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之終極一戰 第五章 三個請求

  來者一臉的歡天喜地,然而瞧見此人龜形鶴背,鶴發童顏,全身有著游離不定的輕靈之氣,一派仙人模樣,可不就是天下修行者都最為敬仰的陶晉鴻、陶地仙么?

  說好的仙風道骨,說好的氣場逼人呢,您老人家為何每一次出場都這么的狼狽,好像去老鄉的院子里偷雞摸狗的小賊?

  我這邊詫異非常,雜毛小道也是十分郁悶,將這老同志扶起來,郁悶地埋怨道:“師父,您老人家能不能注意點形象,現在深淵狂潮開啟,全天下的人都指望著您來領導大家抗爭呢,這樣子,根本就不是天下第一高手的風范啊……”

  聽到自己徒弟的埋怨,陶地仙勃然大怒,甩了他一個腦門扣,憤憤說道:“你以為我想啊,要不是你急吼吼地把老子召喚過來,我會這么狼狽么?你自己算一算,從茅山到這天山祖峰,行程何止千里,我能夠在你還沒有死之前趕過來,你就應該燒高香了……”

  在自家徒弟面前,陶地仙毫無顧忌,然而旁邊的我卻是聽得一陣心驚,敢情之前雜毛小道在木屋里面入定求援,卻還真的有作用,那陶晉鴻竟然在不到一個時辰的功夫里,狂奔幾千里,趕至此處,實在是讓人驚異。

  雜毛小道也只是稍微地調侃一下自家師父,緩解一下剛才那絕望而沉重的心情,這會兒忙不迭地道歉,陶地仙的心情也好了許多,扭過頭來,看到了旁邊的我,立刻恢復了仙風道骨的高人形象,朝著我微微一笑,招呼道:“陸左小友,我們又見面了,身體還好……”

  在這兵荒馬亂之際,陶地仙倒也還有閑心嘮家常,顯示出了無比的淡定,我苦笑,指著天池湖心處的血肉祭壇,以及那源源不斷走出無數魔兵魔將的血色巨門,說不好,陶老大你看看,這祭壇周圍已經被那天山祖峰之下的山神護翼,帶著這山脈地煞的力量加持,我們這兒沒有一人能夠破得開那屏障,而如果不會掉那溝通深淵的大門,就這樣消耗下去的話,便是再來一萬人,只怕也是扛不住的。

  陶地仙環視左右,看到了縱橫戰場的蚩麗妹,看到了蟄伏千年的熊蠻子、龍哥和綠臉大祭司,看到了重傷撤離的無塵道長,然后視線最后落在了在后方加持佛光的朵朵身上來。

  短短的時間里,他便已經將這戰場上的大概看了清楚,淡定地說道:“無妨,事情并沒有你們想象的那么壞,來,小明,一會兒你上前去,把那紅光斬開!”

  雜毛小道有些不相信,說這樣可以么?陶地仙點了點頭,說這個可以有。

  前方的戰場激烈,肥蟲子施毒的能力也是有限的,金光越來越黯淡,而那些深淵來客也并不笨,正從周圍的湖邊繞開,側面襲殺而來,經過先前的纏戰,無論是跟著我們的黑央族人,還是天山神池宮剩下的那不到十個人,又或者后面大隊的援兵,都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此刻卻也是節節敗退,他不再多言,而是直接站了出來,朝著那些實力并不算強悍的大隊人馬說道:“你們先退,退到那邊的屋子附近,不要在這一馬平川的地方跟人家死磕!至于這邊,我們來就行了。”

  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能夠來到這兒的人,大部分都是懷揣著舍身取義的大無畏精神,不過這并不等于非要在這兒耗死,他們大多數都認識或者聽說過陶晉鴻,此刻一聽到這吩咐,便都點了頭,朝著后方退去。

  天山神池宮的人也是一股十分強悍的力量,不過拼到現在,所剩無幾,阿木等人帶著騎下雪豹跑得最快,而黑央族的松日落長老則還是看了一眼先祖熊蠻子,在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后,這才徐徐而退。

  而就在此刻,血門那兒又是一頓,接著有一個巨大而猙獰的腦袋從后面擠了出來,偌大的門還容不下一個腦袋,費了老鼻子勁兒,方才一點一點地挪出來,我一看,這頭渾身散發著滔天腥氣的深淵來客竟然是一頭宛如巨型霸王龍的怪物,足有好幾層樓高,與電影中的霸王龍不同,它還擁有著一雙短而粗壯的翅膀,以及宛如螃蟹一般的口器,看上去十分的嚇人。

  “原來是摩呼羅迦啊,沒想到你也來湊趣了,人間就有這么的美好么,讓你們這些深淵的大佬一個又一個奮不顧身,前赴后繼?”陶地仙竟然認識這一個兇悍而丑陋的家伙,輕輕地嘆著氣。

  盡管面前有千軍萬馬,然而頂尖高手之間的感應卻是對等的,我們看到了對方,而那摩呼羅迦也瞧見了陶地仙,它竟然能通人言,嘿嘿大笑道:“兩千多年了,我摩呼羅迦又重新回來了,哈哈。人間啊人間,到底有多美好,這個要去深淵里瞧一瞧才能夠真正體會到,今天我來了,就不會走,誰也趕不了我!”

  此物說著,一雙強勁而有力的后腿猛然一蹬,直接橫跨數百米,從天而降,也顧不得下方成團的魔兵魔將,碾碎好多個同伴,落到了我們前面的不遠處,那被冷風吹得厚重的湖邊冰層被這般重重一踩,立刻裂開來。

  摩呼羅迦直接扎進了湖水里,正在它奮力往上爬起來的時候,陶地仙正在四處找那頭被自己度化的小黑狗。

  與雜毛小道的“小黑”不同,陶地仙倒是直呼其名,到處呼喚“阿普陀”,沒多久那小黑狗撒著腳丫子跑過來了,原來是這里的雪地太過于厚,使得腿短的它一直都沒有用武之地。看到這小畜生,陶地仙哈哈大笑,說該你應劫的時候到了,此戰過后,還你自由,那深淵十萬魔物便可由你來統領了。

  小黑紅色的眼珠子里面一點火焰燃起,接著喉嚨里面發出了沉悶如雷的咆哮聲,陶地仙的手指微微一抖,那狗腦袋上面的銀針飛起,收入了寬闊的袖子中,然后大袖一揮,一股金黃之氣撲在了它身上,接著那小黑狗的身子開始逐漸增大,啪啪啪,密集的骨骼聲響爆豆一般響起,仿佛吹氣球一般,小黑狗變成了一頭身長百米的巨大龍蜥,成百的觸鞭,上千的口器,呈擎天之勢,仿佛一座山頭一般。

  剛剛從湖水里爬起來的摩呼羅迦瞧見這番模樣,不由得一陣驚悸,大聲喊道:“天啊,不可能,天地真魔阿普陀,竟然是你?”

  恢復了真身的阿普陀仰天就是一陣咆哮,這一道驚天動地的嘶吼聲傳百里,整個雪山之巔都在簌簌發抖,地動山搖,連天都仿佛在顫抖。

  無數從深淵之中沖出來的魔兵魔將,在此之前仿佛沒有情緒一般,冰冷殘酷,然而此刻卻終于流露出了一絲害怕來,齊齊往后退縮。深淵的環境十分惡劣,所有的生物都遵循著物競天擇的自然法則,體型越大,代表著越有力量,而阿普陀的兇名也在深淵之中廣為傳播,看到這樣的王者,都止不住地發虛,然而摩呼羅迦卻并不怕,它一聲狂吼,叫道:“深淵之中的英雄阿普陀失蹤千年,子民們還給你樹立祭壇,然而沒想到你居然做了人類的走狗,那么,就讓我摩呼羅迦,親手將你的頭顱咬下吧!”

  這頭巨大的霸王龍雙足一蹬,直接與前沖而來的阿普陀撞在一起,皮肉相撞,直接爆發出了巨大的啪啪聲,當落地時,無端的颶風憑空升起。

  這樣級別的戰斗并不是我們所能夠參與的,所有人都拼力的逃離戰場,而陶地仙卻并沒有走,而是回頭看了一下雜毛小道,然后冷冷地說道:“跪下!”

  雜毛小道跟自家師父的關系十分熟慣,然而骨子里卻還是畏懼得很,聽到這冷冷的話語,想也不想就直接跪倒在地,一臉郁悶地說道:“師父,我好想沒有做錯啥事兒啊,你老這是干嘛?”

  陶晉鴻凝目瞧了他好一會兒,這才緩緩地說道:“小明,師父要去做一件事情,不曉得還有沒有時間,所以這里讓你承諾三件事情,你可應得?”雜毛小道維維是諾,是師父你但有所命,我無不聽從。聽得雜毛小道這真誠的話語,陶地仙心中稍安,長長吸了一口氣,然后平靜地說道:“第一件事情,陳志程是你大師兄,這孩子一生多災,劫難不休,卻煉就了一身的本事和度量,你以后若有事情,能不能多聽他一言,彼此商量?”

  雜毛小道磕頭,說大師兄待我如親人,我待他如長兄,他但有所言,我必定遵循。

  陶地仙又說:“我上清派茅山宗自三茅祖師以來,傳承七十八代,香火不絕,現在我讓你來坐這七十九代的位置,你可愿意?”雜毛小道哭了,說師父,你到底想干嘛啊,說得跟臨別贈言一樣,我……

  他話還沒說完,陶地仙便厲聲問道:“你到底愿不愿?”雜毛小道當下又是一磕頭,說愿。

  陶地仙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然后平靜地說出第三件事情:“第三呢,是我以爺爺的身份私下對你的請求,陶陶是我孫女,自小就單純,也受過許多劫難,你以后能不能好好待她?”

1條評論 to“終章之終極一戰 第五章 三個請求”

  1. 回復 2014/11/06

    遺言

    這陶地仙。。。要送死的節奏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