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之終極一戰 第二十一章 拯救世界

  瞧見肥蟲子化身的黑色光團瘋狂地吞噬著周圍的空間,我的心中終于明白了小佛爺所有的計劃。

  原來他并不是想讓自己的本命金蠶蠱來成為那一座門,而是不斷地強化自己的金蠶蠱,無論是當日那邪靈總壇小鎮數萬無辜而虔誠的鎮民,還是那青城峰上三位鼎立天下的鬼仙,以及在生死河、陰陽界中的所有行動,這些都是為了給肥蟲子進食,通過這種手段,使得我自己的肥蟲子發生異變,然后化作了不斷吞噬周邊那時間和空間的波比瘤般蟲,將整個世間的一切都給吞噬掉。

  即便是那本命金蠶蠱與他性命相連,即便是此戰之后他也將死去,但是他也依舊執著地按照自己的計劃,一步一步地去做了。

  并且,他終于完成了自己所有的計劃,最終使得肥蟲子成為了吞噬這整個空間的門蟲。

  剛剛轉化變異的肥蟲子此刻還并不能迅速地吞噬一切,但是所有的光線路過它的身子,然而因為肥蟲子身邊的時空曲率已經強大到連光都無法從其視界逃脫,使得它的周邊越來越黑,比之前大黑天出現的時候更加濃郁,整個空間的炁場都因為它的出現而變得紊亂不堪,這種變異甚至已經引發了山脈靈氣的潮汐,整個天山祖峰都在抽搐,不停地晃動,高山之上的積雪又開始崩塌,這種變化產生了蝴蝶效應,甚至已經上升到了一種全球的高度,天地之間的炁場再一次的衰弱,無數的宏觀炁場都在紛紛發生著改變。

  肥蟲子并不是黑洞,世間的黑洞何其多也,連銀河系核心處都有一個百萬億太陽質量的黑洞,但是它們卻并不會危害到什么,然而他這般的狀態,卻遠遠比我們所能夠想象還要厲害,因為作為傳說中的波比瘤般蟲,除了空間,它還能夠吞噬空間。

  如今的宇宙在混亂和守序中一直存在著,而倘若肥蟲子的出現打破了這一個奇妙的平衡,那后果將是所有人都難以想象得到的。

  我們所有人都感覺到自己的身子不由自主地朝著肥蟲子,而我在吐了幾口積血之后,卻發現我與肥蟲子之間的聯系已經斷絕了,這時頭頂傳來了一陣巨大的笑聲,就在我們所有人都朝著反方向走去的時候,小佛爺的身軀卻是憑空地浮起,朝著肥蟲子那兒飄去。本命金蠶蠱的被吞噬,使得他的性命已經不再長久,能夠瞧見我的本命金蠶蠱產生變異,并且已經脫離了我的掌控,打破世間平衡,維持他存在于世間的信仰也終于崩塌了,他含著笑,與我揮手道別。

  “我走了,經過了這兩千多年的輪回轉世,我也累了,身心俱疲,瞧見這個骯臟的世界走向毀滅,我所有的執著都消失了,希望能夠在死亡之海中,獲得永恒的寧靜吧……”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此刻的小佛爺沒有了半點的狂熱和仇怨,而是平靜地看著我。

  場中之人無數,然而小佛爺卻只是看向了我,我咬著牙齒,卻對這個人生不出應有的恨意來。

  說句實話,小佛爺縱使對天下人都犯下了滔天大罪,但是對我,其實正如他所說,基本上沒有做過什么過分的事情,至如今我的父母雙全,安然無恙,也都是因為他的吩咐,要不然后果真的是不堪設想。然而人總是有雙面性的,他對我如此溫和,然而對這個世界,卻充滿了戾氣,非要將其毀滅,心中方才安定——這樣矛盾的人,可恨可憐,我實在是沒辦法給他蓋棺而論。

  瞧見我臉上復雜的表情,小佛爺笑了,笑完之后,他長長地嘆了一口氣,臉上竟然流出了清亮的淚水來,接著他喃喃自語道:“我等了他兩千年,然而當他蘇醒過后,我卻沒有臉再見他一面,王兄,你倘若還有一絲神魂留在人間,告訴我,我做的這一切,是對是錯?”

  在即將走入肥蟲子化身的黑色迷霧中時,小佛爺的臉上流露出了一絲神秘的微笑來,而瞧見他這副模樣,我的心中似乎抓到了一絲東西。

  在此之前,我一直有些迷茫,然而瞧見被我們視為大敵的小佛爺連最后的一戰都沒有,便直接投身赴死,便終于想通了此節,大聲喊道:“你錯了,你毀滅不了世界的,肥蟲子是我的本命金蠶蠱,與我相生相依,它死我便死,我死它也存活不得。我怕死,但是如果沒有了選擇的話,我寧愿用自己的死,去換取我珍惜的朋友和親人的存活,換取這世間的安寧!”

  幾乎在一瞬間,我就想通了這一節,整個人頓時就變得無比的精神了起來。

  在此之前,我曾瞧見過真龍騰空、守護神州的風姿,瞧見過虎皮貓大人化身為鳳,燃燒生命的熱血,瞧見過耶朗王力挽狂瀾,籌謀千年的執著,瞧見過龍哥、熊蠻子、綠臉女祭司以及蚩麗妹的無怨無悔,慷慨悲歌……所有的人都心甘情愿地奔赴死亡,并不是他們不知道害怕,而是因為他們的心中一片炙熱,我的心也熱,血未冷,然而從頭到尾,因為能力的緣故,我都只是一個旁觀者,并沒有能力參與到這一場曠世大戰之中來。

  這種心情讓我變得無比的沮喪,雖然在此之前,耶朗王曾經拍著我的肩膀,說出了肯定我的話語來,然而看著一個又一個或者朋友,或者良師慷慨悲歌地奔赴死亡,我卻無能為力的感覺已經讓我受夠了,這并不是我的性格,我要的,是參與這一場曠世大戰,留下我的印記,即便是死,我也要讓自己澎湃不定的心靈得到慰藉——反正陰陽界咱又不是沒有去過,虎皮貓大人去得,我難道去不得?

  想想世界還真的是奇妙啊,千年輪回,命運竟然會由我這樣的小人物來執掌。

  我微笑著,將小妖小心地平放到了旁邊的雪地上,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昏迷過去的小妖是這般的柔媚動人,特別是躺在這一片雪地之上,顯得更加的純潔無暇,我曾經答應過綠臉女祭司好好待她,然而此身許死,卻已經不能再許她了。心情沉重的站了起來,開始在身上找能夠了結自己性命的物件,鬼劍是給丟得沒影子了,石中劍我倒是能夠感應到,在天池湖底,不過此刻的我,三五個月都不一定能夠使喚它,身上零零碎碎頗多,震鏡也還在,不過卻沒有啥子利器。

  我一時之間有些迷茫,總不能用這震鏡砸腦袋吧?

  不過很快我便醒悟過來,跟里面的人妻鏡靈溝通,說求賜我一死,結果人妻鏡靈像看瘋子一樣瞧著我,然后眼珠子一轉,便沒有再搭理我了。

  求死無處,我悲傷地仰起頭來,正好看見了小佛爺似笑非笑的臉,他哈哈大笑道:“得了吧,你以為你自殺就能夠解決一切啊,要真的是那樣的話,我怎么可能讓你的本命金蠶蠱成為門蟲?知道我為什么轉身于這肉鼎而本命金蠶蠱無事么,你啊你,把這世間之事想得實在是太簡單了……”

  說著話,他已經走到了黑霧的邊緣處來,回頭最后神情地看了一眼這個世界,突然咕噥了一句:“王兄,若有來世,我還做你弟!”

  這話兒一完,大片大片的黑霧便將他給吞沒了,毫無蹤影,仿佛從來沒有來到這個世間上一樣。

  小佛爺既走,所有人都圍到了我的面前來,看到雜毛小道提劍而來,我大喜,說老蕭,你來得正好,給我來一劍,痛快一點的,別弄疼我啊……

  面對著我的求死,雜毛小道一把推開我,苦笑著說道:“小毒物,你就別添亂了,若論對本命金蠶蠱的理解,小佛爺遠勝于你,所以你就消停一點吧,拯救世界,個高的都去了,至于現在,我們還是把消息傳下山去,集齊眾人之力,來解決這件事情吧……”

  我被雜毛小道推開,并不放棄,伸手去奪他的劍,結果他將雷罰直接朝天擲去,瞬間就不見了蹤影,完成這個之后,他開始盤腿而坐,試圖溝通起自家深入地脈的師父來。

  我還想去跟洛飛雨溝通,結果那個女人面無表情地收了劍,朝著自家小外公的尸體走去,接著一點兒也不停歇,一步一步地離開了此處。

  她就這般孤獨地走了,抱著小外公的背影十分蕭瑟,沒有留下半點兒言語,雜毛小道心系師父,也說不出什么情話。

  瞧見沒人理我,我準備自己去戰場上找兵刃,然而朵朵卻一把抱住了我,哭著說道:“陸左哥哥,你不可以死,小肥肥是我們的朋友,一定會有辦法可以解決的,我們一起,一起呼喚它……”瞧見朵朵的淚光,我轉頭看向了頭頂上的肥蟲子,此刻的它竟然已經擴展得足有一兩里的范圍,產生了巨大的吸力,只不過它似乎有意識地朝著旁邊游離。

  雜毛小道站了起來,沮喪地告訴我,說他師父已經打敗了天山祖靈,接掌神位,但是受了重傷,縮在地脈休養,不能上來了。

  看到那飛速擴張,大口大口吞噬一切的黑霧,我們不由得都感到一陣絕望,然而這個時候,朵朵卻開始呼喊起來:“小肥肥,小肥肥……”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