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之終極一戰 第十章 屈陽屈陽,烈火鳳凰

  在這極端危急的時刻,聽得虎皮貓大人說出這么一番話語來,我們都不由得一陣詫異。

  要知道,自從遇到朵朵之后,我就一直把她當作女兒來養,在她身上傾注了無數的疼愛,同時也擁有了天下間所有父親都會有的情感,對于任何想要覷覦朵朵的人,我有著本能的反感,不過從一開始就口口聲聲喊著朵朵“媳婦兒”的虎皮貓大人,卻一直都是一個例外。

  這不單單因為虎皮貓大人是我們這個團隊中實際的核心,而且還因為虎皮貓大人此刻的身份,不過就是一頭肥嘟嘟的虎皮鸚鵡,無論口中再花哨,也不可能有什么進展,所以在此之前,我們都只以為它一直以來的行為,都只是在開玩笑。

  虎皮貓大人的前身是邪靈教前右使屈陽,與李道子、洛十八并成為“最天才”、“天下三絕”之一的陣王,這樣的天才人物恣意而為,不過是真性情而已,至于平日里對朵朵的情感,更多的恐怕只是對于自己鳥身的一種叛逆和宣泄。

  然而此刻,我卻瞧出了虎皮貓大人眼中的那份篤定和認真,以及那掩藏不住的決絕。

  就在朵朵愣住了的時候,在我們身后的不遠處,剛剛從另一個世界走出來的大黑天也終于回過了神來,瞧見一上來就與自己死磕的阿普陀,頓時間就生出了許多憤怒來。這個大家伙整體上看起來仿佛無數條蟲子的集合,輕輕一碰就會散架、垮掉一般,然而與阿普陀這攜帶著恐怖巨力的大家伙這一番碰撞,那阿普陀受傷不輕,它反倒是一點兒事都沒有,甚至連身子都幾乎沒有動彈許多,而此刻意識恢復,頓時就是仰天一陣吼。

  嗷……

  此聲如雷,只穿云霄之上,綿延數百里,整個雪山的山脈都是一陣巨震,給人的感覺好像那群山都活了過來,蠢蠢欲動,而下一秒,這大黑天六雙手都已經掐到了阿普陀的身上來。

  阿普陀的模樣極其恐怖,力量也是曠世未見,當初要不是在茅山后院之中被鎮壓許久,說不定陶地仙也制服不了它,而后化身為小黑狗,雖然其貌不揚,但是卻也恢復了許多力量,此番雖然不是阿普陀最強的狀態,卻也是絕對的兇神。然而這樣的深淵巨魔在大黑天面前,卻還是顯得有些過于弱小了——這大黑天乃全知全能神三位一體的分身,司職戰爭與毀滅,對于如何戰斗最是得心應手。

  當從那時空亂流帶來的眩暈感中走出來之后,大黑天表面上那翻滾不休的蟲子宛如水銀一般鋪泄而來,直接附著在了阿普陀的身上,從它那張開的無數嘴巴里面灌入其中,源源不斷的蟲子進入,將它的生機毀滅。

  瞧見那大黑天一點一點地將阿普陀的身體撕裂,那來自深淵的巨魔發出了“嗷嗷”的痛叫聲,雜毛小道側耳傾聽了一下,臉色大變,朝著我說道:“阿普陀承受不了了,它告訴我,如果它再不走的話,只怕連在深淵印記重生的機會都沒有了——啊,它要走了……”

  這話兒還沒有落下,只見那巨大的阿普陀頭頂上面有一股青蒙蒙的氣息陡然升起,化作了一株類似棕櫚樹的植株,接著那植株上面的葉片舞動,勾勒出了某種玄妙的至理來。

  隨著這景象不斷地變幻,碩大無朋的阿普陀開始失去了靈性,而那一股清蒙之氣則朝著上方沖去,而且還破出了一道空間裂縫出來。

  當這氣息遠走之時,阿普陀的肉身卻使勁兒地抱住了大黑天的身軀,然而那尊三頭六臂的巨人似乎并不滿足于打倒這個難纏的對手,更是想要將其弄得灰飛煙滅,于是中間的一張臉目光一凝,突然張開了嘴來,那舌頭如同卷去的觸手,準備將阿普陀的神魂也給留下來,直接吞噬掉。

  然而就在此刻,等待不了朵朵回答的虎皮貓大人沖天而起,在它倏然而飛的過程中,我瞧見它全身的羽毛一點一點兒地蛻變,無數色彩鮮艷的羽毛在它的身后幻化成美麗的光點,使得它變成了一條拉長的璀璨光帶,如天上的銀河一般,無比的耀眼。

  這種美麗到了極致的光芒讓人根本不敢用眼睛去直面,我只感覺整個腦海里都是五彩繽紛的光華閃耀,充斥在了我所有的世界里,而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抬頭一看,天啊,這天上飛翔著的哪里是那癡肥若母雞一般的虎皮貓大人,此物雞頭、燕頷、蛇頸、龜背、魚尾、五彩色華于內里,外罩神光奕奕之火焰,仿佛一團烈火,分明就是一只巨大無匹的火鳳凰。

  《山海經·圖贊》說有五種像字紋,曰:“首文曰德,翼文曰順,背文曰義,腹文曰信,膺文曰仁。”雄者為鳳,雌者為凰,此物性格高潔,非晨露不飲,非嫩竹不食,非千年梧桐不棲,出于東方君子之國,翱翔四海之外,過昆侖、飲砥柱,濯羽弱水,暮宿風穴,歷來便是宇內之神獸,只可惜那開天辟地第一劫中的龍鳳劫中,與真龍相殺,幾乎不現人世間,卻不曾想到與我們朝夕相處的這頭癡肥鳥兒,竟然能夠演化成這般的神奇模樣來。

  在此之前我們便曾經有過經歷,曉得那虎皮貓大人可以幻化為鵾雞,也就是其中的一種鳳凰,然而我卻更是知道,當初僅僅只是一瞬間的化身,便已經讓虎皮貓大人數月昏昏沉沉,十分難耐,而此刻它這般的出現,必然是要冒著極大的犧牲了。

  想起虎皮貓大人剛才對朵朵所說的話語,我的心不由得沉入了谷底,而瞧見空中那熾熱的火鳳凰,朵朵的眼淚頓時就涌出了眼眶來,一滴一滴地摔落成八瓣,忍不住地大聲哭喊道:“臭屁貓,你不可以死啊,你說過要一直保護我的!”

  騰空而起、化身為火鳳凰的虎皮貓大人已經聽不到了我們的呼喚,它化作了一道火紅色的閃電,就在那大黑天即將抓到阿普陀神魂的時候,它以超過肉眼和炁場感應的速度劃過了那巨大的手掌之上,所過之處,空氣中都散發著一股灼熱的高溫,而大黑天伸出的那只手掌被灼熱的尾羽飛速掃到,上面鋪著的整整一層滑膩蟲子立刻燃起了白色的圣潔火焰,倏然便漲高了幾丈來。

  大黑天被虎皮貓大人灼燒得厲害,趕緊將那手縮了回來,所有著火的蟲子立刻脫離了主軀體,散落在了下方,而在經過了一層又一層的刷新之后,終于又生出了一只一模一樣的手臂來。

  不過僅僅是這么短暫的一耽擱,已經拼盡全力的阿普陀終于沒有落得個神魂被吞噬的下場,而是破開了殘余的空間裂縫,逃向了深淵盡頭。

  像它們這樣擁有著真名的深淵魔怪,只要還有一絲印記在,便能夠在無盡魔海之中重塑肉身,在不多久的時間里,或許又能夠活蹦亂跳了,不過至于那個時候它是敵是友,卻又是另外的一件事情了。

  逃脫得性命的阿普陀驚魂未定,它曉得自己之所以能夠生還,卻是因為那一頭神圣火鳳凰的奮然挺身,于是在即將隱沒入那深淵之地的時候,還朝著這頭高傲的火鳳凰拱了拱手,以表達自己的感激之情。不過它所做的這一切并沒有落在虎皮貓大人的眼里,此時此刻,大人的眼中只有身下那頭曠世罕見的巨人,這是上一次深淵狂潮所沒有見過的對手,能夠與之匹敵的都是神話傳說中的人物,而如今,則需要它來面對了。

  這是一場注定要名揚千秋的戰事,即便是高傲如虎皮貓大人,也止不住地一陣興奮,揚身避開了那巨人陡然而出的一記爪影,它將脖子朝著天際一仰,一股傾天而起的鳳唳從金色的鳥喙之中穿透出來。

  唧唧、唧唧、唧唧……

  在響徹山谷的鳳唳聲中,有山呼海嘯一般的回應轟隆隆而來,攜著這巨大的回響聲,虎皮貓大人的身形如電,速度達到了極致,化作了一道又一道冉冉而起的紅色烈火,圍繞在了大黑天的周圍,罡火勾勒,陣法初成,而那大黑天即便是有著再恐怖的力量以及手段,卻也拿這只速度根本無法捕捉的巨鳥多少辦法。不過大黑天就是大黑天,在幾次嘗試都難以成功之后,它終于放棄了胡亂的揮手,而是將六只手都結出了不同的印法來,慢慢地變得緩慢無比。

  一動不如一靜,當大黑天施展起了這恐怖的真言手印之時,雜毛小道大叫壞了,大人可能要吃虧了。

  雜毛小道嫡傳虎皮貓大人,眼光遠遠不是我所能夠比擬的,他這邊一喊壞菜,正四處找肥蟲子的我立刻皺起了眉頭,問那怎么辦,我們可不能讓大人有什么閃失,我們上?

  雜毛小道臉上苦笑,還沒有說什么,突然耳朵一動,然后緊緊抓住我的雙肩,說小毒物,你聽到什么了么?

  我搖頭,說沒有啊,你聽到了什么?

  雜毛小道沒有說話,而旁邊的朵朵卻是一陣狂喜,大聲喊道:“它們來了,它們來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