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之終極一戰 第十九章 波比瘤般

  雖然那人隔得也遠,但是他一說話,我立刻反應過來了,這人就是自從小黑天之后一直就消失不見的小佛爺,也就是轉世之后的武陵王。

  當我們一起回過頭去的時候,果然,瞧見小佛爺從天池旁邊緩慢地走了過來,一直走到了我們面前的一百米遠處,方才站定。

  大戰過后,萬物凋零,先前充斥戰場的深淵魔怪,以及我們無數的援兵都已經因為大黑天的緣故,早就逃得不知蹤影了,現在還留在原地的,只有我、雜毛小道、雪瑞、小妖和朵朵幾人,而這里面的我因為大黑天的反噬,如同廢人,雜毛小道一身狼藉,身上各種傷痕,朵朵抱著昏迷過去的小妖,唯獨雪瑞身上幾乎沒有傷,不過盡管雪瑞受過蚩麗妹傾力培養,但是面對著小佛爺這般的絕世魔梟,卻還是有些勉力。

  別的不說,光是現在的人員配比,我們便根本就是小佛爺的對手。

  我的心在瞬間就陷入了一種近乎于絕望的境地——度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這只能存在于理想之中,小佛爺費盡心思,怎么可能半途而廢,而時至如今,到底有誰能夠過來幫我們呢?眼見著小佛爺停在而來我們的不遠處,雜毛小道將雷罰拔出來,劍刃朝下,輕輕地點著腳下的雪泥,然后悠悠說道:“小佛爺,夠陰的啊,剛才群星云集的時候,你躲在烏龜殼子里,這會兒倒是冒了出來……”

  雜毛小道表現得若無其事,舉重若輕,然而實際上他是將這雷罰點地,試圖聯絡到地脈之下的陶地仙,看看能不能上前增援。

  不知道為什么,此刻我雖然連站立都有些困難,但是這場中之事,卻歷歷在目,十分的清楚,全身的感應簡直就是清晰到了極致,想來這也是因為耶朗王的傳承,使得我雖然修為盡失,然而整個人的境界都提升了一個檔次,站在一個高高的地方,眼界自然最為寬廣。

  聽到雜毛小道的諷刺,小佛爺倒是顯得十分平靜,淡淡地說道:“剛才的那些人,無論是大黑天,還是王上,都是這世間最有智慧的人物,我不能與他們比,所以他們的戰爭我不摻和,是最好的。我無意與王上為敵,也無意與龍剌、熊蠻子和雪魚大祭司交手,我和他們曾經是戰友,最親密的朋友,即便是我做了現在的決定,也不會與他們正面交鋒,這是我的底線,武陵王的驕傲……”

  雜毛小道試圖聯絡了一陣陶地仙,然而卻沒有得到回應,心中不由得有些焦急,不過臉上卻是一點兒都沒有流露,而是冷哼道:“別把自己說得有多高尚,你若你真的不想與他們為敵,那么為何還要毀滅他們所維護的、摯愛的這個世界?”

  瞧見雜毛小道停住了手,小佛爺的臉上也浮現了笑容,平淡地說道:“你別試圖找陶晉鴻了,即便他現在身為地仙,擁有著移山填海的通天手段,但是那天山祖靈并是這么好拿捏的角色,而且神位爭奪并不是你們想象的那么簡單,陶晉鴻自顧不暇,說不定現在已經死了!”

  “放屁!”聽到小佛爺這般說起,雜毛小道的脖子一瞬間就變得通紅,大聲罵了起來,而小佛爺卻不為所動,而是平靜地說道:“我不想與王兄為敵,他是天下最善良、最仁厚的王者,也是我一生的偶像,但是他太仁義了,而這世間又太骯臟,污濁得讓我看一眼,都會感覺到無比的惡心。有時候,有的事情往往需要我這樣的人來做,比如討債。”

  “討債?”我細細咀嚼著這句話,艱難地邁開步子,朝這前方的小佛爺說道:“你是說漢王朝背后偷襲之事么?”

  小佛爺點了點頭,說對,耶朗大聯盟的十萬帶甲之士,罄盡全聯盟的精銳力量,正在與那深淵來襲的狂潮拼得死活,然而本來已有盟約的漢王朝不但沒有援手,而且還將我耶朗聯盟留守王城的儲君給斬殺了,所有的方門之士在后面推波助瀾……你說說,這樣背后捅刀子的仇怨,我不但不報,而且還要延續千年,來給他們的子孫后輩維續統治,你認為我會服么?

  瞧見這張熟悉的臉龐上面流露出了義憤填膺的憤怒,我舔了舔嘴唇,然后說道:“世間之事,從來就沒有對與錯,而只是立場不同而已。王他之所以受到所有人的尊重,是因為他身上有愛,有大愛;而如今,天下分分合合,早就已經融合在一起了,你有沒有想過,即便是你能夠成功,但是也將耶朗的子孫后輩給抹殺了——這樣的事情,你覺得值得么?”

  小佛爺的臉上在一瞬間突然流露出了笑容來,直直地盯著我,平靜地說道:“陸左,你知道那些地底遺民為什么會選擇我,而拋棄原本正統的你么?”

  他這話兒說得尖銳,直接戳到了我的心窩里面去,使得我十分難堪,不過我還是強忍著心中不喜,問為什么?

  小佛爺回答,說因為信仰——在你看來,所有的一切都沒有意義,你只想過著那種碌碌無為、小富即安的生活,而這樣的人從來都是亡國之君,而我不同,我有著最堅定的信仰,即便這信仰只是仇恨,都能夠有一大批與我有著一樣目標的追睡著,我們從這里面獲得快樂,獲得滿足,獲得前所未有的成就感,這樣的信仰是你們所不能夠體會到的——你不懂,也永遠不會明白。

  小佛爺說得慷慨激昂,然而雜毛小道卻是冷冷一哼,說狂熱的邪教分子,時至如今,你所有的伎倆都已經破滅了,即便是將我們所有人殺掉,但是你也報復不了任何人了。

  “是么?”小佛爺的臉上充滿了詭異的笑容,沒有與之爭辯,而是說起了另外一件事情來:“陸左,你是否覺的自己的一生,都實在是太順利了?”

  他突然談及此事,讓我有些訝異,摸了摸鼻子,說你什么意思?

  小佛爺今天的話語顯得格外的多,他略顯得意,又有一些賣弄地說道:“你難道沒有覺得自己的一切都太順利了么?無論是找到耶郎祭殿,還是無數次起死回生,又或者在厄德勒大殿之上那神像為何沒有把你們給區別出來,以及我為何下令屬下,不要找你們麻煩,這些你不覺得奇怪么?”

  他這般娓娓道來,說得我一陣心驚——的確,事情實在是有些詭異了,小佛爺按理說應該明白我就是他強而有力的對手,然而他不但沒有在我創出名頭之前就將我滅掉,甚至還一再對邪靈教的一眾手下吩咐不要找我麻煩,我曾經為自己父母的安全十分擔憂,然而至今他們都沒有遇見過一次騷擾,這種事情以邪靈教這種行事毫無下限、無所不用其極的尿性,實在是太奇怪了。

  瞧見我若有所思,小佛爺嘴角上翹,嘿然笑道:“這個世界上倘若說還有誰能夠了解我的王兄,那便是我了。他是一個具有大智慧的人,我若是強壓你的發展,他必然會有手段應對,然而我順水推舟,將一切都朝著他所希望的方向推動,那么他便不再生疑,而是帶著龍剌等人離開此界——王兄不走,我不敢妄動,而現如今他走了,這世間,還有誰能夠阻擋我?”

  小佛爺說得陰森,我瞧見他并不是虛張聲勢,而是一種大事臨頭的輕松,心中不由得越發沉重起來,出言問道:“大黑天走了,難道你還是有什么手段,繼續你的計劃么?”

  我的這話兒卻是問道了小佛爺的心頭上面來,他之所以跟我們說這么多,卻也只是為了這最終的緣由——謀劃千年而無人知曉,這樣的事情宛如衣錦夜行,即便是強如小佛爺,也止不住那賣弄的心思,朝我發問道:“開戰了這么久,你就沒有感覺少了一點兒什么嗎?”

  經過他的這話兒一引導,我的腦袋立刻就轉了過來——本命金蠶蠱。

  是的,出現在這世間的本命金蠶蠱,有且只有兩只,一只是小佛爺的巨大蟲兒,一只是我的肥蟲子,這兩樣東西據說和真龍一樣,都是這世間最奇特的東西,它可軟可硬,可長可短,刀斧劈不爛,火焰灼不傷,然而在一開始的時候,小佛爺就有意用自己的本命金蠶蠱將肥蟲子引出了別處去,而后戰況一激烈,我便已經無暇顧及起它來。

  肥蟲子,它在哪兒呢?

  我的精神立刻一集中,準備招呼肥蟲子過來救駕,然而小佛爺卻是揮了揮手,說你不用找了,它就在那兒……

  我順著小佛爺的手看了過去,瞧見兩道金光就在我的頭頂上后處,這兩條蟲子并沒有交鋒了,而是拼命地吸著空氣,而我瞧見這地上密密麻麻的大黑天殘骸正在急速消失,而所化的陰氣沖天,全部都積聚在了兩條本命金蠶蠱的身上去。

  小佛爺瞧見這般情況,朝我微微一笑道:“陸左,你知道本命金蠶蠱在佛經之中,又喚作什么嗎?”

  我臉色慘白,搖頭,而小佛爺則得意地大聲喊道:“波比瘤般蟲!”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