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十八劫和小白狐兒

  我生于六十年代,身負十八劫,是一個早就不應該存在于世的男人……

  *********

  我是一個自出生起,便有可能夭折的人,那個時候的我還沒有學名,聽人說這娃兒剛剛生下來的時候,隔壁村的接生婆將這孩子給高高地舉起來,扯著那能夠嚇死人的嗓子大聲喊道:“嘿,是個娃崽!哎喲喂,看這兩個蛋,忒大了咧,我這輩子都沒有見過這么大的蛋呢!”

  這位姓王的接生婆是這麻栗山這十幾個村和自然組的送子娘娘,從業幾十年來,除了條件好得能去鄉衛生院和縣醫院的人家,大部分的娃兒都是經過她這雙糙手從大肚婆子那兒弄出來的,這話兒一出口,就奠定了我“陳二蛋”的這個諢號來。早先的時候,衛生條件不好,小兒容易夭折,所以鄉下人在給自家孩兒起名號的時候,講究賤名窮養,越不像是人名越好,好避過陰神野鬼的耳目,免得被鬼神嫉妒,讓老天收了去。

  龍根子、羅大屌、王狗子……聽聽,鄉人的眼界普遍不高,通常也就只是這樣的見識了,相比之下,我這陳二蛋的名字,其實也還算是高雅,對不對?

  我生下來就與別人不同,村子里別的人家,孩子一生下來,哇啦哇啦地哭,那個歡暢勁兒,聽著就喜慶,而我卻是一言不發,一雙漆黑的眼眸子咕嚕嚕地轉,好奇地打量這個世界。王穩婆接生的經驗足得很,不過看到我這幅模樣卻有點兒嚇壞了,用指甲掐了一下我的屁股,結果瞧見這娃兒愣是一點音都沒有,所以她又說了一句話:“這娃兒,怕不是來討債的吧?”

  說到討債,這其實說的是一個在麻栗山傳了很久的故事,講的是田家壩有一戶人家,被自家兒子害得家破人亡,那還是民國年間的事情,后來縣上槍決那小子的時候,他突然說出一番話來,說自己以前是那戶人家的仇人,轉世投胎到了他家,就是專門過來討債來的。

  山里面消息閉塞,不過山鬼野物的傳說卻數不勝數,可以說每個村子前曬太陽的老頭都能夠跟你講一籮筐的鬼故事,那戶人家早就絕了種,也不曉得是真是假,不過卻一直流傳了下來。不過聽我爹,也就是龍家嶺的赤腳醫生陳知禮陳醫師的說法,這是小孩兒在媽媽肚子里,吸得氣都是那臍帶輸入的,臨盆之后,臍帶剪斷,就要靠自己的肺來吸氣,如果不哭,說明體質忒弱。

  但是后來村子里面的人說,我娘分娩之前,龍家嶺突然刮起了一陣狂風,這風黑,大中午的突然一下就烏央烏央,好似黑夜,整個天地便變得一片漆黑,狗吠牛咩,嚇得村里人抄起家里面帶響的盆啊碗兒的,使勁敲,以為是那天狗食日呢。可是當我一聲不吭地生下來時,那黑風就沒了,好像一點兒跡象都沒有一樣,后來村里人曉得了這件事情,結合我生下來不哭的情形,都傳言,說陳醫師家的這個崽子,邪性。

  村子里還說我娘為了生我,生了一場大病,后來不曉得是咋個好了,但是也總有人說我不詳,是個討債鬼,山里人迷信,時至如今,我還能夠記得童年總是被村子的老人在背后指指點點的情形。

  當然,這些都是后來我聽我爹我娘零零散散說起來的,印象總也不深,不過好在小時候的我特別頑皮,也沒有太多的自尊心,小孩子嘛,喜歡玩鬧,大人雖然也會說,但是倒也不會做得太出格,畢竟我爹是這大山里面的赤腳醫生,在道路不通的七十年代初,十里八鄉的人家都是要找他看病的。

  我出生便有一劫,那個只有我爹娘曉得,不過八歲那年碰到的劫難,卻是記得清清楚楚。

  俗話說男娃七八歲,狗都嫌得很,那個時候正好趕上了風潮,雖說大山里面的影響并不算大,但是學校也停了課,那個時候的我才上二年級,本來就沒有什么上進心,閑下來就跟著幾個小伙伴漫山遍野的胡跑。先前說過一個兒時的玩伴,叫做羅大屌,他爹是獵戶,以前還沒有收槍,他家有一把裝鐵砂子的獵槍,那是解放前留下來的,塞滿火藥和鐵砂子,一摟火,碰地一聲巨響,啥都拿下了。

  那個時候羅大屌他爹外號叫做攆山狗,纏著頭巾,扎著腰帶,背上一桿槍,簡直就是所有孩童心中的偶像人物,我眼饞得很,磨了羅大屌好幾回,他終于找了個機會,偷了他爹的槍,帶著我、龍根子一起進了山。

  麻栗山地處湘黔川三省交界,靠近湘西的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已經屬于十萬大山的范圍,到處都是深山老林子,那個時候很多地方都沒有被開發,人跡罕至,到處都是野物,更有猛獸,說起來十分危險,不過既然是那狗都嫌的年紀,所以我們也沒有多少的擔心,傻乎乎的三個人扛著一把槍,兩把柴刀,就興沖沖地四處逛。

  我們出了龍家嶺,過了田家壩子,又過了螺螄林,于是就進了深山,小孩子好動,一進山就沒得邊界地瘋跑,那個時候正好是夏天,山里面有好多野果子,山杏、野桃還有蛇刺果,都好吃,不過我更加在乎的是羅大屌背上的槍,眼珠子一直都盯在了那鐵管子上。

  “大屌,給我摟一火?”我和龍根子不停地磨他,不過羅大屌就是不肯,他爹是獵戶,他也曉得裝藥開槍,不過舍不得,說一槍要有一塊肉,要不然就虧了,肯定不能給我們拿來玩的。

  不曉得過了多久,我們來到了一處山彎子,旁邊有一條小溪,龍根子指著前面的一叢草,說哎,大屌、大屌,那里有一個東西,好像是狐貍擺子咧。

  聽到龍根子的輕喊,我們低下身子,瞇著眼睛去看,果然,在那綠色的草叢子里,有一抹白色的絨毛,微微一動,突然露出了一個拳頭大的狐貍腦袋來,白乎乎的,眼睛黑黝黝,像玻璃珠子一樣,漂亮極了。山里的獵人對于狐貍這種東西很忌諱,說它能通靈,一般是不會惹的,不過我們這幾個小子哪里懂這個,羅大屌一邊裝著鐵砂,一邊去瞄那只小狐貍。

  山里的孩子莫看著土里土氣,不過有靈性,羅大屌那年才九歲,不過跟著他爹,可打過不少的兔子,這一回說不定能夠打一只狐貍回去呢。

  羅大屌在那兒裝槍,我也在旁邊看,不過不曉得為哪樣,我看著那只小狐貍的臉,尖尖小小,柔柔弱弱,總感覺像是人一樣,等到羅大屌把獵槍裝好的時候,那小狐貍好像是感應到了一樣,把頭扭過來,一對眼睛朝著我們這里看。

  我看著那小狐貍的眼睛黑黝黝的,晶瑩剔透,一下子就覺得我們這三個人蹲在草叢這兒朝人家瞄準,實在是太損陰德了,所以下意識地推了羅大屌一把,喊莫打了,莫打了。

  羅大屌正在瞄準呢,結果被我推了一把,莫名就扣動了扳機,轟的一聲響,嚇得我們幾個都尿了褲子。

  我和龍根子是聽到這槍響,羅大屌是被打偏的獵槍嚇得,結果等我們回過神來的時候,卻發現那小狐貍早就不見了蹤影。

  為了剛才那一下,羅大屌跟我干了一架,不過打完之后,我們又和好了,一模褲襠,盡是尿騷,這獵是打不了了,天氣又悶熱,于是我們就下溪去洗澡。

  誰知道我這一番下水,我卻是差一點兒死掉。

1條評論 to“第一卷 第一章 十八劫和小白狐兒”

  1. 回復 2015/05/08

    小妖朵朵

    這不會是寫陳老魔的吧,我好想看小妖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