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之終極一戰 第十八章 銀河裂縫

  大黑天不可睜開眼睛,一旦睜開,這證明它的神性覺醒,整個世界將沒有能夠再與之相抗衡者。

  我深深牢記著這一句話,所以當瞧見了大黑天睜開了眼睛的時候,我頓時感覺到不妙,但見它那富有洞穿靈魂的眼眸閃耀著濃重的黑色,整個身子噼里啪啦地響了起來,這是它體內的骨骼在快速生成,而與此同時,這個三頭六臂的小嬰兒周身立刻化作了一團黑色焰火,將自己完全包裹到里面了——這火焰并不熱,甚至是冰冷如雪的,然而跳動的規律卻深深契合了整個世界的規律,讓我能夠感受到,它對于這個世間的規則已經是了解清楚了。

  大黑天即將覺醒,整個世界也即將面臨毀滅的邊緣。

  所以它在笑,這樣的笑容浮現在它那純真無暇的小臉上,原本應該是像天使一般的圣潔,而就在這個時候,卻顯得無比的詭異,讓人心中像堵住了一團火。

  世界就要屈服在它的腳下了么?

  不,就在大黑天睜開眼睛,想要仔細打量這個即將臣服于它腳下的世界時,一道銀色的光芒沖天而落,徑直地落在了它的頭上。大黑天伸手去接,想要抵擋,然而這道光芒并沒有任何的攻擊力,直接透過了它的手掌,落在了它的身上來。銀光蕩漾,宛若流水滑落,將大黑天給完全覆蓋住了。這道光芒并沒有什么殺傷力,然而卻是一道時空標記,在渲染了大黑天的一瞬間,我們頭頂上的無盡虛空頓時開始瘋狂地轉動起來,無數的星辰化作了旋渦,傳來了極為恐怖的力量。

  這力量,可以吞噬一切的物質,便是以大黑天之能,也有些抵擋不住了。

  蘇醒之后的大黑天本來想要給旁邊的這些人一點顏色看看,然而還沒有來得及施展出它那恐怖的威能,立刻就被這星光罩上,無數的引力牽引住了它身上所有的一切,它甚至整個兒都懸浮起來,朝著上空飄去。

  上面是璀璨星空,如果一直飄上去,所不定就回了老家,費勁千辛萬苦而來的大黑天哪里會這樣放棄,頓時一聲怒吼,三雙手臂開始不斷地揮舞,無數的光華和符文從它的手上飄落而出。

  在些符文和光華蘊含著萬千色彩,單單從水準和玄妙上面來說,比洛十八灌注給我的巫咸遺族手段要強過百倍、千倍,體現出了大黑天卓絕世間的實力。

  它僅僅欠了一點兒時間,然而這就已經夠了。

  耶朗王騰空而起,龍哥、熊蠻子、綠臉大祭司和蚩麗妹緊緊相隨,五人成陣,將大黑天緊緊鎖在此中,鼓動炁場,將其穩穩壓在祭壇上的身子憑空托起來。這一方往上托,一方要往下壓,雙方較力,本來是在較力的,然而大黑天與那無邊星光引力的較量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刻,他們這一邊一出手,勝利的天平便立刻倒向了耶朗王這一邊。大黑天似乎感應到了自己的人間之旅已經到了最后的時刻,回天無力,于是憤怒地發出了一聲穿越天地的悲啼。

  與此同時,這五人也一同出手,朝著中間的那大黑天撲了過去。

  他們緊緊抱住了大黑天,將正在做著所有努力的這絕代兇神束縛著,耶朗王的臉上充滿了解脫的微笑,朝著我們頭頂的上方飛去,無盡的星光引力垂落下來,將他們所有人都朝著一個未知的銀色旋渦拉扯過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大黑天終于將所有的怒火轉移到了身下的這個祭壇上來,它在往上極速飛升的那一刻,朝著下方重重一拍。

  僅僅是這么一拍,我卻感受到了一股毀天滅地的氣息平平壓了下來,幕天席地,那懸浮在無盡混沌中的靈魂祭殿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壓力,我身邊的所有建筑物都往下放沉去,而我也感覺到整個世界都化作了黑暗,接著意識就往著下方沉淪而去。

  我的心中狂震,因為傳承中的意識告訴我,如果我就此沉淪,只怕就再也醒不過來了。

  這就是死,是最黑暗無盡的世界,比那灰飛煙滅更加徹底,斬斷我在世間留下的所有線索,從此以后,世間再無陸左——可是,我的親人,我的朋友以及我的愛人,他們該怎么辦?

  我不能死!

  我在心中狂吼著,在意識即將消弭于無形的那一刻,我福靈心至,將雙手的虛心合掌,二食指相背而屈指尖部分,復以二拇指壓二食指前端,作彈指狀,結出寶瓶印,我心即禪,萬化冥合,整個天地都與我同輝映,我即天地,天地即我,若想要毀我于當下,必先戰天斗地,將世間先毀滅……

  完成了這一切之后,我全身的所有血液、肌肉和骨骼都開始轟鳴起來,一齊匯聚成了一個字:“禪!”

  此言一出,我整個的世界都化作一片混沌,無數的罡風洗滌我的身體,暴戾而無序,讓人根本無法穩住身形,而我仿佛如同那怒海之中的一葉扁舟,不斷地漂浮著,每一刻都有翻船的可能,而就在在我即將就要覆滅的時候,突然天地一清,感知又如潮水一般浮現在了我的意識中,天地一暗,繼而清明,我則一屁股坐在了雪地上。

  一股攜著清冷和腥臭的冷風從遠山處徐徐刮來,劃過了我的臉龐,接著又朝著別的地方徐徐推去。

  我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然后環顧四望,發現我依舊還在剛才的雪原之上,然而那仿佛一幢高樓般的大黑天卻不見了蹤影,地上一片狼藉,有好多小蟲子的尸體,正散發著陰寒入骨的氣息,不過我并沒有從它們的身上感受到一點兒生命的氣息,唯有一絲恐怖的威嚴在上面停留,昭示著某一個偉大而令世間都會震撼的存在,曾經來過這里。

  我又去看龍哥等人所站立的地方,那兒只有幾個巨大的土坑,別無他物,唯有蚩麗妹所站立的地方,有一件雪白如絲的衣裳。

  他們走了啊,走向了彼岸,在世間的盡頭,鎮守著天地之間,維續著這美好人間的一切。

  不知道我的生命走到盡頭的時候,是否能夠再見到他們?

  這世間,除了我們這些人之外,還有人會曉得他們么?有人會知道他們曾經來過,并且為了這個美麗的世界奉獻出了自己的生命,甚至所有的一切?

  或者,還包括愛情。

  我的心中無比惆悵,抬頭看向了上方,天空依舊還是黑夜,不過在遙遠的天際,似乎有一道光華開始出現,地球在旋轉,而當直面太陽的時候,又是嶄新的一天了。光明即希望,或者說,這些將自己生命付出的人們,他們根本不在乎這世間的生靈是如何想的,他們只是覺得自己有著這樣的能力,那便有著相應的責任,所以他們站出來了——如此,而已。

  天空之上,我看見了一道朝上攀升的光芒,是白色,又有些像是金色,虹光縈繞,化作了龍形,朝著天際飛去。

  我曉得那是黑龍哥的意志,真龍并非此間造物,它能夠橫跨于不同的空間,即便身型在此間隕落,但是在另外一個世界,它們卻又能得到重生,開始它另外的一段旅程——這是偉大生命的特權,我們此刻視之如天地大劫的戰斗,或許在它的生命里,只不過是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事情。

  感知到了宇宙的恢弘和偉大,便能夠明了到我們自己的微小,我的心瞬間變得無比的惆悵起來,而在這個時候,我瞧見有人正朝著我這邊迅速跑來。

  我低下頭,轉過身子,瞧見是一臉關切的雜毛小道,陪著他的還有雪瑞、小妖和朵朵,至于李騰飛和洛飛雨,則不見了蹤影。

  雜毛小道走到近前來,打量著我,小心翼翼地問道:“王、王上,請問剛才出現的那一道充斥天地的虹光,是你們送走了那大黑天么?”

  這家伙表現得小心翼翼,就像犯錯的小學生,十分可愛,要是擱在往常,我肯定會忽悠他一頓,引作談資,然而現在我卻是一點兒心情都沒有,長嘆了一口氣,說老蕭,是我,我是陸左,他們……應該走了吧?

  聽到我這熟悉的聲音,雜毛小道的臉上從驚訝到驚喜,到難以抑制的激動,立刻變得無比的精彩起來,而千言萬語述不盡,化作了一個緊緊的擁抱,與我相擁。

  他是如此的激動,以至于我都有點兒透不過氣來——大黑天的臨死一擊并非毫無效果,它不但將我的靈魂祭壇打破,也使得我的修為盡損,此刻的我和普通人,幾乎沒有什么區別了。

  我咳了咳,一口血吐了出來,雜毛小道這才發現了我的虛弱,松開來,看了我一會兒,說我艸,還好,還好,福大命大,以后仔細修行便是了。

  我笑,說嗯,要不是你的堅持,說不定我就死了。

  雜毛小道搖頭,嚴肅地說道:“這可真不是,我當時是在詐他呢,不過他應該也曉得了,不過并沒有揭穿而已——耶朗王是一個有著大智慧的人,你能夠活下來,全都是他!”

  我還想說什么,突然有一個陰惻惻的聲音傳入了我們的耳中:“你們以為,現在這樣,就算是結束了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