來越多,我發現我們被陷入了重重的包圍里面。

  到了這個時候,我終于發現再這般無止境的戰斗下去,即便是我們再能打,也扛不住這兵海淹沒,而且隨著身邊的戰友不斷倒下,四面八方都是敵人,此時此刻,我們已經陷入了最危急的關頭了。

  “撤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雜毛小道與洛飛雨一起合作,將一頭魔將拉下馬來,切下頭顱,然后朝著我大聲喊道,這個時候的他背上多了一道血淋淋的傷口,不過看著嚇人,在憋住氣勁之后,倒也沒有再流血,我扭頭看向了位于風暴中心的十老聯陣,雖然有意撤離,但還是想要去那邊掩護那些老者,尤其是無塵道長,我跟那瘋老頭在陰間可是有著過命的交情。

  就在我瞧過去的時候,那個名叫做昆侖小童姥的侏儒老太終于撐不住了,被一個身高一丈的魔將抵住,又粗又長的狼牙棒猛然一揮,腦袋就碎成了稀爛,白的腦漿紅的血,灑落一地。

  死了一人,這無漏金勺陣便有了破綻,很快又有兩人被蜂擁而來的魔兵撲倒在地,二話不說,直接給啃食了喉嚨,三兩下,人都給吞進了肚子里。

  這些老人一世英雄,自然忍受不住自己的同伴有著這樣的下場,于是也顧不得許多,直接出手將那些不管不顧地進食的魔兵斬殺,然而卻將法陣的漏洞進一步擴大,使得又有兩位老者倒在了被踩成爛泥的雪地中,英魂消逝。

  看到這些撐起了半邊天的十老瞬間就折損大半,我的心中瞬間就仿佛缺了一塊兒,我之前不是沒有見過犧牲,無論是很久之間的歐陽指間,還是邪靈總壇時慨然就義的一字劍,他們死得都是那么的壯烈,蕩氣回腸,然而此刻這些天下間都有名有號的高手,卻這般死去,無聲無息。

  想到這里,我突然有一股血熱直沖上了眉間,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瘋狂地拍著自己的肚子,大聲喊道:“有請金蠶蠱大人現身!”

  這一身大叫,肥蟲子并沒有蘇醒過來,反而是我的肚子被拍得一陣劇痛,仿佛那些腸子都斷了一般,而后我似乎變得更加瘋狂,接二連三地通過自殘的方法,試圖將肥蟲子喚醒過來,當我喊道第六聲的時候,一股龐大的意識終于覺醒起來。

  就在無塵道長一邊瘋狂大笑,一邊被五個兇猛魔將圍毆的時候,我感覺自己從菊花到口腔,連成了一條線,而胃部似乎一陣空。

  一道金線從我的嘴巴里面射出來,朝著無塵道長那兒射去,而下一秒,但見五頭兇猛的魔將連同他們屁股下面的矮暴龍一起,全部都跌倒在地,身子化作了無數翻滾不休的小蟲子。

  蘇醒之后的肥蟲子化作了一道金線,然后纏成了一團亂麻,而就憑著這樣的力量,卻是將那洶涌而來的魔兵魔將給全數阻擋在了它的攻擊范圍之外,但凡敢踏入這金光范圍之類的,全部都倒斃在泥地里,這蠱毒比蚩麗妹剛才使出來的,還要兇猛十倍百倍。

  當年洛十八曾經告訴過蚩麗妹,他的本命金蠶蠱一旦煉制出來,苗疆三十六峒,打遍天下無敵手,這話兒倒也不是在吹牛皮。

  而就在肥蟲子施威,掩護無塵道長等人撤退的時候,蚩麗妹也終于停止了與小黑天的纏戰,她出現在了那個光頭美女的后面,將其遮掩上身的樹葉撕開,然后用藥粉在小黑天光滑的后背上畫了一個符陣。

  當最后一筆完成的時候,蚩麗妹口中念誦,然后輕輕一點,轟——

  小黑天化作了一道沖天而起的焰火,無數黑色的火焰將其吞噬,先燒掉了肌肉,而后是骨骼,再接著,灰飛煙滅,這火焰方才戀戀不舍地消散而去。

  而就在這個關鍵時候,天空之上突然又亮起了一道光華來,這光華游離了好一會兒,終于凝聚在了我和雜毛小道的頭頂,然后勾勒出了一道很小的光門來,接著門開了,一個胡須花白的老頭子從那邊爬了過來,然后墜落到了我們面前的積雪上,摔了一個狗吃屎,勉強爬起來,四處一看,然后朝著我們嘿嘿笑道:“好,好,沒來晚,這就好!”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