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之終極一戰 第十五章 雙掌白晝

  耶朗王一聲招呼,四聲呼喊便陡然升起,我瞧見那龍哥、大熊哥、綠臉女祭司和蚩麗妹一起向前踏出一步,接著這氣勢攀升,在陡然之間竟然從他們的身上憑空生出了五個巨大的投影來。

  五個巨人!

  龍哥蟒頭人身,身披黑鱗,腳踏黑龍,手纏青蟒;大熊哥人身蛇尾,背后七手,胸前雙手,雙手握騰蛇;綠臉女祭司青若翠竹,鳥身人面,足乘兩龍,翼展幾十米;蚩麗妹獸頭人身,身披紅鱗,耳穿火蛇,腳踏火龍;而至于“我”,也就是掌控我身體的耶朗王,則是一八首人面的猙獰巨獸,虎身十尾,全身生有骨刺,極盡乖戾之能事。

  如此五尊巨人一出,便是那大黑天也有些受到驚嚇,也放棄了與纏著自己緊緊的黑龍哥較力,而是將手中那三樣法器,一曰大寶劍,青蒙蒙數十米的光華,一曰七層寶塔,全身琉璃堆砌,一曰招魂奪命幡,能掌控場中所有的怨氣,如此一番揮舞,天地搖動,山巒轟隆,整個天空都變得濃黑如墨,簡直就是一泓墨池,根本就化散不開。

  這一方利用法陣激發遠古大巫的血脈,另一方則是直接將本我流露而出,端的是猛虎斗雄獅,一時間彼此不分,各有千秋之法,那大黑天不斷地加持著手中法器,六只手已經揮舞成了風火輪,時間和空間不斷地走移,有雷,有風,有火,有水,無數極盡想象之能事的高級術法,此刻就像那批發市場里不要錢的襪子和論斤稱的牛仔褲,呼啦啦而出,絢爛的術法光芒與雷鳴一般轟隆隆不停歇的聲音交相輝映,在整個天山祖峰之上開始著末法時代最恢弘,也是最激烈的曠世大戰。

  真正到了拔刀相向、刺刀見血的時候,雙方都沒有了留手,若說這本事和手段,這恐怖的大黑天還真的是已經超越了人類想象的范圍,別說是這玄學凋零,大拿隕落的末法時代,便算是那幾百年前、上千年前那道法、佛法昌盛不休的輝煌時代,又或者是那山海經中記載的遠古洪荒時代,都是讓人絕望的恐怖存在,這也是當年泰山奶奶等一眾神都感到束手無策的緣故。

  然而這高居廟堂之上的人物閉目不見,卻并不代表著所有存在于這個世間的生靈都妥協了,恰恰相反,這大黑天越是兇頑,所遭受到的抵抗便越是激烈。

  因為這世間,有的人血冷了,只求茍活,而有的人血仍未冷。

  血未冷,便受不得壓迫,受不得屈辱,受不得這世間所有強權所加諸的一切,也受不得這大黑天將他們所摯愛的這世間給予毀滅,所以才會罔顧自己性命地奮起反抗,無怨無悔。這場戰斗處處都充滿了兇險,我們這邊的祖巫化身雖然也有那頂天立地之威能,但畢竟也都只是投影,在那一頭狂舞大劍的大黑天面前,卻也討不得許多便宜。

  不過還在這場戰斗也才是剛剛開始,大黑天需要的是時間,而我們這一方,無論是虎皮貓大人的法陣,還是耶朗王的部署,也都需要一定的時間來累積。

  雙方的共同需求,使得這一開始的戰斗看似激烈不休,但最實質的東西其實并不是很強烈,唯有用生命限制住大黑天行動的黑龍哥有些凄慘,它的身子此刻已經布滿了密密麻麻的爬蟲,無數甲殼光亮的蟲子將那真龍之肉給撕咬得體無完膚。一開始我還是有些詫異,這真龍可是守護神州的神獸,接引天地的大拿,然而怎么會這般的弱呢?

  不過在戰斗了好一會兒之后,我終于明白了,不是真龍太弱,而是大黑天太強了。

  是的,太強了,能夠趕來此處并且參與這一場曠世決戰的諸位都是當世之人杰,每一位都能夠鎮壓一方,然而在大黑天的面前,戰況卻是危若懸卵,這便是對比。

  大黑天,真的太強大了。

  戰況還在持續,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所有人都打出了火氣來,龍哥和熊蠻子身后的投影也被那大黑天手中的招魂奪命幡給扇得搖搖欲墜,至于黑龍哥則真的是變得格外的無力,在最后的關頭,它終于被大黑天給甩了出去,跟小青龍一般,直墜九天之外。不過虎皮貓大人卻也沒有讓這老大哥走遠,它化作了一道流光,有將黑龍哥給兜了回來,身上的火羽一劃,所有附著在黑龍哥身上的蟲子全數灰飛煙滅。

  將黑龍哥給兜回來之后,虎皮貓大人也是頗有些疲憊,朝著耶朗王大聲喊道:“你媽的有完沒完啊,趕緊使大招啊,真的想把我們給玩死啊?”

  得到了虎皮貓大人的催促,耶朗王這邊也做了反映,但見他帶著我的身體,一步踏前,整個人便朝著大黑天若流星一般的奔襲而去,倏然而至,轟隆隆,仿佛攜帶著這整個世界的惡意。我就普普通通的一正常人身高,在十米大黑天的面前還是過于細小,宛若螻蟻,然而在耶朗王的加持之下,身后那具八首人面的猙獰巨獸卻足足有五十多米的高度,它與其他的虛影不一樣,形態幾乎如同實質,碩長的尾巴掃來,便仿佛能夠將這整整一個山頭都給掀翻了去。

  這氣勢驚人,但大黑天所見過的場面何其多也,哪里會怕這等小事,三雙手伸過來抓,嘩啦啦,三兩下便將所有揮過來的尾巴都給抓住了。

  大黑天一擊得手,直接奮力捏緊,然后朝著兩邊撕扯開去,耶朗王身上的投影即便是這五人之中最強悍的,但是卻也擋不住這么一下子,整個形象就直接崩潰了去,然而就在那頭猙獰巨獸化作萬千光華紛紛散開的時候,耶朗王卻是單人匹馬地殺到近前來,騰身而起,抬手就是一掌,正好印在了大黑天的胸口處。

  轟……

  這一掌積聚了整個空間之中的氣息,凝而驟放,整個使勁兒的過程和手段我都感受的清晰無比,也并沒有超出我個人的修為和能力,但是就是這么簡簡單單的一掌,卻宛若重炮轟擊,那大黑天的身子微微一顫,仿佛傾天巨鼓轟然落下,砰砰、砰砰,接著宛如大雨一般的黑色蟲子從它的身上紛紛落下來,還沒有挨著地上,便已經全部都湮滅了。

  這就是耶朗王的手段,足以用一根杠桿撬起地球的法門,盡管身上的修為與我之前的幾乎沒有什么區別,但是他對于這整個自然環境以及天道的體悟,卻已經將我甩開了一萬米去。

  這樣的手段讓我心驚,然而我們雙魂一體,他所有的手段都瞞不過我的感受,于是無論耶朗王做出任何的舉動,我都能夠曉得清晰,而就是這般奇妙的經歷,使得我終于能夠接觸到了《鎮壓山巒十二法門》深層次里面的最終奧義,就仿佛手把手教授的一般。

  知道此時,我才能夠拍著胸脯,說我的能力已經站在了這個世界的頂端處。

  耶朗王一擊得手,那惡魔雙手便開始體現出了最恐怖的力量來,或者炎熱如火,點燃所指之處的無數蟲蠹,或者嚴寒如冰,大塊大塊的肌膚被凍結僵硬,盡管大黑天一擊便將耶朗王身后的祖巫血脈投影給擊潰,然而耶朗王卻憑借著一雙肉掌,將大黑天打得連連后退。

  這個時候,什么鬼劍,什么石中劍都已經不知道被他扔到了哪兒去,耶朗王便憑著一人雙掌,硬生生地扛住了大黑天的所有進攻。

  左手希望,右手毀滅,雙掌齊出,整個世界都變得扭曲了。

  耶朗王變成了挑戰風車的唐吉坷德,然而讓人跌掉眼睛的是他居然還成功了,所向披靡的大黑天竟然被這么一個小東西戲耍得跌跌撞撞,就像一個喝醉了酒的大漢,我的神魂在耶朗王控制的體內靜靜地看著,那每一掌,或者烈火,或者寒冰,皆是虛招,并沒有真正用上力道,而所有的一切行動都仿佛是順應著這空間中的氣流,幾乎都沒有費什么氣力,也根本談不上多少的努力——這便是頂級高手的姿態,借力打力,羚羊掛角,天馬行空。

  然而與此同時,我感覺到了腹中那陰陽魚氣旋正在飛速地轉動,似乎在醞釀著一次終極的絕招。

  隨著這氣氛逐漸地變得詭異,大黑天似乎也能夠感受得出來了,它開始竭盡全力地抽取腳下的陰脈地煞之力,頭頂上的天空也變得更加的黑了,幾乎沒有一絲光華,耶朗王感受到了沉重的壓力,朝著旁邊的虎皮貓大人說道:“那鳥人,過來幫我把它定住!”

  虎皮貓大人先前好像還有些排斥耶朗王,然而此刻卻是二話不說,一聲鳳啼,直接騰空而起,然后落在了大黑天的頭頂上。

  與此同時,奄奄一息的黑龍哥也發出了一聲令那群峰都不斷顫抖的龍吟,然后渾身的骨節啪啪作響,僅僅落后于虎皮貓大人一步,再次纏在了大黑天的身上。

  兩者一上來便搏了命,而就在跟前的耶朗王,一雙肉掌則變得無比的輝耀,將整個黑天都給化作了白晝。

1條評論 to“終章之終極一戰 第十五章 雙掌白晝”

  1. 回復 2014/06/08

    一望無垠

    想象力實在是豐富,真的天馬行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