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之終極一戰 第八章 劍斬虛空

  瞧見雜毛小道頭上那一條渾身金色,兩側皆是密密麻麻眼睛的肥大蟲子,我心中狂震,這東西可不就是小佛爺的那條本命金蠶蠱么?

  這條金蠶蠱跟可愛無害的肥蟲子可不是一樣善良,無數頂尖的高手都栽在了它的嘴下,無論是青城三老,還是茅山的傳功長老鄧震東,又或者其他名盛一時的頂尖高手,都給它啃食掉了腦髓。它是真正的道門殺手,雜毛小道被它給纏住了,那可真的就是一件讓人恐懼的事情了。

  我瞧見雜毛小道從空中跌落而下,整個人仿佛僵直昏死過去了一般,當下也是渾身驚悸,朝著后面的空中一聲大叫:“肥蟲子!”

  我和雜毛小道不是兄弟,更甚兄弟,過命一般的交情,自然是不愿意他就這樣殞命當場,于是一邊呼喚金蠶蠱過來救援,一邊將鬼劍激蕩至最盛的狀態,朝著雜毛小道落下的地方沖過去。

  雜毛小道被那小佛爺的本命金蠶蠱纏住之后,卻并沒有如表象上的那般陷入昏迷,而是在手上結了一個法印,這是一種類似于金鐘罩的手段,能夠通過外界的炁場循環,加持住自己的體內抗質。雜毛小道能夠走到今天這一步,卻也不是那么好對付的,而我這邊也加緊腳步,三下兩下便沖到了近前來,二話不說,舉劍就刺。

  這世間倘若說還有誰最熟悉本命金蠶蠱的話,除了小佛爺,那便是我了,不過肥蟲子向來聽話,我們卻是很少有刀兵相向的時候,此刻那鬼劍加諸于肥蟲子之上,立刻如同砍到了那軟綿的玉石之上一般,除了一聲清脆的錚然作響,其余的倒也沒有寸進。

  本命金蠶蠱可硬可軟,乃天下間的一奇物,刀斧加身對于它來說根本就是一點兒威脅都沒有,而即便是我這鬼劍之上有著無數怨靈之氣,也傷害不得它,反而是下面的雜毛小道一聲巨吼,表現出了無比的痛苦來。

  鬼劍不行,我 便直接撲到了雜毛小道的身上,鬼劍往身后一收,然后空出了惡魔巫手來,使勁兒地去掐那條比南瓜還要肥厚的大蟲子。

  我雙手上的手段頗多,不但吸收了無數深淵生物的仇怨和恐懼,而且還有那真龍印記,以及天龍真火,在這一瞬間激發出來的規則之力,終于觸動到了這一條肥碩的本命金蠶蠱,原本死死附在雜毛小道腦袋上的它拼命地扭動身軀,那尾巴上面蘊含的力量幾乎能夠將我給拍倒在地。不過即便如此,它依舊堅強地附在了雜毛小道身上,一副不死不休的節奏。

  雜毛小道痛苦地滿地打滾,而我則忙活著將他腦袋上的本命金蠶蠱取下來,而我們所處的地方恰好是那魔物的大本營,周圍無數的魔物紛呈而出,無數的刀兵落下,想要將我們給置于死地,不過我們倒也還是能夠控制住,堪堪避開。

  不過這樣危急的情況下我們退得開一時,卻退不得一世,尤其是雜毛小道,附在他頭上的那本命金蠶蠱倘若是有觸角鉆進了他的腦子,只怕是活不了命。

  一想到這兒,我雙手上面的灼熱和陰寒便更加強勁,一時間幾乎攀上了極致,而那條本命金蠶蠱終于受不了這三重力量疊加的苦楚,放開了雜毛小道,而是一聲“吱”,騰空而起。

  小佛爺那條騰空而起的本命金蠶蠱剛剛一脫離了雜毛小道的腦袋,立刻有一道青光射在了它的腰間,此物便如那彈球一般,墜落在了地上,卻又高高地彈起來,而稍微晚一片刻之時,又是一道金光來襲,與這條巨大的本命金蠶蠱纏戰在了一起。

  這道青光自然就是蚩麗妹傳承給雪瑞的青蟲惑,而后面的金光則是匆忙趕來的肥蟲子,這兩條蟲子火速趕來,卻是正好趕上了時候,于是便可以在空中見到這一左一右、一青一金的兩道光芒,將這中原道門談之色變的本命金蠶蠱給直接纏住。

  小佛爺的本命金蠶蠱被我拔了出來,一陣翻滾之后,我瞧見雜毛小道的頭上盡是濕漉漉的黏液,整個人狼狽極了,不過他卻還是搖晃著站了起來,朝著我大聲喊道:“小毒物,且為我壓陣!”

  我不曉得他要干什么,不過這么久來的默契使得我也沒有再多言一句,而是將鬼劍舞動起來,悄無聲息許久的石中劍也倏然而飛,圍繞著我和雜毛小道兩人化作了一道碧綠色的屏障,但凡膽敢闖入其中者,立刻就是一道沒有道理的飛劍襲來。

  那條巨大而肥碩的本命金蠶蠱出現在這里,而我最擔心的則是一直隱于幕后的小佛爺襲來,依著之前的戰績來看,即便是我和雜毛小道兩人加在一起來,也是干不過那小佛爺的,他若是在這個時候直接闖入戰陣之中,只怕我們都扛不住了。不過我的擔心并沒有落在實處,但見那雜毛小道毫無防備地再次將雷罰緩慢舉起來,空門大開,卻也不見那血門之后的高高祭壇上,附身于青伢子的小佛爺根本就沒有露上一面。

  事情實在是有一些蹊蹺,而雜毛小道卻不管不顧,將全身的修為和精力都積聚在了手中的那一把雷罰之上,一時間雷意混合虹光,竟然有一道沖天的氣息直入云霄之上。

  人劍合一,雜毛小道和雷罰仿佛化作了一件完整的法器,缺一不可。

  雜毛小道整個人仿佛都融入了劍中,然而那僅僅只是一霎那,而在下一秒鐘,雜毛小道手中的雷罰已經勢如閃電一般地落了下來。

  說是一道閃電,便真的如同一道閃電一般,這是我第一次瞧見雜毛小道將自己所有的精力都注入到了這一劍之中來,其勢慘烈,帶著一種有死無生的悲壯豪情,我瞧見那雷罰仿佛快要碎裂開來一般,當劍尖抵地的那一剎那,憑空生出了一道鋒利無比的劍氣,以雜毛小道和雷罰為中心,然后倏然而吹,一直蔓延到了天池湖心的對面去,綿延百米。

  這才是雜毛小道的巔峰一擊,比之當日那左使的一劍斷流還更甚,簡直讓人跌掉了眼鏡,也不得不感嘆著茅山新任的掌教真人,當真是有著無與倫比的實力。

  一劍過后,劍氣縱橫,而與這巨大劍痕一起的則是圍繞其間的虹光流動,雜毛小道這一下破開了天地,面前的所有空間都化作了虛無,而那巨大血門的正中,也出現了這種破碎的虛空。

  我的臉上出現了狂喜之色,要知道,這世間所有的能量之中,最不穩定地就要算是那空間能量,前一刻風平浪靜,而下一刻有可能就是波浪滔天,因為這是一門最嚴謹的學問,涉及到了無數的東西,精密得甚至不能放下一根頭發絲,然而雜毛小道這一下完全就將整個處于平衡當中的巨大血門陷入了萬劫不復之地,在稍微的一陣停頓之后,那原本堅固無比的血色巨門突然間就化作了一道飛速旋轉的巨大旋渦來,在它前面那些剛剛擠出來的恐怖魔物也都給吸收進了去。

  在此之前,血色巨門的那一端有一個好幾丈大的蛤蟆頭擠出來,這本來應該是一頭堪比阿普陀、摩呼羅迦一般的巨大魔怪,然而在這般的變化之下,只有出師未捷身先死,迷失在了恐怖的時光亂流之中,自身難保。

  那血色巨門被雜毛小道一劍破掉,化作了巨大的旋渦,也產生出了恐怖的吸力來,周邊十幾米之內,幾乎所有的東西都被吸入其中,而雜毛小道渾身發軟,一點兒力氣都沒有了,差一點就要跟著吸進去,好在我這個時候一把將其橫腰攔住,然后氣沉丹田,觀想那山巒之法,立刻身子沉如山岳,穩若泰山,卻也拿我沒有半點兒辦法。

  那血色巨門幻化而成的巨大旋渦并非恒久存在,它的爆發只是在一瞬間,而在此之后,則一張一縮,接著就消失在了湖心冰面之上,露出了站在祭臺之上的小佛爺來。

  盡管這湖面上還散落著成百上千的魔物,然而當人們遠遠瞧見這扇巨大的血門被破開并且消弭于無形之中時,還是從各處地方傳來了巨大的歡呼聲,所有的人都變得無比激動,似乎看到了無盡的希望,在天空上冉冉地升了起來。

  在這樣的歡呼聲中,我扶著雜毛小道,一邊揮劍趕走那些暈暈欲動的魔物,一邊與藏身青伢子的小佛爺對視一望。

  我瞧見了小佛爺臉上露出來的淡定,心中更是不安,不過卻也不妨礙我們剛才的得意,于是出聲勸降道:“小佛爺,不要再鬧了,如果你此刻放下屠刀,我們或許還有許多可以商量的地方。”

  我與小佛爺溝通的本義,是想要減少刀兵,然而在他的眼中卻化作了勝利之后的耀武揚威,于是此人淡淡一笑,平靜地望著我,輕輕問道:“你覺得你們勝利了么?”

  我點頭,然而他卻直接否認道:“沒有,你們沒有勝利,好了,開胃菜結束了,而大黑天需要的祭品,也終于算是湊齊了!來,讓你們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絕望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