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之終極一戰 第九章 大黑天出

  小佛爺說著話,雙手開始朝著天上舉起,口中大聲念誦起了古苗語與巫咸古語混合而成的咒訣來。

  這話兒氣勢磅礴,如那雨打芭蕉,暴雨傾瀉,一陣要比一陣更加地急促和恢弘。

  他這是一個十分標準的獻祭式祈誦,是通過犧牲自己的力量來將所有的意志轉移到一個時空坐標的鑄就上來,這是小佛爺蓄謀已久的計劃,在此之前,他引導那深淵狂潮從另一個世界的盡頭洶涌而來,與我們不斷地拼殺纏斗,幾乎是將雙方的力量都耗費干凈,而所有死去的生靈——無論是我們的人,還是那些來自深淵的瘋狂魔物,以及之前構造那血色祭壇的無數鮮活生命,都積聚成了一股磅礴而難以消散的氣息,直沖云霄,到達了我們所想象不到的地方去。

  所有的怨氣和亡魂凝聚成型,驅之不散的時候,也正是小佛爺將其布置成那召喚大黑天的時空坐標之時。

  為了完成這么一個目的,小佛爺甚至控制住了自己的出手,在我們剛才戰斗得最艱難的時候,他都沒有出現,將那接近于極限的天平直接一錘定音。他必須保證自己所有的精力都付諸于對這時空坐標的雕琢中,不容出現一點兒的閃失。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在小佛爺的心中,深淵狂潮雖然極為恐怖,然而面對著后工業時代的高科技武器,似乎還是有些乏力,即便是它們能夠將在場所有的人都給消滅了,而如果國家層面的敵人倘若能夠硬下心腸來,果斷一些,未必不能將這時空之門碾壓得粉碎。

  然而大黑天卻是不同,它并非來自于深淵的魔物,而是另外的一種存在,從某種意義上面來說,它便是神,司職戰爭和殺伐的神,是毀滅一切的至高存在,如果能夠將其放出來,即便是投影,那么世間也將無人可以阻擋。

  這是一場神戰,能夠阻擋大黑天的,唯有與之相對應的真神,然而在這個末法時代,所有的真神都已經拋棄了這一個被遺忘之地,根本不會予以關注,那么,世界的命運,將由他來掌控了。

  這是一個時代的結束,也是一個時代的開端。

  在小佛爺念誦咒文,召喚最恐怖的大黑天之時,我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危機感,當下也是扶著雜毛小道舉起鬼劍,就想要朝著三米高祭臺上面的小佛爺沖去,試圖想要打斷他的召喚。

  然而小佛爺既然膽敢在我們的面前作法,自然不是沒有一點兒防范的,還沒有等著我們沖出那魔物的包圍,一直在血肉祭壇中修身養息的一眾邪靈教高手便已經跟著沖上前來。這些高手一共只有五十多人,他們除了個別鴻廬廬主之外,大部分都是邪靈總壇死亡谷底的苦修士,除了佛爺堂秋水先生帶領的那一票牽制力量,差不多算是邪靈教最后的精華了,也不知道他們是如何避開那些魔物的攻擊欲望,此刻也是一股腦地沖殺而來。

  整個戰場的態勢分成了三個部分,第一部分是在天湖外圍,無數后路被截的深淵魔物開始朝著雪山上下逃去,不可避免地沖擊到正在開始撤離的大部隊,不過雙方的沖突倒也不是很激烈了,而第二部分則是五將鎖龍陣內外的交鋒,至于最后,則是處于最核心部分的我們這里,所有失去后路的深淵魔物要么倉惶朝著外面撤離,要么就是不要命地朝著我們進攻,而這一眾沖將上前而來的邪靈教高手,也即將沖到了我們的面前來。

  此刻的我還扶著脫力的雜毛小道,當所有的一切都逼迫到了我的面前時,我突然間感到了一絲絕望。

  這就是小佛爺想要傳遞給我的情感么?幾乎在霎那之間,我想到了很多,不過腦海里面的第一個念頭,竟然是倘若我當初如果被洛十八奪舍成功了,依著那位大神的脾氣,他會怎么辦?

  此刻的他,說不定已經將所有的問題都解決完畢了,而所有不必要的犧牲也都沒有發生過。

  這種瘋狂的念頭像食人魚一般瘋狂地噬咬著我,某一刻我幾乎都要發瘋,然而一個聲音在我的腦海中狂吼起來:“我艸,我艸,我是陸左,不是狗屁洛十八,也不是啥子王,我就是我,有著專屬于我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朋友和自己的愛人,任何人都奪不走這一切。”這聲音在瘋狂地吶喊著,而當我雙目之中的瞳孔開始凝聚起來的時候,卻瞧見頭頂上那顆巨大眼球突然之間凝聚起來,然后朝著原本消失的血門那兒射出一道光華。

  這光華呈現出一種瑰麗的七彩之色,那空間之中憑空長出了一個黑色巨縫來,陡然之間,一只巨大的手臂從里面伸出來,朝著我們這兒抓來。

  “走!”恢復了一些氣力的雜毛小道從我的懷中掙脫出,反過來一把抓住我,朝著后方退開去,而就在我們跑回十幾步之后,擠在我們原本站立之處的那些魔物則被一只超過五米的巨大手掌抓住,微微一捏,立刻化作了無數濃汁,然后被倒入了一張血盆大口里面去。

  雜毛小道拉著我就是一陣奪命狂奔,而我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危險,一直沖到了五將鎖龍陣處的朵朵身旁,這才翻轉過來,但見一頭身高超過百米的巨人出現在了原先的祭壇之前,極盡威猛之勢。

  這巨人與先前我們瞧見過的雕塑有著幾分相似,一樣的三頭六臂,一個腦袋上面長了三張臉面來,或喜、或怒、或嗔,每一張臉上都有著人類所不能理解的威嚴,而除此之外,這巨人卻是與我先前在陰陽界中瞧見的那巨大牛頭一樣,并非是一個整體,而是由無數細密的蟲子,或者別的東西組合而成,整體看上去密密麻麻,無數扭曲的蟲子組合在一起,這些蟲子花花綠綠,身上普遍都有著詭異的反光,通體上來看,只一眼,就能夠讓人全身發麻。

  這種感覺十分奇妙,我們面前的這巨人不僅僅只是巨大,它給人的感覺就是與眾不同,與阿普陀、與摩呼羅迦以及所有巨大的深淵來客都不同,倘若是要用我遇見過的生物拿來比較,我覺得恐怕只有那真龍,方才能夠與其相比。

  這根本就不是屬于這個世界的產物,想必也不屬于深淵的那個世界。

  這就是大黑天么?我的心中震撼,而雜毛小道則已經大聲地呼喊起來:“阿普陀,快來啊!”

  我聽得雜毛小道的呼喊,回頭望去,這才見到龍蜥一般的阿普陀已經將那摩呼羅迦的腦袋取了下來,然后開始大快朵頤,對著這頭巨大的對手就是一陣狂啃。一番酣戰之后,阿普陀雖然勝利了,卻已經是傷痕累累,全身上下到處都是血口子,并不比被吞噬的摩呼羅迦好過多少,聽到雜毛小道的召喚,它扭頭看了一眼,仿佛有些遲疑,身子遲遲未動。

  瞧見阿普陀并沒有聽自己的招呼,而祭壇前那巨大的家伙已經開始朝著這邊看過來,雜毛小道只有將手上剛剛接掌而得的鎏金翻天印高高舉起來,大聲說道:“此印代表吾師,你還不快來?”

  我不知道陶晉鴻傳給雜毛小道的這鎏金翻天印到底有何功效,然而瞧見雜毛小道將這玩意都給使了出來,那阿普陀的身子終于動了,它幾乎是在一瞬間就完成了啟動,仿佛最恐怖的列車,三兩腳,轟隆隆地就飛著沖到了近前來,一下子就直接撞到了大黑天的身上來。

  火星撞地球,這是一場讓人畏懼的戰斗,這兩者之間的碰撞產生了巨大的勁風,即便是我們都抵受不住,連滾帶爬,直接朝著后方跌落而去,而當我翻爬起來的時候,瞧見那大黑天將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阿普陀給死死抓住了。

  而阿普陀身上無數的嘴也死死咬著大黑天,兩者根本沒有怎么交鋒,一接觸就是你死我活,一點兒花哨的東西都沒有。

  巨大的勁風中,我們在地上一陣翻滾,連朵朵都站不住,而她懷中的虎皮貓大人也沒有抱緊,直接摔落在了冰面上來。經過一陣顛簸之后,那肥母雞卻突然醒轉過來,翅膀一拍,張口就是一陣惡毒至極的咒罵。這話兒別人聽著難聽得很,然而聽入我們的耳中卻宛若天籟,齊聲喊大人你醒了么?

  虎皮貓大人其實并沒有怎么清醒,不過當他那黑黝黝的眼珠子一陣亂轉,最后落在了血肉祭壇那邊拼命廝打的大黑天和阿普陀的時候,它立刻明白過來,大聲喊道:“大黑天來了?”

  我們點頭,說對,給小佛爺召喚回來了,現在到底怎么辦?

  面對著我們焦急地詢問,大人反倒沒有了太多的急迫,而是回頭看了朵朵一眼,平靜地說道:“媳婦兒,我生命的印記,你可記得了?”我不知道它和朵朵之間有什么默契,不過朵朵的眼淚在那一霎那見就流了下來,拼命點頭,說嗯,我記住了,不會忘記的,無論你到了哪兒,我都能夠找到你的……

  聽到朵朵的承諾,虎皮貓大人全身都是一陣放松,接著它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如此就好,男兒當死于邊野,以馬革裹尸還葬耳,今番你還小,大人我鳥身,來日翩翩少年郎,待你長發及腰了,我來娶你可好?”

4條評論 to“終章之終極一戰 第九章 大黑天出”

  1. 回復 2014/10/09

    我就是我

    好一個“男兒當死于邊野,以馬革裹尸還葬耳,今番你還小,大人我鳥身,來日翩翩少年郎,待你長發及腰了,我來娶你可好?”!好一個貓大人!好情誼!好壯懷!

    • 回復 2015/02/27

      大人好樣的!!

      同意樓上!!這句話看的我熱淚盈眶,大人豪情萬丈,柔情似水,果然是真性情,真男人!!

  2. 回復 2015/04/18

    一生何求

    此乃真性情,真男人。

  3. 回復 2016/03/08

    眼淚

    哭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