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華散盡春已去,河風吹老少年郎

  每天早上五點半,伴隨著公雞的第一聲打鳴,我便醒了過來,巡視我的領地。

  “勤勞創業企業家”,作為一個受到縣里面表彰過的標兵人物,我在鄉親們眼中是個了不得的人物,不過這點兒成就對于回鄉創業的我來說,其實也僅僅只是玩玩而已,很多人會覺得作為一個萬羽級養雞場的場主,是一件很威風、很厲害的角色,但是他們卻不了解這里面的辛苦——每天我都需要早早地起來,催促我手下的那兩個二愣子幫工準備飼料,而我則得巡視每一個雞場、蛆蟲發育堆,查看溫濕度,然后抽檢,如果有問題還要及時聯系農牧站,不時還需要應付上面的檢查和視察,然后還需要聯絡商家和雞禽販子……

  錢難賺屎難吃,人前風光人后凄涼,從來都是這個道理,我們不是含著金鑰匙長大的一代,所以只有勤勞的工作,才能夠在這個世界上好好地生存下去。

  我對我的工作十分認真,無論是雞舍的容積、還是飼料的配比,又或者藥品疫苗、產蛋成本、小雞孵化、工人工資、政府來往……所有的一切都需要了然于心,要不然就是家有萬羽,一場瘟疫之后也是赤貧如洗。謹慎細致,這是我能夠在數次禽流感風潮中有驚無險地生存下來的主要原因,也是十里八鄉,乃至整個晉平縣都傳頌我名聲的根源。

  不過養雞養得好,但那只是我糊口的工作而已,并不是我個人的興趣愛好,我真正發自心底熱愛的,是文學。

  2013年初的時候,我遇到了我的族侄,也使得我真正走上了一條從事文學的道路。

  這事情說起來倒有些傳奇,2013年二月的時候,我一個遠方堂兄找到我,他是大墩子鎮人,現如今搬到了栗平縣城去了,聽說是兒子在外面發了財,現在正享清福呢。我自小就去了國外,跟這堂兄交往不多,不過七連八串,卻總是有些親戚關系,總也怠慢不得,于是聊了一下,才曉得他兒子回來了,有一顆蛋,想要借我養雞場的孵蛋設備用一下,有多少錢,該怎么算,敞亮著說便是。

  我說這怎么行,都是親戚,幫幫忙還要收錢,這不是打我臉么,于是便同意了,而后我見到了他的兒子,一個叫做陸左的男人,并且一見如故,結成了朋友。

  我這輩子都想不到,我竟然會和陸左、以及他的哥們蕭克明成為朋友,并且坐下來,暢聊他們以前的故事。

  跟陸左、蕭克明所有的聊天,我都整理成冊,然后加上了一些個人編撰的內容,后來經過他們的同意,先是在天涯,后來移居磨鐵中文網,洋洋灑灑,竟然有數百萬字,有無數人追讀,并且還出了書,真真正正地實現了我的文學夢。而通過這些天的閑聊和交往,我和他們也成為了真正的好朋友,這是我當時真的沒有想到過的事情。

  自發文以來,很多人都在問我,說嘿,雞哥,你寫的東西,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我笑而不語,因為我也不清楚這個平時笑瞇瞇的青年跟我講的這些事兒,到底是在吹牛皮,還是真有其事,而且很多東西,為了我心中所謂的文學性,我自個兒又根據我曉得的一些事情,編撰了一些陸左根本沒有提及過的情節,所以零零碎碎下來,我也不敢拍著胸脯,厚著臉皮說:“嘿嘿,真的,如假包換、童叟無欺……”

  我沒這臉皮,所以只能說:“這個啊,信者有,不信者無,大家獲得什么,便是什么,如果能夠感受到里面的善意,那么一切都齊活了,對吧?”

  我就是一個肚子里面有故事的人,想要跟大家分享,就像我當初在天山……

  呃,算了,英雄不提當年勇,老子寫得就是一個故事,千萬不要上綱上線,你要是憤怒了,覺得難受了,郁悶了……你咬我啊?

  咬不著吧?是啊,都是網絡世界,你咬不著我,我也咬不著你,那咱們就好好待著唄,你過你的生活,我過我的生活——雖然忙著給陸左他編寫經歷,但是我雞場的工作還是不能拉下,所以很疲憊,我巡視完了雞場里的每一個雞舍,然后來到了孵育雞蛋的恒溫間,瞧見玻璃窗外面站著一個表情溫和的青年,他穿著普通,但有著挺直的身子和一雙能夠看透世情的雙眼,就是這一雙宛如嬰兒一般晶瑩透亮的眸子,讓我覺得長相并不算出眾的他真正隔離于世人,有一種鶴立雞群的氣勢。

  他的旁邊有一個梳著可愛西瓜頭的小女孩子,嬰兒肥的臉頰和大大的眼睛,讓我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心中止不住地感慨——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這么萌的小蘿莉?這分明就是神話故事里面的精靈啊?

  后來跟陸左聊過之后,我才發現,她真的是一個小精靈,天生就能夠得到所有人的憐愛。

  我上前過去跟他打招呼:“嗨,阿左,又來看虎皮貓大人啊?”

  陸左回過頭來,朝我微笑,說二叔,對啊,又來麻煩你了,真不好意思哈。我擺擺手,說客氣了,你這個人啊,就是太見外了,跟叔還有啥子客氣的呢?朵朵,我的小公主,你今天不上學啊?我抱起朵朵小可愛來,她嘻嘻笑著過來摸我的胡子,我不讓,于是嬉鬧了一番,她才噘著嘴巴說道:“雞叔叔,今天星期天啊,你這個笨蛋。”

  朵朵小孩兒,口無遮攔,陸左在旁邊故意板著臉來,說怎么說話的呢,叫二叔,不是雞叔叔?

  朵朵回頭扮了一個鬼臉,吐著粉嫩的舌頭笑:“說陸恪二叔跟你的名字一樣,一點兒也不好念,繞嘴死了,就雞叔叔,雞叔叔好聽得很!”朵朵的頑皮讓我們大家都笑了,陸左無語,而我則捏著朵朵的臉,笑著跟陸左說沒事,叫雞叔叔也好,網上很多人叫我雞哥,聽著也順耳了,只要不叫我雞雞叔就好……

  朵朵推開恒溫間的門,去里面看那個五彩繽紛的大蛋,而我則和陸左站在了外面的窗戶外,一起看著托在恒溫箱里面的那顆彩蛋,然后我問他,說你確定這個蛋里面就裝著虎皮貓大人?

  陸左摸了摸鼻子,說唉,之前的時候,老蕭讓他師父看過了,誰知道這蛋殼比那翡翠原石還要難搞,就算是以陶地仙的能力,也看不透里面到底有什么東西,后來我們幾個聚在一起推測,說當時虎皮貓大人化身為鳳,而后燃盡所有的力量之后,浴火重生,這蛋里面一定是一只小鳳凰——不顧到底怎么樣,到時候還需要孵化了,才能夠曉得。至于是不是虎皮貓大人,這個真不曉得,如果不是,到時候我們再去那邊找它唄,閑著也是閑著,多少也是一種牽掛。

  我笑了,說如果真是,那么虎皮貓大人出來還是一只肥鳥兒,那可就真的讓人郁悶了——說好的翩翩少年郎呢?

  陸左也笑了,他伸了一個懶腰,然后告訴我:“老蕭打電話給我,說今天要過來看虎皮貓大人,他說在茅山典藏里面找到了關于鳳凰的記載,據說這鳳凰與真龍不一樣,一個是入世,一個是出世,很多鳳凰都會化作人形,隱匿在人世間,也算是妖的一種,到時候翩翩少年郎也不是沒有可能——唯一的擔心,就是如果蛋里面孵出一只凰來,就蛋疼了……”

  哈哈哈、哈哈哈……

  一個不良中老年,一個不著調的男青年在恒溫間外面哈哈大笑,惹得里面的朵朵怒目相對,揮揮手,讓我們趕緊走開去,免得打擾了她看虎皮貓大人。

  小公主既然攆人了,我們只有照著做,來到了宿舍不遠處的一顆大槐樹下面坐下,泡好茶,然后看著太陽升起,我繼續剛才的話題,說如果要去那個地方,你的修為恢復了么?陸左搖頭苦笑,說大黑天的臨死一擊,哪里會那么容易恢復,我這幾個月以來一直在調養,茅山、嶗山、龍虎山以及大內都送了好多藥品來,也才恢復了一兩成,不過這段時間我在琢磨這天龍真火,反倒是對于空間和時間的組成,多了許多理解。

  我看著陸左雙手上負責的手紋,笑了,說恐怕這跟耶朗王也有著很大的關系吧?

  陸左肅然起敬,說對,倘若沒有他,恐怕也沒有我的今天,這個世界上若說還有一個讓我真正值得尊敬的人物,那么就只有他了。

  我也點頭,說對,世間豪杰無數,但是真正有大智慧、大心胸、大慈悲、大手段的人物,卻非他耶朗王莫屬。

  我們兩個沉默了好一會兒,接著陸左問起了《苗疆蠱事》的事情來,說現在怎么樣了。我說記錄到了天山大戰的事情,至于后面,倒是沒有聽你提起,正好今天有空,不如再說一說唄。他聳了聳肩膀,笑了,說后面真沒什么了,當時大師兄他們過來收尾,把我們這些歷經大戰的一干人等全部都換了下去,他們清剿天山魔物,到現在都還沒有停歇,而我們則在醫院待了十多天,到過年的時候,就各回各家了。

  “四娘子呢,她也回緬甸去了?”我不懷好意地笑著,對于那個茅山新任掌門的花邊新聞,我最愛打聽了。

  陸左聳了聳肩,說是啊,我聽老蕭說他們之間并沒有什么,雖然在一起練過一段時間的雙修,但是那只是山間花陰基的精神修煉,兩個人甚至連啵都沒有打一個,真的是比純凈水還純呢。我笑了,說得了,這個家伙說的話,你能信?陸左也笑了,說哈哈,我不知道,反正他都這么說了,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也就這么信了。

  我摸著鼻子,說那陶陶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說死于黃山龍蟒一役了么,怎么又活過來了?

  陸左說誰曉得呢,后來我找大師兄問了一下,才曉得陶陶出生的時候,老陶就將陶陶的一縷神魂剝離出來,然后靜置于器皿中,后來陶陶死了之后,老陶收集陶陶的殘魂,接著重新培育,再后來,據說找了一個與陶陶十分契合的鼎爐,重新融魂,最后獲得了重生——茅山術法最是精奇,有這樣的手段也不足為奇。

  我說那怎么辦,這樣的陶陶跟以前青梅竹馬的戀人還是一個人么?

  陸左苦惱地搖頭,說我也不知道,聽老蕭私底下講,陶陶都不認識他了,對這個整天纏著她的怪大叔惶恐得很,搞得他現在一點兒法子都沒有。我笑了,說得,你們哥倆的命運怎么這么相似,我好多天沒有看到小妖了,怕不是也沒理你吧?陸左的臉色更苦了,說唉,這小女子更難纏,陶陶是忘記了老蕭,而小妖卻是在考驗我呢,一會兒熱情似火,一會兒又拒人于千里之外,搞得我現在跟初戀一樣,心里面百爪撓心,有勁兒也下不了手。

  我哈哈大笑,說這也是你活該,當初人家情意綿綿的時候,你卻自己作魯男子,還以什么此生不能安定為借口,現在傻眼了吧?要我說啊,還真的好好晃你幾年,到那個時候你才曉得愛情的可貴,才會好好對待人家小妖呢。

  聽得我的批評,本來滿臉苦澀的陸左也笑了起來,臉上的表情陽光了不少,氣也足了,說對,那是我欠小妖的,現在一定要把她重新追回來。

  聊完這些,又說起了雜毛小道,陸左告訴我,說那個家伙太忙了,總也不露面,上次聽林齊鳴說這家伙找他偷偷地打聽東海蓬萊島呢。我詫異,說不會吧,這個家伙對洛飛雨還不死心?陸左搖頭,說不曉得呢,他和洛飛雨之間的事情,我也不曉得,反正作為兄弟,我還是希望他能夠幸福,至于這幸福是誰給的,我也管不著,是吧?

  我說那你是不是也想要找一找那東海蓬萊島啊,上面不是有小北么?

  陸左沒說話了,似乎在追憶往事中,而就在這個時候,養雞場外面傳來了一聲洪亮的聲音,我們抬頭看過去,卻見一個青衣道人從鐵門口灑脫而來,朝著我們這邊打招呼:“小毒物,二寶蛋,你們都在呢?”來人身形削瘦,器宇軒昂,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樣,唯有那游離不定的眼睛,顯示出了他內心的狂放不羈。

  來人正是茅山當代掌教真人蕭克明,修行界中響當當的人物,不過他卻沒有什么架子,而是直接跑到大槐樹下面,搶過陸左身前的杯子,一口飲下,然后大叫燙,好燙。

  這新泡的茶,自然燙得很,我笑著給他到了一杯,看著這灑脫不羈的雜毛小道,問最近在忙什么呢?

  雜毛小道又飲了一杯茶,這才說道:“還記得許鳴這個家伙吧?這個家伙幾次都沒有冒出來,現在卻出來,在秦魔的輔助下成為邪靈教新的掌教元帥了,不過他們現在的行事小心翼翼,倒也沒有什么太過分的地方,大師兄說與其讓邪靈教現在這么亂,倒不如讓一個還算強力而又心存良知的人來收拾殘局,結果我去接觸,吃了個閉門羹,郁悶死了。”

  陸左皺眉,說既然秦魔出來了,那么說不定龍虎山又在跳腳呢,不過不管它,邪靈教經過了這一場劫難,一二十年內都出不了什么問題。

  雜毛小道搖頭,說也不一定,你還記得悠悠么?我懷疑以小佛爺那算無遺策、智近乎妖的手段,或許還寄魂于她的身上了,若是若是如此,那我們還真的不能夠懈怠呢。我抬起了頭來,這件事情我也記得,說的是陸左他們從天山歸來,得到消息,說悠悠在黔陽暴斃于看守嚴格的宗教局大院內,死前的時候十分反常,而據當時照顧她的那個女警所說,她還曾經看到過一只跟貓一樣大的松鼠,渾身金毛。

  這事情讓雜毛小道十分難以釋懷,曾經追查了很久,當時陸左因為修行盡毀,倒也沒有參與。

  龍象黃金鼠是小佛爺最喜愛的寵物,天山大戰沒有出現,反倒是跑到黔陽去了結一個無關緊要的圣女悠悠的性命,這件事情實在是讓人有些生疑。

  不過世間之事,千絲萬縷,真的要什么都追究一個明明白白,便是活上一萬年,都未必能夠清楚,陸左和雜毛小道雖然有心追查,但是沒有半點兒線索,也只有舍棄。三人聊天,天南海北,說到了苗疆蠱事,雜毛小道開玩笑,說你給陸左洋洋灑灑寫了這四百萬的個人傳記,咋不給我寫一本呢,要是出版了,送我一套,到時候我直接放在茅山典藏閣里面,給后輩的茅山子弟觀瞻,不亦樂乎?

  我笑了,說這一塊大部頭,寫的不管是陸左,還有你,還有小妖和朵朵,還有虎皮貓大人,還有肥蟲子……相比于你,我倒是更想寫一寫大師兄的故事——他最有代表性,一個出生苗疆的山里小孩兒,經歷了無數劫難,然后拜師茅山,闖蕩江湖,繼而加入宗教局,開始了波瀾壯闊的一生,四十年風云變幻,無數大時代的人物興盛衰亡,想一想就是各種小興奮呢……

  雜毛小道點頭,說對,大師兄是比我更加值得濃墨重彩的人物,苗疆巫蠱、九尾白狐、走陰遁體、轉世重修、轉戰萬里、百鬼夜行……黑手雙城和他的七個小伙伴,他的人生豐富多彩,真的是值得大書特書——不過他忙,太忙了,現在還擱天山那兒主持清剿殘余魔物的任務呢,恐怕沒時間給你聊這些,即便是有時間,他也未必會同意,畢竟是特殊部門,總是有些東西不能夠曝光的。

  我一把抓著雜毛小道的手,說小哥,千萬別拒絕,看在我也是二蛋,他也是二蛋的份上,你一定幫著牽橋搭線,回頭我請你吃狗肉火鍋。

  雜毛小道被我拉著脫不開身,只有苦笑,說你們這些文化人啊,還真的是瘋狂,好吧,好吧,我到時候跟大師兄提一嘴,能不能成是他的事情啊,不管我事。我不答應,說別啊,你也幫著講一講,到時候我也好有一個參考啊,免得被人罵太假了,全部是我編撰的。

  雜毛小道被我鬧得沒有辦法,只有苦笑著答應,一時間頗為熱鬧,而我突然瞧見陸左的臉上有些蕭瑟,便出言問道:“咋了,不開心啊?”

  陸左低頭,長長地嘆了一口氣,說對啊,想一想,大伙兒都在,小青龍回歸洞庭湖,火娃鎮守古戰場,那都是能夠去看的,唯獨只有肥蟲子,它這么老實,又乖又顧家,卻被逼得遠走了異鄉,現在想一想,心里面真的很難過啊。

  我無言以對,因為我真的不懂,然而旁邊的雜毛小道卻笑了,說小毒物,你先別悲傷,我上次問了我師父,后來天山神池宮的人又提供了些資料,說這波比瘤般蟲雖然能夠吞食天地,但是如果它戰勝了心中的惡魔和欲望,卻能夠主動控制這一個過程,相信肥蟲子也能夠這樣的——它若能夠如此,去的地方又是黑龍哥來的地方,而你又有天龍真火,實在想念的話,到時候你修為盡復,我們就帶著一家老小,過去看它去。

  這話兒說得陸左轉憂為喜,整個人頓時就變得無比的精神起來,緊緊捏著拳頭,說對,到時候我們去看它!

  言語稍安,我讓看門的大爺去鎮上火鍋店弄了一桌酒,直接送到了這槐樹下面來,算是請雜毛小道幫忙的酒宴,而在這推杯換盞間,不覺已是微醺,雜毛小道飲一口苞谷酒,然后開始陷入了對往事的追憶中來:“大師兄啊,他原名叫作陳二蛋,生于六十年代,是一個不該存在于世的男人……”

  ********《苗疆蠱事》大結局********

  大家好,我是晉平縣大墩子鎮上的養雞專業戶陸恪,縣“勤勞創業企業家”,“三八紅旗手”的獲得者,同時也是《苗疆蠱事》的作者@南無袈裟理科佛,未來的路還長,苗疆小伙伴的故事也一直都在繼續,我們且行且珍惜,一路好走,下一本見。

33條評論 to“韶華散盡春已去,河風吹老少年郎”

  1. 回復 2015/04/03

    不荒

    第一次看這種風格的小說,很是引人入勝。從天涯追到這里,從去年秋風蕭瑟到今歲春暖花開~今日看完,意猶未盡。作者是至情至性的人,真是不錯。上班時間不論壓力多大,中午也會抽空看幾更聊以慰籍,排解了很多壓力,感謝!

    • 回復 2015/04/29

      匿名

      確實如此

  2. 回復 2015/04/14

    朵朵

    臭屁貓大人,你要趕緊醒過來啊

  3. 回復 2015/05/30

    匿名

    好書,已經看第三遍了!

  4. 回復 2016/02/15

    清水

    非常精彩!!!蕩氣回腸!

  5. 回復 2016/02/23

    零攝氏度

    寫的真好,讓人感動啊。唉,只可惜今天看完了,想著最近以后沒的啥可看了,心里空落落的。

  6. 回復 2016/03/10

    小飛馬

    經過朋友的介紹有幸看了這本書 意猶未盡 好書

  7. 回復 2016/07/25

    好喜歡看,不能沒有這個故事陪伴,還要看,還要看

  8. 回復 2016/07/25

    好喜歡看,天天不能離開小佛的故事,不能離開這里的人物,還要看,還要看,還要看!

  9. 回復 2019/07/27

    匿名

    韶華散盡春已去,河風吹老少年郎…再見 老去的90后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