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麻栗山里的捉猴人

  “啷個沒得用,啷個沒得用?”我娘的情緒有點兒激動起來,聲音也不由得高了,說我前幾天聽羅大屌他老子講了,說他最近在螺螄林過去的五姑娘山那邊還看到了那個老道士呢,說不定是人家根本就沒有走,連道觀都設在了那邊呢,我們去找一找,說不定就能夠找到呢。

  我娘充滿希望地說著,然而換來的卻是我爹的沉默,這僵硬的氣氛一直沉默了好久,我在床上都等得難受,睜開半邊眼睛來,卻看到我那從來沒有抽過煙的老爹不曉得從哪里找來了一根煙桿子,弄了點干煙葉,正一口一口地抽著呢。他顯然是沒有怎么抽過煙,而且這自家種的葉煙又嗆,結果眼淚水都給嗆得滾滾落了下來。

  打我有印象開始,我就沒有瞧見我娘跟我爹紅過臉,不過這一回她顯然是有些急了,一把抓住我爹的衣袖,激動地說道:“你自己也看清楚了,那溪里解放前的時候就死過好幾個孩子,二蛋他這分明就是被那些水鬼給纏住了,吃藥根本就沒得辦法,如果不去找那個老道士,我家二蛋說不定就沒有幾天活頭了。你咋個就忒狠心咧,我跟你講,我家二蛋要是活不成了,我也不活了……”

  我聽到這話,這才琢磨過來,昨天中午的時候,我娘一反常態,原來是覺得我可能活不久了——不過,我真的就活不成了么?

  我從來都沒有想過這種問題,一想到我像這些年死的那些人一樣,躺進一口薄皮棺材里,然后埋進土里去,吃不得喝不得,沒有父母,沒有姐姐,也沒有小伙伴們一起玩,那豈不是無聊死了?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聽到了我娘這以死相逼,我爹終于開了口,說我不是想我兒死,不過你是不曉得那些出家的人,無父無母,心里面根本就沒有祖宗長輩,要是養這么一個兒,我寧愿白發人送黑發人,至少我曉得他晚上躺在哪里。

  我爹的這心思一說出來,立刻被我母親一頓臭罵,罵完之后又開導他,說人家未必就是像你想的一樣,即使是,他總是比死了好吧?

  那天夜里,我爹和我娘商量了一整夜,有時候哭,有時候又鬧,不過那個時候我只是感覺眼皮子重得很,腦袋也沉,好像有人在頭頂上坐著一樣,迷迷糊糊的,不知不覺就又睡了過去。

  第二天清早我醒過來的時候,我娘就已經開始張羅了,她去灶房的陶罐里掏出了一籃子的雞蛋,梁上的兩掛臘肉也帶著,再拿上兩只帶毛的死兔子、一大袋子米,這些禮物備齊了之后,跟我爹在樓下商量了半天,接著就上了樓來,讓我起床,梳洗了一番,接著我娘把所有東西都用了一個竹背簍背著,而我爹則帶著兩把磨得鋒利的柴刀,一番準備之后,留我姐看家,而我們則趁著天蒙蒙亮,就朝著五姑娘山那邊走去。

  五姑娘山是麻栗山一帶的主峰,顧名思義,有著五個山頭,過了那兒再往里走,就進了老林子里,聽說那里有好多野獸,還有那些不交糧、不納稅的生苗子。

  我雖然只是脖子上面染了病,不過這幾天折騰下來,也沒有了什么力氣,身體虛弱得很,遠遠沒有先前進山玩耍時的那般輕松,不過我這個人有一點,那就是好勝心比較強,倔強,這么大的人了,也不愿意讓我爹我娘背著,咬著牙包谷硬挺。

  昨天夜里我爹和我娘的對話我已經聽到了,曉得我身上的這病可能是那溪水里面的冤魂作的怪,普通的藥是治不了的,只有那山頂上的一個老道士才有可能治得好,不過那老道士也不是什么好人,想要跟我爹搶兒子——我是我娘身上掉下來的肉,是我爹一口飯一口飯喂大的,這么可能又去給別人當兒子?

  不知不覺間,我對那個還沒有見面,不曉得找不找得到的老道士,在心里面就有一股子惡感。

  我之前洗澡遇劫的那小溪在南邊,而五姑娘山則在東邊,不過要去那兒,都需要經過螺螄林,這個村子是離深山最近的地方,過了這兒,就需要進入莽莽林原了,我爹雖然采藥的時候來過這里,不過也不熟,反倒是我娘就在這麻栗山上長大的,所以還能夠辨別方向,沒有走錯路去。

  山間林密,人跡罕至,那路也不成路,都是一些獵戶和采藥的人踩出來的,有的甚至還是野獸走出來的,我們從清晨開始出發,一直走到了太陽正高,才將將看到那五姑娘山最高的那一座,遠遠地聳立在云層中。說實在的,我們那兒山峰的海撥一直都不高,不過密,放眼望去,哪兒哪兒都是山包子,連綿不絕,讓人有一種絕望的感覺。

  不曉得走了多久,大家都累得不行了,我要不是我爹扶著,恐怕就已經倒在了那山路上,磨刀不誤砍柴工,走累了就要休息,我爹找了一塊林間的空地,幫我娘把東西卸下來,然后摸了幾塊蒸過的紅薯和盛水的竹筒出來,分給我們吃。

  這紅薯香甜,卻不扛餓,不過那個時候的條件就是這樣,也沒有啥子好抱怨的,半大小子,吃窮老子,我三兩口一個,一下子吃了三個,噎得慌,正拿那竹筒喝水,突然聽到遠處有種奇怪的聲音。一開始我還不覺得,后來聽到又是吱吱叫,又是公雞吵,就曉得真的有事了,趕緊跟我爹娘說。

  我爹本來不想管這事兒的,不過耐不住我死磨硬泡,我娘也擔心有啥子問題,去看看也好,這才同意了。不過這深山老林子里面,防人之心不可無,我們也沒有沿著路走,而是從樹林子這邊緩慢地摸過去,走到跟前一瞧,只看到有四個膀大腰圓的男人擠在林子里,前面還有一個枯瘦老頭兒,也不曉得他們弄了什么手段,在他們的旁邊竟然圍滿了整整一圈兒的野猴子。

  我們麻栗山的猴子跟別地方的猴子不一樣,老人們講這些猴子以前跟人是一個祖宗,有靈性,脾氣也壞,一般都不怎么出現在人前,野性得很,卻不曉得怎么都圍到了這兒來。

  我爹不是這兒的老住戶,他是解放前逃荒過來的,也見過一些世面,瞧見這些人身邊帶著竹籠子和鐵鎖鏈,就低聲跟我娘說:“這些人是捉猴的,這些跑碼頭的人最是血勇,身上都帶著家伙,小心一點,別出聲。”我娘沒說話,我卻低聲問了:“不出聲,就讓他們把猴子給捉走?”

  我爹苦笑,說這些猴子又不是你家的,你管那么多干嘛,要是惹急了那些人,這深山老林子的,人家拿刀捅你怎么辦?

  我沒有說話了,不過總感覺這樣是不對的,而那邊林子開始鬧了起來,我瞧見那個瘦老頭子提著一只蘆花大公雞,一刀殺了,把血灑在那些猴子的面前,而那些猴子平常看著兇得很,這會兒卻全部都給那煞氣嚇到了,動也不敢動,就低著頭,結果一個一個地被捆了走,不多時,這些人走搞完事了,離開了這里。

  我爹看到那些人走遠了,這才拉著我們小心地過去看,結果發現這伙人吝嗇得很,不但把十來個猴子帶走了,連那只死了的蘆花大公雞也給帶走了。

  看著地上只剩下這一攤子血,我爹只罵晦氣,又舍不得地四處刨了一陣,突然旁邊的草叢子一動,探出了一個腦袋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