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之終極一戰 第十七章 靈魂祭壇

  洛十八并沒有告訴我應該怎么做,而是用一股磅礴的意識與我接觸,頓時無數的信息將我整個人都給淹沒了。

  我們是一魂同體,理論上來說我和洛十八、耶朗王都是一個人,只是彼此不同的人格自我而已——這情況跟當初朵朵和小妖幾乎是一樣的,不過說是一樣,卻還是有著很多的區別,我來不及細品,感受到這無數信息的沖擊之后,終于從這里面挑出了如何召喚出那靈魂祭壇的知識來。

  不知道是命運的牽引還是機緣巧合,我曾經到過東南西北中五處耶朗祭殿,也和除了武陵王之外的所有守衛者有過沖突,而在我不知不覺之間,那隱藏千年的巫咸印記便已經附著在了我的靈魂上面來。

  我從來沒有覺得自己有什么特別之處,然而命運便是這樣,它從來不管這些,說我是,我便是,獨一無二。

  在短暫的停頓之后,我舉起了雙手,一如小佛爺在血肉祭壇上的一般模樣,采取的是一個獻祭自身的姿勢。

  我心即禪,萬化冥合。

  在意志進入一個唯我的境界,我瞬間就感知到了從五個方向之上傳遞過來的洶涌能量,它們分別來自于龍哥、熊蠻子、綠臉女祭司、蚩麗妹和我自己的身體里,而他們也并非力量的源頭,而是遙遙地連接于千里、萬里之外的各處祭殿。

  鎮壓山巒,這里面蘊含的哲學意義是如此的沉重,而所有的一切都開始變得不一樣了,就仿佛是我面前的大黑天,先前所有的力量都是覆在外面的蟲子,而現在升華過后,便如同里面的小嬰兒。

  神性——仿佛一道光芒,我把握住了這流星劃過的痕跡,在體內那陰陽魚氣旋的鼓動下,我將所有的力量都灌注在了頭頂處,一切都是那么的順利,因為除了我在驅動靈魂之內的印記,其他的所有事情都是耶朗王所包辦的,對于力量的理解他遠遠超出我,在他的協助下,一切順暢無比,我在一瞬間感知到一股超越世間的力量沖天而降落,接著在我的感知范圍之內,一處似在虛空之上、又仿佛在地底深處的輝煌而威嚴的殿宇出現了。

  周圍依舊是一片無定的混沌,巨大的石鼎、石器,巍峨高聳的古樸祭臺和以及又圓又粗的巨大石柱,還有附著在上面那古拙簡樸的浮雕,以及高臺——一切都與我當日血戰十八世的靈魂祭殿,一模一樣。

  當我出現在這里的時候,發現我是我,而在我面前的不遠處則是洛十八,在他的旁邊,還有四個人。

  他們分別是龍哥、熊蠻子、綠臉女祭司和蚩麗妹。

  我瞧見過洛十八的尸身,認得他的模樣,只是讓我驚詫的事情是旁邊的龍哥他們,他們原本應該在外面的世界與大黑天對峙,卻沒想到竟然也走到了這里來——這是靈魂么?

  我很詫異,然而其他的人卻顯得一切如常,即便是臨時加入的蚩麗妹,她也沒有太多的驚訝。在我稍微一愣住神的瞬間,洛十八已經走到了我的面前來,平靜地說道:“十九,不錯,謝謝你。”

  聽到這聲音,并非洛十八那剛猛豪放的調調,我便曉得我面前的并非單純的洛十八,他應該是我前十八世的融合,當然這里面也包含了耶朗王的意志——站在我面前的,應該就是千年之前就謀劃好這一切的王者,耶朗之主。面對著這個大拿,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陣忐忑,摸著鼻子說道:“這、這沒什么的,我做得還是不夠好,浪費了大家的時間……”

  我小聲地說著話,然而他的手卻已經拍在了我的肩膀上來,溫暖而堅定,而耶朗王的臉上還充滿了親切的笑容:“夠不錯了,不必自責。時間不多了,送大黑天回去的事情還有很多,我就不跟你說了——我們五個,即將去向彼岸,鎮守這世界的通道,維持安寧,而我耶朗在這片土地上面的傳承,則需要由你來繼承了,告訴我,你可以么?”

  我看著耶朗王那明亮而充滿智慧的雙眼,想起了剛才戰斗中他所展露出來的一切,如此細致和完整,竟然是為了傳承于我,心中不由得一陣激動,大聲喊道:“可以,我可以的!”

  “好!”耶朗王再次重重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然后大聲說道:“有你在,我苗疆巫蠱,便不會斷絕,哈哈、哈哈……”

  耶朗王大笑著朝那祭壇走去,而龍哥、熊蠻子、綠臉女和蚩麗妹相繼過來與我招呼,龍哥和耶朗王一樣,也是堅定地拍了我的肩膀,輕輕說道:“今后的路上,自己走,小心了。”我曉得他們這是在訣別,淚水一下子就要涌上來了,不過還是強忍住,點了點頭,而熊蠻子則過來將我緊緊抱住,粗聲粗氣地說道:“別怪我先前對你不客氣,跟王比起來,你差遠了!”我點頭,說我曉得,不過我會努力的。熊蠻子哈哈大笑,揚聲喊道:“好,現在我喜歡你了,獲得王的傳承的男人,以后的歷史,由你和你的朋友們書寫吧!”

  綠臉女祭司走到我的面前,盯了我好一會兒,突然揚手甩了我一巴掌。

  啪!

  她用力不重,但清脆,我的臉一剎那間就紅了起來,不過我沒有動,她問我,說知道我為什么打你不?我點頭,說因為小妖。綠臉女祭司扭過了頭,跟著大熊哥的身后離開,遙遙之間傳來了一句冷冷的話語:“喜歡一個女孩子,你就去追吧,不要讓她等待!”

  綠臉女祭司飄然走上祭壇,而蚩麗妹也走到了我的面前來。

  看到這完成了蛻變、容貌令世間美女自慚形穢的謫仙之女,我捂著臉,怕她也跟我來這么一巴掌,畢竟我跟她的關門女弟子雪瑞也有一段情感糾葛。我喉嚨發癢,低聲喊道:“前輩……”蚩麗妹一雙明媚若春風的眼睛仔細地看著我,過了好一會兒,才淡淡地吩咐道:“雪瑞做你妹妹挺好,她不適合你,我已經安排她回去接我的道統了,你不用擔心……”

  蚩麗妹簡單說完,便飄然上了祭壇,而就在我還琢磨著這兩位身份極高的女人剛才所說的話語時,突然聽到祭臺之上傳來了一聲雄渾而激蕩的吟誦聲。

  啊……嗚……咿呀……咦……啊……呀……

  在這滔天而起的巨大吟唱之中,我瞧見頭頂上的天空開始扭曲了,接著我瞧見了無數璀璨的星光開始生成,一開始只是一縷一縷,而后則是大片大片的星云,星云與星云之間是混沌無序的暗物質,無數的誕生和毀滅交相輝映,極盡輝煌之能事。

  我沒有再來得及去思索自己情感上面的那點兒破事,而是三步并作兩步走,沖上了祭壇,瞧見這耶朗王、龍哥、熊蠻子、綠臉大祭司和蚩麗妹盤坐在這祭臺的正中心,雙臂平舉,口中不斷地唱誦著,他們手掌的掌心處有無數光華形成,然后與旁邊的人一起勾連糾纏,最后都匯聚在了耶朗王的手掌之上,接著兩個巨大的符號從那兒飄散開來,浮在了祭壇的正中心。

  我認出了這兩個符號來,左邊的那個叫做“毀滅”,右邊的那個叫做“希望”。

  我下意識地往前走去,然而卻被一層虛無縹緲的力量給阻攔住。此刻的我應該是靈魂狀態,而且還是一個剝離開來的靈魂,根本就掌握不了什么力量,所以只能在旁邊圍觀,不過好在他們的念誦并沒有持續多久,但見那耶朗王猛然站起,朝前一揮,前方的空間立刻有一道裂縫生成,而他一步踏前,伸手往虛空中掏去。

  耶朗王的手臂消失在了半空中,臉上充滿了猙獰的痛苦之色,而與此同時,周圍四人一同激發了自身的潛力,源源不斷地灌注到了他的身上來。

  仿佛在一瞬間,耶朗王的臉色陷入了極盡扭曲的模樣,而在下一秒,他猛地往后面一拉,整只右臂化作了一道沖天而起的火焰。

  除了熊熊燃起的火焰,在這祭壇之上,憑空而生出了一個三頭六臂的小娃娃來,嚶嚶的哭泣。

  這是大黑天體內的神性,我瞧見這嬰兒緊緊閉著的眼瞼下在動。

  它要睜開眼睛了么?

  面對著右臂化作了烈火,耶朗王卻一點兒的慌亂都沒有,他的左手朝著肩胛骨那兒一拍,這在驟然而起的火焰就直接與他的身體脫離,而后他竟然還有時間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接著口中大聲喊道:“咄!”

  此一言而出,整個世界都是光明大放,祭壇之上,我們頭頂的星空開始急速地旋轉起來,無數星辰之力開始作為指引,朝著這邊隕落,那微型大黑天仿佛感受到了危機的來臨,嚶嚶大哭,讓人為之動容,憑空生出了想要保護它的心思,而與此同時,場中五人全部都懸浮了起來,各結手印,朝著這大黑天遙遙罩去。

  轟……

  我的耳邊傳來一聲古怪的響聲,口鼻便不由自主地噴出了鮮血來,一屁股坐在地上,瞧見原本可憐無比的大黑天竟然睜開了眼睛,一雙邪異的眼眸直勾勾地瞧著我。

  它在笑。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