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之終極一戰 第十一章 龍飛鳳舞

  雜毛小道和朵朵的呼喊讓我心中一陣疑惑,抬頭朝著東方的天際看去,但見宛如一潭死水的東方突然有一股無形的光華沖天而起,接著果真傳來了綿延千里的吟嘯聲。

  聽到這充斥著無盡威嚴的嘯聲,我的心中一陣驚喜,大聲喊道:“是麻繩兒么?”

  當日邪靈總壇一戰之后,麻繩兒回返了洞庭湖去,一直就沒有了消息,作為曾經的小伙伴,我對它的聲音自然是極為熟悉的,而雜毛小道搖了搖頭,說不止麻繩兒,黑龍哥恐怕也來了。我雙目凝聚,朝著遠方瞧去,說不可能吧,虎皮貓大人不是說黑龍哥在此間的壽元已盡,準備將龍骨葬于洞庭湖,而神魂則破空而去么,怎么可能又出現在這里?

  雜毛小道嘿嘿笑,說真龍乃當世之間的第一靈物,遠非常人所能夠理解,說不定它算得有今朝這一劫,于是將性命延遲至今,就是為了這傾世一戰呢?

  先前雜毛小道極盡全身之精力,劈出了破空一斬,將那勾連深淵的血色大門劈碎了,阻斷了無數深淵魔物的后路,自己也是精疲力盡,搖搖欲墜,不過經過這會兒的時間休養生息,他的右手一直扣著陶地仙傳承給他的鎏金翻天印,卻也恢復了許多生氣,言語之間,倒也十分篤定。不過他并沒有預料錯,那龍吟聲從千里之外飛速接近而來,分明就是兩條不同的聲域,而在過了幾秒鐘之后,我瞧見一道青光從東方生出,綿延十幾里,瞧見那若隱若現、虎須鬣尾的模樣,卻正是小青龍麻繩兒。

  真龍乃違背空間視距的神奇造物,離得越遠越龐大,真正飛到跟前來的時候,左右卻不過一根麻繩長短。

  麻繩兒能夠讓我們瞧見,這只能說明它的道行暫且還不夠,就在我們瞧見它的一瞬間,只見一道黑色的巨影憑空出現,僅僅只是在我們的眼中一閃,便直接與那手結真言手印的大黑天對上了來。

  大黑天三頭六臂,身形宛若一棟大廈高樓,它結印以對虎皮貓大人化身的烈火鳳凰,此印并非那佛家九字真言印,也不是任何一種已知的大手印,不過平緩之間,卻有著一種極為恐怖的空間效能,將這天池中心的所有炁場都給封鎖住。司職戰爭和毀滅的大黑天自然有著一套恐怖的手段,要是一直拖下去,等到它完全適應了此間的環境和規則,恐怕無人可以抵擋得住它的攻擊,而那憑空而出的黑色身影,則是我們在洞庭湖中瞧見過的巨大黑龍,它幾乎是沒有一點兒花哨地用身子撞上了大黑天去。

  阿普陀攻擊大黑天,連身形都難以撼動,然而黑龍哥一出手,那大黑天卻是被撞到連著后退好幾步,它的一步好幾十米,一時間地動天搖,好在那湖面也是花費了小佛爺的心思,也才勉強承載得住這激烈的拼斗。

  此番龍吟滾滾,大黑天在與虎皮貓大人的糾纏之中,多出的心思也只是去提防那虛張聲勢的小青龍麻繩兒,卻不料黑龍哥一上來就偷襲,使得它觸不及防,不過此兇卻也并不是沒有見過世面的小角色,即便是受到重擊,卻也是不慌不忙,伸手來捉這條巨大而碩長的黑龍哥,想要將其抓住,分成兩截。

  不過黑龍哥此番前來,作得是那有死無生的氣勢,但準確卻也是充足,即便是那大黑天反應再快,卻也快不過它的身影,似閃電一般迅捷,一擊則退,毫不停留。

  大黑天足有六只手,但只有一只剛剛能夠碰到黑龍哥的尾巴,這龍尾滑溜,指間還沒有觸及,便是使勁兒地一甩,反倒是將它的手掌拍得發麻。

  虎皮貓大人化身的烈火鳳凰屬性為火,而那身長幾百米的黑龍哥常年居于洞庭湖底,卻是妥妥的水屬性,不過它們之間卻也是老相識了,根本不存在彼此相沖突的地方,配合無間,竟然有彼此交融的趨勢。有著這么兩位頂尖大拿在前方纏住大黑天,我們這些人便輕松許多,那些殘余的魔怪在摩呼羅迦死了之后就喪失了斗志,四處逃散,我們這個時候也沒有精力再顧及這些,而是朝著湖邊退開去,免得被殃及池魚——別的不說,那大黑天一腳踩過來,就真的不是人所能夠生扛住的。

  我們這邊退了,然而龍哥、熊蠻子和綠臉女祭司卻都沒有跟過來,我朝著他們招呼,然而都沒有反饋,連開戰之來就一直守護在我身邊的龍哥都置之不理,反而是小妖朝著我們這邊跑了過來。

  瞧見一身裹冰的小妖沖到我的面前,我朝著她問道:“他們怎么不過來?”

  看著身后那宛若擎天巨魔的大黑天,小妖的臉色有些不對,不過還是告訴了我綠臉大祭司他們幾個的打算,說大祭司認為這大黑天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強大,也沒有說有多么讓人絕望,武陵王的道行看似玄乎,其實也并不高,這一頭大黑天只怕并不是本體,而是映射下來的投影,說不定他們也能夠找到辦法,將這大黑天給封印了……

  雜毛小道大吃一驚,說是什么辦法,如果真的有,那我們就不用逃了,一起努力吧?

  小妖搖了搖頭,說這些你別管,不用你們來插手,管好自己的性命,不要被波及到就好了。她的話語說得含糊,我的心中就生出了一絲不祥來,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說龍哥他們不會是打算犧牲自己,然后做出什么傻事吧?

  我的話兒幾乎接近了正確答案,因為我瞧見小妖的臉在一瞬間就變得通紅了,一雙宛若天山璀璨星辰的眸子里面流露出了復雜的情緒來,不過很快她就收斂了,吸了口氣,平靜地說道:“他們為了這一次戰斗籌備了上千年,等待的就是這一天,在你看來是傻事,然而就他們而言,卻是一種解脫……”

  小妖說的是事實,不過從情感上,我已經繼承了耶朗王的那一部分,眼看著自己的臣子赴死,而自己卻沒有一點兒辦法,不由得一陣難受,緊緊握著雙手,那指甲都扎進了肉里去,痛苦地說道:“都怪我,如果我覺醒了,說不定就不會是這樣子了……”

  瞧見了我的自責,小妖并沒有說什么,而是走到我面前來,突然一下緊緊地抱緊了我,我一愣,抬起頭來,看見小妖一臉的認真,仔細地盯著我的眼睛說道:“陸左,你就是你,不用太苛求自己。今天我們所有的人能夠走到這里來,其實都是你的作用,此戰之后,是生是死,都是上天注定的,不要放在心上……”

  這是小妖第一次跟我這么認真地說話,被動地抱著小妖那冰冷的身體,我卻感到了十足的溫暖,感覺到這個一直叉著腰說話的嬌憨小娘在那一瞬間就已經長大了,說出來的話,都能夠讓人品位半天。

  而且,小小年紀,發育不要這么好啊,我可是素了很久,經不起半點兒地誘惑呢……

  就在我對小妖這一個溫暖的擁抱而詫異、眼淚止不住地要流出來的時候,虎皮貓大人和黑龍哥對大黑天的戰斗也已經到達了高潮,除卻在旁邊打醬油的麻繩兒,這兩者時而騰于九天之上,時而又墜落在湖面冰層之中,貼地而起,兇猛得很,那大黑天看似巨大笨重,然而卻是又精密無比,一開始它便能夠以這么龐大的身體立于冰面之上,而沒有任何問題。

  不過隨著時間的繼續,越來越多的精力都被這炫目的龍飛鳳舞所牽扯,腳底下也是沒輕沒重,三兩下都控制不住力道,直接踩進了湖水里面去,不知不覺就甩了幾個大馬趴。

  在經過幾次狼狽的摔跤之后,大黑天終于意識到了在天池湖面的冰層上面與這樣兩頭值得重視的對手作戰,并不是一件明智之舉,于是開始邁開了腳步,朝著湖邊的聚集點那兒轉移過去。

  這番遷移又是一陣雞飛狗跳,不過好在倒也沒有殃及到我們,遠方的那些一眾同伴瞧見了大黑天過來,也是撒開了腳丫子就跑,根本就沒有與之碰上一下的想法。

  當然,如果這個時候真的跳出一個堂吉訶德來,左右也不過是一死。

  大黑天轉移了戰場,雙腳踏在了實地之上,整個人就變得無比的精神起來,手往虛空之中一伸,竟然憑空撈出幾件法器來,或者是大寶劍,或者是七層塔,或者是一張巨大的旗幡,一時間竟然與虎皮貓大人和黑龍哥斗得旗鼓相當,而越往后,優勢越強。

  龍哥、熊蠻子和綠臉大祭司本來還準備犧牲自己,用那五將鎖龍陣把這大黑天封印住,然而這大黑天已走,卻也沒有了法子,朝著我們這邊沖來,我反方向看去,沒有找到罪魁禍首小佛爺,倒是聽見那綠臉大祭司朝著小妖一聲呼喚。

  她們說的并不是我能夠聽得懂的語言,兩人激烈地講了幾句話,突然間小妖緊緊抓住我胸口的衣領,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我,紅唇微啟,壓抑著激動的情緒逼問道:“陸左哥,你還記得當初答應過我的事情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