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之終極一戰 第六章 茅山傳承

  “陶陶?”

  聽到這個久違了的名字,雜毛小道渾身一震,抬起頭來看著自家師父,詫異地喊道:“她不是十多年前就已經……”

  黃山龍蟒一役中陶陶的死去是雜毛小道心中永遠的痛,以至于他一直都無法原諒自己,用十年的自我放逐作為懲罰,然而此刻從陶地仙口中聽到這話兒,即便是交代后事的節奏,心中也止不住地泛起了波瀾來。

  陶地仙似乎能夠預料到雜毛小道心中的驚訝,也不言明,而是面帶微笑地看著這個心愛的徒弟,自己的衣缽繼承人,平淡地說道:“這里面的事情牽扯很多,我一時之間也跟你解釋不清楚,此役過后,你去找你大師兄,他會跟你把一切都說清楚的……”

  “不!”雜毛小道連滾帶爬地來到陶地仙的面前,一把抱住了自家師父的大腿,哭喊著說道:“師父,你別嚇我——師有事弟子服其勞,有啥事你叫我做便是了,是去破開那紅光么,讓我去試一試吧?”

  雜毛小道并不是一個喜歡將情緒隨意流露出來的人,然而聽到了陶地仙這宛若遺言的話語,不由得方寸大亂,當下一把鼻涕一把淚,也是口不擇言。雖然我沒有怎么聽過雜毛小道談及自己的師父,但是我卻曉得,在這個生死老友的心中,陶地仙一直都是父親一般的地位,眼看著陶地仙就要訣別了,他哪里舍得放手。

  被自家弟子苦苦抱著,陶地仙也是一陣苦笑,說癡兒,你真當為師這是要慷慨赴死啊?穩重一點,以后茅山可是要你來執掌了,你這樣子,為師怎么安心離去?

  “不是么?”雜毛小道抹著眼淚,也不理旁邊殺聲震天,而是瞧著陶晉鴻的臉上看。

  他們之間的相處太久了,彼此的情緒都瞞不過對方,而陶地仙不知為何,卻也能夠耐著性子對雜毛小道說起這里面的緣由來:“這天山祖峰之下的山神,原本是很久以前一位天山神池宮的宮主執掌神位,不過此刻的它已經被陰脈地煞給腐蝕了,成為了大劫之幫兇,要想將那血肉之門給毀去,就必須破開它攜帶著整個山脈力量凝聚出來的屏障,為師雖為地仙,超脫物外,卻不能與這山脈大勢所作對,唯一的辦法,那就是挑戰此山神,如果能夠將其從這山脈的尊位中踢下去,我來掌控一切,那么所有的一切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雜毛小道沉溺于即將失去師父的悲慟之中,情緒一時間難以平息,倒是旁邊的我聽出了個大概,出聲問道:“陶老大,你的意思是——你來做這山神?”

  陶地仙點了點頭,眼神在那一瞬間就變得虛無縹緲起來,說對,我來做。

  雜毛小道猛然搖著頭,說不行,師父,別人都道這山神的尊位好坐,世代清明,我卻曉得這里面的苦楚,一旦你坐上那個位置,你便不是你了,而是這山川地脈的意志代表,是天道,是自然,而不是我的師父,就像那泰山奶奶一樣,連天山之外都出不得……

  聽到雜毛小道的胡鬧,陶地仙的臉色變得嚴肅起來,長嘆一聲,然后平靜地說道:“修道之路險惡,我雖然成就地仙之位,但卻也是每日戰戰兢兢,不敢違了天道,生怕哪一天就被天劫收了去,而如今化身成神,若能成功,反倒是一種歸宿。癡兒,我說的第三件事情,你可會答應我?”

  雜毛小道渾身一震,過了好一會兒才抬起頭來,看著自家師父那平淡而肅然的臉孔,一字一句地說道:“弟子允諾,終此一生,定不負她。”

  聽得了雜毛小道這番的承諾,陶地仙的心情終于變得無比的舒暢起來,連著喊了三聲好,撫著花白的胡須,老懷大慰,而過了幾秒鐘,那一對昏沉的眼睛中陡然露出了凜冽的精光,渾身的衣服無風自動,氣勁如鼓,朝著周遭的一眾高手拱手說道:“諸位,爾等請與我做一個見證,我陶晉鴻,上清派茅山宗第七十八代掌教真人,于今日傳位于吾弟子句容蕭克明,自此之后,茅山宗上下皆聽從此子號令,如有違反,當如判教——無量天尊!”

  我們皆拱手,齊聲說道:“能作此見證,幸甚,幸甚!”

  雜毛小道三叩九拜,在這戰火紛飛的殺場之上,一絲不茍地跪天跪地跪師尊,將這程序進行得幾近完美,而在他身后不遠,我、龍哥、熊蠻子、綠臉大祭司以及其余人等則將那些沖抵上前的魔兵魔將給斬落當場。

  跪拜完畢,陶晉鴻從懷中掏出了一方鎏金翻天印,此物乃道宗皇帝賜予茅山的鎮派之寶,和龍虎山天師道那張天師的玉牌一般,都是皇權對于宗教權力的一種妥協和承認,也是茅山宗掌教真人的信物,在交予雜毛小道之手后,他身子一撐,整個人都變得格外高大起來,仿佛那出鞘的寶劍,寒光銳利,拍了拍雜毛小道的肩膀,說癡兒,且給為師鼓勁,待我戰勝那頭入了邪的山神,再與你分說身后之事。

  不待雜毛小道的嘶聲吶喊,那陶地仙緩步上前,竟然朝著天池湖心走去,許是這老者有著一種比阿普陀、摩呼羅迦還要恐怖的威勢,那些路上不要命的魔兵魔將竟然讓出了一條道路來。

  即便是有三兩個膽敢捋這虎須的,也都給一股澎湃不定的氣息給推得遠遠。

  陶地仙一步一個腳印,而每走這么一步,那氣勢都陡然高了一層,一直走到了離那紅光只有十米的湖心處時,氣勢已經攀上了巔峰,立定之后,朝著空地處大喊道:“天山祖靈,出來吧,你既然已經放棄了作為守護者的身份,那么就讓我來結束你的意志,開始另外一個朝代!”

  尋常人喊話,支支吾吾,修行者喊話,如雷貫耳,然而陶地仙這般的話語一出,卻仿佛從心靈之中驟然升起一般,天地裂,江海收,火山噴發三百里,有著無與倫比的震撼之感。

  這就是地仙的修為么?簡直就已經超出了人類力量的范疇,宛若傳說中的神佛了。

  我心中震撼,然而整個博格達峰卻隨著他的話音而抖動起來,從綿綿的群山之中傳來了一聲粗狂洪荒的吼叫,一開始仿若猛獸,然而過了一會兒,這聲音卻匯成了一句話語來:“小輩,這是天道,無論是我,還是你來,都是不能夠違抗的……”

  這聲音仿佛山風海浪,由遠而近,轟隆隆地傳遞而來,整個山谷都起了風,呼呼地刮著,而對于這樣的辯解,陶地仙的回答只有六個字:“放你媽的狗屁!”

  此言一落,他猛然一跺那腳下凍得結實的冰面,整個人化作了一道白光,朝著湖底鉆去,而我們能夠看見,一道紅光迎上了他,兩者竟然深入地脈,糾纏不休起來。

  陶地仙的釜底抽薪使得護住那血肉祭壇的紅光變得如風中燭火,閃爍不定,這是天下第一高手用生命給我們所有人,給天下蒼生所創造出來的機會,我們卻也不敢延誤戰機,渾身熱血沸騰的我朝著熊蠻子喊道:“大熊哥,他們道門已經拼盡了骨血,是不是輪到我們巫咸遺族來扛那大鼎了?”

  在此一役,無論是中原道門,還是佛家,又或者是一眾宗教局委托而來的修行之士都已經展現出了無數舍命的氣度,熊蠻子早已是牙齒癢癢,兩千年之前的深淵大劫可是由我們耶朗大聯盟來當主力,怎么可能讓他們這些無關人等專美于前,于是招呼龍哥和綠臉大祭司道:“先王當日謀算,我們這兩千多年來的寂寞苦守,可不就是為了這一天,兩位,五將鎖龍陣,破這深淵狂潮源頭的責任還在我們,上啊!”

  龍哥和綠臉大祭司此前對曾經在背后捅刀子的中原道門十分不滿,然而今日瞧見了無數人的犧牲,卻也是放下了心頭計較,積攢了幾千年的熱血終于貫通全身,還不用熊蠻子招呼,便直接飛身而去。

  金木水火土,他們各占其位,龍哥癸水,熊蠻子厚土,綠臉大祭司坐鎮青木,而金和火則有我和雜毛小道替補,此番疾沖上前,卻是各占了方位,一路上殺戮無數自不必提,而當我們的雙腳站在那冰雪鑄就的法陣之位時,更是有那瘋狂的攻擊狂潮奔襲而來。

  敵人并不是傻瓜,瞧得出我們這五人一旦就位,勢必對它們有著巨大的影響。

  而這個時候,小妖、雪瑞、洛飛雨、李騰飛以及親自上前肉搏的朵朵也都沖殺上來,在我們的左右護翼著。這一主一輔的雙配置并非計劃當中,然而此時此刻卻發揮了奇效,使得我們能夠在重壓之下,毫無顧忌地施展起復雜的咒文和手印加持,以及凌亂有序的巫步。

  為了減輕我們的壓力,原本退卻往后的無塵道長和無缺真人等高手又咬著牙,硬著頭皮沖上前來。

  五將鎖龍陣的咒文和手印加持是十分復雜的,也十分講究配合,然而事先根本沒有與那綠臉大祭司進行過排演的我們竟然完成了,當最后一步腳印踏下,紅黃白青黑五色沖天而起,化作了一道旋轉不定的螺旋氣柱,轟然撞上了那冉冉紅光幕墻。

  轟……

  光幕被破開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