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之終極一戰 第十三章 王的意志

  龍剌是我的貼身侍衛,熊蠻子是我的殿前大將,而雪魚妹子則是主管祭祀的大祭司,他們都沒有什么意見,說全憑王上做主。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感受著這凜冽的寒風,無數血腥的味道在唇間游繞,目光在大片大片盛開綻放的紅色曼珠沙華中巡視,最后落在了花叢中的一抹白色,那是將我喚醒的引子,這大片能夠引導前世記憶的彼岸花便是她罄盡全力而催生出來的,她是一個身材完美的少女,身上還隱約有著玉妃的影子,瞧見這,我心中的某一個意志浮動,不由自主地朝著旁邊的雪魚妹子吩咐道:“照顧好她,不要讓她再受傷害了。”

  雪魚妹子點頭說好,我沒有再理會,而是認真地思考起了如何將這頭大黑天分身投影,送回它該去的地方去。

  不過還沒有等我想一會兒,旁邊突然有一個青衣道人沖上前來,一把抓住了我的衣袖,大聲喊道:“小毒物,小毒物,你怎么了?”他的力量像頭巨熊,不過對我卻并沒有什么惡意,我皺著眉頭想了一下,這才曉得他便是我十九世的生死朋友。

  我沒有對他做什么,只是微笑,說別亂動,我不想傷害你。龍剌也上前過來,拉他,說蕭克明,走開,不要耽誤王上應劫。

  拉扯間,那個青衣道人在這一瞬間變得無比的憤怒,猛然將龍剌給推開,一雙眼睛瞬間就變得通紅,仿佛里面藏著一片尸山血海一樣,將左手中指放在牙齒里猛地一咬,在自己的額頭畫了一個“山”字型的符,然后厲聲威脅道:“我知道你是耶朗王,千古之前的不世雄者,不過我和陸左是過命的兄弟,你千萬不可傷害他!”看著十九世的兄弟,我笑了,說怎么會,我就是陸左,我怎么會傷害我自己呢?

  那個青衣道人憤怒地搖頭,一張臉張得通紅,一字一句地說道:“你可以借用他的身體做任何事情,但是千萬不要把他的意志同化,不然,我就算是死,也要讓這個世界與我、與你一同陪葬!”

  他這般鄭重地說著,而我則感覺到自己的小腹之中有一股尖銳的劍氣縱橫,這是一名至強者留下來的意志,雖然并不鋒利,但是因為留得太久,所以倒也有些麻煩。面對著這種情況,旁邊的龍剌和熊蠻子火冒三丈,脾氣最不好的熊蠻子都已經提起他的那招牌大斧,大聲罵道:“敵人都要殺到面前來了,你還在這里內訌,是不是想讓我砍了你啊?”

  青衣道人不為所動,冷聲笑道:“將他的意志放出來,不然大家同歸于盡。”

  雙方鬧得不可開交,熊蠻子和龍剌都已經準備出手了,不過我在簡單地瀏覽了一下陸左的記憶,倒也是能夠理解這青衣道人的情緒,微微一笑,說好,十八世的記憶就夠了,我會放開對他意志的同化……

  ********

  我是誰?我來自哪里?我要去何方?

  啊……我頭疼欲裂,感知里面一片黑暗,而過了好久,我終于恢復了思索能力,疼痛也在逐漸地減緩——我是陸左,我是陸左,我是陸左!

  ********

  不斷地重復讓我的意志越來越堅定,然而這個時候我才發現自己根本就控制不住我的身體,我仿佛一個局外人一般,觀察這個世界,首先看到的就是雜毛小道那張露出了笑容的臉來:“王上,如此最好,陸左是我的兄弟,我不想任何人傷害到他——如果有,我便是讓全世界與他陪葬,也在所不惜,希望你能夠理解我的決心。”瞧見他這般正兒八經地說話,我不由得想笑,說靠,咱們兩個有必要說這么肉麻的話兒嗎?

  然而奇怪的事情發生了,我發現我連開口的能力都沒有,反而是另外一個聲音在對他說話:“你放心,我這次回來,并不是想要奪舍,只是了結這近千年前的因果而已,此戰過后,塵歸塵,土歸土,清風歸天空,星光歸宇宙,一切皆有定數。”

  我看見雜毛小道雙手作揖而退,這是才感覺到在自己的身體里,有一個極為厚重而睿智的意志正在主導著我所有的行動,而這個意志,卻正是他,千年之前的耶朗王。

  我心中震撼,同時又有無數的疑惑浮上心頭來,不過此時的我也大體了解了事情的經過——原來剛才小妖在與我訣別之后,竟然傾盡全力,以曼珠沙華的力量將耶朗王的意志引導而出,將我的身體掌控住了,而剛才雜毛小道則施了手段,利用陶地仙當日在我體內種下的劍元,使得我陸左的本我意志得以恢復。盡管在同一個身體之內,但是耶朗王并不與我溝通,他的視線已經投向了遠處的大黑天去,而我則關注到了另外一邊。

  在綠臉大祭司的身邊,朵朵將小妖乏力的身子給抱了起來,我瞧見那小狐媚子高聳的胸口還在起伏,說明她剛才召喚出這么多的彼岸花來,只是脫力,倒也沒有什么生命危險。

  看到小妖沒事,我就放心多了,盡管不知道自己以后會不會就被前十八世的意志同化,但是看見我所珍惜的人都無事,心中不由得一陣歡喜。

  朝聞道,夕死可矣,剛才小妖表明了心跡,再加上臨別之時的那深深一吻,簡直就是將我所有的世界都填滿了,即便是我現在就死去,恐怕我也是沒有什么遺憾了吧?

  我作為一個孤單的看客,沒有人能夠知道我,而在另外一邊,大黑天和虎皮貓大人、黑龍哥的戰斗也已經到了最激烈的時候,當那個大塊頭將憑空而取出來的法器都使出來的時候,這一龍一鳳也終于抵御不住了,渾身盡是火焰的火鳳凰沒有再與大黑天纏戰,而是朝著我們這邊飛過來。虎皮貓大人化身為鳳之后,全場足足有十幾丈,飛身而下的時候刮起了無數灼熱的颶風,許多人根本就站不住腳,當然這不包括我在內的當世高手。

  俯身而返,化身為鳳的虎皮貓大人簡直就是帥到爆,它在離地六米的地方停了下來,朝著我們喊道:“我的符陣大概布完了,不過一個人搞不定,加上黑龍也不行,你們誰,過來跟我一起,把這狗日的封印住?”

  巨大的風壓下無人說話,只有我——也就是控制住我身體的王,迎著這罡風平靜地說道:“這東西帶著神性,封是封不住的,還不如送走——你覺得如何?”

  虎皮貓大人一陣驚訝,說哎喲,小毒物你還真的長見識了啊,的確,封不如送……等等,你不是小毒物,是你么,十八兄,你這個狗日的回來了?

  這肥母雞的語氣里面充滿了驚喜,然而“我”卻搖了搖頭,說是,也不是,我看到了你剛才的嘗試,你是不是試圖用這天地之下的規則之力布置出一個巨大的引力空間來,然后以自身為容器,將它封印住?這樣的嘗試我勸你最好不要做,即便是你自己的本體死去,恐怕也控制不住它——所謂神性,那是你現在也還是不能夠了解的東西。

  虎皮貓大人嘎嘎大笑,說我原本也只有一兩成的把握,不過現在你來了,我卻有了七八成,來吧,來吧,老不死的,讓我們一起來拯救世界吧,你看如何?

  “我”平靜地說道:“可是,即便是有我,也很難——我會死,你會死,所有的人都會死的……”

  虎皮貓大人依舊是笑個不停,說廢那么多話兒干嘛,那個地方老子又不是沒有去過,你們這些被人惦記的家伙或許會有去無回,老子卻是一點兒擔心都沒有,連我的哥們老龍,它也是自有去處,趕緊的,我那老哥們快扛不住了……

  “我”點了點頭,耶朗王同意了它的安排,然后吩咐旁邊的龍哥、大熊哥和綠臉女祭司跟著他一同朝前走去。耶朗王快速行走,腳步如飛,而在體內的我既沒有行動權也沒有發言權,但所有的觀感和思維都在,就仿佛如同外人一般,有著當初附身肥蟲子身上的即視感,所以瞧見綠臉女祭司在飄身向前的那一刻,目光都還是停留在了朵朵懷中的小妖身上。

  她在最后的最后,心中掛念的并不是這千年傳承的任務,而是那個與她不知道有著什么關系的小狐媚子。

  盡管在此之前,我對綠臉女祭司利用小妖充滿了許多不滿,然而在此時此刻,心中卻是暖暖的。

  而沒有等我思慮多久,便瞧見耶朗王已經帶著手下的一票人馬殺到了大黑天的面前來,四人氣勢如虹,即便是面對著巨大無比的大黑天,也是一點兒都不危機,耶朗王與每一位屬下擊掌,然后他停頓了一下,回頭朝著不遠處的蚩麗妹喊道:“還少一位,你來不來?”

  他的聲音又變了,并不是我的聲音,也不是剛才那王雄渾的聲音,而是充滿了一種霸氣而陽剛的磁性味道,一直在旁邊不動聲色的蚩麗妹眼睛一動,原本平淡如雪的她在思考了幾秒鐘之后,點了點頭,說好,我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